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2008

三塊兩毛五

這是2005年9月1日發表在媒抗的舊文,挖出來貼。

因為最近米台目開始買唱片添購 DJ 器材來玩,我就順勢又可以放唱片。小鼓七點準時上床睡覺,老公還沒回家,今天感冒頭昏昏,一點也沒有工作/做功課的心情,把燈光調暗暗,放唱片來娛樂自己。只不過播來播去也只有這一套可以播放,真是令我無限想念儲存在台灣娘家的黑膠寶貝。不過人生苦短,少一點抱怨,好好享受三塊兩毛五的幸福吧~

話說上個禮拜的某一天,我和米台目去吃早午餐,散步,順便去 Community Thrift Store 亂逛。把一堆黑膠唱片忍痛暫時留在台灣的我,總是忍住不去翻閱那一堆二手唱片。明明知道很便宜,卻還是不敢「亂開殺戒」。

其實家裡還有一台前室友米蓋留下來的 LP 唱盤。但是沒有擴大機也沒有喇叭,我也就一直忍住不敢逛唱片,甚至前次去阿米巴(舊金山最大的二手唱片行,一進去會迷失在像是倉庫裡面的那種規模的唱片行。),我都忍住空著手出來。

那天,也許是 Boogaloo's 的早餐太好吃,也許是那天的風和陽光都特別美好,米台目也特別帥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的原因,在店裡面繞完一圈之後,我在二手唱片櫃前停了下來。我伸出雙手,開始翻起一張又一張的黑膠唱片,那個熟悉的紙張霉味和翻動時揚起的薄薄的灰塵,被屋頂天窗吹下來的微風吹著,在撒下來的陽光下飛舞著。我的手繼續翻動著一張張、一盒盒的唱片,感覺身體裡面的某些細胞好像慢慢的甦醒。

突然間,我的雙手停住,我的眼睛睜得斗大,因為,我看見,我看見,我看見 ---Keith Jarrett Solo-Concerts Bremen Lausanne



這一個盒子裡面有三張黑膠唱片喔!!
這可以算是 Keith Jarrett 的成名作品。
三張都是鋼琴即興獨奏,超讚!!!

而且,只要三塊兩毛五。Oh my god. 我差點尖叫。帥帥的米台目走過來,問我, found anything interesting? 我露出了牙齒和大大的微笑,I am so getting this. 米台目看我那麼高興,就說好啊,可是我們還沒有唱盤喔。。。我說我才不管,我就是要先買起來放著就對了。他攬攬我的肩膀笑著說好,可能覺得剝奪我聽黑膠唱盤這麼久的時間了,有些過意不去也說不定。回家的路上,我們開始聊起了添購唱盤的可能性。他說要買一個 portable turntable,隨身攜帶的黑膠唱盤,這個念頭聽起來還真是很有意思,說不定以後可以帶著去逛跳蚤市場,在下手之前先試聽唱片。

過了一個禮拜。唱片還是放在書桌腳下沒動,portable turntable 當然也還沒買。

今天晚上,米台目突然說,其實我有一個 DJ Mixer 可以把米蓋那個黑膠唱盤接起來,喇叭就用爛爛的電腦喇叭先將就一下,是蠻爛的,不過可以聽就好。我一聽立刻就跳腳了。。。厚∼∼可以接起來聽怎不早一點跟我說呢?!被我半撒嬌半強迫的,我家的水電工兼錄音工程顧問,就在五分鐘之內,吹乾淨唱盤和 DJ Mixer 上面的灰塵,把線都接好,然後,把唱片放上去。喔耶!我有 Keith Jarrett 可以聽了!雖然只是以爛爛的 DJ Mixer 權充擴大機和爛爛的電腦喇叭,Keith 的即興演奏琴聲還是讓幸福的感覺流瀉一室,我身體裡面的某些細胞,好像又多醒來了一些。

