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08

Google in Taiwan

Google愛台灣,台灣人更要愛台灣!

今周刊:Google境外中心祕密登台內幕(2008/1/24-387期)

Google Considering Taiwan for Data Center

我看綠卡馬的事件

這幾天看他.馬的被綠卡卡住的新聞,真是熱鬧非常。我只想說,如果不是他.馬的自己心虛說謊,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

辦綠卡這種事情,絕對是個 conscious decision(有意識的、有自覺的決定)。要知道,申請綠卡的流程和需要準備的資料文件繁冗瑣碎,如果不是經過思考覺得有必要,為何要這樣自找麻煩。而作為一個公眾人物,為什麼需要綠卡,當然需要解釋一下。

我辦綠卡,很簡單,因為我嫁給米國人尢,要住在米國。或者像我朋友因為畢業後想要留下來在美國工作定居,所以就申請辦永久居留權(﹦綠卡)。心態坦蕩蕩的話,三分鐘就講清楚,事情就結束了。他.馬的為什麼一開始不講清楚,造成了四十小時的顢頇危機,顯然是他自己心虛。

另外,小孩在美國出生,要不要拿美國護照,也絕對是個 conscious decision,不是在美國出生就「自然而然」的有美國護照。護照是要申請的,要填表要繳錢,要準備繳交出生證明、父母親結婚證書等等相關文件。這樣的事情,也是要經過思考而做出來的決定。所以馬英九應該要解釋一下,當年為什麼覺得有必要幫女兒申辦美國護照。

我沒有要參選,但我可以很坦然的說明,對,我家小鼓有兩本護照,因為她的爸爸是米國人,媽媽是台灣人,既然兩國法律都接受雙重國籍的存在,所以我們就決定要幫她辦兩本護照,成長的過程,我們會讓她同時接受、習慣兩個國家兩個文化,將來她也必須接受兩個國家給她的責任與義務規範。等到她成年如果她有不同的想法,我們也會尊重,不管她決定要放棄其中的哪一個,或者繼續保持雙重國籍。

他.馬的提供的貸款和工作需要等理由都非常牽強。如果要牽扯到綠營人士也持有美國護照或綠卡,那就更是無聊,跟前一陣子他.馬的自稱也名列黑名單上一樣無恥。多少綠營的民主先輩是因為參與推動當年的台灣獨立民主運動而遭名列黑名單有家歸不得,只好去辦當地的居留權或身分。又有多少綠營先輩為了回國服務而放棄他國的居留權或公民身分。因為白色恐怖逼不得已去辦綠卡是一回事,家境優渥無虞還領有當時一黨獨大專政的果民黨獎學金在海外當抓耙子的他.馬的,你為什麼覺得需要辦綠卡,不必好好跟大家解釋一下嗎?!

阿公家的另一個寶貝



故事也是晚點再來補。

﹦﹦﹦﹦﹦20080130﹦﹦﹦﹦﹦

這個在阿公家發現的寶貝,是 Messerschmitt Me 262,世界第一架噴射戰鬥機上的空速表( air speed gauge)高度表(altimeter)。話說米家人之所以如此的 nerdy/geeky 其來有自,會修飛機的不只是米台目的爸爸,原來米台目的阿公在二戰的時候也是飛機維修工程師。


Messerschmitt Me 262 Schwalbe, the world's first jet fighter.
(照片取用自維基百科)


說到這個 geeky 的問題,容我先岔題一下。

岔題其一、米家人 geeky 的程度,從米台目的阿公和爸爸都會修飛機,米台目的哥哥、爸爸、叔叔都是講到機械、電腦可以講個沒完就可以看出端倪。前幾個禮拜去阿公家玩耍,有天晚上小鼓睡著後,三人喝著紅酒不知怎地聊到米台目的「散仙」個性,阿公竟然開始以 Dr. Who 裡面的某個劇情和能趨疲 entropy 的原理開始向我解釋如何了解米台目的行為。orz 哇哩咧〜〜〜〜當下顧不得講話對象是公公,立刻一邊噗嗤笑了出來一邊抗議,果然連 sci-fi freak 的特質都是會遺傳的。。。。

