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2008

19 months

小鼓剛滿19個月。
Lynn just turned 19 months old.

回來台灣後這二十幾天以來,不斷換環境、認識人,跟阿舅阿妗阿公阿嬤相處,覺得她「成熟」很多。
Been back in TW for about 20 days, she's been exposed to many different environment and ppl, getting to know grandpa, grandma, uncle Jazz and auntie a lot better. During all of this, somehow she's become noticeably mature.

會去幫阿嬤「除草」。
She helps grandma "pulling out the weeds" (or is it the sprout of the newly seeded vegetable?)

昨天學會玩沙子,撒的頭髮衣服都是。洗澡的時候發現紙尿褲內外都有砂。
Figured out how to hold fist-full of dirt and spread it all over herself. Dirt got into to her clothes and inside her diaper. Orz.

逢人就說「嗨~」,不過看得出來跟阿公阿嬤嗨得最起勁。
Says "Hi~~~" to ppl, but gives it an extra kick when she sees grandpa and grandma.

喜歡在後院亂逛,有一小段小水溝旁的路比較窄,竟然會在黑暗中小心翼翼螃蟹走路。
Loves hanging out in the backyard and knows the landscape very well. Walks horizontally along the narrow patch next to the sink in the back, to avoid tripping and falling into the small ditch.

還學會壓院子裡的傳統古井,還好最近古井「漏風」,壓不出水來。
Learned how to work the traditional water pump in the garden. Luckily the pump is leaky ("not engaged"?), so it takes quite a few pumps to get water out.

說話還是很不清楚,但是很愛說。阿公阿嬤都被逗得啼笑皆非。
Speech is still not clear but man does she like to talk! Grandpa and grandma enjoys her "lecture" very much.

照理說這階段要開始 potty training,但是一直換環境,講話又不清楚,很難溝通,等搬到新家安頓妥當再開始。
In theory, we should start potty training. But she's not exactly talking and we've been moving around. Guess it will have to wait till we settle in the new place.

雖然跟阿公阿嬤相處很好,不過如果爸媽出門辦事情太久,會開始屋裡屋外樓上樓下找爸媽。看到爸媽回家進門,就會很高興的撲上來抱住。(Aww... I love you, too, baby.)
Though she enjoys spending time with grandpa and ma, when J and I went out to run errands for too long, she searches upstairs, downstairs, inside the house and out in the yard for us. When she sees us entering the door, she runs happily towards mommy and hold on to her real tight. (Aww... I love you, too, baby.)

最近也開始有越來越明顯的獨佔媽媽行為。想睡覺的時候會來把媽媽「推倒」,自己趴上來抱住。如果爸爸湊過來,就會把爸爸推開。或是看到爸爸抱媽媽的時候,一邊發出抗議聲音,一邊過來把爸爸的手掰開。鼓爸這時就會抗議:「I was here first.」或者很哀怨的說,「mommy's mine, too, you know.」
Thinks mommy's is her property. When she's sleepy, she pushes mommy down and climbs on to rest on her chest. If daddy comes over to hug the both of us, she pushes him away. Sometimes when she sees daddy hugging mommy, she protests and tries to pry daddy's hand away from mommy. J would protest, " I was here first!" or "Mommy's mine, too, you know. "

最近常常大喊的新詞是 dar-yaAA,完全不知道什麼意思,但聽起來很像「打人」。推著小娃在路上走路,推車裡的小孩大喊「打人」,其實是蠻尷尬。
Her newest favorite (and loud) vacab is "dar-yaAA", we have no idea what it means, but it sounds a lot like "Da-Ren" (hitting ppl) in Mandarin. It's kinda embarrassing to have child screaming "hitting ppl" (child abuse!) when you push the stroller around in the streets.

小鼓舅說,那派她去參加和平靜坐最適合了。警察來的時候就由小鼓喊「打人」。
Uncle Jazz says... she's best in the "peaceful sit-in" protest. When the police comes, we will have her shout out "(police) hitting (innocent) civilian." (:P)

很會跑,動作很快。回阿公阿嬤家第三天,就已經從車庫跑出去,害阿嬤差點嚇得腿軟。
Loves to run, and damn she's fast. The third day we're in my folks' house, she already managed to escape from the garage. Grandma nearly had a heart attack.