這是我今天晚上的三塊兩毛五的幸福。

2.27.2008

The power of the sour

小鼓吃鳳梨


影片刪除


本影片 24 小時候刪除

我婆叫我不要拍她,結果我還是拍了,
還貼到網路上,真是個聽話的媳婦 XD

發燒

小鼓今天發燒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早上起床吃早餐就不太吃,我以為是昨晚去聽謝志偉局長演講太晚回來所以作息打亂導致食慾跟著也不正常,沒想太多。玩耍後小睡片刻也都正常。中午起來後,餵她吃稀飯,大概煎蛋還蠻好吃,有多吃一些,但跟平常的食慾比起來,還是差一點。我發現她有點流鼻涕,也偶爾聽到打噴嚏,一次打噴嚏出來的鼻涕是黏黏黃黃的,心想有點不妙。然後慢慢開始覺得她摸起來有點熱,脾氣也開始有點不太好, fussy 又黏人。抓來量了下腋溫,37。過了好一會,覺得她體溫還是有上升,決定要量個清楚,抓到 changing table 上量肛溫,間隔半小時量了兩次溫度分別是 37.8 和 38 。

打電話給小鼓爸,他一聽到女兒發燒立刻決定回家(果然是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我同時播了電話給醫院,描述症狀後請醫生回電。醫生說大概是 sore throat ,給 tylenol 退燒,然後繼續觀察就可。立刻又撥了電話給小鼓爸,他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果然是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就叫他順道去藥房買 tylenol。(那機車的店,早點回家也好啦!)

我抱著小孩跟阿如msn,聊著聊著小鼓就在我手彎裡睡著了。只不過這個午睡只睡了半個小時不到就醒來,看來流鼻水和發燒讓她很不舒服。我只好躺到床上陪她翻過來翻過去玩耍,鼓爸回家就看到我們母女倆躺在床上,一個臉紅紅,一個眼袋下垂黑眼圈。orz

鼓爸摸了她額頭覺得很燙,又再量了一次溫度,38度,趕緊把 tylenol 打開滴 0.4 ml 給她吃,第一次吃退燒藥,不敢給她太多。然後給開水和水果。稀飯不肯吃。

接下來小鼓就開始看起來有點恢復一尾活龍(豬)的狀態,東爬爬,西扯扯,哇拉哇拉叫,只是眼框周圍看起來紅紅的,一直流淚水,臉頰紅紅的,還有流鼻水跟打噴嚏。五點多了,想說,該去補睡那個剛才只睡二十來分鐘的午睡了吧?!而且,話說該睡覺的小鼓沒睡,小鼓爸倒是已經在床上打起呼來了。。。把小孩放到 crib 裡面希望她可以補個眠,結果依依呀呀半天不睡覺,只好又抱出來玩耍。(這退燒藥裡有興奮劑嗎?!)

接著就去煮了蔬菜馬鈴薯雞湯當晚餐,煮的很清淡,順便給小朋友吃。可能因為吃了藥有比較舒服,還是我雞湯煮得好喝,她一口接一口的連雞肉都吃下去了,吃飽後不久,就準備洗澡換睡衣餵奶睡覺。洗澡前後都又量了體溫,還是 38 度。七點鐘,再餵一次藥餵完奶就把小孩送上床睡覺了。

其實看起來這溫度是沒什麼大不了,但因為是小鼓第一次發燒,還是努力把這過程記下來。我比較狐疑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會生病。去樓上 play date 嗎?那也才兩天前,感冒應該會潛伏三天才有症狀不是嗎,且打過流感疫苗了,怎麼還會傳染到呢?orz

總之,小孩總是會生病啦!希望今天晚上不會太難過。

2.26.2008

Saxophones from Taiwan Aiming for the Pros

Saxophones from Taiwan Aiming for the Pros

Saxophones from Taiwan Aiming for the Pros

Listen Now

Chang Lien-cheng
courtesy of the Chang Lien-cheng Saxophone Museum

Chang Lien-cheng, on the right holding a trumpet, founded Lien-cheng Saxophones.

Tenor sax
courtesy of the Chang Lien-cheng Saxophone Museum

A tenor sax made by Lien-cheng Saxophones

Morning Edition, February 25, 2008 - Taiwan has etched out a reputation as high-tech hardware store to the world. Its economy has boomed as companies churn out components for famous global electronics brands. But this country of 23 million has quietly garnered a chunk of the world market in a very different product: saxophones.

Virginia music store owner Kevin Landes plays a saxophone that dates back to 19th-century Paris. French saxophones are still the gold standard today. But the horn Landes is cooking on next wasn't made in France.

"You would never have thought of Taiwanese instruments trying to inch into the pro territory. But they are. And they are making some really nice horns."

They're making them at a gritty workshop in the town of Houli, in central Taiwan. Ten men and women huddle at their workbenches, silently adding hundreds of parts to perforated tubes of brass — the skeletons of alto saxophones.

