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009

Gear Log

James started blogging... finally. Check it out.
這是鼓爸的部落格,記錄他喜愛的電子合成器的製作、維修以及其他相關新聞脈動。

Gear Log

2.21.2009

<聯合國組織報告>台灣7種語言 已滅絕

<聯合國組織報告>台灣7種語言 已滅絕 自由時報2009/2/21

〔記者林嘉琪、李信宏/綜合報導〕世界母語日前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發布報告指出,世界六千種語言中,約有二千五百種瀕臨危機,台灣就有二十四種語言已瀕危甚至滅絕。

UNESCO訂每年二月廿一日為世界母語日,並發表世界各地母語現況報告。今年台灣部分,有廿四種語言有危機,其中,馬賽(巴賽)語、凱達格蘭語等七種語言,已被認定流失。極度危急的是噶瑪蘭語、阿美語(Nataoran)、巴宰語等七種語言。此外,泰雅語、太魯閣語則被列入脆弱範圍,賽夏語屬嚴重危險。

賽夏族的南庄鄉東河國小校長日智衡及賽夏族語命題委員菈露女士,感嘆賽夏族語瀕臨失傳,四十歲以下的族人已不太會說。

原民會坦承,台灣原住民目前十四族,約四十九萬人,僅佔總人口二%,而其中還懂族語的原住民更剩下不到三十五%。那瑪夏鄉鄒族分支沙阿魯阿鄒語與卡那卡那富鄒語的族語保存,就都面臨迫切危機,這兩支族群分別約有三百到四百人,但懂族語的不到一百人,而且平均年齡都在五十歲以上了。

台東大學南島研究所助理教授蔡志偉說,語言使用與人口多寡、部落位置有關,邵族、鄒族人數極少,語言傳承後繼無人;平地部落又比山地部落更難保存;近年因大量通婚、族群交流,能用流利原住民語溝通的人大量減少。

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研究員胡台麗觀察,一九八○年代時期,新竹五峰鄉賽夏族群因為人群少,周圍又多是泰雅部落,曾一度面臨族語消失,但族人主動整理母語、進行母語教學,二十幾年的努力,才讓族語傳承出現契機,這是一個由族群內部努力的正面例子。

原民會教育文化處語言科科長張信良表示,原民會從九十七年推動一百八十個語言文化教室、三十八個文化成長班,另外還有族語認證與戲劇競賽;原民會利用「族語書寫符號系統」,記錄瀕臨消失的台灣原住民語言,目前已啟動十四族、十六種原民語言字典編撰計畫,預計年底公告網路版。

2.20.2009

Farmland Gentrification

Reads like it.

【農村再生?】建築師與農舍:一封給下一代建築人的道歉信

Gentrification 台灣翻譯叫仕紳化或縉紳化,指中產階級侵入中低收入(勞工)階級居住區域,改變整個地區的建築第景,也造成其他的地價、物價、社會人口結構變動的現象。

舊金山的嬉皮街、SoMa 還有我以前住過的教會區都是很典型的例子,還有紐約布魯克林區的 Park Slope、 Williamsburg,紐澤西的 Hoboken 等地,to name a few places I know, and it's happened in many big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農村與農舍,尤其是宜蘭那些很漂亮的透天厝,其實也是 gentrification 的一種例子。

認真想,其實所謂的都市重劃,都是一種 gentrification 的例子,台中市的南屯區以前都是農地,現在被逐漸重劃成住宅區,蓋起高樓毫宅,也是一樣的邏輯。

我每次聽到 gentrification 都是覺得這是個負面的名詞,大多都是中產階級「鳩佔鵲巢」迫使中低收入的勞工階級必須搬離原來的居住地,但看來這似乎是個不能避免的趨勢。

2.19.2009

也懶

所以很久沒來寫文

要抒發的要謾罵的,都在撲浪上講完了
改天把一些寫過的東西整理過來這裡貼

回到台灣三個多月,家安頓了,鼓爸跟我的工作也開始進行
三個月時間不長不短,說起來我們 accomplish 不少事情,也算可以自豪

阿公阿嬤很開心可以不定時見到鼓
我很開心可以不定時見到鼓在阿公阿嬤的後花園跑跑跳跳玩花摘菜

幸福

2.07.2009

Old Downtown in Taichung

Been taking trips down to the old Taichung downtown with L and J. While J goes to his heaven (the electronic street) to shop for parts, I took Lynn to explore the old Taichung downtown.



(L dropped the camera a bunch times. New camera purchase soon.)

I felt sad the whole time we're walking downtown. It has a lot of potential and a cool historical vibe to it. But it's been neglected by the city government when much of its focus is now on the new zones (七期、八期、九期?-- where the money 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