也常常一轉眼就已經爬上樓梯好幾階。不過現在很會下樓梯了,比較沒有那麼擔心。
Takes here 5 seconds to climb on to the stairs. But she's also very good at ascending down the stairs now... we're not that worried.

媽媽上網的時候,會爬到椅子上站在媽媽背後,拉住領口往下拉。(現在就是)
Climbs on to the chair and stand behind mommy's back whenever she's online, and pulls down mommy's shirt from behind (like now). Baby, mommy still wants to live alright?!


ps. Will be offline for a day or two... we're packing up to move into the new place.

11.24.2008

近況

這陣子東跑西跑的,找房子、辦文件、購物安家。逐漸安頓下來的同時,有好多想法因為忙碌而沒有記錄下來。現在勉強追溯一下。

剛回到家先住在爸媽家幾天,然後就來台中市借住在弟家,一方面方便有網路查資訊與連絡事情,一方面便於一起找要同住的房子。在台中的第一個禮拜,坦白說,有種 culture shock,不是出國太久離家太遠的那種 reverse culture shock,而是真實的 culture shock -- 推著小孩推車在路上走的時候,人行道宛如障礙賽、汽機車駕駛也不因行人推著小娃而讓步。老公問我,這真的不是 reverse culture shock嗎?我說真的不是。從前單身的時候我拉著他的手過馬路在車陣中穿梭,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還笑他 chicken。沒在台灣當過媽的我,這回突然覺得這道路真是 stroller unfriendly。老公提醒我,我們在舊金山居住的 neighborhood 大概是對小孩最友善的,所以感受上的落差自然很大。但不管,以前就會在走斑馬線過馬路的時候用力瞪不肯讓路的汽機車駕駛的我,現在有小孩,我會瞪得更用力。

娘家附近跟台中市大街小巷的亂逛下來,也覺得景氣真差。市區內到處可見拉下鐵門來的店家,租售的招牌,鄉下更是滿電線桿的黃色招牌,賣地賣房。每個禮拜都回娘家,逛一逛就覺得黃色牌子又比上個禮拜多了些,十分觸目驚心。不景氣的同時,卻也覺得東西變貴了,但這可能是我們真是太久沒回來了,物價感受有落差。

來來回回的回娘家,除了帶小鼓回去跟爸媽含飴弄孫享天倫之樂之外,順帶東跑西跑辦小孩與老公文件。結果跑了幾趟下來還是沒辦好。先前都上網查過資料也打過電話到承辦單位詢問,結果,各單位的網頁都沒寫清楚,打電話去問也沒給我完整的答案,非得要人去了才告訴我說你缺這缺那,還有一份小孩在美國的疫苗注射證明寄回去給舊金山辦事處認證,來回烏龍連連,等了兩個多禮拜才終於在上個禮拜五到手。一整個很鳥。

不過昨天回家去,今天跟老公騎著摩托車來回跑了移民署和警察局之後,小孩的定居證總算辦好了,剩下來都是小事。但是得要等收到定居證,入戶口、設籍後四個月才會有健保,明天要自費帶小孩去注射疫苗了。再等下去,一歲半的疫苗還沒打,小孩都兩歲了。老公的文件則得要再等三天,只好慢慢來了。

雖然如此,還是覺得在台灣公務機關臨櫃洽公的經驗,跟米國比起來真是天堂。服務台志工與櫃台人員的態度多半很親切也很有效率,也會提醒我表格填寫疏漏的地方。今天去辦我自己的健保復保,承辦的小姐竟然認出我來,說不是結婚搬去美國了嗎怎麼搬回來,還小聊了一下小孩多大了。(然後我就被告知要入籍四個月才能有健保 orz。)兩個禮拜前老公去做體檢,不僅收費便宜還超有效率。只花了半個小時就跑完全部檢查流程(包括抽血還有在醫院的廁所裡面大便,哈哈!),如果是在米國,可能還在預約的 general practitioner 辦公室裡面等候看診,抽血和糞便檢體,還得預約到一個禮拜十天後。光是這一點,就讓老公大喊搬回來台灣是對的。