Their progress is glacial. One worker dabs dots of glue to fingernail-sized pads of lambskin. Then he packs cushioning into round brass keys. Another worker attaches these keys to the tubes, positioning and then re-positioning them. A third worker thrusts a fluorescent light inside the brass tube, to scrutinize the handiwork. He depresses the keys and watches for telltale rays of light. If light escapes, the keys must be realigned.

While the work is slow and methodical, the owner of this company, Lien Cheng Saxophones, feels a sense of urgency. Chang Tsung Yao says, "Our quality is improving but if Taiwanese companies don't move quick, they will be left behind."

There are a dozen assembly lines — small, family operations like this one — throughout Houli. The town has a population of 50,000, but it produces about 40,000 saxophones a year.

Just how Houli became the world's unsung center of saxophone making is largely an accident of history. The story dates back to just after World War II. It stars a larger-than-life character named Chang Lien-cheng. He was a farmer's son who abandoned the family land to become a painter and jazz musician, says a spokeswoman for his company: "No one during that time was actually playing any kinds of Western instruments. But he was fascinated by this instrument called saxophone."

According to company legend, when Chang's saxophone was damaged in a fire, the inveterate tinkerer managed to build another. That was the first sax made in Taiwan.

Until his death several years ago, Chang trained a number of apprentices, and in the process, launched a lucrative export industry. By the 1980s, Taiwan was churning out so many saxes under contract to labels in the U.S. and Europe, the government estimates that 1 out of every 3 saxes in the world was made in Taiwan.

But then mainland China began ramping up its cheap saxophone assembly lines.

Virtually overnight, Taiwan's orders dwindled to a fraction of what they'd been. Half of Houli's workshops went under. Now, the surviving manufacturers are fighting back.

Their strategy is to stake out a middle ground between top brands like France's Selmer, or Yamaha of Japan, and the cheap mainland Chinese instruments.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and the private sector are furiously investing i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quality control and marketing.

The secret weapons in Lien Cheng Saxophones' battle for brand recognition are the founders' great-granddaughters, ages 15 to 22. They give demos in the store, and the family deploys them around the world to showcase the company's horns.

Taiwan's branding efforts are starting to pay off. Once limited to the inferior "student" market, Taiwanese firms now make higher-grade horns for famous European and American labels. Some companies are even selling instruments under their own brands.

But they know their prospects are flat unless they can makes saxes good enough to woo professional musicians like Richard Kleinfeldt, of the Washington Sax Quartet. "I must say, 25 years ago, I wouldn't have bought an instrument made in Taiwan. But now . . . in the last 10 years, they've really made improvements. I would consider it."


2.25.2008

最近

10 個月大了



頭髮被媽媽剪成西瓜皮
剪前剪後可愛度差這多
改天還是帶去給專業的設計師做個造型

會揮手掰掰
會正確的拍手
會手舉高高say hi
開始練習 high five

學習溫柔的摸喵咪
但還是一時興起就用力拍拍拍

會說一大串聽不懂但很像句子的話
會啊啊啊大叫 會發脾氣
去跟樓上鄰居的哥哥妹妹 play date 不會怕生

會自己拿書起來看
會翻頁也會等媽媽念完一句再翻下一頁
但僅以讀第一次為限
第二次就迫不急待一直翻下頁

聽到數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就咯咯笑
媽咪玩 Mario Cart 時會把頭湊過來看
(但是小手不要擠過來幫忙按好嗎)

2.24.2008

[轉]223宜蘭青年逆轉總部的成立日誌



223宜蘭青年逆轉總部的成立日誌

我已經連續四天每天只睡四個小時,且不是在自己的床上睡。睡眠不足的我一大早上還要工作,上一整天的班且還沒有機會可以打瞌睡。

只因深覺得這次選舉真的太重要了,我們正與人造神系列(全國各地)、不良的媒體怪獸對抗。看到身邊的年輕人一位位被泛藍媒體強烈洗腦失去『疑思考的判斷能力』質,或者因為轉型正義做的不夠失望,加上前者因素而不願意回家鄉投票。說好聽是懲罰民進黨,但是結果代表的是,讓『黑金的、不理性的國民黨』出頭殘害家鄉。

如果我們不站出來,我們不做誰會出來做?政客嗎?台灣青年逆轉本部青年們都站出來了,過去只會打嘴砲的我們,為何不學他們一樣有實際的行動呢?

