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2009

阮祖嬤係平埔族 (1)


一直想來寫關於平埔族血統與文化的一些雜七雜八想法,但工作與時間零碎很難達成。今晚有心情有時間,先寫個開頭。也發表在噗浪,整理好陸續貼在這裡。

大家都聽過有唐山公無唐山媽的說法,我自己的家族族譜記載,清朝XX年代兩兄弟渡海來台,在我們居住的這個村裡定居,就這樣一路傳宗接代衍生出了四大房眾多子孫。

加上我家居住這個村的舊地名叫做「蕃仔X」(還是把自己居住地點保密一下,X 字不公開)。蓋台灣各地地名凡為「蕃仔社」、「蕃仔崙」、「蕃仔墩」甚至「蕃婆村」、「蕃婆窟」、「頂蕃婆」或「下蕃婆」者,多半早前為平埔族結社之地。叫做「社口」、「社頭」、「社尾」之類的地點,也代表過去可能為平埔族「番人」結社之地。我因此篤信我的血液裡留著平埔族的血液,還待日後認真去驗血確認。

也因此之前還住在三蕃市的時候,我請朋友幫我畫了「阮祖嬤係平埔族」的圖案,還印了好幾件衣服給自己跟小鼓穿。我婆婆看到之後,很忌妒跟我說,怎麼沒也印一件給她。這件衣服,在去年陪幾位台灣導演跑美西台灣電影節的時候,大受歡迎,導演很喜歡,也有台美人觀眾對我舉起大拇指。當然也不乏有與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對我提出質疑。但我最開心的是,因為這件衣服有機會讓我跟美國大學裡的 China Studies 的教授解釋平埔族、台灣原住民與南島民族之間的淵源。

美國的 China Studies 教授不知道台灣人與中國人不同,但其實很多台灣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平埔族血緣。前陣子我很認真的開始看 Melissa Brown 教授寫的 Is Taiwan Chinese? 一書。這本是 Brown 教授的博士論文發表成書,研究資料很豐富,我已經想辦法認真,但畢竟離學校太遙遠,生活瑣事多(這抱怨過了XD),所以過了三、四年了我還是沒看完。而且我見過 Brown 教授好幾次的喔,她也叫我要好好看完要去驗血統的說。。。(閃)

書中有一章內文談到一些平埔族人生活習慣、價值觀與漢人相異之處,佐證我從婆家、娘家聽來的一些長輩的故事,讓我更加篤信,包括鼓爸在內,我們都有平埔族血統。鼓爸是台美混血,他的媽媽家,也就是我的婆家那邊,世居台中縣海線,算起來屬於平埔族沙轆社的拍瀑拉族。跟我這個漢化早的彰化平原的巴布薩族人比起來,我甚至懷疑鼓爸身上的平埔族血統比我明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