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2004

有感而發

2004/02/22 02:08 發表於: [與媒體對抗]副刊版: Milch Kaffee 愛情記事 Part II一欄,在此原文照登

先從我的異國戀曲那邊 side bar 岔題一下∼

這幾天以來不斷的在思考我上媒抗的動力。我去年十一月註冊的,一開始都只往政治時事和與媒體對抗兩個版跑,去那邊 K 文,為各位大大精闢的分析讚聲,並且累積自己的知識與實力。到現在,來副刊版的時間越來越多。一開始我覺得自己真是不務正業,但是副刊的文章卻越來越吸引我。然後一邊看著牛奶老師的生命故事分享,勾起了自己的回憶,也開始手癢。

我要開始寫自己這段傷痛過往之前,猶豫了一段時間。我知道我該整理,因為時間又到了,我的愛情即將快入另一階段,我也將遠赴異鄉生活,我有恐懼。我其實經常在生命的某一個階段停下來回頭看,把自己整理一次,每一次的整理,我都有不同的心得。我兩次的感情受挫都是痛澈心扉,我也曾經因第二段感情的痛苦而意識到自己該去看精神科了。 And I did. 也因此了解到自己其實長期以來都有著輕度到中度的憂鬱症。這是後話,以後再慢慢分享。

但這陣子不斷的在思考的是為什麼要把自己的私事張貼到版上來,相對於譬如蔣姐的油麻菜籽故事,我的真是小情小愛,雖然愛得深刻瘋狂,實在也看不出有什麼發人深省。我期待別人的回應嗎?是的,我是有著期待。但是更重要的是,在書寫整理的過程中,我對自己的批判與內省獲得的更多;還有寫完一個段落迫不及待要貼上去看到自己的文字張貼在網站上面所得到的快感。我想到 Olivia 在期待油麻菜籽續集那欄所說:「為孩子們做事最大的收穫在自己,不在孩子!」我寫自己的故事,最大的收穫在自己。而寫給自己當作日記,跟張貼到媒抗上面有什麼差別?寫出去,我覺得這個包袱卸的更加徹底。所以其實這是一個完全自私的舉動。

媒抗臥虎藏龍,我擔心過故事中的人物跑出來與我相認,我不知該如何以對。只是轉念一想,個人造業個人擔。我手寫我心,網路上的我與真實世界的我是同一人,我既是如此思考,我亦有權為我自己發聲,即使故事中人物或身邊熟識的人認出我來,那也是無妨。寫到這裡,我忽然了解其實這就是我的結。我有網路論壇恐懼感,既害怕沒有人認同,又擔心自己遭人攻詰。不過想通了,也就坦然了。我做過的事情走過的路都是我,如果我自己都不能認同、包容、肯定自己,那誰能?

只是有感而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