這是我第一次站出來行動,我,一位29歲努力拼幸福的青年。

我們提出一份企劃案給宜蘭長昌競選總部林總幹事,希望他可以協助我們,甚至大選完後可以把資源留給宜蘭的青年族群繼續使用,一個如同青輔會Youth Hub專屬於青年的活動空間。結果總幹事阿莎力的答應,而宜蘭縣民進黨部主委也協助先把溪北競選總部的2樓完全給我們使用和規劃。

因為宜蘭的競選起跑很晚,所以每樣事務都很趕,而且總部也根本沒有什麼錢在苦撐,我們也不好意思要求什麼資源。但是企劃案規劃設計裡有需要一台32吋電視做為活動和宣傳播放之用。根據我觀察體驗的結果,綠營並沒有外面所言因而變的跟國民黨一樣富有,而是每樣東西我們要自己去生。

總部已經很努力擠出一點預算給我們,我們無法再要求什麼了,雖然每樣東西都會花到錢。但是民進黨一直不是如同國民黨這麼有錢,沒有資源的這苦,身為年輕人的我們需『自己吞』下去。

但是要去哪裡找到設備,最好是不要花錢?就算要花錢我們也很不好意思,還沒幫上忙怎麼可以這樣搞。宜蘭地方總部實在真的很窮,目前能動靠的是大家的熱情在硬撐。

21日那天晚上,從宜蘭競選總部開完會一邊騎腳踏車一邊煩惱思考著,電視要去哪裡生?突然看見旁邊的二手電視店家,測試螢幕出現的是大話新聞。於是就想,賭賭看說不定這是支持者,買的時候可以算便宜一點甚至願意用租的方式讓我們租一個月。進去問老闆32吋的中古電視多少錢?『5,000元』,老板說。原本我們是預估要1萬元以上,雖然比預估價格低。但希望可以為宜蘭青年逆轉總部省更多錢,試著問說有出租的嗎?老闆好奇我幹嘛要用租的,他是第一次聽到,而且是我們只要租一個月,於是我把我們的狀況跟他說明。老闆聽完後叫我隔天在去找他,他會給我回應。接著隔天去問老闆,老闆告訴我:『我「免費」借你們一台 32吋電視,只是你們要自己來搬』。

我感動但是我不流淚,因為我們還沒『逆轉,勝!!』,要勝選那一天在哭著對老闆說一聲:「感謝您ㄟ相挺,我一輩子感謝你」。

我們這邊的電腦、書籍、檯燈、DVD播放機、裝飾都是挺我們的『青年人』自己暫給我們使用。連咖啡機也是打電話去詢問,老闆聽到是我們,阿莎力的成本價一個月1,500租我們在送三磅豆子,現在還忙著幫我們調貨(咖啡機現在很熱門)。

今天23日我們終於完成我們的『家』。下一步,我們要走出去,走去哪裡?去開講。

把我們僅有的休息時間,在火車站的廣場與人面對面的說:「我們為什麼要挺長昌。」或許我們口才不是很好,也有可能被深藍的選民丟以噓聲,但是我相信我們的真誠熱情可以感動大家,融化「冷漠」的心。

我們沒拿錢(工讀費)、我們不當官、我們沒背景,我們只是被謝長廷理念和政策所感動的一群年輕人。

歡迎理念相同的宜蘭青年們加入我們!!

與媒體對抗&宜蘭長昌競選總部青年部志工 Vadim 2008/2/24 凌晨

宜蘭青年逆轉總部部落格:http://www.wretch.cc/album/YiLanYouth

2.18.2008

9-10個月成長記錄

看了一下 baby ticker,今天小鼓已經9個月3個禮拜又3天。一些成長的里程碑,已經記不清楚確切是哪一天發生,所以,就把兩個月的點點滴滴用大鍋菜的方式丟在一起記錄吧。

吃吃

每天喝三次母奶,吃三~四餐 solids ,還有一餐(或餐後)水果。solids 的部份,吃的多半是我煮的稀飯。有時候加點青豆、地瓜、胡蘿蔔、菠菜等等蔬菜一起煮,有時就只是白粥,配肉鬆或是我用絞(雞、牛、豬)肉煎的肉排。有時候自己煮清淡口味的鹹粥,媽媽一口,小孩一口。

