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09

Tom Gilrs. 一個關於孩子性別認同的廣播故事

[同步分享正在噗浪上發表的故事,文字稍後再潤飾,邊寫邊貼。]

arlene的噗延續的,答應要分享,但因為那噗已經好幾個小時前,所以重起新噗,順便幫自己賺個卡馬。

This American Life 是我非常喜歡聽的一個廣播節目,每個禮拜一個主題,由不同的幾個小故事搭配主持人很具有吸引力的嗓音串場,帶聽眾隨著說故事的人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一集長度是一個小時。

我要分享的故事,是今年情人節前播出的,主題叫做 Somewhere Out There,裡面的Act II: Tom Girls. 有時間你可以從頭聽整集,很好聽,也可以先快轉從 30 分左右開始,直接進入 Act II。

374: Somewhere Out There

按圖片下方的FULL EPISODE 就可以收聽(但好像不可以快轉)

如果你有用 iTunes 訂閱 podcast 的習慣,強烈建議大家聽這個節目。


接下來貼一下網站上的簡介,不過還是要聽那個廣播才能進入這個世界。貼完我再接著寫一點簡單介紹跟心得。

Act Two. Tom Girls.

Lilly and Thomasina have a lot in common. They’re both 8 years old. And they were both born boys, although it became clear pretty early on that they'd prefer to be girls. There aren’t all that many kids in the world like them, but recently, at a conference in Seattle on transgender parenting, they met. And they immediately hit it off. They could talk about things with each other that they'd never been able to share with other friends back home. And that’s comforting, even if they never see each other after the conference ends. Producer Mary Beth Kirchner tells the story, with production help from Rebecca Weiker. (17 minutes)

這是一個關於孩子的性別認同的故事,故事裡的主角,Lily 跟 Thomasina 都是生為男兒身,卻很清楚自己是女孩。她們倆個一個住美國東岸,一個住西岸,本來各自在自己的生活環境裡面,沒有任何一個跟她們一樣經歷性別認同轉變的經驗。她們的爸媽帶著她們到西雅圖去參加一個孩子有 transgender 傾向的父母親研討會,在這裡,她們第一次遇見跟自己一樣的女孩,在旅館裡開起睡衣派對,立即成為最要好的朋友。


這是研討會的第二屆,有二十個父母親來參加研討會,分享如何面對、教養有性別認同問題(很不想用「問題」這兩個字)的孩子。

在開車往西雅圖參加研討會的路上, Thomasina 第一次對父母親提出要求:「爸媽,以後你們談話提到我,可不可以用 she。」研討會後,爸媽首度同意以 she 來稱呼她們的「女兒」,並同意使用這個新的名字,Thomasina 。

Thomasina 的本名是 Tom。父母親都是好萊塢演員。從兩三歲開始,T就很喜歡玩娃娃,打扮、穿洋裝,一開始爸媽只是認為 Tom 很有風格,很有 free spirit 無拘無束。爸爸的姊姊是同志,爸媽都是演員,他們送 Tom 去南加州一所前衛的學校唸書。直到幼稚園Tom還是繼續要穿洋裝,父母親才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注意到 Tom 的性別認同混亂。

有一天 Tom 對母親說,「媽媽,我對上帝很生氣。因為我是女生。但我不是。」「媽媽,你懂啊。你是我的媽媽。你懂我的意思,你知道我是誰啊。」媽媽第一次進入 Tom 的內心世界,也才開始上網查資料,開始去找治療師。直到有一天治療師跟她說,「你的孩子是 transgender.」這時候 Tom 五歲。

很長耶,我逐字翻不完啦,挑感人的地方講一講。就好。

兩個女孩對話內容有幾句特別觸動我的心:
「我喜歡不知道我背景的人,認為我很正常。我覺得那很酷。」
「我不會告訴別人,我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就直接說,我是女孩啊。I'm a girl.」
「我最近開始會跟熟一點點的朋友說。」


Thomasina 的父母親本來也都自認是觀念很開放的人,發現Tom 的情形之後,開始求援,卻發現身邊的家長跟朋友都不支持,他們孤單的面對這個困境,直到來西雅圖參加研討會為止。身邊那些以自由派自居的人,即使是有同性戀恐懼症的人,都至少還能夠接受同志存在的這個事實,但是一但你要把一個有跨性別的人放到他們的世界裡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懷疑與退卻了。認為是父母教養出問題,是孩子罹患某種精神疾病。

Lily (化名)的情形,比 Thomasina 還要辛苦。他們住在中西部的保守社區。

Lily 從小的行為舉止就像個女孩,從來就不像男孩。玩芭比娃娃,做女孩打扮。媽媽甚至認為是自己的錯,因為她一直想要女兒,是她祈禱過頭了,讓孩子變成跨性別。她對孩子的跨性別疑惑的解釋,是上帝有時候會弄錯,把男孩的身體給了女孩,就像有時候有些孩子生下來少一隻手一樣。