過兩天要搬進新家,很期待。網路會斷掉一兩天,不過最近也沒多少時間耽溺網路就是了。呵呵。

11.21.2008

Life So Far

been back in tw for about 3 weeks.

found a place and signed the lease yesterday. we took a walk from my brother's place to the new apartment this afternoon. . . just to check out the neighborhood and the new place. we ended up spending more time window shopping along the way than hanging out in the new apartment. L was happy in the new place. it's spacious and she's got plenty of room to run around.

we have yet to find a pair of slippers for J. he's very difficult to shop for/with. but we managed to find him 2 pairs of shorts on the day the cold front came in. go figure!

L is happy here. she gets to spend time with other ppl, hang out with uncle and auntie, run around in grandpa's backyard and terrorizing the plants grandma spent time taking care of. she also seems to have this special rapport with uncle Jazz. they interact in their own special kind of way, i love watching them play and talk.

i've got bronchitis. been coughing for 3 days. but there's nothing the over-the-counter antibiotics you can get here at any local pharmacy can't cure! ha ha! been drinking lots and lots of hot liquids to help soothe the cough.

L's paperwork is finally here. it got returned to SF and my friend in TECO had to fedex it for us again. it's a drag but it's here. we will go to the immigration office on monday to get both J and L's paperwork sorted out. i'm taking L to the pediatrician right after we get her health insurance in place. she's behind on her vaccine shots and i'd like her to get a flu shot as well

it's been hectic for the past 2 months. but it looks like we're pulling thru. i'm glad.

11.12.2008

[轉]尋找學弟妹──捍衛言論自由

這是兩個台大法律系畢業生寫給在學的學弟妹的信,歡迎引用、轉載。也歡迎以類似的方式,呼籲更多學生聲援野草莓學運。
尋找學弟妹──捍衛言論自由

各位台大法律系的同學們:

  我們是你們的學長姊,離開台大校園已有十幾年了,今天寫這封信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加入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運。

  我們兩人當中,有一個人大學畢業後繼續唸書,現在正在德國攻讀憲法;另一人一出校門就向法律說了再見,目前在台灣從事文化工作。我們兩人當中,在德國的那一個,只能藉由網路上流傳的資訊來關心台灣現況,對於台灣民主所面臨的嚴峻考驗感到焦慮萬分;在台灣的那一個,是這次警察大規模違法執勤的受害人之一,親身體驗了言論自由被剝奪、人身安全受侵害的況味。

  你們在台灣的這一個學姊,在十一月三日下午,被警察強搶表達意見的工具(圖博雪山獅子旗),其間手指關節被拉脫臼,之後遭到非法逮捕,被無故留置在台北市警局保安大隊約兩小時,不但延誤就醫,在後來就醫的過程中,還被警方以「保護」為由持續跟蹤。數日後,她當年的憲法老師李鴻禧教授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把人民要表達意見的表演道具搶走,這是不應該的,至於把女孩的手拉脫臼,這要負起刑事責任,國家沒有被授予這麼大的權力…。」李鴻禧老師不知道他說的那個人,其實正是他的學生(而且還是他的導生),而這早就不是「女孩」的人,雖然早就脫離了法律圈,雖然當年也翹了不少憲法課,卻還是清楚記得,親身經歷過白色恐怖的李鴻禧老師,也曾在課堂上現身說法,講述過沒有自由的生活有多麼可怕。十幾年後,警察在街頭、在媒體的鏡頭和群眾的圍觀下,以赤裸裸的暴力侵犯她的言論自由,她驚覺憲法所保障的價值岌岌可危,深刻體會了老師曾經一再強調過的──自由的可貴。

  你們在德國的那個學長,為同窗好友的遭遇感到很傷心,但台灣民主迅速倒退的事實,帶給他的震撼更為強烈。他曾經慶幸自己成長在解嚴和民主化的時代,他一方面對戒嚴時期記憶猶新,另一方面則在人格養成的關鍵歲月裡,見證了台灣民主開放的歷程。他曾經十分放心地相信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為台灣的民主成就感到驕傲,如今他卻懊悔自己曾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他學憲法,有一天他會以憲法專家的身份回到台灣,但現在他已日夜焦慮,不知道他再踏上故土的那一天,呼吸的是否還是自由的空氣,也不再確定,台灣還能否保有他少年時代堅信不疑的那些價值。

