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2008

從 SF-Seattle-Eugene-Vegas 一路跑跑跑完影展回來了,忙碌仍未結束。看著空空有點 echoey 的公寓,心裡突然難過了起來,忙碌未止,心卻有些亂了起來。晚上躺在房裡陪小孩入睡,望著天花板,我的心裡突然一酸,這個房間見證了我的大腹、陣痛與初初問世的小鼓,半夜起來 nursing 時看著的同一個天花板,很快就要變成回憶,有些難過。要邁入新開始,心情很興奮也很複雜。

跑完影展後的身體雖然疲累,但是心情滿溢,很多的感受,不能用文字一一記錄,留在心裡好好體驗。未來的路有些明朗有些未知,但我心裡充滿希望,期待這段時間的醞釀,會有好的果實。感謝一路同行的姊妹、夥伴、朋友,I had a lot of fun. I'm grateful for all those moments. Thank you and love you all.

明天要去 drop off modem,之後就要 off the grid 一段時間,這篇貼完大概要休息一陣子才會再上網。遠離耽溺的事物,是好事情。

10.24.2008

On the road - leaving Seattle

Sitting in a hotel lobby in Seattle. Been on the road for 4 days so far. Things are going well. The TFF has drawn out more audience in UW this year, too. Packed the theater with features films, like what happened in the Bay area. We're happy. A senior proferssor came up to Chung-Wang and me after the screening, told us "For More Sun" was a very touching film. We (Jing-Jie and me) were also recognized by ppl on the street. As we're crossing the street, a student shouted out to us "Great movie!"

Purple Wine bar was great. Also went to Fremont for the sculptures and artists' residence. Bumped into an artist and got invited up to his friend's studio.

Went to a Greek restaurent twice, for the beautiful eyes and smile of this waitress, Celeste. Jing-Jie is especially taken with her. (I've got to get my hands on his girlfriend's phone #, ha ha!) Had a nice chat with Celeste and the Greek owner. Note to self: Need to get a copy of Zorba the Greek.

We're leaving Seattle this afternoon, for Eugene. 5 more days to go.

10.20.2008

Slideshows of TFF

台灣電影節截至目前幾天的現場實況


2008/10/14 @ TECO-SF Conference Room


2008/10/16 @ Fromm Hall, 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


2008/10/18 @ Cubberley Auditorium, Stanford University

雜記

忙翻天 想記點什麼 但是沒腦袋寫文 隨便亂記一下

影展開跑了 今年反應非常熱烈 座無虛席 紀錄片有百餘人 劇情片則是爆滿
昨晚 cubberley auditorium 連走道兩旁都站滿了人
不過QA的時候很想打人
因為阿傑導演講話太詩意了 很難翻譯 手寫到快斷掉 腦細胞死了很多
其他導演就比較體貼 QA 都非常精彩
筆記會留下來 但不知道結束後自己還看不看得懂

紀錄片人數雖比不上劇情片 但是非台灣(或非亞裔)觀眾比較多
問題非常深入而熱烈
炸神明 QA 像是上文化人類學課程
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QA像是特教+社會學
夢想無限QA像美台高等教育比較研討會(好在教授沒來。。。不然我也要翻機械工程嗎?!)

這幾天都還在灣區 所以每天跑跑跑到快要半夜才回家
雖然很累 但是很滿足
除了動腦筋記行程翻譯很累之外
兩頰和腹肌也很酸 這批導演實在太會搞笑
很晚回家又累翻 但是小鼓發現媽媽都會半夜回來
因此會醒來哭哭 然後堅持要媽媽抱抱 或躺在身邊直到她再度睡著
但是只要媽媽稍微起身離開 立刻醒過來抱住媽媽 orz
有天搞到三點才睡覺 隔天我有三場翻譯 真是美好的一天

家裡很像爆炸過 因為陸續整理雜物 賣賣賣送送送丟丟丟
現在快要家徒四壁 感覺非常清爽極簡 I like it

明天要飛西雅圖 偷閒打文 不能再摸魚了 去收東西

10.13.2008

小鼓說話

  • 會講 flower,但聽起來像 va-VAR
  • nana 是 banana
  • 媽媽說 Niao mi,小鼓回答 meow
  • 媽媽說 Kitty,小鼓也是說 meow
  • ta-DA 是dogie,也會學狗叫 hoof hoof hoof
  • 拿東西給別人,會說謝謝,把書拿給爸媽想聽故事的時候,也說謝謝
  • 有 milk 這個字彙,但聽起來很像 奶茶 na-JAR
  • 喜歡聽媽媽唱歌,會跟著做動作,例如 1234(用手指頭點點點), Head and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 (大致上是摸頭,彎腰,然後摸鼻子,其他動作跳過),Itsy Bitsy Spider (食指碰食指,拇指碰拇指,因此 spider 一直都爬不上去)
  • 聽到 Old MacDonald Had a Farm 時,會唱 yee-ya-yee-ya
  • 媽媽說 run run run,小鼓就握拳頭上下揮手臂,坐著就假裝跑步,站著就來回跑跑跑
  • 會講 three ,但是聽起來像 dwee
  • 會講 ball,會說成 bo-bou
  • 想吃東西時,說 ma ma, ma ma,或者牽著媽媽的手指頭,走到廚房,把媽媽丟進去
  • 聽到媽媽說好可愛(愛=eye),指眼睛