岔題其二、昨天去 wishbone 店裡逛,又很想買那一件 my daddy is a geek 的 onesie 給小鼓,結果被小鼓爸阻止,說他不承認自己是個 geek。而且一件 onesie 要價26米元,讓我們這種接手一拖拉庫 hand-me-downs 的父母親實在是下不了手。(嘆)

嗯,言歸正傳。那這個 airspeed gauge 空速表是怎麼來的呢?是當年米台目的阿公在維修/研究那台 Me 262 的時候,空速表高度表壞掉,他把舊的換下來,換上美國零件,而壞掉的這個,他就自己暗槓下來,然後留給了米台目的爸爸。

空速表後面的德文字,我用 Google Translate 翻譯了一下:
statischer druck ---> Static Pressure

擁有一個空速表高度表沒什麼了不起,但這是 Me 262 的空速表高度表,這架飛機的背景卻很值得一提。Messerschmitt Me 262 戰鬥機的設計,在當時是軍事科技上的突破。因為機身的流線造型使得飛機的阻力很小,飛行速度可以到每小時 800 公里(超過所有對手至少150公里),因此又被叫做 schwalbe (swallow,燕子)。這台世界首架沒有螺旋槳的噴射戰鬥機,飛行很穩定,適合俯衝攔截和偷襲。本來納粹德軍應該可以好好運用這個特色,搭配機關槍,讓盟軍大大吃虧。不過因故這架飛機一直沒能量產,加上這個如意算盤也被希特勒本人給搞砸。據說他看了這台飛機之後,下令把所有 Me 262 改成轟炸機。掛了兩顆超重的炸彈改成 bomber 之後,Me 262 的速度優勢和俯衝的飛行穩定性特色全部失效,只能高空水平轟炸,可是準確度又不夠,效果很爛。等到希特勒發現錯誤要改回來,二戰大勢已定,當然改一台戰鬥機也不足以影響戰爭的結果啦,否則今日世界局勢說不定因此改觀。

因為 Me 262 速度讓盟軍歎為觀止,因此戰後蘇聯跟美國都把落到他們手中的 Me 262 戰鬥機好好拆解測試研究了一番。廣泛研究這架「燕子」戰鬥機的結果,促進了後來的噴射戰鬥機發展,也讓螺旋槳戰鬥機因此沒落。米台目的阿公當時應該也就是如此因緣際會修到這一款飛機還暗槓一個空速表高度表下來吧!

ps. 我是航太白癡,並不是很了解這種東西,所以這個簡單的兒童版本大家隨便參考一下~XD

關於 Messerschmitt Me 262 的一些相關資料:

1. 維基百科英文版的說明
2. 維基百科中文版( 翻得有點奇怪)
3. 一些照片連結與飛行測試報告(英文)
4. Me 262 歷史背景介紹

ps. 這篇從昨天晚上寫到今天早上,被米台目笑說我是在做 history channel 的節目。。。還有原來我才是那個 nerdy/geeky 的人。orz.....

1.28.2008

teething out of order

通常好像是這樣,先長下排,再長上排。先長正門齒,再長側門齒。
根據維育牙醫診所醫師張長賢表示,一般而言,寶寶會在4~6個月長第一顆乳牙,長牙順序是由下面先再到上面。約6個月左右,由下顎正中間長出第一顆牙,稱為下顎正門齒,之後陸續會長出下顎側門齒、上鄂正門齒,約在二歲時,長出乳牙所有的二十顆牙齒。from 寶寶護齒大作戰


Illustration copyright 2000 by Nucleus Communication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nucleusinc.com