  於是我們寫了這樣的一封信,想要告訴你們,以如今台灣政治對立之尖銳,任何議題和意見都很容易被曲解抹黑,但還在校園裡的你們,年輕、單純、充滿理想和熱情,無涉於政壇和社會上的利益糾葛,比任何人更有可能取信於社會上沉默的多數。今天你們在課堂上學習法律,日後你們當中有些人會成為律師、檢察官、法官、法律學者,或許有一天還會有人成為大法官、成為憲政的守護者。但在那一天來臨之前,這個社會已經需要你們秉持所學而站出來。言論自由不只是你們書中探討的課題,而是每一個人在生活中賴以實現自我的重要權利,你們比任何學系的同學們更清楚這一點。我們在此呼籲學弟妹們,請加入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運。我們不願意你們因為社會人士的加入而被誣衊抹黑,因此不能跟你們並肩而坐,但我們會以別種方式支持你們,以其他的公民運動來響應你們。請你們暫時放下書本,走出教室和圖書館,到代表自由的廣場上,捍衛我們正在失去的自由。

  社會上沉默的多數將會傾聽你們。當所有人都站起來要求言論自由不受侵害,我們才可能真正保有言論自由。

B81301101(八一級台大法學)
B81301345(八一級台大財法)
2008年11月12日‧寫於台灣和德國

11.10.2008

我願意

回來台灣一個多禮拜了,天氣從燠熱到涼爽,老公小孩終於不再汗流浹背,但是電視上的新聞卻一樣令人惱怒。有時會有朋友好意問我,看到台灣的新聞,會不會很後悔搬回台灣。坦白說,有時候這個問題比電視上的新聞還要讓我惱怒。

記得在影展期間趴趴走的期間,有天跟阿傑導演在UW的校園裡要走去放映場地的路上,他問我,我為什麼要舉家搬回台灣?我說,「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讓孩子在台灣的文化下長大,周遭有比較多的親友,假日可以回阿公阿嬤家玩,我喜歡這樣的家庭價值,且我們的家庭份子組成的緣故,可以讓孩子同時接觸到台美兩地的文化。第二個理由,說起來有點濫情......」阿傑立刻就接著回答,「是因為愛台灣」。當時的我,好像正好穿著我自己印的「阮祖嬤係平埔族」的黑色T。

其實在圍城與台灣突然變成警察國家這些事情發生之前,也會有人問類似的問題,「台灣經濟很差,你確定要搬回來嗎?」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坦白說這類問題讓我有點無奈。台灣經濟不好,美國經濟也是在蕭條。但哪裡的經濟環境比較好不是重點,這個問題留給經濟學家去解答,我家庭主婦只管地方好不好住,環境我洗不喜歡,有多少錢就過多少錢的生活,畢竟不管住在哪裡,都是要努力的生活。我們決定搬回來,自然是經過我們的評估,覺得這是比較適合我們定居養小孩的環境啊!

可能有些時候我太嚴肅,對於問題太過認真思考,於是在聽到「你不會後悔嗎?」或是「你確定嗎」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想了很多。有的時候我很想反問,難不成我就抛棄台灣的親朋好友?難道我們對台灣這塊土地這麼沒有信心,對土地上的台灣人這麼沒有信心?難道發問的你認為我這麼容易就放棄這一塊土地?另外一個惱怒的原因,是有種被瞧不起的感覺,難道你覺得我沒有那個 guts 跟惡勢力對抗嗎?問的人其實沒有這些意思,只是我聽起來老是覺得不太順耳。有問過我這個問題的朋友也不要介意,我是自己很會胡思亂想,不要自己對號入座喔!

有幾次跟弟弟弟妹抱怨這件事情,他們也會說,啊亂歸亂,經濟是不景氣,但我們也還都是住在這裡,日子也都還是這樣過,難不成我們都該去跳太平洋喔!

