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2008

Feist - 1234

兒童版


大人版


在 Sesame Street Podcast (videocast) 上面發現 Feist 唱 1234,驚艷,她的聲音真好聽,上 youtube 找了出來。

卲族語言入選十大瀕臨絕跡語言

Peter K Austin's top 10 endangered languages

某語言學家的個人觀察,登在 Guardian UK 上,文章有解釋他的評選原則,以下擷取文中對劭族語言的簡介:
4. Thao

Sun Moon Lake of central Taiwan is the home of the Thao language, now spoken by a handful of old people while the remainder of the community speaks Taiwanese Chinese (Minnan). Thao is an Austronesian language related to languages spoken in the Philippines, Indonesia and the Pacific, and represents one of the original communities of the Austronesians before they sailed south and east over 3,000 years ago.

830 Rally Against Ma


From BBC: Tens of 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march through the streets of the capital, Taipei


AFP: Tens of thousands rally against Taiwan's Ma

8.30.2008

如意算盤 III

太忙了,這篇寫好久。XD

話說那天終於到了 Denver,嫂子來接機,帶著兩個小朋友。一下飛機就感受到華氏90的熱,從早晨到中午溫差三十度,真是了不起。還好在下飛機前我就已經剝掉小孩的外衣,也把自己的 hooded sweater 收起來。上車如入烤箱,小鼓兩頰紅通通,上回來 Denver 也是這樣,不過上次是因為室外溫度太冷,凍的,差真多。

折騰了一上午終於到哥哥家中,安頓梳洗一下,出門吃晚餐。回來後幫小孩洗澡,邊了解哥嫂出門後我該知道的事項。到了八點小孩跟我都沒力,這時候阿嬤出現了 Orz。 不過看到阿嬤還是很高興,東聊西聊一下,小孩不支,我的眼皮也沈重。只好跟阿嬤說,拍寫,明天早上繼續聊,睡覺去。

隔天一早哥嫂出門了,阿嬤載堂姐 E 和堂兄 D 去上學,我們慢慢才摸起床煮咖啡吃早餐。

接下來,才是我真正的(傻傻搞不清楚)如意算盤失敗的開始。

出發前我想這是讓小鼓跟E、D相處,讓阿嬤多看小鼓的好機會。大小孩會照顧小小孩,因此 Auntie 我就只要坐在電腦前好好看稿子,弄飯給他們吃就可以。好啦,我沒那麼天真,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但實際遠比我想得還要,怎麼說呢,精彩。

首先是哥嫂答應E養了一隻狗,是一隻很可愛的 puggle,剛來兩個禮拜,還在新生訓練中。E答應照顧、訓練狗狗是她的責任,十一歲的女孩,確實也做得非常盡責,會定時餵狗,帶她出去大小便,也會適當(溫柔)的 discipline。問題是家裡環境大改變,常見的大人們不在,週末才出現的阿嬤突然天天來而且碎碎念,還有個新來的小小孩老是來打背揉耳朵揪眼皮,還有一個看起來人不錯但是看起來跟狗不太熟的 Auntie(我啦)。於是第二天下午哥嫂剛出門阿嬤也先回她家去工作,狗狗就自己奪籠而出,並且在廚房地毯上大便。@@接下來的幾天,我撿大便,deep-clean 地毯的次數已經數不清,週末還發生 E 跟阿嬤睡在客廳狗狗在旁邊哀號一夜導致阿嬤翻臉跑去地下室睡覺的好事。但是不要誤會可愛的狗狗,她還年輕,是十一歲的女孩跟我這個沒養狗訓練狗經驗的阿姨,不懂得訓練狗狗的要領。不過我每每在清理狗大便洗地毯的同時就想起米台目與哥哥在我行前的對話,兄對弟說,要請你老婆來我家 regulate 我的小孩。結果搞了半天,是我來被狗 regulate。。。一整個 orz 到不行。