10.09.2008

[轉]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

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
◎ 陳幸妤


比起其他更吐血的名嘴,陳立宏在其中我想還可稱之為「清流」,但是他一直以來主張要我休息,不要理會媒體的主張,我卻無法認同,有病的是台灣的媒體,不是我個人,為了躲避一群已經瘋狂,不論是非,每天編故事的新聞媒體,而要一個認真上班的老百姓「休息」就好了,這豈不是是非顛倒、黑白不分,若此論述合理,豈不是可要求所有善良百姓都該休息在家中,以防遇到強盜或是強姦犯?

以往有記者假扮病人的朋友,來我診所用針孔偷拍以得到獨家,也曾多次闖入屬於私人領域的診所、地下停車場只為圍堵我,而因為我的診所位於一樓,媒體的攝影機隔著診所透明的落地窗,在我上班時間八個小時,十幾台攝影機貼著玻璃,無視裡面上班的其他醫生、診所小姐、等候的病人的抗議,連我們進出洗手間的畫面都絲毫不放過,我相信沒有人可以忍受如此的對待吧!如果我該為媒體的失控行徑休息,那更該去好好上課,學習如何做個公正客觀、有涵養的媒體人的該是天天守候在我門外的記者吧?

更別提連我帶小孩去超市買菜都可成大獨家,那是否我連超市都不該去了呢?更別提那天蘋果的記者口口聲聲說會把小孩打馬賽克,結果呢?我的三個兒子去幼稚園也都被跟拍,那是否我也該讓他們休息一陣子,以防媒體看到扁家的人又「抓狂」起來,以往我也曾試過出國躲媒體,結果我發現只有馬唯中在美國,記者會找不到,不論我去東京,記者就在飯店大廳天天堵我,我去洛杉磯,記者在我親戚家門口,整日對著屋內拍,把我兒子嚇到晚上睡不著覺,紐約那次更是瘋狂,記者在高速公路上飛車追逐…。如果我真該休息一陣子,那我才真是會被關在家中直到發瘋,因為這不會是半年一年的問題,而是只要有一天我還活著,就算不上班,只要我出門就是會被跟拍,否則郭台銘的老婆為何多次被記者追到哭?她有做錯什麼?她有上班嗎?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的兒女是可悲,尤其是綠營的政治人物,我九歲時我媽媽政治車禍才出院半年,我爸爸就被抓去關了,當時我每天牽著六歲的弟弟去羅媽媽家吃飯,再端一個盤子把我媽媽的飯拿回家,當時雖然有老師、有同學罵我,不跟我玩,我還是可以名列前茅,我可以有今天的成績,不是任何政治黑牢、政治車禍可以阻撓我的,過去如此,未來也是如此,我不需要陳立宏你的同情,如果你看不慣我的言行,你大可在政論節目上批評,那是你的工作,但是當一個牙醫師也是我的工作。

和我爸同是蓬萊島案的黃天福的女兒在幾年前自殺死了,我至今想到她的遺言「我不能再快樂了」都感到心痛不已,我只在這誠摯的希望,即使日子再不快樂,都要勇敢、tough的活下去。

(作者為牙醫師)

10.08.2008

怕死

雖然還住在美國,但是毒奶精事件並不是沒有影響到我們的生活。

首先,我家小朋友的塑膠餐盤,翻過來底部都有寫 melamine... 喂~

好啦,我搞笑,不過 I just want to point out, that's exactly where the word melamine belongs.

先前還有去大華shopping 買菜的時候,我買了一些即沖即飲的穀物飲料,以備懶怠匆忙或嘴饞之需,例如黑豆抹茶、冰糖杏仁茶、山藥薏仁、啤酒酵母保健穀粉之類的東西。因為當媽媽後很勤勞煮飯照顧小朋友和老公的營養均衡,很少沖泡來喝,因此抽屜裡還剩下不少,只有偶爾小鼓頑皮去開抽屜拿出來玩的時候,我才會想起來我有那些東西。當時在大華採買各種南北雜貨的時候,我當然是嚴格執行不買 Made in China 貨品的原則,因此這些飲品也全部都是台灣製造的產品。毒奶精事件吵翻天,有天小鼓又拿著一包即溶飲料假裝是零食包餵我吃,我順手接過包裝來仔細看了一下,才發現我買的那些各式飲品,都有摻奶精。雖然都是台灣製,為了安全起見,我把那個抽屜裡的飲料全都給扔了。一來反正快要搬家,現在多扔些到搬家時就少煩些。二來,我愛我的腎臟勝過於懶怠匆忙或嘴饞之需。

