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2009

Pacific People Spread From Taiwan, Language Evolution Study Shows



ScienceDaily (2009-01-27) -- New research into language evolution suggests most Pacific populations originated in Taiwan around 5,200 years ago.[continue reading...]


自由時報相關報導:一「語」道破!波里尼西亞 祖先來自台灣

上提 Science Daily 文章最後提到的 南島基本語彙庫 [Austronesian Basic Vocabulary Database],可以點進去看看,裡面囊括各研究收集所得之各族基本語彙,很酷。可查詢同一語詞各南島語族的不同或相同講法,台灣的布農、排灣、泰雅、雅美、西拉雅等等(隨便舉幾個例子)都有囊括,且註明是那位學者的哪一篇研究採集到的語料。粉讚。資料庫的features還很多,可以找時間來胡亂點點看看。

1.24.2009

Disagreeing with KMT policy is not an option?


From today's Liberty Times: 藍官網民調 禁止反對大三通 [Survey Conducted on KMT Official Website: Disapproval of Three Direct Links NOT an Option]

Apparently on the newly launched KMT Official website, they installed an online survey gadget asking ppl's opinion about the Three Direct Links. The question and choices, according to the picture above, goes like this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Three Direct Links?

○ strongly agree ○ no opinion


Right. So disagreeing with the KMT government's policy is not an option. Is this the political reality of Taiwan now?

1.13.2009

尊重

有點小感冒,因此昨晚早早就去睏了,睡了十一個小時才起床。不過天氣冷颼颼,張開眼睛還在被裡窩了好一會才起來,小鼓則是已經起來唱歌說話了半天。

咖啡豆用完了,昨晚早睏忘記提醒鼓爸去買,且今早吃清粥小菜,也不是太搭,也就作罷。吃完早餐後沖了杯伯爵茶,稍微變化一下也好。

玩耍一會之後,決定出門去超市,因為牛奶、雞蛋、咖啡等必需品都用光了。

結果碰到兩件令人光火的事。

在超市裡想要幫鼓爸買個棉質長袖上衣運動褲組。銷售太太湊過來解釋:「這是刷毛上衣很溫暖...」本人逛街最討厭有人在旁邊碎碎念推銷 breathing down my neck,我搖搖手說,「謝謝,我們自己看就好了。」這位銷售太太不僅沒有走開,繼續說,「我要跟你解釋,不然你不懂那是什麼布料......」="= 我搖頭再次說謝謝,她還是不走,仍然在旁邊看著我們挑,試圖要介紹。我當下拉著鼓爸推著小孩走人。心裡嘀咕:這位太太,羞辱你的客人是不會增加銷售量的。顧客已經表示要自己挑選,就應當尊重顧客的選擇。(ps. 且我還是不了解,在這種量販超市裡面為什麼會有不同品牌的銷售人員在裡面推銷?有commission嗎?)

從超市出來,我推著推車,鼓爸拿著一大袋牛奶、雞蛋、優酪等雜貨,走到路口。一台紅色轎車硬生生停在轉角擋在我們面前,擋住過馬路的斑馬線,直走也不行,左轉也不能。我當場臉色鐵青瞪住駕駛座的先生,不料,開了車門走下來的太太手上抱著一個,手裡牽著一個小孩。我更加生氣了。當下氣極跟鼓爸說,「Freaking morons!」,那位媽媽應該聽到我說的話了,即使聽不懂內容,也聽懂語氣。她的表情有一點僵硬。繞道過了馬路我繼續罵,「I understand parking is difficult but parking on the cross walk? Blocking the pedestrians? Jeez!」

過了馬路氣還是沒消,走到家門口我才很後悔的跟鼓爸說,當時太氣了反應不過來。應該要用中文跟那個媽媽好好講,難道不能把車子停進去超市停車場嗎,也沒差那兩分鐘,停在路口擋住斑馬線,這樣對嗎?你也是母親,也有過在路上以推車推小孩的經驗,不能體會這種舉步唯艱的窘境嗎?

回到家我的一肚子氣仍沒消,還有更多的灰心,但是我不會放棄。下次碰到類似狀況,我期望自己可以心平氣和一點,跟對方道德勸說。

又想起一件我沒一直沒有時間記錄的事情。

三月的時候返台,獨自帶著小鼓飛了十幾個小時下飛機後,我在機場看到大家搶行李推車搶成一團,還有人因此跌倒。推著小鼓好好排隊的我,排了兩次隊後仍拿不到推車,終於失控對著大家吼叫,「一定要用搶的嗎?這樣會比較快嗎?排隊是排心酸的嗎?」更讓我生氣的是此時一位阿伯跟我說,「不要生氣,我拿了兩台,我一台給你。」問題不在於我有沒有拿到車或是否需要有人幫我拿(如果大家好好遵守排隊的規則,我是不需要有人幫忙的啊!),而是大家明明排隊了,卻在推車出現時拋棄隊伍蜂擁而上。

現在一邊打字記錄,我還是一肚子的悶氣與灰心。我並不覺得要有必要無限上綱說台灣公民素質不佳,但是在這些對人和規則的基本尊重上,我一直覺得我們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會努力做機會教育,也希望路過的台灣讀者跟我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