大人吃的東西她也要分一杯羹,看情況我們也都會給她嚐嚐,因為我們平常吃的,也都不是什麼一歲以下小朋友不可以吃的東西。且在吃食上我們採取蠻寬鬆的標準,米台目跟我很幸運的都沒有過敏體質。(有確實遵守「每次一種,一次三天」的規則:每次只嘗試一種新食品,且盡量在早晨,三天之後才可再嘗試新食物。)小鼓阿公說,現代人就是什麼都不吃,所以才會什麼都過敏。跟天生有過敏體質的媽媽和寶寶們比起來,我們真是很幸福也很有口福。(我看 babycenter.com上面的資料還說有人會對蛋白過敏,所以一歲之前不要吃。小鼓大概從七個月就開始吃蛋白了。@@)

前幾天去看阿嬤,阿嬤竟然還給小鼓舔酸酸的鳳梨(有影片為證,稍後貼)。小鼓的表情逗得全家笑哈哈,大嫂哇哇叫幫小鼓抱不平,「媽咪你有沒有看到阿嬤在對我做什麼?」我這個媽媽只顧著抓攝影機憋笑捕捉鏡頭。

喝喝

小鼓討厭奶瓶,我們就買了 sippy cup 給她,因此很早就學會抓著 sippy cup 塞到嘴裡,不過,她多半不真的是在喝水,而是把 sippy cup 當作 teething toy,在咬咬咬的過程中,「順便」喝下一些水。我試過把 sippy cup 裡面的防漏 valve 拿下來,後果就是撒得她滿身都是水。不過反正也只是 H2O 而已,沒什麼大不了,換衣服就好了。只是因此一直找不到方法餵她喝水,只好在稀飯裡面多加些水,其他水分補充就靠母奶了。

不過這個狀況在最近兩個禮拜以來有了很好的改善,因為,小鼓開始喜歡讓我用湯匙餵她喝白開水了。現在餵完 solids 之後,如果沒有給她吃水果,我就再拿一個小碗裝水餵她喝。希望再過一陣子可以給她嘗試用 training cup 喝水了。

九個月健診的時候,醫生說現在開始肚子餓了先餵 solids 在餵母奶,如果小孩沒有繼續要求母奶,不餵也可。但如果我們選擇繼續餵母奶到兩歲,以小兒科醫生的立場,他也並不反對。我問他這是不是要逐漸斷奶,醫生說是的。我想真要斷奶也沒那麼快,不過這一個月下來,我們從每天喝5-6次奶降到三次,讓小鼓習慣吃副食品和水果,同時也減少了她對我的依賴。

玩玩

爬行速度一等一,扶著傢具螃蟹走路移動的速度也不差,去阿公和阿嬤家玩耍幾次下來,也學會爬樓梯的動作(抬起大腿採上階梯,然後用力踩下去)。她學得很快,媽咪我當然很開心,不過煩惱也跟著來。她現在在家會想辦法踩著枕頭,bumbo seat 當腳墊,伸手去搆她抓不到的東西。



喜歡彈舌頭。聽到大人「噠噠噠」她也跟著「噠噠噠」,且她認為這是個遊戲的樣子。也因此在 na na na 之後,小鼓學會了說 da da da,但就是還不會說 ma ma ma 。不過這個 da da 並不特定指誰(雖然米台目得意洋洋),有一回小鼓還指著我說 da da。



家裡的冰箱和房間一隅的牆上貼了很多照片,從小鼓自己、我、米台目,阿公、阿嬤,到阿公家的狗狗和我們家的貓貓。小鼓只要看到照片就立刻開心的笑然後一邊說 na na na 。確定她是想要表達些什麼,只是還我們沒辦法了解她的意思。有時我會抱著她,一張一張的指著這是 Grandpa、這是台灣的阿嬤,這是 dada,這是 mama,小鼓也會 follow 我的手指看我指的人。可能因為這樣,她一個多月前就會用手指東西(不特定對象),據小兒科醫師說,他們通常在一歲健診才會問這個成長指標。^_^y



喜歡爬爬爬去桌子底下想要摸 power bar,或門口的鞋櫃抓鞋子,爬快到標的物的時候,會停下來把手暫停在半空中,先轉頭看媽媽。聽到媽媽說 no, no的時候,就笑得很開心。然後坐在那裡等媽媽把她拖走。

會拍手了。只不過她拍手的方式是手心拍手背。也聽得懂「拍手」這個指令。這兩天還發現她聽到 bye bye 會揮手,但揮手的方式看起來比較像是招手來來來。

會開櫃子,廚房的 cabinets 現在有一個她專屬的櫃子,裡面放的是她可以玩的廚房用品。喜歡站在玻璃落地窗前看窗外舔玻璃,或是站在房間落地全身鏡前照鏡子或親自己。很愛去廁所,因為裡面有一個媽媽不給摸的有水的馬桶。

