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1

小隻鶴慢啼


一直以來覺得對小鼓的紀錄大於小鶴,都開玩笑說是老二照豬養,但其實小鶴得到的關注其實比小鼓還要多,只是沒有以文字形式記錄下來而已。只有小鼓一個孩子,還住在舊金山的時候,爸爸一天上班有時接近14個小時,回家睡覺6─8小時,跟小鼓在一起的時間其實很少,每天看到的只有我。現在小鶴是父母全職在家工作兼保母,還有一個姊姊會照顧她,週末還有阿公阿媽舅舅阿妗阿伯阿姆等若干大人,實在是太幸福。

不過今天要來寫一下小鶴。

小鶴最近終於開始熱衷開口了,每天依依呀呀咕咕嘎嘎哩哩嚕嚕的說一些有意義沒意義的語音。(撇開已經有很多字彙的ASL不談。)多語環境的孩子開口都會慢一點,小鶴的速度似乎又比小鼓姊姊慢一些,跟大家一般認為老二會因為有老大帶著比較快的說法也不太一樣。

今天睡前鶴董又自顧自的在床上嘰嘰呱呱的說了好多話,我心裡突然有種莫名其妙的感動,我終於能夠想像小鶴將來跟我們說話溝通的聲音表情了。

不知道也不想去有沒有什麼人類學、發展心理學的研究資料,但我想對於孩子說話的聲音有所想像,應該是很多父母親都經歷過的心情。不曉得為什麼聲音這麼重要?!是不是因為那是屬於親子之間互相溝通、傳達感情、分享的一個重要渠道。很有意思。

除了開始努力要說話之外,小鶴對於眼神的聚焦也開始很在意。走過來跟你說話,或是爬到你膝上要跟你玩的時候,一定要確認你有 engage 她的眼神,兩眼直視著你的眼睛。爬上來要跟你玩的時候,甚至是捧著你的臉,確定你也直視她的雙眼。真是個 intense 的小孩!

至於小鼓姐姐,從2歲半了還遲遲不開口,到現在快要5歲每天嘰哩咕嚕跟管家婆一樣跟你討價還價,還會運用自成一格的策略與邏輯推理來跟你談判,漢語英文左右開弓切換自如,我想應該很快就會看到小鼓開始教導老爸說漢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