然後呢,E 和 D 每天 2:45 就放學到家。大小孩會跟小小孩玩,但是並不懂得16個月大的小孩到底可以玩什麼,要怎樣抱小孩才不會壓到她,玩起來扭打成一團時會不會踢到小小孩。接著, E 有機會跟 Auntie 玩女孩子玩的遊戲,每天想遊戲要跟 Auntie 玩,而八歲堂哥 D 打電動得要 Auntie 跟姐姐看他的神勇。此外,八歲男孩擅長測試新來大人的 boundary,可不可以晚一點睡覺,可不可以多打電動一個小時,可不可以不要吃義大利麵只要吃 peanut butter jelly sandwich 當晚餐(這小鬼可以三餐都只吃三明治),可不可以多吃幾顆糖果或巧克力。

三個小孩三隻狗貓,到了睡前樓下客廳難免就像爆炸過一樣,Auntie 還要負責指揮哄騙大小孩分工合作清理戰場。

我心盤算無妨,白天搞累一點,至少晚上小孩們都八點半就會入睡,我至少有兩、三個小時的工作時間。結果少盤算到阿嬤每天晚上會來這一點,除了幫我看著剛睡著的小鼓讓我好好去沖個熱水澡之外,阿嬤難得看到小媳婦,話匣子一打開嘴巴停不了,我只好一隻眼睛盯螢幕一隻耳朵聽阿嬤,附帶每三句問話回兩句。最後導致精神不濟放棄工作,十點半不到抱著小孩一起上床睡覺去。不過,睡前終於是有一點點自己的時間,一手環住偎在胸旁的小鼓,一手拿著 Fatherland,沈浸在偵探歷史小說的世界三十分鐘後再沈沈睡去。

到了週末,我叫阿嬤在家休息不用每晚開車奔波來哥嫂家睡覺。原以為極少下雨的 Denver 氣候又這樣熱,可以帶小孩去公園野餐奔跑消耗體力,結果又來個人算不如天算,從週五下午開始下雨一路下到週日上午,米台目電話上不可置信,哥嫂看到我拍的窗外大雨一直下影帶直說那不是我家。被迫關在家裡的 Auntie 我與三小鬼三狗貓,從 tea party,game party 到 book party 到當企鵝嬤媽媽孵蛋野外覓食餵鳥寶寶遊戲,玩了好幾輪,family movie night 也多看了好幾部影片。週六下午一度天空看似雨停微陰,趕緊吆喝大小孩穿鞋,幫小小孩著裝準備出門散步,十分鐘後一切就緒,打開家門,大雨直直落。喵的咧~關上門後繼續想別的遊戲。 Orz

總之那個禮拜就這樣熱熱鬧鬧的上場,熱熱鬧鬧的在小鼓的第一次 Chuck-E-Cheese 經驗(The food is super bad, but kids have super fun!)中結束。工作我零零碎碎撿時間做,回來後發現其實也沒那麼糟,還是把能處理的都處理好,還順帶接了兩件翻譯,not too bad at all。

且最最最值得的,是看著堂姊陪小鼓跳舞讀故事玩遊戲,看堂哥過來抱住小鼓臉頰用力香一個,看兩人搶著今天輪到我跟小鼓一起泡澡,看阿嬤不顧我皺眉也一反自己平日叨念媳婦,抱住孫女不肯放她下來自己行走玩耍,還有我難得能跟哥嫂有這麼多時間 hang out 閒聊一起抱怨老媽對北京奧運作假不以為然並同聲咒罵現在的新聞像綜藝,所有失算的如意算盤,都被我拋到九霄雲外。

我的家庭真可愛

Kid pooped in the tub yesterday while I was bathing her. orz

Called daddy and he said...

I've been waiting for that one to happen. I am just glad that it happened to you, not me.

8.27.2008

16 months

Baby turned 16 months 2 days ago.

Swamped with work... got no time to write that development notes. Maybe later in 2 weeks when all work is done with.

Weather's been nice. We go out for a walk in the park everyday... she needs the work out and I need the fresh air for my sanity. Discovered this little secluded area in the park called the "Shakespeare Garden". Got grass, big tree (hence shades) and tons of benches. So we've been having picnic and playing ball there. Also discovered that the Academy of Science will open its door on September 27. Will go visit before we leave for TW, for sure.

