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2008

"First they came…"

最近常四處啪啪造看朋友拜訪親人,聊天談論生活時事,拜訪親友的沿途有時也會遇見會閒話家常談政治的司機阿伯,偶爾會聽見破口大罵陳前總統的言論,覺得他「死好活該」。我對陳前總統也有我的不滿,我不能為他是否貪污而背書,但是我徹底反對、厭惡現在這個司法制度對他做出的事情。因此每每在聽到對陳前總統目前境遇報以「死好!應該!」言論的時候,我就想起"First they came…" 這首詩。

家中有長輩跟我說,在外面不要談政治,因為你不知道誰在聽。幾時台灣又回到這種生怕遭人監聽的時代了?我想要反駁,卻想起北投分局長因為一首台灣音樂遭強拉下鐵門的事情,還有長輩早年至親無故入獄的白色恐怖回憶,啞口。

但我還是會繼續在公共場合發表我的意見。陳前總統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遭到這種待遇的人。再繼續沈默,或許在很快的未來我們就沒有機會可以說;越多人說,才會越有力量。你不一定要支持陳前總統,但一定要支持讓台灣有一個公平正義社會的言論自由。

"First they cam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irst they came…" is a poem attributed to Pastor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 about the inactivity of German intellectuals following the Nazi rise to power and the purging of their chosen targets, group after group.

12.25.2008

探監記

禮拜一去隔離舍看了貓,做個照片記錄。
Went to visit the evil cat on Monday.

pic. 1 隔離舍管理員週末放假,這貓把貓舍搞成這樣......


pic 2. 咦,我可以出去玩了嗎?


pic 3. 幹嘛連小孩都一起帶來,我好怕。


pic 4. 躲在下面比較安全些


pic 5. 換一格貓舍,換成環保貓砂,管理阿伯人真好


pic 6. 跑給你追,怕死了


pic 7. 一整排的籠子,只有 Niki 住在其中的一格


pic 8. 再度失去自由。

20 months

Eager to Help
搬家期間,挪動物品、箱子、盒子、籃子、傢具的時候,小傢伙都要過來幫忙搬。越幫越忙ㄟ,小鬼。

會幫忙把媽咪的書一本一本從架子上拿下來遞給媽媽,然後說謝謝。有時候會再試圖把書擺回書架上,但大部分時候是丟著就跑了。

會在煮飯時間進來廚房幫忙「調整」瓦斯爐火力,從此之後煮飯時間都把廚房門關上。

A Little Social Being
去公園、賣場很主動找小朋友玩、講話。第一次去公園跟別的小朋友玩球,對方小她兩個月,雖然塊頭比她大,但搶球搶輸小鼓,拍到的所有照片都是小鼓抱著球跑掉。第二次去公園碰到的是一個兇悍的小哥哥,不願意把球借她玩,不僅搶不到球還被兇了一下,立刻奔回媽媽懷抱瞇著眼睛裝哭哭。

很愛講話,雖然咬字不清也(我們了解意思的)字彙不很多,但是拿到電話、手機、遙控、USB線、積木。。。任何東西都可以當作手機來講。跟阿姨講電話也有抑揚頓挫,嘰咕講一堆後,停下來等回應,然後笑一笑繼續講。玩玩具時自言自語,也會對著大人比手畫腳嘰哩咕嚕唧唧咂咂講個不停,講個段落還會停下來等大人反應,再繼續比畫唧咂。阿舅笑說,這小孩是不是大話新聞看太多了啊?!

被其他人兇或是遇到挫敗的事情,瞇眼睛裝哭哭奔過來找媽媽的時候,會偷張開眼睛閃櫃子或其他路障。

跟爸媽一起玩 chu chu train ,三人排成一直線在屋裡面火車快飛。

Handy Hands
會拿鑰匙開門,不是胡亂比劃一下,而是從一串鑰匙裡面找出一把,把鑰匙轉對方向用小手指握好,試著把鑰匙插入鑰匙孔內開、關門。

可以成功的自己穿上小皮鞋,兩隻腳都穿上,有時穿對腳,有時兩腳對調。喜歡穿大人的拖鞋、涼鞋。可以自己扶著扶手順利上下樓梯。穿著超大拖鞋也可以上、下樓梯。最近很努力的在學自己套上小外套。

會自己推洗衣藍、小板凳、紙箱在客廳房間來回走來走去,很吵。

喜歡幫媽媽折衣服,不過越折越亂,還會把折好的一堆整個撒滿床鋪。不過開始有學習把東西歸位的傾向。

Little Problem Solver
吃葡萄會自己在嘴巴裡把籽跟皮分出來,吐掉。第一次吃最近常買的紅地球葡萄(果肉與果皮比其他吃過的品種要硬而結實),試圖一次塞兩顆進嘴巴結果卡住,嚇壞。第二次就學會一次吃一顆,塞進嘴巴時還思考了一下,想出來把葡萄推到前端用門牙咬破再慢慢享受。