小鼓兩個月(左右)前就已經長出兩顆下排正門齒,之後口水流了兩個月了,上排牙還是遲遲都不來。剛剛她扶著椅子跳跳跳不小心撞到上排牙床號啕大哭,抱起來一看,流了點血,然後順便就看到,上排右側門齒已經冒出來了。(難怪今天早上換了兩包拉肚子的尿布,臭氣沖天~)

上網中英文資料都查詢了一下的結果,專業網站和媽咪部落格都逛了一些,發現有這類情形的還不少。前幾天去做九個月健檢的時候醫生也是說, they will come when they come. you might just wake up one day and find that suddenly she has four teeth. 總之這不需要憂慮。倒是剛才看到比較好笑的例子,有個寶寶是先長上下排的左右兩顆犬齒,從此之後綽號叫做 vampire baby。lol

要找時間來寫九個月成長報告。

﹦﹦﹦﹦二個小時之後的補充﹦﹦﹦﹦

稍早看到流血只顧著 m 甘,剛剛抓小孩來放在膝蓋上倒頭栽跟她玩,順便看了一個清楚,上排正門齒也冒出頭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剛才這一撞撞出來的。

還有,很臭的尿布又換了一包。@@

1.27.2008

台灣二○○八立法委員選舉:建立更合宜的制度

By Jerome F. Keating Ph.D. 祁夫潤博士

在民主進步黨(DPP)一月十二日的立委選舉慘敗後重組之際, 有幾件事情民進黨人應當了解以對現狀有所洞見。首先,由於選制的不當,造成的失敗比原本預期更為嚴重。選制不良不能做為民進黨的其他錯誤與軟弱的選戰策略的藉口,但卻能提供一個更恰當的剖析。沒有任何選制是完美的,這次立委選舉是第一次採取這個制度,而這個制度很快地已經證明需要更改結構,如果台灣的公民還想要有恰當的代表權的話。

看看投票的結果,民進黨DPP獲得了將近37%的政黨票,但卻只獲得24%的立法院席次,不成比例的損失了13%。而獲得將近51%政黨票的中國國民黨(KMT)卻贏得了將近72%的立院席次,不成比例的多出21%的席次。如果將這兩個民進黨損失和國民黨勝利的不成比例數字放在一起看,新選制造成的不成比例落差是34%的立院席次。民進黨不是唯一蒙受新選制之害的政黨。獨立政黨(其他小黨)(合併計算)在政黨票上增加了11%,卻只在立法院獲得兩席。無黨聯盟則相對贏得最高的成長率,他們只拿到連百分之一都不到的政黨票,卻在立法院取得三席。

將此結果解讀成數字會比較容易了解。化零為整來說,可投票選民的總數大約是一千七百三十萬人,總共有73個選區。如果所有選區的劃分是依照比例平均分配(當然這個選制並不是),平均每23萬7個選民可選出一個代表的立委。區域選舉「贏者全拿」的結果 ,那些在每個贏者全拿區域立委選舉中 為了平衡這些輸掉的無法代表的選票 用政黨票 的比例來彌補,這些是依照每個政黨票(另一張選票)所贏得的政黨票比例決定 選出34席不分區的立委。不分區立委票的重要性,顯現在DPP在不分區立委(14)比區域立委(13)上贏得了更多的席次的不尋常現象上。另外有6個增額原住民立委,由原住民選民投票選出。

席次分配如下-
區域73選區(73席/17,300,000票) 每237,000位選民選出一席
區域及不分區 調整後的立院(113席/17,300,000票) 每153,0970位選民選出一席

這是原本的理想。然而,當投票率低的時候,每個席次代表的選民數產生變化而進一步調整。在這次選舉中,投出大約 9,797,573票,得到了如下的結果。

投票率低(113席/ 9,797,573票)每86,704位選民選出一席

現在我們接著看這個基本沒有矯飾的實際選舉結果以及代表席次的落差,情況會更加清楚。

無黨聯盟(3席/88,527 票) 每29,509位選民選出一席
國民黨(81席/5,010,801 票) 每61,861 位選民選出一席
民進黨(27席/3,610,106 票) 每133,707 位選民選出一席
所有其他政黨(2席/1,091,139 票) 每545,569 位選民選出一席