也有的時候會被調侃,你老公被你強迫搬回來了呴?或者很關切的問說,那你先生也願意住台灣嗎?我也不知道這個問題到底是應該要怎樣回答。如果對話的對象對台灣這麼沒有信心,那還有什麼好繼續討論下去的價值呢?還好娘家婆家的親友都很支持,我至少不需要跟家人也進行這種對話。

有時候覺得我以後 kuso 一點比較好,以後再出現這種問題的時候,我的回答會是:
「對,我拿刀架在我老公脖子上,下毒藥威脅他跟我一起搬家回台灣的!!!」
「因為我們在美國混不下去了,所以只好搬回台灣啦!」

再嚴肅回來,馬「您」先生賣台速度這麼快,說我不擔心當然是騙人的。我也不是什麼很偉大的人,只是個力量薄弱的小小家庭主婦兼自由工作者,但至少一家三口遷回台灣,台灣往正向移動的人口就多了三個,我還是很願意的。

11.06.2008

「抗議馬政府向中國人權低標看齊」-台灣公民連署區

我已經連署了,如果妳還沒有,請一起響應。今天我們不發出聲音,明天我們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抗議馬政府向中國人權低標看齊」-台灣公民連署區

2005年第一次連胡會時,人權團體即要求國民黨:「政權可以失落,人權不可以失落。」應該要向中國政府強烈要求釋放政治犯,及改善人權狀況。2008 年,馬政府上台後,強調與中國的對等交流,然而,所謂的「對等」,竟是降低台灣的人權法治標準,來迎合中國。近日,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國民黨政府正是以中國的人權標準,來對待台灣的抗議民眾。

列舉馬政府種種降低人權標準的粗暴作法諸如:
淨空高速公路車道,連媒體隨行車輛,都遭到警察以「逼車」方式強行要求離開;禁止民眾在公共場合舉國旗;禁止民眾在公共場所說「台灣不是中國的」;民眾在圓山附近手持DV拍攝被警方帶走;民眾想要施放印有「黑心」圖樣的氣球被警方制止;民眾騎機車懸掛支持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被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的理由,禁止通行並將人直接從車上架離.........

大法官曾表示:「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因此警察在執行勤務時,不僅有義務對表達意見的人民給予適當保護,更應該協助人民行使表達意見之自由。然而,台灣警察在面對人民行使基本權利時,卻常是橫加阻擋和壓制。特別是這段期間警方密集地超越了勤務執行的界線及比例原則,嚴重妨害了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這些活生生的人權侵犯實例,無疑對台灣政府自我標謗為「民主自由國家」是最大的諷刺。

除了強烈譴責警察執法過當的行為,台灣人權促進會嚴正發起民間社團連署,要求:

一、馬總統應該為其出賣三十年台灣人權法治成果、附和獨裁國家,向全國人民公開道歉。
二、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台。
三、號召成立義務人權律師團,接受民眾舉報人權侵害個案,做為進一步向國家提出集體控訴的基礎。
四、呼籲在第一線執法的警察同仁們,維護憲法價值是每一個執法者的天職,盲目聽從上級的違法違憲指令,將構成犯罪行為。勿淪為箝制人民基本權利的打手。
五、呼籲立法院立即修正「集會遊行法」。

陳雲林滾回中國

陳雲林滾回中國!

[轉]【聲明】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剛剛搬家回來,天氣很熱,看著汗如雨下的老公汗小孩很不捨,看到新聞上台灣人的基本人權遭到踐踏的時候,讓我更加不捨與憤怒。現階段不能做什麼事情,轉貼受傷朋友的聲明,表示致敬、疼惜與對這個快要把台灣變成警察國家的無能政府的抗議。謝謝那瓜和小薰還有 coffee shop,你們很勇敢,很愛你們。

【聲明】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不能去參加明天的記者會,公開聲明在這邊:

手受傷是小事,言論自由受到箝制是大事。今天我國警察可以暴力強盜我手中的旗幟、禁止我以和平、合法的方式表達意見,將我的手指拉到骨折,明天他們就有可能為了搶奪人民財產而動用槍械。