8.24.2008

深呼吸

在很意外的地方
碰到很熟悉的阻力
無言
深呼吸
繼續潛行前行

8.23.2008

可樂果蠶豆酥與祖國

工作忙翻
真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斷斷續續抽空看 Fatherland(祖國)
真是寫得超棒的一本偵探小說
劇情背景設定是希特勒沒死 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沒輸
成為一個很可怕的極權國家
1964年日耳曼尼亞帝國盛大籌備元首閣下七十五歲生日慶典的同時
發生了一連串命案
追追追的警探與德裔美國記者 緊咬各種線索不放
即將抖出可能動搖第三帝國的祕密
到底是什麼祕密 我只看了一半 真期待

書裡寫第三帝國盛世中種種的法令規定
讀起來,嗯,感覺有點似曾相識
書中描述的Grand Avenue 還有種種情節
感覺把人物場景細節換到北京(對啦,就是那個中軸線 Albert Speer 的名字在小說裡也出現粉多次)
也就差不多了

書看過半了 灰熊期待結局
前幾天心血來潮上網查詢有沒有拍成電影
果然 1994 年 HBO 拍成 TV movie
要去 Netflix 來看 竟然沒有 真是機車
改天去 LeVideo 洽詢看看他們有迷有
Youtube 上倒是找到一些片段
看了一下 trailer 描述記者初到柏林在巴士上面聽取冠冕堂皇簡報
結果下了車連拍個到此一遊紀念照都被糾正說要取得許可
把那換成今日北京奧運場景 恐怕也是蠻貼切的

下午小孩很盧耍脾氣
不過把她搞定去睡覺 拼了一下工作 然後沖了個熱水澡 舒服多了
但一點也不想再碰稿子
今天金門公園有演唱會 廣播頭大團來唱 米台目很想去 可是要上班 很嘔
我不想去人擠人 沒什麼興趣
但是外面路人顯然比往常多也比往常瘋狂
打字的同時 聽到音樂回音 還有遠方路人的尖叫
電車加開很多班次 增加噪音量
更是不想工作
一心只想繼續看小說

如果有可樂果蠶豆酥就好了
好想吃 邊吃邊看偵探小說 再享受不過了
趕緊撐過這段時間
回台灣(這個祖國可愛多了)決定去買一箱吃到爽

ps. 這本書有中文翻譯

﹦﹦﹦隔天睡醒來的補充﹦﹦﹦

昨晚抗拒工作 k小說二三小時
終於快要接近大結局了
已經猜到祕密大概是什麼 有一點失望
因為對於我們所活過認識的這個世界而言 這是常識
不過回想在 Fatherland 書中描述的這個 "what if" 故事裡的世界
那的確是個天大的可怕的祕密
被德國ss武裝親衛隊相關人員撲天蓋地的隱瞞起來
銷毀、隱匿所有檔案、資料
日耳曼尼亞帝國的歷史檔案館裡面放的是 the "right" history
但是有一間層層機密必須要有 security clearance 才能進去的小房間
管理檔案的 historian 跟警探說,
"that's where the "wrong" history goes."
保密的滴水不漏工夫到家
甚至不惜使當年參與的相關重要官員「消失」(書中一開始的命案,只是其一)
(病死、意外、車禍。。。you name it)
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啊

昨天晚上看到這一段 背脊整個發涼
女主角回到柏林去拜訪媽媽以前的朋友 有很多是已經不知去向的猶太人
她依照媽媽給的地址前往時 當然是撲空 她說
They did not just vanish. It's as if they have never existed.

