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09

Tom Gilrs. 一個關於孩子性別認同的廣播故事

[同步分享正在噗浪上發表的故事,文字稍後再潤飾,邊寫邊貼。]

arlene的噗延續的,答應要分享,但因為那噗已經好幾個小時前,所以重起新噗,順便幫自己賺個卡馬。

This American Life 是我非常喜歡聽的一個廣播節目,每個禮拜一個主題,由不同的幾個小故事搭配主持人很具有吸引力的嗓音串場,帶聽眾隨著說故事的人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一集長度是一個小時。

我要分享的故事,是今年情人節前播出的,主題叫做 Somewhere Out There,裡面的Act II: Tom Girls. 有時間你可以從頭聽整集,很好聽,也可以先快轉從 30 分左右開始,直接進入 Act II。

374: Somewhere Out There

按圖片下方的FULL EPISODE 就可以收聽(但好像不可以快轉)

如果你有用 iTunes 訂閱 podcast 的習慣,強烈建議大家聽這個節目。


接下來貼一下網站上的簡介,不過還是要聽那個廣播才能進入這個世界。貼完我再接著寫一點簡單介紹跟心得。

Act Two. Tom Girls.

Lilly and Thomasina have a lot in common. They’re both 8 years old. And they were both born boys, although it became clear pretty early on that they'd prefer to be girls. There aren’t all that many kids in the world like them, but recently, at a conference in Seattle on transgender parenting, they met. And they immediately hit it off. They could talk about things with each other that they'd never been able to share with other friends back home. And that’s comforting, even if they never see each other after the conference ends. Producer Mary Beth Kirchner tells the story, with production help from Rebecca Weiker. (17 minutes)

這是一個關於孩子的性別認同的故事,故事裡的主角,Lily 跟 Thomasina 都是生為男兒身,卻很清楚自己是女孩。她們倆個一個住美國東岸,一個住西岸,本來各自在自己的生活環境裡面,沒有任何一個跟她們一樣經歷性別認同轉變的經驗。她們的爸媽帶著她們到西雅圖去參加一個孩子有 transgender 傾向的父母親研討會,在這裡,她們第一次遇見跟自己一樣的女孩,在旅館裡開起睡衣派對,立即成為最要好的朋友。


這是研討會的第二屆,有二十個父母親來參加研討會,分享如何面對、教養有性別認同問題(很不想用「問題」這兩個字)的孩子。

在開車往西雅圖參加研討會的路上, Thomasina 第一次對父母親提出要求:「爸媽,以後你們談話提到我,可不可以用 she。」研討會後,爸媽首度同意以 she 來稱呼她們的「女兒」,並同意使用這個新的名字,Thomasina 。

Thomasina 的本名是 Tom。父母親都是好萊塢演員。從兩三歲開始,T就很喜歡玩娃娃,打扮、穿洋裝,一開始爸媽只是認為 Tom 很有風格,很有 free spirit 無拘無束。爸爸的姊姊是同志,爸媽都是演員,他們送 Tom 去南加州一所前衛的學校唸書。直到幼稚園Tom還是繼續要穿洋裝,父母親才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注意到 Tom 的性別認同混亂。

有一天 Tom 對母親說,「媽媽,我對上帝很生氣。因為我是女生。但我不是。」「媽媽,你懂啊。你是我的媽媽。你懂我的意思,你知道我是誰啊。」媽媽第一次進入 Tom 的內心世界,也才開始上網查資料,開始去找治療師。直到有一天治療師跟她說,「你的孩子是 transgender.」這時候 Tom 五歲。

很長耶,我逐字翻不完啦,挑感人的地方講一講。就好。

兩個女孩對話內容有幾句特別觸動我的心:
「我喜歡不知道我背景的人,認為我很正常。我覺得那很酷。」
「我不會告訴別人,我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就直接說,我是女孩啊。I'm a girl.」
「我最近開始會跟熟一點點的朋友說。」