這個禮拜學會跟媽媽一起讀故事書了。我們在 Denver 跟米台目哥哥一家人亂逛的時候買了兩本可愛的 board book,最近每天都唸這本 Sandra Boynton 的 Moo, baa, la la la!,非常可愛。小鼓也會自己試著翻頁,不過過一下子她還是會把書放到嘴巴裡。我在想過幾天要來買 Dr. Seuss 的一些經典童書回來唸了。



一月初的時候跑阿公家跑了三趟,那時正是 separation anxiety 開始出現的階段。第一次到阿公家的時候,阿公一抱過去,狂哭了半個小時,哭到嗓子都快要啞掉。阿公很堅持小孩要訓練,刻意把小孩抱到樓下去,讓我們在樓上看電視、梳洗、relax。第二、三次去就好多了。我們一進門,阿公就把小孩接過去,然後把我們踢出門去吃飯。然後阿公跟小孫女兩人在家吃 chicken soup 順便餵小狗吃麵包,可惜被阿公踢出門還規定要好好 enjoy the evening 的我們(壓力好大)只能想像那一幅祖孫歡樂時光的甜蜜畫面。

而這趟去阿嬤家,第一天下飛機抵達阿嬤家,米台目哥哥全家爭著要抱,小鼓又狂哭。只有阿嬤心疼,連摸都不敢來摸一下,怕惹得寶貝孫女號啕大哭。不過只要我坐在她身邊,她的身體有「沾」到媽媽的大腿就好,可以跟堂姊、阿伯玩得咯咯叫,露出甜美的笑臉讓全家人都 Awww... 隔天就好很多,完全不怕生,也可也讓阿媽、堂姊、阿姆抱來抱去了。



哇哇叫
豬年出生的豬寶寶果然是很會叫。咿咿咿啊啊啊的叫聲非常洪亮,媽媽耳膜快要震破。據說嬰兒哭聲或叫聲聲波的振幅波長正好跟人的頭一樣寬,所以特別令人難以忍受。所幸她都只在家裡叫給我聽,推出門在街上、機場、餐館的時候,她都還蠻配合,不會大聲尖叫或哭鬧。

睡睡
每天午睡兩次,時間長短不一,但加起來大約是 2.5 小時。晚上七點~八點一定睡著,一覺到天亮六點半左右起床。睡飽的時候醒來都是很開心的自己抓著嬰兒床欄杆站起來玩耍或看著貓咪開心的笑,沒睡飽的話就會哭得好像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悲慘事件。



寫了一整晚,總覺得還有什麼沒記到 @@,先貼了再說。

2.17.2008

[Modern Working Class]


Temporary installation by LynnDrum, 2007

藝術界新星米小鼓,a.k.a. LynnDrum,是一位堅持凡爬過必留下痕跡的行為藝術家.小鼓利用現成物例如餅乾屑,在爬過的地方自由揮灑,表達「曾經存在」的抽象時間概念.為了抗議鼓媽總是takes down the documentation of her performance art, she decides to make an installation to show her mom that she doesn't agree with her mom's idea. To do so, she chooses the symbolic icon - a come in handy vacuum cleaner, and bribes her dad to support her.

this work shows the strength of power. How 2 messy people can tie together to go against so called "clean your own shit"

The object - cell phone, represents that artist Lynn really wants to talk to her mom: mom, my 餅乾屑 is a form of art. Don't clean it. love you.

auntie ah lu, san francisco report.

2.15.2008

Beijing 2008 Olympics Logo



This is how they came up with it... XD

全家福

是從米台目先開始穿 red chuck 的。有次去逛街,我也試穿看看,發現我穿起來比他好看,就也買了一雙。然後,阿嬤看到照片裡面我們穿同樣的紅色鞋子,就幫寶寶也買了一雙。於是就有了這樣的全家福照片。^_____^



當然,穿起 red chuck 最可愛的還是小鼓。

頑皮的小鼓把代天巡狩的城隍爺平安符鈴鐺拉掉了。還好媽咪我一下就修好恢復原狀。。

2.13.2008

Lynn @ Loveland Ski Area

Just got back from Denver. Still organizing/uploading video clips and photos. But here are a couple of pics from Loveland Ski Resort. Lots and lots of snow. It was a really fun trip. We all had a good time with grandma, uncle and auntie, and cousins. More later.