而且我還是要說
如果你跟我說這小說描述設定的背景情事、法規是發生在現代
海峽對岸的那個國家
我也覺得真是十分貼切合情合理不會感到意外

書裡也有出現最近台灣新聞很紅的瑞士銀行喔
書中的瑞士也是中立的 瑞士的銀行因為安全保密滴水不漏
是不同時代的各類人(例如戰時的猶太人,戰後新成為富人階級的德國官員)想盡辦法祕密前往存錢的地方
也是各國情報人員互相監視對方或碰面交換情資的場所
人家寫小說是有做功課 情節與背景設定
是按照本來就存在的史實去加以延伸
延伸的十分合情合理 小說才會這麼膾炙人口
所以說瑞士銀行會主動提供什麼洗錢證據 嗯 再說啦~

8.19.2008

如意算盤 II

小孩睡午覺,接著講飛機上的阿嬤。

一早為了登機飽受折騰,順利找到位置後,跟旁邊阿嬤互相微笑一下,我就安頓坐下來,把小孩抱在腿上,繼續餵她吃 muffin。阿嬤開口第一句話就問,你剛從中國來的嗎?(這是什麼問題呀?)原來阿嬤剛從北京回來,在舊金山轉機,要回去奧馬哈。她去北京住了一個月,教英文(奧運翻譯人員)。沒多久,她又問我,你是基督教徒嗎?(不是)當基督徒很好,因為很多人容易迷失尤其在米國,且基督徒到哪裡都有兄弟姊妹都是家。我兩眼只好直視窗外,終於她 get the point 停止這個話題。(本人在此呼籲:在飛機上跟不認識的人傳教應該要被明令禁止!)

繼續換話題閒聊一段時間之後,她提到很久沒有看到陽光了(因為北京空氣污染粉嚴重),北京準備奧運的一些情形人權、污染依然很糟等等,還問我如果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我們應該不會想要繼續住台灣吧?!我沒特別回答,只隨意回答希望那一天不會到來。順著這個話題我就閒聊到楊蕙如被中國無理遣返的事情,她點頭稱是表達同情。然後... 阿嬤突然壓低聲音說:「你擔心中國,但是我不擔心。你應該要擔心的是回教徒。他們滲透到美國各地各階層。假裝是你的朋友,可是過兩天就出賣你。不管是(聲音壓得更低)埃及、阿富汗、伊朗或伊拉克的人,他們都很危險。我們在北京的時候,很努力禱告希望鳥巢體育館不要發生爆炸。那些回教徒真的很危險。。。」聽得我頭皮發麻 orz,我的媽呀!我只好又兩眼直視窗外。然後假裝哄小孩睡覺。

一直說她已經飛了十幾個鐘頭應該要想辦法睡一下的阿嬤,話也實在太多了。不一會她又突然轉頭問我,你臉上都擦什麼?(蝦米問題啊?)我說,擦乳液啊?!為什麼這樣問。她解釋說,因為你皮膚亮亮的很好看。我是應該要感覺很 flattered,但是這個問題也太天外飛來一筆了吧?!完全不知道要接什麼話的我,又繼續兩眼直視窗外。還好,從北京到米國的旅途終於讓她不支睡著,小鼓也已經在我懷裡睏去,空姐過來時,我跟他們要了一小罐鮮奶等小鼓睡醒給她喝,我喝了一點果汁以後,終於也可以瞇上眼睛小憩片刻。

【插播時間】前天打電話給ah-lu哈拉幹譙這事,她分享了一個雷同的故事,害我笑好久。ah-lu 某次搭飛機旁邊坐個老太太一直要聊天,還不斷幫空姐找事情做。 ah-lu 一直不給機會跟她聊天,到了快下飛機時,ah-lu 撿起地上鞋子,把腿弓起來踩在椅子上穿鞋,老太太逮到機會跟她說,「你們年輕人才可以這樣穿鞋,我們老了,一定要有足夠的空間才有辦法把鞋子穿上。」ah-lu只轉頭看了看她,點頭,繼續穿鞋。阿嬤有點愣住半晌,問,「Do you speak English?」ah-lu 生平最討厭人家問她這個問題,張大眼睛釘住阿嬤,半晌,點頭。(大眼妹不爽釘住人的眼神是頗嚇人的!)阿嬤再也沒開口,趕緊下飛機。