Thomasina 的父母親本來也都自認是觀念很開放的人,發現Tom 的情形之後,開始求援,卻發現身邊的家長跟朋友都不支持,他們孤單的面對這個困境,直到來西雅圖參加研討會為止。身邊那些以自由派自居的人,即使是有同性戀恐懼症的人,都至少還能夠接受同志存在的這個事實,但是一但你要把一個有跨性別的人放到他們的世界裡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懷疑與退卻了。認為是父母教養出問題,是孩子罹患某種精神疾病。

Lily (化名)的情形,比 Thomasina 還要辛苦。他們住在中西部的保守社區。

Lily 從小的行為舉止就像個女孩,從來就不像男孩。玩芭比娃娃,做女孩打扮。媽媽甚至認為是自己的錯,因為她一直想要女兒,是她祈禱過頭了,讓孩子變成跨性別。她對孩子的跨性別疑惑的解釋,是上帝有時候會弄錯,把男孩的身體給了女孩,就像有時候有些孩子生下來少一隻手一樣。

Lily 七歲的時候,媽媽開始讓她打扮成女孩。但是Lily的父親(現已跟母親離婚)一直沒有認同過。

父親有同志恐懼症,週六Lily去住在爸爸家的時候,會被叫 William,會被要求穿上男生的泳褲去游泳。

去年上二年級的時候,媽媽開始讓 Lily 留長髮,幫她換學校,讓她可以比較容易的轉換成為女孩。但是父親有別的盤算。開學的前一天,爸爸帶 Lily 去理髮店,把她的頭髮剃掉。(淚)

剪了頭髮的 Lily 看來就像個男孩,但是上學的那一天,媽媽幫她夾上小髮夾,問她要不要陪她走進學校, Lily 說不用,勇敢的自己一個人走進校門。那時的 Lily 看起來像個小男孩。

即使換到比較遠的學校,Lily 的過去還是曝光。Lily 的媽媽找到問題的根源。是她之前寫給社區鄰居的一封信。

信的大致內容是,「我們家有一個變化,那就是,我們的兒子從現在開始要以女孩的身分生活。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讓你們可以跟你們的孩子討論、解釋,以你們的方式處理這個議題。」

消息就**立刻**在鄰近社區傳開。那天早上大家的電話大概都忙線, Lily 的媽媽說。

新聞當然也傳到新學校的社區。下課時有個女孩跑到 Lily 旁邊跟她說,「我知道你的祕密。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跟所有人說你的祕密,**男孩**。」「現在,你來推我盪鞦韆。」

惡劣的故事還繼續下去。小孩告訴爸媽,爸媽告訴校長,說 Lily 對同學性騷擾。校長打電話給社工說 Lily 的媽媽是個不適任的母親。Lily 的媽媽一年多來都處在近乎精神崩潰的狀態。


孩子說 --
「我覺得有點難過,人們不尊重我們,沒有人真的想當我的朋友。」
「如果有人要當我朋友,我大概會抓頭髮、尖叫。」
「有兩個二年級的男生很喜歡作弄我,我真的很不喜歡。」


Thomasina 的爸爸說,有些人認為,跨性別是孩子的某種強迫性的選擇,為什麼我(大人)要去適應這個無理的被寵壞的自私的小孩,只因為他們在這個古怪的世界裡選擇成為隨他們高興想成為的樣子。如果他不是 Thomasina 的爸爸,他可能也會遲疑而選擇遠觀,把問題放在一個盒子裡,無法了解面對有跨性別孩子這樣的事情。

Thomasina 的父母親不斷告訴自己,雖然他們不認識其他的跨性別孩子,他們並沒有發瘋,他們不是壞父母,一一定還有其他跟他們一樣的父母。

他們相信 Tom,認為這是他面對的現實,不是一個選擇,不是瘋狂,不是強迫性格,不是模仿電視裡看到的行為,而是她每天早晨起來都要面對的現實。她活在其中,經驗在其中,她只是自然的對自己腦袋裡的東西做出反應而已。

