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2004

【隨便亂寫】撕裂

天又快亮了
(唉,可不可以換句台詞呢?!)
最近老是這樣不到天亮睡不著覺
想到要搬家的事情就頭腦一片混亂
一半興奮一半傷感
詹姆士在那頭痴痴的等(?!)
我在這頭與自己的情緒拉扯
對未來與詹姆士的新生活充滿期待
也對腳下即將離開的土地充滿不捨
這種「撕裂」的狀態還有12天要過
人在台北還好
不知道回到彰化家裡的時候會如何?!

記得那年從米國芝加哥回台灣的時候
到家的第一件事情是把鞋子襪子都脫掉
跑到院子裡面採在泥土上
感覺自己的腳結結實實的踩在台灣的土地上
心裡面的那種興奮與感動真是無法形容
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的 attached to 這塊土地
爸媽當時不知道有沒有看到
有的話,可能覺得我發神經吧?!

今天發信給眾親朋好友
通知即將離開的消息
有個朋友回信說我為何聽來如此傷感
應該為自己即將展開新生活╱新冒險而開心
我懂她的意思
也感謝她讚許我的勇氣十足
不過離開台灣真的讓我很難過
這或許是她不能了解的

今天別睡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