我和同行的網友在現場要求警察告知執法依據,他們拒絕回答。被帶到保安大隊以後,我們要求他們出具書面,也遭到拒絕,使我們連提出書面異議的可能都沒有。

他們說,他們沒有給我們上手銬,所以只是把我們『帶回』,不是逮捕。我沒唸過這一條,請問誰唸過這個定義?『帶回』又是什麼法律名詞?聽不懂,麻煩保警有以教我。

有人短暫拍到強搶我手中雪山獅子旗的警察,雖然影片中看不清楚,但我一定會查清此人,循法律途徑解決。

另外,因為我沒能保護台灣圖博之友會自達蘭沙拉帶來的雪山獅子旗,在此致歉。請台灣圖博之友會向保警索取,並向法王代轉我最深的歉意。

在回家後,我得知馬英九總統在媒體前佯作不知情,還說人民可以帶國旗上街,這完全是睜眼說瞎話。過去我會代替亡母出席馬英九總統的大學同學會,但此後只要馬英九在場,我絕不會再參加,因為,我母親若是在世,必定也恥於和這種人踐踏我國公民人權的總統同席。

也順便問一下與馬英九同班的蘇永欽叔叔和彭鳳至阿姨:你們是法學博士,憲法教授、大法官,請你們秉持法律人的良心告訴我,台大法律系是這樣教我們的嗎?

沒別的好說了,也無庸動怒。法律人就法論法,我跟『人民的褓姆』相約法庭再見。

[轉]圓山飯店 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

2008.11.04 圓山飯店 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
◎陳育青

11月4日上午九點多,我與友人開車前往圓山飯店訪友,途經兩個佈滿警察、拒馬的檢查哨,警察兩度攔車詢問後,就讓我們通過。

我等候住在圓山的朋友回來期間,在飯店內外走走、看看,未受任何干擾,也沒有標示告知此處有什麼特別的限制。當我在飯店大廳等候朋友時,並不知道住在圓山飯店的陳雲林今天有何行程,也無計畫從事抗議行動。約十點半,大批警察、安全人員開始進駐大廳。

大廳走道兩側圍著分隔線,將媒體、遊客分隔在走道之外,有些遊客看到這麼大的場面 ,就拿出相機、錄影機拍攝,現場並無設置任何標語告示哪裡不得通行、或者非媒體不得拍照、錄影。

我是一個紀錄片工作者,有隨身攜帶小型攝影機的習慣,既然來到,就留下來拍攝 。此時發現身邊出現兩、三位身分不明的男子,我走到哪裡,他們都亦步亦趨的跟著我,使我覺得非常不愉快、 有威脅感 。

十點五十七分,陳雲林等一行人走過大廳上車,車隊離開後,警員與安全人員陸續撤離。我走出飯店,隨即有5名以上的警察擋住我的去路,他們要我出示證件,我不同意,警察即欲奪走我的攝影機、並動手關掉錄影鍵、遮住鏡頭、把我往牌樓方向推擠。我要求他們讓我自己走路、但是警察限制我的行動自由,圍成人牆並擋住我,一直把我朝特定方向推擠。

在此同時,警察一再要我出示證件。以下是錄影的對話內容:
警1:「你在管制區裡面出現、又沒有採訪證。」
我:「我不能出現嗎?為什麼需要採訪證?」
警1:「警察不用聽你的,是你要聽警察的!」
我:「為什麼警察不用聽我的?我是中華民國的公民」
警:「警察對你身分的盤查,還要還要有什麼問題?」
我:「我有什麼嫌疑嗎?」
警2:「我們先看身分證啊,你說你是中華民國的國民」
警1:「你要先遵守啊」
我:「我為什麼要先遵守?警察是人民的公僕」
警2:「對,那你先出示身分證,看看你是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好不好?」
我:「那我可不可以看你的證件?」
警2:「看證件,當然可以呀…」
我:「那我也可以懷疑你的身分呀!」
警2:「這麼多人有什麼好懷疑的啊,穿制服還懷疑啊?」
我:「我堂堂正正來到這邊,你憑什麼質疑我?我有做什麼犯法的行為嗎?」
警2:「進入管制區,你要帶證件,我們覺得你有可疑,要看你的證件」
警1:「不管有沒有什麼違法行為, 我們現在要先盤檢你的身分 」