孩子說 --
「妳有沒有在有些時候覺得自己是個正常的小孩?」
「有時候。」「我在家做自己的事情,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在家看電視的時候。我不太想這個問題。我覺得自己很正常。」
「我知道。我看電視的時候,很專心看節目,我根本也忘記自己的存在,我只是一個小點點,躺在那裡。我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我就是坐在那裡。」
「我就是告訴自己我是個普通小孩。」
「男生還是女生?」
「沒有,很多時候我就是想我是個普通的人。就普通,隨便一個普通的人。」
「因為,我並沒有覺得自己不同。我就是這樣覺得。」
「我不會想什麼我的性別的問題,或什麼什麼的,我就是認為我是一個人。」

研討會結束,兩個女孩花了很長的時間說再見,交換電話電子郵件,害怕再也不會見面,幻想某天在雜貨店突然遇見對方等等。

幾個月後,兩個女孩沒有再連絡。跟其他「一般」的小孩一樣,爸媽得提醒孩子寫信給朋友。一個多月前在爸媽的提醒下 Thomasina 寫信給 Lilly ,信末的 PS 裡她問:「ps. 妳有沒有喜歡班上哪個男生?」

=== Phew! 故事結束分隔線 ===

我想我今天沒力回頭潤飾吧,就 Let it be.

3.28.2009

第三世界居民與郭巴子

這十天半個多月來實在是忙得不可開交,看到台灣的 blogsphere 上的朋友們大家都寫文批判郭巴子的 genocide 言論事件。我雖想寫幾個字來評論,卻沒有時間。但是很不巧,有個承襲郭巴子言論正統的人跑來我的cbox大放厥辭,對於這類的troll留下的flaming bait,我一向是刪無赦,省費口舌。但是這傢伙留在 cbox 裡,刪不掉,那就來好好論一下。

cbox裡的留言
27 Mar 09, 16:51
3rd world resident: taiwanese people need to recognize they're are 3rd world country and stop hating on china, their mother culture. peace!

他自稱 3rd world resident,又叫台灣人不要恨中國,我不太確定他到底是他口中應該認清自己為第三世界居民的台灣人,還是自認是第三世界居民的中國人?因為最以第三世界自居又自傲的,就是中國,不信?有影片為證 --


這是中國發射神州七號太空人出艙(這可是個驕傲的時刻哪!)的英文實況轉播影片,不用看完,快轉到最後 9:35 處,看看字幕上跑出來什麼?


Be Proud China!

Be Proud Asia!

Be Proud, the Third World!



懶得看影片也沒關係,這裡有我擷取的照片:


你看,這是不是以第三世界自居且引以為傲?!

不過話說回來,從這位 3rd world resident 留言當中的語氣判斷,我感覺不到他以身為第三世界國家居民為傲的感覺,甚至認為這是個低下的名詞。不然我舉例吧,有人會跟美女說,「承認吧,妳很漂亮!」嗎?應該是跟肥胖男說,「承認吧,你睡覺會打呼!」這樣才對吧?!

(如果我誤解了,有請這位第三世界國家居民回來解釋一下。)

那到底什麼是第三世界國家,我也不是很了解,來看一下:
Third World is a categorical label used to describe states that are considered to be underdeveloped in terms of their economy or level of industrialization, globalization, standard of living, health, education or other criteria for 'advancements'. The term "Third World" was coined by Jawaharlal Nehru to refer to those countries that maintained their independence, allying themselves neither with the West (the "First World"), nor with the Communist states within the Soviet Union's sphere of influence or those countries that had centrally-planned economies (the "Second World").
出處:維基百科:Third World

所以不跟歐美西方第一世界國家沆瀣一氣,也不與蘇聯共產第二世界狼狽為奸的未開發國家,叫做第三世界國家。依我的看法,不跟這些國家聯盟,有很可恥嗎?我還覺得頗有骨氣,維持自己獨立角色,未嘗不可。未開發,有很可恥嗎?減少污染廢氣排放,少製造垃圾landfill,全球金融海嘯也不會被掃得太厲害,不也是蠻好。但台灣是第幾世界國家,這給政治、經濟學家去認定就好,我這家庭主婦實在沒興趣論斷。