上列政黨席次中包含6個原住民席次,但這當中也有代表比例落差的問題。

原住民立委(6席/114,212 票) 每19,035 位選民選出一席

此種不公平現象也出現在部份選民人數異常少的選區,整理如下:
連江縣,每2,182位選民選出一席
金門縣,每9,912位選民選出一席
澎湖縣,每19,584位選民選出一席
台東縣,每34,794位選民選出一席

在最理想的境界裡,一月十二日的立委選舉,最理想的代表比例應為每86,704位選民有一席立委代表。

原住民的代表選民比例遠勝過其他人。如果原住民選民夠聰明的話,他們應該成立原住民政黨,或至少組成原住民黨團,讓目前的保證席次可以嘉惠原住民本身,而非其他政黨。其次,無黨聯盟像土匪似的取得了三個席次。國民黨也不成比例的取得了多數,此結果的影響深遠,因為這造成了國民黨佔據立法院三分之二的多數,同時控制並負責法案的任何進度。

民進黨是主要政黨中受害最深的;他們贏得了37%的選票,原本應可取得足夠席次以阻擋國民黨在立法院超過三分之二的多數優勢。此外,其餘的獨立政黨,也遭受了莫大的失敗(每545,569位選民選出一席),只有很少或甚至無人可代表他們的意見。贏得九分之一的選票的他們,至少應該有12席,而非2席。顯然這個立委選舉制度不能容納這些加起來超過百萬票的小型政黨組織,這些分散的團體應該找到共同點,團結起來以便在立院有人可以代表他們的意見。

沒有任何制度是十全十美的,所有制度都可能造成對某個政黨的不成比例席次優勢。好的選制目標應是減少此類落差。因為所有政黨都同意現行選制(無論草率與否),他們不能責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但我們不得不問,為什麼在訂立此制度的時候,沒有人先做簡單的試算。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台灣是個民主而非獨裁國家。儘管這個區域立委贏者全拿的制度不公平,並不代表勝利者可以因此(整碗捧走)拿走整個國家的控制權。勝利者無權叫失敗的一方閉嘴,像其他國家可能發生的情形一樣,例如中國。

選舉結束,我們應該學會什麼教訓?首先,每個政黨都應了解新的選制並了解每個選區的重要性。新選制需要新的戰術與大謀略。其次,草根的社區代表紮根經營是有必要的。新科立委受惠該區選民 對該區選民負責。最後,新的選制已經顯露出需要改進之處。在宣佈勝選的記者會上,國民黨表示儘管代表性失衡,他們將不會濫用三分之二的國會多數權力。不論此項宣示是否純屬造假作秀,我們很快可以檢驗國民黨允諾不會濫權的誠意,只要看看是否他們會改進選制使其代表性更合理,糾正此種失衡與不成比例的代表權現象。有人要下注嗎?要賭賭看嗎?

Claire Hong 譯自Taiwan’s 2008 Legislative Elections: In Search of an Adequate System
By Jerome F. Keating Ph.D. 祁夫潤博士 Jan. 14.2008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1.26.2008

Grandpa's Taiwan memorabilia

這禮拜一、二又去小鼓的米國阿公家,阿公拿了這個好物給我們看,趕緊拿相機拍了下來。



有人猜得到這是什麼來歷的話,我趴下來親你的膝蓋(對不起,腳趾頭太髒了我不敢親。。。)