快要降落的時候小鼓醒來,咕嚕咕嚕的把鮮奶喝光光,結果飛機降落的時候,小鼓大概耳朵不舒服,一直尖叫到飛機停好接好空橋才停止。(待續)

ps. 這篇從中午寫到現在晚上九點四十五了。。。

8.17.2008

如意算盤 I

記錄一下這幾日的生活,順便發牢騷。

上個禮拜抱著小孩帶著電腦飛來 Denver 幫米台目的哥哥看家看狗看小孩,打著大小孩可以陪小小孩,大小孩也會自己照顧狗貓的如意算盤,以為可以 get more work done, but boy could I be more wrong!!!

先插播記錄一下,從SFO啟程飛來 Denver 的路上就有很多精彩狀況,以致於我飛到 Denver 的那個下午,抵達時間是 early afternoon,卻感覺兩手臂快要斷掉,這一日真是說不出來的長。

因為已經把車賣掉,所以我們那天提早出門,坐 muni 轉 BART,很久沒有搭 BART,速度有一點慢,不過到了機場時間倒也還算充裕。慢慢在 UA 的櫃台前排隊去電腦自動 check-in,從包包裡面隨手抽出來小孩的護照,插入機器內,結果螢幕上跑出來的名字竟然是「克林特.米台目,你要去洛杉磯。Yes? No?」喂,我女兒叫做「小鼓.米台目」好嗎?!怎麼會是什麼克林特先生?!選 No 後退出來,改以訂機位時的一長串密碼輸入,跑出來我的名字,很高興的印出了我的登機證,看一看沒有別的選項,應該OK了,就把米台目趕去坐車回家,母女倆自己排隊安檢,想說早一點進去等登機比較保險。

排了好半天終於到我們了,TSA 的官員要看小孩登機證,我說 check-in 電腦沒有印給我,於是就被踢回UA櫃台。我看了樂樂長的隊伍,又去電腦終端機前試了一次,輸入訂位號碼依然只有我的登機證,輸入小孩護照,還是「克林特.米台目你要去洛杉磯嗎?!」這裡排隊那裡排隊的結果,到此時已經剩下半個多小時就要起飛,我簡直快要哭出來。情急之下,跑到隊伍的最前面拜託隊伍裡的人讓我插隊,快要哽咽的聲音跟手裡的小娃還蠻有效的,大家很同情的說,櫃台叫下一個的時候,你先。輪到我人工 check-in 拿好登機證,也沒時間跟小姐抱怨說為什麼機器說我的小孩叫做克林特,就趕快跑回去繼續排安檢的隊伍。

這次有兩張登機證,順利的過關準備過X光機,很不幸的排我前面是兩位看來是初次到美國的留學生(隨身行李上綁著象印飯鍋,或許是台灣來的),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把行李與衣服、口袋雜物、鞋子放進塑膠盆,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我的起飛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偏偏排在兩位慢郎中後面,真是急死人。好不容易過了安檢,繼續抱著小孩往前衝,安檢到登機門的路,從來沒有這麼長過。小鼓折騰了一早上,又餓又睏,我眼淚真是快要掉下來。到了登機門前,還好,才陸續在登機。旁邊有家小店賣果汁麵包飲料,趕緊買了個 muffin隨手剝給小孩吃,一邊排隊。

手臂快要斷掉的我,接受旁邊乘客的建議上前問地勤小姐是否 pre-board 小孩子,竟然被拒絕,還說我擋到其他乘客的路。ㄊㄇㄉ勒。終於上得飛機,又碰到一位老兄慢條斯理的在想辦法把牠的行李放到上方櫃子,長長的乘客隊伍,被牠擋了整整五分鐘,我憋了一早上的怒氣終於忍不住爆發,隔著好幾個乘客,我對這位仁兄大叫,「hey, let us thru first!」排我前面的小姐轉頭對我做出 rolling her eyes 的表情,以口型感謝我出口罵人伸張正義。

anyway,終於找到位子坐了下來,結果旁邊的乘客,是一位剛從中國回來的保守基督徒阿嬤。。。這一段再寫下去,這篇抱怨文真是越來越長了。(待續)