我:「為什麼要看我的證件?憑什麼?法令拿出來!」
警1:「為什麼,都跟你講了! 」
警2:「好啦,小姐,配合一下」
我:「我為什麼要配合你?」
數位警察七嘴八舌,很吵雜、混亂
警:「來,女警察帶上車」
警:「強制強制用強制的」
警:「她不給我們(證件)的話,就帶上車」
警1:「你出示證件嘛!」
我:「你憑什麼盤查我啊?」
警1:「警察本來就可以,依規定可以盤查」
我:「什麼叫警察本來就可以?」
警1:「依照警察法本來就可以」
我:「你背給我聽」
警1:「可以用背的啊….(意思是不懂?沒念過?)你叫法官背法條給你聽你也不會聽啊」
我:「我要法條你背給我聽啊,台灣的人有言論自由、行動自由」
警1:「那你先證明你是台灣人好不好?」
我:「為什麼?有什麼資格叫我出示證件?」
警3:「先帶上車」

然後我就被三個女警以手牽手拉起的人牆,把我推擠往警車的方向,以下是三立電視台拍攝的現場畫面對話:
我:「你們(警察)不要碰我!」
女警:「我們哪有在碰你,我們在牽手好不好?」
我:「你這不是在碰我嗎?離我遠一點。你們有什麼權力?我要過去那邊。」
警察不讓我離開,擋住我的去路
我:「你們有什麼資格阻擋我走路」
女警:「這裡是管制區」
我:「那我有在管制區做什麼違法的行為嗎?違法的是你們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你們要我怎麼樣?打電話報警嗎?(笑)」
警察又再度用人牆推擠我
我:「等一下好不好,不要用推的,你們讓我站一下好不好」
男警:「給她架兩邊、架兩邊」
我:「喂,你看,他們說架兩邊!(對媒體記者說)」

警察還是一直推擠,有一位從背後把我架住推往警車

我:「你讓我用好好走的好不好?」
此時,大批警察湧上,不分男、女警,把我壓得趴在警車後車廂上方
許多媒體圍繞著警車拍攝,但是警察一點都不手軟的,1.壓彎我的頭以便擠入警車。2.推擠我的身體以便擠入警車。3.從警車內強拉我的手臂。4.硬拗我的腳進入警車。

遭受如此暴力的對待,我痛苦的大喊「警察迫害、執法過當!」但還是被塞進車子裡。

警車內,他們仍緊抓我的手臂不放,使我十分疼痛。到圓山派出所前,我告知要等我的律師來處理,律師來之前,我不願意離開我站的地方進入警察局,並且要行使緘默權。警察先是同意我等律師來,後又說:「你可以行使緘默權,但是我可以強制把你帶進去,因為你到現在還沒有出示你的證件嘛。」

隨後,四個警察抓住我的手腳,像「抬豬公」一樣把我抬進警局。
我高喊:「我要在這裡等!」
警察:「在這裡等?在這裡的派出所等啦(語氣不屑)」
我:「為什麼要把我帶到派出所?」
警:「你法律去翻清楚再來跟警察講,警察不會做無理的動作」
我:「你就是做無理的動作」。
抬豬公的過程中,我的手機掉落,警察撿起來後,卻不肯交給我。
我:「請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不然我告你偷竊!」
我不斷高呼:「把我的東西還給我,拿到我的手上!」警察卻置之不理。
我:「警察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你偷竊!」
我被帶到警察局角落,至少有四名警察圍著我。
警:「證件先出示一下」
我:「不要,我要等我的律師過來。」

稍後,我的親友前來,市議員簡余晏也前來關心。圓山派出所因為簡議員的關切,原本限制我行動自由的女警自動讓開,警察也不再要求我出示證件,態度180度轉變,所有過程我皆有存證。

從11點警察在圓山飯店盤查,到12點21分離開圓山派出所,我深切感到公民的權益如何受到公僕藐視、踐踏,公僕又是何等缺乏人權、法律與道德素養。這是一件嚴重侵害人權的事件,期間受到警察粗暴的肢體傷害,有台大醫院驗傷單為證,我認為一切應當公諸視聽。

下午四點半,由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陪同,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國際特赦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團體聯合出席,召開記者會,相關內容可見玉山網路電視台。
http://vivataiwantv.blogspot.com/2008/11/day2-081104.html