有天米台目下班回家,跟我說:「親愛的我今天去快可立買午餐。」我盯著電腦心想,不必連午餐吃什麼都要跟我報告,不過去快可立,一定是去買炸棒棒腿和鹹酥雞,也不看看肚子都已經五個月大,還去吃炸雞。。。「我買好午餐和飲料之後,才看到他們櫃台後面的架子上一包又一包的 non-dairy creamer。」這時我轉頭了,說,對呴~~~快可立的奶茶,當然應該是用植物性奶精去泡的。還好這老兄不疾不徐的就說,「我點的是茉莉綠茶。」厚~ㄚ無卡早講咧。。。

毒奶精之後,上禮拜又聽到義大利發現毒鞋子的新聞。米台目有天午餐時間打電話回來,我就迫不及待的告訴他這個大消息。他立刻說,「啊,我的 red chuck!」我開始冷笑,「對啦,你穿很久已經穿破好幾雙連帶我也買一雙的 red chuck,都是中國製造的,我們都得了癌症了!!!」米台目半天沒出聲音(正在脫鞋子起來看製造地),然後突然說,「耶!我這雙是印尼製造的!耶!」我只好回他,「先生,你先前穿到破洞壞掉的四、五雙 red chuck ,全部都是中國製,到現在才不是,你已經癌症末期了啦!」
(註:這純粹是綠豆芝麻夫妻搞笑,義大利發現的毒鞋子是皮鞋,不是布鞋。不過儘管如此,以後還是要想辦法避開MIC的鞋子,雖然我知道可能很困難。)

orz轉寄信之二

收到一封轉寄信,裡面是這樣的一篇文章,文章的最後附上一大表格,內含數十個連結,都是一些關於親子教養的類似心情小故事的文章,我跳過沒附上,沒那精神也不想傷路過讀者的眼睛。我看了主文,就只想要很 mean 的說: loser parent 就養出 loser kid。隨意不用大腦思考轉寄沒營養文章的父母,我看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太厲害的教養哲學。

我不是教養專家,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會教我的小孩要用大腦要有自己的看法。我生養的目的,不是要供應小孩幸福、衣食無虞的生活,而是相反的要教小孩 work for what you want。有付出才會有獲得,食物、玩具、讓他出門看來很酷的 gadgets and gears,不會憑空從天上掉下來。如果到了十八歲我家小孩還在家裡搭伙吃免費午餐擺出一副我們本來就應該提供的態度,我立刻就叫小孩打包滾出去。

但話又說回來,身為父母,竟然寫不出自己小孩有什麼優點,there's something terribly wrong with that picture,也是一些傳統教養觀念造成的。

不過我主要不爽的不是這篇文章裡面的內容(這篇文章其實凸顯出很多傳統的教養觀念迷思,包括我的父母,還有將來我自己可能也會犯類似錯誤),雖然那篇文章仍是讓我胡亂開罵了好幾段,ㄎㄎ。我不爽的是,又來了,又收到這種不經大腦思考不含個人意見的文章,附上一篇很爛的主文,導致大前提就錯誤,還在後面附上的數十個沒頭沒腦的短篇心情小故事連結,這種轉寄信與文章,真的對你的孩子的教養有幫助嗎?

如果你是爸爸、媽媽要看看它..

精采的在最後面
我不要這樣的孩子~~~~~~~

牽掛草莓族 -- 你不會永遠十七歲 文 陳津穗

屬於草莓族的兒子即將退伍,最後一次放假,一進家門就說:「買輛車給我吧!下禮拜,我要開車回部隊領退伍令。」役期近兩年,能安然而退,身為父親,按說該高興才對,沒想到我卻心情低沉,思前想後,久久無法回應他的請求。

記得送他入伍時,耳提面命他注意言行,軍令如山,不得輕忽,他卻不改輕佻地說:「國家靠我去救,一定毀了!」我殷切期待,他經歷軍隊磨練,可能會較成熟穩健,事實上依然故我,不禁長嘆,難道這就是所謂一輩子的牽掛?

上班領薪?三萬幹啥?年年考試?父母撫養?