帶小孩去公園玩耍回來後補充:忘記說重點,那天早上去搭飛機計畫的如意算盤,是提早去機場從容 check-in 之後跟老公小孩吃早餐之後,再放老公自己回家去 home alone 一個禮拜。結果不僅沒吃到早餐,還兩臂痠麻空腹上飛機。。。 (嘆)

8.16.2008

[轉]阿扁該做的是

阿扁該做的是
昨天吃著好不容易買到的蓮霧,配電視上洪秀柱的慷慨激昂,猛然聽到一句話讓我一時想不通。
那句話是:「由於兩千萬美金金額太大,瑞士聯邦檢察署已經著手調查,並查封帳戶。」

耶,什麼時候開始,瑞士的銀行會嫌客戶存進去的錢太多啦?

瑞士的銀行多年來靠著絕對替顧客保密而賺錢,幾年前為了拉法葉的事所擺出的不合作態度還讓台灣踢到很多鐵板,怎麼這下子突然這麼有正義感,主動公開銀行客戶的活動了阿?米國的猶太人多年來為了討回當年被迫害的猶太人所存在瑞士的銀行的錢,已經跟他們鬥了很久了都沒有成功。怎麼瑞士一加入聯合國就轉了性,客戶的活動跟資料都不用繼續保密了阿?
......


請按連結連到morning媽媽家去看文。

[轉]幹!!同樣的把戲你們是要被玩幾次才爽?

這幾天在米台目哥哥家幫忙看家看小孩看狗貓,三個小孩三隻狗貓,加上腦袋裡滿天飛的工作,以致於過了兩天我才知道台灣阿扁錢總統開記者會的大新聞。還搞不太清楚狀況,不過看了漢堡的分析覺得十分有道理。轉貼連結如下,或直接點本文標題。

幹!!同樣的把戲你們是要被玩幾次才爽?

我聽到新聞時很驚訝,雖沒有到氣憤搥胸頓足詛咒他全家的地步,但也沒有漢堡那麼理性還可以分析來龍去脈,不過,不要一下子就相信媒體的報導這一點智慧我還有,所以就繼續看事件的發展吧。

8.08.2008

世界末日

人壓力很大的時候,精神有時會變得不太正常。為了不讓自己發瘋,趁小孩睡午覺的時候,慢條斯理的煮了一碗好吃的米粉湯,邊吃邊看文,結果,發現明天是世界末日。嗯,沒必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啦。放輕鬆。哈哈哈哈哈!

不過,話說據稱倒數24小時就要爆炸的這東西,真的蠻美的~

好吧,我也 nerdy 一下,其實並不會爆炸而且又很美的這個東西,叫做大型強子對撞器(Large Hadron Collider,LHC),是要用來找 THE FORCE 的(Star Wars 粉絲耳朵有沒有突然豎起來),有興趣的人繼續看這裡(要看最後面那個影片喔,我笑得差點被米粉湯嗆到)。

不過,又話說顯然世界並不會因此真的末日,所以我的工作壓力還是在,事情還是要做完,那意思就是,我還是發瘋好了。

失眠

最近工作壓力指數破表,前兩天老公休假在家,經常看到我緊皺的眉頭後伸手過來要把它壓平。昨天晚上9點送小孩上床,處理了點雜事之後,想說去躺一下,結果不用說當然是直接昏睡過去,到了12點才醒過來。爬起來刷過牙之後躺回床上想說就繼續睡覺到天亮吧,沒想到,壓力這東西果然厲害,自從生完小孩後不曾失眠的我竟然,竟然,竟然睡不著覺。可是大腦細胞當時已經都昏死的差不多了,爬回電腦前隨意點了幾下,根本連眼睛看到的是中文還是英文都搞不清楚了,當然也就放棄把打開的word檔又給關了起來。摸進廁所去尿尿,隨手撿起地上的馮內果來翻,單字都看到了但是組合起來不知道什麼意思,一泡尿尿完了還是坐在馬桶上盯著那些變形的英文字好半天,然後決定放棄。回到床上躺了10分鐘,還是睡不著,真痛苦,又摸回電腦前,打開便利貼軟體開始想下禮拜出門打包要帶的東西,一項一項的列下來,工作檔案關起來了,把想到可以補充的內容也先記在便利貼上。做完這些事情後。剛才還沒昏死的腦細胞,現在也都結束生命了,又回床上去躺。還是睡不著。唉,痛苦啊!翻來翻去決定爬起來哈一根煙紓壓,實在太悶了,今年工作特多,雖然提早開始作業但是狀況也好像比較多,好煩啊!一邊吐煙一邊吸進三番市的冷空氣,煙哈完了身體冷了頭也暈了,爬回溫暖的被窩,就睡著了。