在此,我要對警察的不實說法提出異議。

1.警察聲稱圓山飯店為管制區,但在入山口或飯店內,就我所活動的範圍,完全未見未聞公告、指示、提醒。攔查時既然讓我順利通過,即代表我獲得進入警察認定的「管制區」許可。

2.警察聲稱我在管制區採訪,且未佩戴記者證。
第一,現場我所活動的範圍,完全未見未聞公告、指示、提醒哪裡是觀光客不能走的地方,哪裡又可以?現場並未公告觀光客不能拍照、錄影,亦未公告唯有媒體得進出飯店大廳,我並非採訪新聞,更不是記者,如何佩戴記者證?

3.我在圓山飯店停留一個多小時,之前完全沒有警察來「懷疑我的身分」,難道只因為拍攝陳雲林走路就構成「犯罪」、「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事件」?

此外,民視新聞報導我是「冒充記者」、「態度強硬不配合」云云。我必須澄清。1.我本來就不是記者,更沒有「冒充」記者。2.面對警察,我維護自身基本人權有其正當性,為什麼要用如此欠缺民主概念的用語描述我的行為?


整起事件,我的感想是----
大前天有民眾表達言論自由,被警察帶走。
前天有民眾穿著自我主張的衣服上街,被警察帶走。
昨天有民眾手持中華民國國旗,被警察帶走。
今天我拿攝影機拍陳雲林走路,被警察帶走。
那麼明天呢?後天是誰?在哪裡?什麼事?會怎麼樣?人人自危嗎?

現在,警察只要主觀的懷疑你身分,連法條都不告知(還是不懂?)就可以說
「警察不用聽你的,是你要聽警察的!」
「不管有沒有什麼違法行為, 我們現在要先盤檢你的身分 !」
只要「不配合」盤檢就「架走」台灣警察怎會淪落至此?是人民的保姆,還是人民的敵人?

我不禁想起北京奧運時,各種異議迅速被撲天蓋地的公安消音,陳雲林把中國公安那套也當作禮物(或毒物)送給台灣了嗎?民主國家的警察,是保護所有人民的權益;極權國家的公安,才是保護特定人的權益!

你以為什麼都沒做就很安全嗎?你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被公權力欺壓嗎?你以為你不惹事,事就不會惹你嗎?今天早上11點之前,我也是這麼輕鬆的以為。

如果我們再冷漠、再任由國家濫權,再不抵禦警察任意的盤查、要求與暴力,今天他想看你的身分證,用暴力讓你屈服,誰曉得哪天他要對你做什麼,不能得逞?

請參考《警察職權行使法》特別注意第四章「救濟」第二款,如果你認為警察無理,可要求他將你認為不合理之處製作記錄給你。

參考《大法官釋憲535號》

參考《世界人權宣言》

11.05.2008

phone numbers

My dear friends and family,

I lost my phonebook at the airport. If you happened to drop by this blog, please email me your cell phone and landline. I have also just set up my tw cell phone. Please email me for my cell number.

各位親朋好友, 跨國搬家的一片混亂中, 我在機場不慎把電話簿搞丟了, 如果你正巧來逛這個地方看到此貼, 請寫信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 我也已經申請好手機, 寫信來再回給大家囉.

11.04.2008

hectic

been back here in tw for 4 days. things are chaotic still but slowly settling down. spent the past 3 days running around and getting J and L's paperwork done. only had little time to catch the news but it already make me furious. 幹!

11.02.2008

回到台灣了,先住在爸媽家. 要開始陸續看房子找新家.
Back home in TW now. stay with my folks for a while before we find a place.

感覺很不真實.
arrived safely but exhausted. feels surreal.

很熱, 老公小孩都不停的流汗, 可能是有美國基因的關係,哈哈,至少在我們這一家三口中的基因組成中可以這樣推論.
it's still quite hot. J and L are sweating profusely. i feel sorry for them but am sure they will get use to it in time.

right now we're in taichung, my brother's flat (hence the internet connection). heading back to home later this afternoon. will take care of all the paperwork in the next couple of days. hope it won't be too much hass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