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06

【草妹作文簿】記憶的角落

草妹說,打算收鍵盤,專心愛孩子。我幫她把作品貼在這裡。

記憶的角落
09/14/2005

網海中我偶然瞥見你的名字落在那虛偽報刊的部落格一隅。

我定住了。

回轉過飄忽到那年記憶深處的心神,我走進了你的部落格。彷彿偷窺著這個房間那個櫃子似的,在文章與留言之間點來點去之後,找不到你也感覺不到你,當然也沒可能有任何與我有關的文字段落。

過幾天也就忘了。

兩三個禮拜之後的昨天夜裡,工作中的我一邊無意識的聽著廣播,那個熟悉的名字忽然落入耳中。停下了手中的鍵盤,我又定住了。

那個你的她的他的孩子,談著你的她的他的種種。

其實,這一切跟我一點點關係也沒有,但我卻突然沒辦法再繼續工作,只能任由腦中思緒飄遠。

是什麼樣子的因緣際會把這個時代那段歷史,透過你我那年的巧遇,好像把一切都連結了起來。當年自稱背負理想的你,如今為何繼續流連在那虛偽報刊的網頁之間?偶然間我還聽聞你數度受到擅長訴說華麗謊言女人的垂憐?而你的她早以為人妻為人母,你還在用她作為傷痛的藉口嗎?

這些問號,其實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不過是一段年輕歲月裡頭的偶然失足罷了?我問我自己在乎什麼。我想我是浪漫過頭,而不能自己的要把這種種的偶然放在歷史洪流中比劃丈量,企圖找出當中的平行與分歧。

誰平行誰分歧?也許你知道的話會問我。不過我想你是根本就不在乎了。當初認識的你,就已經把自己劃在我們之外了,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回過神我又去問孤狗關於你在網海之間的消息,無意見發現你終於,或至少看來是,跟你的她說再見了,以你一貫的風格。

我不得不說,我還是很佩服你。我還是會為你的文字掌握同時的感到讚嘆和噁心。我也忍不住的想起那年,你從房間離去之後,半開的窗戶、昏暗的房間、冷冷的早春,還有房間裡面留下的我,指尖的香煙以及掉落在地毯上的你的手錶。

孤狗很好意的又告訴我一次你家地址。瞪著你的部落格裡頭的你的名字,我感到一陣眩暈。你害我一夜未眠。

你好嗎?其實我有點想這樣去問你。不過,這一切,已經都不重要了。

孩子醒了,我得走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