穿阿舅的拖鞋上和室地板,第一次只上第一隻腳,第二隻的拖鞋掉下來,很挫敗很生氣。第二次就成功的穿著大拖鞋踩上和室地板。第三次不小心又失敗了,但是不生氣,停下來把鞋子先拿上去,自己再站上去穿好繼續走。

很愛吃水果,不怕酸。葡萄柚、柳丁、橘子,什麼都難不倒她。第一次吃柳丁的時候,吃掉半盤,大約有二個半柳丁的份量。

Little Piglet

每天早上吃很多東西,起床時跟爸媽一起吃早餐,有時爸媽之一晚起,跟著再吃一點。阿妗跟阿舅起床時間較晚,又再搶奪他們的土司與三明治。一個早上吃吃吃不停,因此通常沒有吃午餐的需要,就直接去睡午覺。午覺起來再吃一點點心、水果、喝牛奶。每天的牛奶攝取量很驚人,應該要好好來統計一下總共是喝多少。

開始不吃稀飯,不很確定是不喜歡吃稀飯,比較像是喜新厭舊。看來必須要經常變化主餐菜色。不過麵包、奶製品類她幾乎從不拒絕,還有香蕉。一天可以吃兩根,但為了怕她糖分吃太多,刻意控制在一天一根香蕉的份量,因除了香蕉之外,還會吃到其他的甜的食品。

最近鼓爸每晚睡前都要問的問題是 -- Is she "Obi-Wan Kenobi-ed"? 因為清晨氣溫都很低,而小鼓從不蓋被,一個晚上可以從床墊上翻滾到床墊左側再翻到右側。因此睡前我們都幫她穿上日式和服鋪棉的袍子,鼓爸認為這是 Obi-Wan Kenobi 的裝扮。

Copy Cat
學大人打電腦,拿數位筆點來點去。學媽媽拿筆寫字。從小看到現在的 Pop go the wiggles 的DVD,裡面的動作幾乎背起來,但是模仿得哩哩拉拉。做的最好的是媽媽從網路上看來的 Pat a cake 的動作。學大人穿拖鞋,穿衣服。學跳舞學小跑步。模仿講話發音,但是聲音有時差很多。學爸爸戴耳機刷唱盤。學媽媽拿指甲剪,在自己腳趾頭上比劃。拿購物袋把東西放進去又拿出來又放進去,然後提著屋裡四處走。披上媽媽的毛衣走到門口就揮手說再見。按 portable DVD player 上的按鍵,學大人把畫面按掉又按回來。

12.15.2008

爸媽的菜股



爸媽家的院子,種滿了青菜,最近盛產,多到吃不完,我們笑說最近要改吃素。這是上週五回家拍的照片。一股一股深淺層次不一的綠色蔬菜,不用吃到嘴巴裡,就覺得甜美。

12.07.2008

安定

近日很認真的在把生活調整到有固定的步調與軌道。家,安頓得差不多了,每日作息開始有些秩序與規律,搬入新家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這樣應該算是蠻有成就感的吧?!但心裡頭總很難擺脫那種還沒安定的感覺。

買東西瞎拼買到手軟。每天只要出門,就會東買買、西買買。買完生活雜貨買五金用品,買完柴米油鹽買宵夜零食。可不可以有一個禮拜都關在家裡不要出門好了?!花錢很多是其一,反正跨國搬家一定會花錢,再賺就有。但我更在意的是精神都花在逛、看、挑選、思考規劃決策上,搞得神經僅幫,也少了很多放鬆下來好好陪小孩老公的時間。心理學家研究說越多選擇人越不快樂,這絕對是事實。

其實我心裡對小孩老公有些許歉意,覺得自己的 EQ 怎麼越來越差。這一兩個月以來,因為老公小孩都 depend on me,去哪裡辦什麼文件、買什麼東西,都得要我在場打點張羅,感覺失去很多屬於我自己的時間的時候,我對他們有時候會失去耐性。但終於這一段時間快要渡過了,剛才 J 拉好幾條線之後,說:「 thank god. I'm finally seeing the end of the tunnel.」這就是我們這兩個禮拜以來生活的總結吧。

搬家浮動的感覺,讓人更珍惜穩定生活的安定感。

但總算是慢慢的有塵埃落定的感覺了。可以開始規劃一些休閒活動,開始規劃工作的內容。米台目也快馬加鞭的把機器線材慢慢拆箱組齊,也自己動手焊、裝了一些需要的線,終於他的工作室也可以開張,我也附帶有LP唱盤可以聽唱片了(^^y)。

看他很認真的組裝接線,在工作桌兩頭走來走去的專注模樣,還有 break time 陪小鬼耍寶、讀故事、acting goofy,都是看了很幸福的畫面。希望接下來會更漸入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