8.05.2008

The PRC’s ‘triumph of the will’

scary. 北京奧運的建築師, Albert Speer,是希特勒鍾愛的首席建築師 Albert Speer的兒子(父子同名)。老 Alber Speer就是當年為柏林奧運一手打造柏林的人。

The PRC’s ‘triumph of the will’
......

Indeed, by choosing Albert Speer, the son of Hitler’s favorite architect and the designer of the 1936 Berlin Olympics, to design the master plan for the Beijing Games, China’s government has itself alluded to the radical politicization of aesthetics that was a hallmark of 20th-century totalitarianism.

......

Totalitarian regimes — the Nazis, the Soviets in 1980 and now the Chinese — desire to host the Olympics as a way to signal to the world their superiority. China believes that it has found its own model to develop and modernize, and its rulers regard the Games in the same way as the Nazis and Soviet leader Leonid Brezhnev did, as a means of “selling” their model to a global audience.

Obviously, the Chinese were politically tone-deaf in choosing an architect whose name carried such dark historical connotations. The name of Speer itself probably did not matter to the officials who chose him. They sought to stage an Olympics that made manifest their image of themselves, and Speer, looking back to his father’s mastery of the architecture of power, delivered the goods.

......

As the Olympic torch relay — itself a creation of the Nazis, first employed in the Berlin Games — makes its way down Speer’s avenue of power, the world will once again be made to witness a triumph of the totalitarian will.

發現一些文章:
納粹建築師的兒子—阿爾伯特.施佩爾
帝國體育場 - 權力和威嚴的象徵
父親為希特勒蓋房子,兒子為中國人蓋房子

不過我要說句公道話,這北京中軸線不是 Speer 來了才有的啦!

老 Albert Speer 的柏林中軸線




北京传统城市布局

8.03.2008

foam sheets


用 foam sheets 剪好的各色硬幣。可以拿來練習投幣,顏色分類,還有教數數。蠻好玩的。小豬撲滿是阿嬤從台灣帶來的。


各種顏色的 foam sheets 是生產之前就買來準備要剪各種圖案貼牆壁給小鼓看的,之前剪了不少可愛動物貼在嬰兒床旁,現在已經被小鼓撕光光。還有兩張動物面具,也已經被破壞。照片裡牆上是我用 foam sheets 做的各色pin wheel,中間是用 paper fastener 固定。照片是六月的時候拍的。後來因為膠布不黏掉下來很多次,我懶得再貼,就變成小鼓的玩具,現在已經被壓扁扁了。。。

還有兩三包 foam sheets,打算剪成各種形狀,讓小鼓做形狀分類。也許再剪幾隻動物,讓她練習跟家裡的農場動物小玩偶做配對。

8.01.2008

代價

其實我不是愛漂亮的人,尤其有了小孩之後,更是拉遢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如果沒有要出門,從來不梳理頭髮,有時睡醒東忙西忙到了中午才去刷牙(口腔保健衛道人士請不要留言罵我,我知道我錯了!XD),大部分的時候也連洗臉都忘記。生完小孩之後想把頭髮再度留長,不過蓄髮需要耐性,而我的耐性只夠用來應付小孩和老公,因此前陣子心一橫就剪了個短短短。刷牙習慣雖然沒有一起床就刷,但每天一定會固定刷 2- 3 次牙,至於這張臉,只要不要乾或油到受不了,也只有晚上洗完澡時會好好愛她一下。