他回家後,丟下行李就想溜,我輕聲問他:「退伍後有什麼規畫呀?」他成竹在胸答:「K書準備參加十月的考試啊!」他可算得精,以考試之名,申請延後入營,足足玩了三個月;現在,他要故技重施,算算,又有幾個月好混了。

看我陷入沉思,他倒過來勸慰我:「爸,您不用操心,家裡多我一人,也不過加雙筷子而已。」話說得可美啦,事實不是這麼回事。猶記得,我常常張羅好飯菜請他入座,他探身一瞧,轉身走人:「我吃泡麵。」我算了算,桌上大大小小有十道菜,辛苦的老媽還在廚房揮汗如雨,聽兒子要泡麵,氣得差點提菜刀追出來。

當兵期間,他返家一定帶回大包髒衣物,老媽邊洗邊搖頭,我還得不時說「以色列戰士的母親驕傲晾征衣」的故事來安慰她,而兒子那種永遠長不大的心態,教人擔心。

在家,日上三竿,老媽去催駕,兒子說:「人家晚睡,幹嘛要早起?」母親問:「那你能這樣過一輩子嗎?怎麼一點都不急?」只聽他灑脫的笑:「急?急什麼?妳去探聽一下,我們這屆法律系兩班,有幾個人在上班?就算去上班,每月不到三萬元的薪水能幹什麼?」

母親焦慮再問:「那你總要努力準備吧?」他顯得不耐的答:「考試那有這麼簡單,有學長考了十年,還在考呢!」如此不是擺明要父母再養他十年,先預告,請不必沒見識,不要如此大驚小怪嗎?他翻身睡到自然醒,那管母親的長嘆。

手機不新?被偷最好;機車壞了?扔天橋下

聽他口吻,讓我想起他大學四年用手機、換機車的行為。

他讀書學費父母全包,吃住在家,每月另支一萬元零用錢,卻入不敷出,非要去打工,收入全用在無謂的消費上,像手機通話費,至少兩三千元,動輒五六千元。

而且每當新款手機上市開始廣告,他就恨不得趕快丟掉手邊用的;有次在網咖打工,手機被偷,他不但不怪竊賊,還心存感激的說:「真謝謝他偷得好,正想換支新的。」

另一件事是,有天晚上,他搭計程車回家:「爸,幫我付車錢,機車壞了,丟在路邊。」接著,上演除非包計程車接送,否則沒新車、上學免談的戲碼。我與老妻,尋尋覓覓,好不容易找到丟在天橋下的機車,推好遠去送修再騎回家。

老妻一路開罵:「這就是你教的好兒子?」

買鞋虛榮?一定名牌 找他優點?事態嚴重

他的交通違規罰單,更讓郵差送到手軟,違規事由五花八門,例如未戴安全帽、違規停車、闖紅燈……有一次,罰單出現「棄車逃逸,逕行舉發」,如果不是繳納罰款才領回被交警拆走的車牌,我還相信他所說車牌被偷,而且天天催他報警呢!

至於打工,薪資還沒進帳,要怎麼花已計畫好,只要今天領錢,明天鐵定不見人影,散盡錢財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他不是月光族,應該叫日光族才貼切!

他追求時尚名牌更是不在話下,尤以運動鞋非名牌絕不穿,他的理論:「我不是虛榮,你總不願見到你寶貝兒子的腳受傷吧?」所以,父母親買三百九十九元的地攤貨,兒子買價近十倍的旗艦級精品,是理所當然,好像中外古今皆如此,否則怎配當孝順的好父母?

有次與老妻私下檢討,是否該多鼓勵少責難,妻遞給我筆和紙說:「要鼓勵總該找出優點吧?來,給你十分鐘,把你寶貝兒子的好德性列出來看看!」不瞞你說,我用超過妻給的時限好幾倍的時間,竟然寫不出一個字!我猛然驚醒:「事態嚴重!」

兒啊!老爸急於告訴你的一句話是:「你不會永遠只有十七歲!」快點醒過來吧!

【 2004-07-07/聯合報 /E6版 /繽紛】

有時侯咱們辛苦一輩子就是為了給孩子過幸福、衣食無缺的生活....最後卻養了個沒有責任感,不會感恩....甚至還會棄養父母的孩子,這就是咱們應該得到的成果嗎....

若是你還未生子或者孩子還小,請仔細想想你希望孩子的未來會是什麼樣滴~~要是你也不想要下面的孩子,請別忘了要愛他但不要寵壞他....

10.06.2008

China Launches First Willing Manned Mission Into Space


China Launches First Willing Manned Mission Into Space
笑到去嗆到。

ps. 看到很多人在討論神七發射是假的,不過我家的 resident science nerd 說,應該是真的,不過那個 video (貼在下方)還是讓我們笑到翻,原因是那個像極了 Star Wars 的片尾。哎喲,肚子好痛。Be proud! Third World!(有時間的話,可以慢看看,影片有十分鐘長,英文的評論蠻白目的,但中間很無聊,可以等影片 buffer 完成直接把播放頭拉到最後面30秒處觀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