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004

【隨便亂寫】收拾

詹姆士明天要回去米國了

我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邊喝茶邊打包他的行李
我也一邊整理出一箱衣服讓他先幫我帶去

晚餐,我們去買了一大包的鹽穌雞
他說,以後好久都吃不到了,所以今天要狂吃一頓
好啊,我們手牽著手到夜市裡面去買了鹽酥雞
再手牽著手晃回家,今天手握得特別緊一些
路上他還是故意的鬧我逗我
我們打打鬧鬧的掩飾我們心中的難過

明天是中午的飛機,早上9點半出門去機場就來得及了吧
他說打算今晚不睡了,卻在吃過晚餐後就躺在床上睡著
一向都很好睡的他,難道昨夜也是一夜難眠?

我一邊繼續收拾著我房間的雜七雜八東西
心情有一陣一陣的難過
我忽然了解到我的難過不是因為要跟他分別 35 天
而是因為我自己也要離開家人、朋友、台灣

情人節那天為什麼我那麼堅持一定要去參加手護台灣,即使只是預演
因為在這個我的生活即將發生大轉變的時刻
我希望留下一點點什麼
在某種程度上我覺得自己很濫情
但是我真的覺得要離開台灣是一個非常非常艱難的決定
我並不是就從此一去不回了
可是我還是有著百般的不捨
我的眼淚忽然在這一刻又決堤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