以前還有工作有自己的收入的時候,很愛花錢買皮膚保養品,銀子大把大把的花下去,寧可好好把皮膚照顧好,決不會把前花在昂貴的化妝品上。因為深知自己膚質不算好,所以化再多的妝也沒用,而且天生會冒汗容易出油,化妝簡直折磨自己,從來我就都只上一點粉底隔離霜,上個口紅就算了。不過,話說雖然花大筆銀子買 skin care,常常也忘記用,坐實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的說法。

Anyway,隨著年紀增長,慢慢發現臉上雀斑越來越深,以前不明顯的斑點也慢慢變得 visible。生活很忙碌,雖然偶爾會注意到這種小事,但也不是太在意。反正都已經結婚找到長期飯票了,who am I trying to impress? (這好像也是米台目變肥之後常用來擋我碎碎念的理由。XD)

前陣子在網路上亂逛時發現了一個 Kevyn Aucoin 的遮暇粉底產品,小小一罐要價 45 米金,看到部落格上某美妝教主的使用心得,突然心裡的小小愛美細胞也跟著活了過來,就殘殘給她敗下去,網路購物買牙膏維他命什麼的時候,「順手」敗了一罐。結果包裹寄來的那一天,UPS 送貨人員按電鈴後,我請他把包裹先放在樓下,我稍後下去拿。(搬來這裡住了快兩年了,都是這樣處理包裹的,沒有遭過任何意外。)一個小時之後,帶著小孩下樓準備去轉角商店買牛奶順便把包裹拿進來,結果,結果,林老師卡好 ,包裹不見了。45元一罐ㄟ,就這樣不翼而飛,還有我的深海魚油維他命牙膏,幹。在樓下貼了遺失啟事幹譙兩天之後,我終於死心。米台目說這叫做 city tax,偶爾遭小偷遺失點小東西,是 city-living 的代價,我們住了四年,「只」丟這一點小東西,很便宜。。。

過了幾天,米台目賣掉一些二手器材,得到一小筆額外收入,在我哀求之下(牙要刷,維他命與深海魚油也是要吃,我的臉也想要美美,拜託拜託),就重新買了一罐(耶!),拿到手的那一天(UPS guy 一按電鈴立刻奔下樓),簡直開心到不行,臉都沒洗立刻打開來試用一下,果然值得!遮暇效果真是超好且效果超自然(好吧我講得有點誇張,但真的很不錯),連不愛我化妝的ㄤ看了都說很美,這 90 元(心還是在淌血)花總算有代價。也不忘說服老公,真的很值得,這款遮暇粉底只要一點點就可以推滿全臉,尤其混一點乳液用的話看起來就是天生好膚質(你不希望老婆美美的出門去嗎?!),90元一點都不貴,真的真的啦!(奇怪,搖身一變成了美妝專櫃小姐嗎?!XD)

話說回來頭髮,剪短短後,就繼續維持短短,我雖不勤勞顧臉,對頭髮可是寶貝得很,一頭長髮時還買 Kiehls 的馬用洗髮精(是的,馬用洗髮精,超讚!)照顧得又黑又亮,從懷孕之後就全剪掉(哀),現在就變成帥氣短髮,或者是鳥窩亂髮,depending on what time of the day,也不在乎什麼髮質不髮質(再哀!)總之這就是擁有鼓爸鼓兒甜蜜負擔所付出的代價。但是,即使早晨醒來口氣「清新」、臉蛋T字油膩兩頰乾燥、一頭亂髮東翹西倒,老公照樣說 honey you look like a rock star,女兒依然用雙手勾住你脖子很用力的愛你,這樣的代價,很值得!

不過話說米台目因他工作賣力店裡賞賜 gift card 一張,內據稱有白花花米金二百五十大洋,差不多是又要叫他付出一點代價的時候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