3.05.2006

Pain Killers & Muscle Relaxant vs. Acupuncture & Gigantic Hickies


IMG 4206
Originally uploaded by Evilcat.
大約十天前吧,某一天的傍晚,我的下背突如其來的疼痛,痛到直不起腰來,坐下後站起來直不起身,沒法彎腰,睡覺翻身也很痛苦。

米國的醫療系統,要先預約才能看診;要先看 general practicianer (家醫科)之後,有特殊需要才會幫你轉診去給專科醫生。而且我們又堅持要看 UCSF(品質比較好),排隊要排很久。於是那天我們跑去 UCSF 掛急診。問診檢查的是 一位 nurse practitioner(護理師)。做了各項檢查(走路、敲腿、用手腕、手掌和小腿等使力推或拉等)還有問了一大堆問題之後,開了 pain killers and muscle relaxant -- precisely the kind of drugs I hate.

一來因為是急診,二來不是專科醫生,所以醫療人員除了開這些藥給我,大概也不能多做些什麼。那天的 nurse practitioner 倒是幫我做了尿液檢查(看腎臟功能 -- 我想是擔心結石引起背痛之類的 ),結果都很正常。她人很好,檢查也很仔細,但是問診過程她問完我是否有吃自己買來的 advil 以及吃幾顆等等,她嚴肅的告訴我,我止痛藥吃得不夠,非.常.的.不.夠,她是這樣強調的。當時我腦袋裡閃過的念頭是 OMG,果然符合我對西醫的印象。

而吃了 muscle relaxant 的結果呢?這個藥吃了會頭昏想睡覺,所以晚上睡前吃。問題是吃過藥雖然很好睡,睡醒之後還是一樣的昏。尤其我是一個即使週期來痛得要命,除非有工作要做或者實在疼痛難當,才會勉強吞一顆止痛藥的人,基本上我吃了兩顆肌肉鬆弛劑之後,幾乎是睡了三天,直到藥效從體內完全排出去之後才醒過來的感覺。好處就是我的身體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充分的休息,而我過了完全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幹嘛的三天。

回家後勉強吃了兩天的 muscle relaxant 和若干天的止痛藥之後,加上幾天來的休息,下背已經好些,但是那個酸痛感還是在。我終於下定決心去看朋友推薦的中醫。本來問中醫的資訊是為了要去看頸肩酸痛的,這下就兩個問題一起看了。

陳醫生的診所在粉遠的 outer sunset,上禮拜第一次去的時候,坐錯車 @@|||,最後是搭計程車去看醫生。今天跟老公一起去,就順利許多了,坐公車到 downtown 然後換 N line 輕軌電車 (I love light rail!!!)診斷的結果,醫生說是『腰筋勞倦』(老醫生的廣東腔中文,只能猜測是這幾個字)。醫生的處置,是針灸+拔罐+中藥。醫生開的中藥,一次三劑,是傳統的中藥藥草,要用陶壺慢煎的那一種。雖然麻煩,卻是我比較喜歡的方式。今天去看了第二次,繼續針灸+拔罐,也拿了三劑的中藥。看起來我接下來這一段時間都要讓家裡充滿中藥的味道。照片裡面,是脖子上拔罐的『成果』。

ps. 突然想到:西醫和中醫都問我有沒有搬運重物,跌倒之類的。其實這幾天想了很久,跌倒是沒有,但是突然開始痛的那一天 early afternoon,我有提兩桶水,不是很重,但是也許,有可能,當時姿勢不太正確吧?!(who knows?)只是這個酸痛的方式,真的一點也不像是肌肉、肌腱、筋骨酸痛,而比較像是 PMS 的那種痛。所以,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自己的腦袋裡面還是充滿了懷疑。

前幾天跟朋友聊天,我開玩笑說,從先前的『脊椎硬腦膜外血腫』病例看來,怪人我專生怪病,如果這個背痛難倒醫生,大概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吧?!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