Lily 七歲的時候,媽媽開始讓她打扮成女孩。但是Lily的父親(現已跟母親離婚)一直沒有認同過。

父親有同志恐懼症,週六Lily去住在爸爸家的時候,會被叫 William,會被要求穿上男生的泳褲去游泳。

去年上二年級的時候,媽媽開始讓 Lily 留長髮,幫她換學校,讓她可以比較容易的轉換成為女孩。但是父親有別的盤算。開學的前一天,爸爸帶 Lily 去理髮店,把她的頭髮剃掉。(淚)

剪了頭髮的 Lily 看來就像個男孩,但是上學的那一天,媽媽幫她夾上小髮夾,問她要不要陪她走進學校, Lily 說不用,勇敢的自己一個人走進校門。那時的 Lily 看起來像個小男孩。

即使換到比較遠的學校,Lily 的過去還是曝光。Lily 的媽媽找到問題的根源。是她之前寫給社區鄰居的一封信。

信的大致內容是,「我們家有一個變化,那就是,我們的兒子從現在開始要以女孩的身分生活。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讓你們可以跟你們的孩子討論、解釋,以你們的方式處理這個議題。」

消息就**立刻**在鄰近社區傳開。那天早上大家的電話大概都忙線, Lily 的媽媽說。

新聞當然也傳到新學校的社區。下課時有個女孩跑到 Lily 旁邊跟她說,「我知道你的祕密。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跟所有人說你的祕密,**男孩**。」「現在,你來推我盪鞦韆。」

惡劣的故事還繼續下去。小孩告訴爸媽,爸媽告訴校長,說 Lily 對同學性騷擾。校長打電話給社工說 Lily 的媽媽是個不適任的母親。Lily 的媽媽一年多來都處在近乎精神崩潰的狀態。


孩子說 --
「我覺得有點難過,人們不尊重我們,沒有人真的想當我的朋友。」
「如果有人要當我朋友,我大概會抓頭髮、尖叫。」
「有兩個二年級的男生很喜歡作弄我,我真的很不喜歡。」


Thomasina 的爸爸說,有些人認為,跨性別是孩子的某種強迫性的選擇,為什麼我(大人)要去適應這個無理的被寵壞的自私的小孩,只因為他們在這個古怪的世界裡選擇成為隨他們高興想成為的樣子。如果他不是 Thomasina 的爸爸,他可能也會遲疑而選擇遠觀,把問題放在一個盒子裡,無法了解面對有跨性別孩子這樣的事情。

Thomasina 的父母親不斷告訴自己,雖然他們不認識其他的跨性別孩子,他們並沒有發瘋,他們不是壞父母,一一定還有其他跟他們一樣的父母。

他們相信 Tom,認為這是他面對的現實,不是一個選擇,不是瘋狂,不是強迫性格,不是模仿電視裡看到的行為,而是她每天早晨起來都要面對的現實。她活在其中,經驗在其中,她只是自然的對自己腦袋裡的東西做出反應而已。

孩子說 --
「妳有沒有在有些時候覺得自己是個正常的小孩?」
「有時候。」「我在家做自己的事情,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在家看電視的時候。我不太想這個問題。我覺得自己很正常。」
「我知道。我看電視的時候,很專心看節目,我根本也忘記自己的存在,我只是一個小點點,躺在那裡。我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我就是坐在那裡。」
「我就是告訴自己我是個普通小孩。」
「男生還是女生?」
「沒有,很多時候我就是想我是個普通的人。就普通,隨便一個普通的人。」
「因為,我並沒有覺得自己不同。我就是這樣覺得。」
「我不會想什麼我的性別的問題,或什麼什麼的,我就是認為我是一個人。」

研討會結束,兩個女孩花了很長的時間說再見,交換電話電子郵件,害怕再也不會見面,幻想某天在雜貨店突然遇見對方等等。

幾個月後,兩個女孩沒有再連絡。跟其他「一般」的小孩一樣,爸媽得提醒孩子寫信給朋友。一個多月前在爸媽的提醒下 Thomasina 寫信給 Lilly ,信末的 PS 裡她問:「ps. 妳有沒有喜歡班上哪個男生?」

=== Phew! 故事結束分隔線 ===

我想我今天沒力回頭潤飾吧,就 Let it be.

3 comments:

cleverCLAIRE said...

打完摘要我都沒力氣寫心得了。

先說一點點,故事裡的孩子和父母親都很有勇氣很令人心疼與敬佩。

我有一個兩歲的孩子,如果她有任何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的所謂「不正常」「不普通」的情形,我會一直在她的面前、在她的背後支持她,即使那代表著我會在暗夜裡獨自委屈哭泣,忍受他人的異樣眼光。

Tiat said...

很感動的故事啊......

要是我們家KENKEN......

midniteshado said...

恩。這是一篇很感人的故事。
我身邊蠻多人都有一些類似的情況。大部分我認識的人都2幾了, 但他/她們還是常常碰到不接受他們的人。
我的朋友的姊姊就是一個例子。當她姊的壞朋友曝光她們後,我朋友的爸媽立刻把她姊踢出家門,斷絕關係。不過她姊跟她女友都很勇敢。自己租房子建立她們自己世界。

ps;我是上次忘了寫名字的那個Anonymous. 我很久沒寫中文了,請多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