剛從米台目的「娘家」回來,照片影片拍了一大堆還沒有時間整理。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是跟阿嬤還有阿伯(米台目的哥哥)阿姆跟 cousins 聊天吃東西玩電動,不過禮拜一我們自己開車上 Rocky Mountains 去兜風,順便讓 Lynn 看下雪。本來打算一路開上去 Loveland Passcontinental divide,不過因為雪實在下得太大了,室外氣溫一直降到只有華氏 20 度,我們只開到 Loveland Ski Area 就停下車去喝杯熱可可,然後掉頭回米台目哥哥家玩 Wii 、吃飯聊天。

明天再繼續。

2.08.2008

初二回娘家

明天大年初二,我們要去米台目的娘家。話說他自從嫁給我之後,還沒有回過娘家(其實在嫁給我之前就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去 XD)。不過又話說米台目他娘現在的這個家也是這一兩年才買的,也不是米台目長大的地方,以前那棟房子早就賣掉。我記得有一次米台目用 google map 找到以前住的那棟房子的衛星圖,還發現新的住戶把院子裡一棵大樹給砍了,令他非常火大。Anyway,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響應傳統舊曆年初二回娘家的習俗,雖然住在米國,也是要讓出嫁的米台目回一下娘家,探望一下家人。哈哈哈~

我婆那裡沒電腦沒網路,所以大概五天都不會上網,我跟米台目都覺得我們一定會出現網路戒斷症候群。不過想想這樣也好,難得強迫自己不上網不工作一週,讓眼睛和手腕都好好休息一下。另一個如意算盤,是終於可以把小鼓丟給阿嬤,然後我們呼呼大睡。喔耶~

附上小鼓睡姿照片二張。小鼓是隻很會趴的小豬,夜裡睡覺或白天午睡都一樣,任何時間進去察看,決不會是好好蓋在棉被裡面睡覺,一定是翻出來趴在毯子上。而且我猜如果裝個攝影機在房間裡面,大概可以看到小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逆時針或順時針換個方向趴。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樣睡醒腳怎麼都不會麻?!



九個月(9.5個月了)成長報告,下禮拜再說!

2.07.2008

Happy New Year!

過舊曆年了。人在米國,沒什麼年味。

昨天小年夜吃米台目煎的漢堡(用自己烤的麵包),今晚是大年夜,只隨便煮了菜頭湯與白切肉配飯吃。不過,後天一早要出發去科州婆婆那邊,跟婆婆、哥哥一家人碰面,算是把圍爐的時間推晚一點到年初二才過。家人團圓吃飯,也不一定非得要哪一天不可啦!

這幾天雜七雜八事情多,惦記著要寫小鼓的九個月成長記錄卻遲遲未動筆(鍵盤),這兩天雖然空下來些,可是人懶又處於腦波直線狀態,只顧著打電動,打到手腕酸痛,媽媽手外加腕隧道症候群。。。真是自作孽。總而言之,如果明天沒時間寫成長記錄,就等下禮拜從丹佛回來再說了。

No Knead Bread 烤了好多次了,不過前陣子聽了阿公的建議水多加一些,發起來的麵團果然比較成功。前幾天又發現這個:
Cooks Illustrated: Almost No-Knead Bread ,我依照影片的建議,實驗在和麵的時候加了一匙醋,烤好的麵包果然有些許 subtle 的酸香味,很不錯。不過還沒完整依照這個 no-knead bread 2.0 的建議加啤酒。也是等從丹佛回來,去買啤酒回來試試看。

前兩天上下樓梯都遇見樓上的東歐裔鄰居。他們有兩個小孩,大的男孩一歲多,小的女兒剛三個月。每次在樓梯間遇見,我們兩個 stay at home moms 都會互相交換心得,逗對方的小孩。這兩天我們交換了名字和電話,說好改天要來個 play date。也許明天白天先上去 hang out 一下。Yeah~

2.05.2008

Lynn can vacuum

Should I report daddy to www dot report-child-abuse dot com? She's only 9 months old and you are asking her to clean up her room?

Lynn can squeal

Born in the year of the hog, sure enough...

Lynn can cook?

Baby Lynn figured out how to open the kitchen cabinet and play with mommy's baking supplies. Time to put that safety latch on the cabinets...