廢話擱一邊,言歸正傳。這位第三世界居民,是把這個詞當作貶抑的詞來打壓台灣,就像郭巴子要用「鬼島」來形容台灣這個可愛的寶島,要用歹丸這種諧音來稱呼海島。看一小段這個反智反民主郭巴子的言論 --

看歹丸之惡,就知主國改革開放一定要慢,西方惡勢惡識一定要先排除,武力保台後也不能談任何政治開放,一定要鎮反肅反很多年,做好思想改造,徹底根除癌細胞。陳儀就是在台行仁政,結果給了倭寇造反之機,起了228。記取此教訓,不能放松槍杆子。就算乖乖回歸還要鎮防,若流了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必要嚴打無赦。

這言論看起來就非常的不2009不民主不人道,也沒常識,虧他還在西方世界出使那麼久,一點民主精神也沒有學到。動輒思想改造、震反肅反,還不能放鬆槍竿子,不能流他中國人的血,卻可對我棉台灣人嚴打無赦。我看了寒毛直豎、毛骨悚然,種族歧視與鼓吹暴力的言論,赤裸裸大辣辣的就這樣寫出來。

所以話說回來了,第三世界居民先生的留言,讓我犧牲了跟小不點一起睡午覺的時間,批哩趴拉寫了這一堆字,是我要證明
  1. 台灣人有 free will,我們選擇我們要喜歡誰討厭誰要當第幾世界居民,我們也可以自己關起門來吵架對這些事情有不同意見,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 free will。
  2. 我這個台灣人比較喜歡「第一世界」的價值,民主、重視人權,重視言論自由,但是不會容忍血洗台灣嚴打台巴子無赦這種鼓吹暴力種族歧視的言論。
  3. 台灣人有自己的尊嚴,台灣是獨立的國家,台灣人有自決的權力。

如果你的胃夠強,請繼續看郭冠英﹦范蘭欽從2005~2009在大眾時代網站上發表的所有文章,請參:文章一 文章二

3.21.2009

媽媽住院十來天,血糖逐漸控制下來
現在回家只要吃藥就可,回家不必打胰島素
腎臟、輸尿管不再持續發炎,輸尿管結石也已經拿出來
十幾天來我們輪流去照顧媽媽
老爸負責白天,我們輪過夜
照顧的過程,跟媽媽有很多時間聊天
不常回家的哥 也主動回家幫忙
雖然台中、家裡、醫院之間往返奔得很累
雖然阿母住院住得很煩
但整個過程是 a blessing in disguise
提早注意到病情,也因此讓家人更緊密

最近雖然忙翻,但感覺還算從容
昨天自己從家裡走路去搭火車
作到新烏日站後,走去高鐵站搭接駁車到市區再走路回台中家
走了好多路,但是很喜歡這一段屬於自己的時間

在這半個月的往返奔波期間
持續把幾個小工作完成,也接到新的案主 approach
雖然很累,晚上回來台中都會繼續把稿子完成如期交稿
聽了很多集的 This American Life ,是奢侈的享受

在醫院跟家裡空閒的時間
看完一本小說,打了兩頂毛線帽
播種了一些花花草草(還沒發芽)

小鼓因此有時間練習媽媽不在家要跟爸爸混一天的方式
每次回到家,鼓都會奔過來緊緊抱住(勒脖子),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感動
鼓再兩天就滿 23 個月,然後就快要兩歲了,時光飛逝
講話不清楚,但是單字量最近飛增
帶她去醫院看阿嬤兩次,原本阿嬤不喜歡我們帶小鬼去醫院
但是鼓的嘴巴甜,進門就叫阿嬤(在家拜託她都不叫人耶)
讓阿嬤罵人的話到嘴邊就吞了回去

隨手記錄這幾日來的生活
腦袋混亂,記錄也沒什麼結構
(流水帳不需要有結構吧)

3.09.2009

Indie Mart

Was doing research on Indie music scene in SF and came across this. How I wish we're in SF now and I can make it today!

3.01.2009

二二八

用國家資源紀念獨裁者

對台灣人民是一種侮辱


--林義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