My apologies to viewers... don't have the software/time to rotate the video. Will remember to shoot at the correct angle next time...

2.03.2008

本日最好笑

by 直江山城守 on 媒抗

馬英九陣營為甚麼要趕忙增加十九位發言人?
(新聞請參決戰322綠卡風波大失血 馬營增19位戰將發言人 )

~~~~~~~因為根據一月二十七日登記參選以來一週的頻率,馬英九每一週要損耗三個發言人的公信力,所以換算到三月二十二日投票日為止,還需要十八到十九個人去損耗。
昨天的大話新聞,發言人陳明義先生上節目,反應之荒誕,害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一開口就以公娼類比白賊九的綠卡事件,不倫不類。接著在回答不出質問時, 回答說我今天才接發言人職務,不清楚事件全貌(大意)。有聽說過哪家公司派代表去洽談專案沒有先把專案內容研究清楚才出門的嗎?

偶要去睡覺了,大概做夢都會笑出來....

﹦﹦﹦﹦﹦20080203﹦﹦﹦﹦﹦
補充一個也是那一集大話裡面陳先生講的,超扯的回答。

主持人還是來賓質疑在台灣退出聯合國時白賊九竟然在申請綠卡, 陳明義竟然說他當時才七歲,所以現在沒辦法評論這件事。

我剛翻譯這個對話給米台目聽,兩個人笑到肚子痛眼淚流。

2.01.2008

續看綠卡馬的事件

這幾天的新聞與談話節目真是精彩,我連吃飯都配媒抗與各大部落格的討論,吃得津津有味。今天繼續來發表一點家庭主婦的淺見。

看了新聞與眾多討論,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我。我覺得新聞和討論的內容,都不夠強調這一點 - 綠卡是俗稱,綠卡的正式名稱叫做「永久居留證」,綠卡代表的是一種「移民」的狀態。這個維基百科裡面說得很清楚喔!媒抗的他.馬的綠卡欄我有貼,也有不少網友提出來這一點,但是我覺得還要一再的強調這是「移民簽證」,是要去AIT的「移民簽證科」辦理,是透過美國的移民局(以前叫做 INS,現在改為 BCIS,請見維基百科連結)核發下來的移民證件。(拜託,不然我當年的內心掙扎是在搞笑嗎?!)

United States Permanent Resident Card

一般庶民或可選擇是否需要因為工作、愛情等因素移民他國,然種花冥國法律有規定,一旦要擔任國家公職就必得要放棄他國國籍,這一點大家都了解,那些被質疑的台派先輩也都從善如流。前一篇我已經質疑過他.馬的當初為什麼覺得有必要申請綠卡,有必要為女兒申辦美國護照,這個質疑他.馬的還沒有說明白,我看,也不必指望他可以說明白了啦。

接下來,我今天的質疑是,好,當年申請過綠卡女兒有護照既然都是既成事實。平凡家庭主婦如我都知道人要有自知之明,如果過去有這些歷史,而他.馬的,(of all people...)並非今日才成為政治人物,理當深知此種身分認同問題對一個政治人物的 integrity 的重要性,尤其是要參選總統。既知有這些必然成為質疑焦點的身分問題,卻心存僥倖以為可一手遮天照常參選總統。這是什麼心態?!!!王金平也是虛偽得可以,跳出來說二年前就知道,那又怎樣呢?知道了沒有講,也沒有警告同黨夥伴這件事情需要處理,繼續讓這個人出來代表自己的黨競選總統?!(當然老K黨的邏輯,只有他們自己人會了解啦!)

如果我要參選,即使是選個小小民意代表(假設而已,Okay?! 我頭殼沒有壞去),我第一個動作就是先把所有國外身分放棄,也要求女兒放棄她的美國護照。(說不定也需要休掉米國老公耶!我跟他商量一下看願不願意當我的情夫就好。反正結婚證書很久沒拿出來用,也已經自動失效了!XD)如果連這麼一點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那還敢參選的話,無疑充分顯露一種自大高傲的把人當白癡的態度。(喔,對不起,他.馬的是把大家當人看,我失言了~)

再補一點牢騷,這次事件也充分顯示了馬陣營無法跟上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現在不是以前那個打電話貴得要死,越洋來回文件溝通費時的時代了~這年頭是幾乎所有資料都上網,我在美國都可以隨時掌握台灣新聞脈動,要查資料上網敲敲鍵盤就可以調出一籮筐資料的時代了耶。Get with the program,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