故事晚點再來補,先去顧小孩。

﹦﹦﹦﹦數小時候的睡前說故事時間分隔線﹦﹦﹦﹦﹦

小孩睡了工作也告一段落,晚餐煮好也吃完了,還沒有呈現昏迷狀態。來說故事。

連續三個禮拜小鼓爸一放假我們就往阿公家跑,因為阿公這陣子比較不忙,也正好去治療小鼓的黏皮糖症頭(separation anxiety)。第一次去阿公家的時候,就被阿公笑說是 velcro baby,像魔鬼氈一樣黏媽咪黏得緊緊緊。不過三個禮拜的特訓下來,果然有些成效,小鼓有比較不黏人些了,知道媽媽消失之後還是會再回來。(不過,阿公啊,停好車把 baby jail 跟雜物放好就被踢出門,還被要求要出去好好享受難得的獨處時光,好像沒有 have fun 就不行,壓力蠻大的耶!@@)

言歸正傳。小鼓的米國阿公,當年(197x)是在清泉崗機場修理飛機的(也駐紮過越南跟泰國)。照片裡的兩塊 patch,是一個駐清泉崗美軍中士在基地裡面舉辦的 motorcycle race,是很小型的比賽,因此參加的人大概沒幾個。所以我才會說,猜得到來歷的話,我趴下來親你膝蓋。(對,再說一次腳趾頭很髒我不敢親。XD)

所以左邊那塊橘色的,是台中到鵝鑾鼻,來回四百公里的賽車紀念。右邊那塊,是台中-台北-花蓮-台中繞一圈,總長也是400公里。這兩塊 patch 應該是他們自己去找裁縫車的,大概也沒有幾塊,因為參加人數並不多。

阿公說,因為當時駐台的美軍擁有的身分特殊,有些特定美軍駐紮的營區,沒有特殊的 security clearance 是不能進去的,還有特定美軍招待所奉命必須要接待任何途經當地的美國大兵。鵝鑾鼻賽車那一趟,因為他們有足夠的 clearance,台灣四處走透透的結果,見識了很多台灣美景。鵝鑾鼻那一場比賽,他們也因此進了一個平常根本很少人去的招待所,我查了一下,我猜阿公說的,是鵝鑾鼻燈塔附近雷達站旁的聯勤招待所。(看這裡)他們一到,立刻讓招待所的人忙了起來,好好的伺候他們一頓大餐。這幾個美國大兵,還真是卯 tioh a~

從花蓮到台北的那一段,阿公說,正好有一個颱風掃過,有一段濱海的公路斷掉(不是蘇花段),路整個不見了,所以他們是有驚無險的「越野」騎/開過前面大卡車壓出來的石子路。

另一個趣事是其中一趟比賽的回程,阿公當時負責開車押後確保大家都平安回到營區,因為其中一位騎士摔車,所以坐到他車上,阿公飛速趕路要回營區,結果被警察攔了下來。因為阿公車子的擋風玻璃上貼了一個有紅色十字形狀的貼紙(某種跟紅十字會或醫院通通沒有關係的貼紙),結果警察一看是美軍加上紅十字貼紙,還有車子後座的受傷大兵,不僅沒有開罰單,還以警用摩托車喔咿喔咿幫他開道,一路護送回營區。(明明是一群少年荒唐的美國大兵。。。XD)

那天阿公還開了 google map 的衛星圖,指著清泉崗的地圖,告訴我們當時飛機停在哪裡,維修廠房跟宿舍在哪個位置,還有大雅路上現在已經消失的米台目出生的醫院,真是很有趣的往事。有機會還要去阿公那裡挖寶,希望阿公可以把當年在台灣的照片找出來,跟媳婦孫女說當年。

Yes, dad, as you can tell, this post is about your patches. And NO, I am not bad-mouthing my father-in-law. :P Love you.

According to this , that place in Oluanpi you guys stayed at during the race is still closed. They are planning on transfer the management to Ken-ting National Park and to be open to the public later.

Submit your Taiwan-related question in US Presidential Debates

Now's the time!

各位參與米國總統初選辯論的機會來了。剛剛收到福爾摩莎基金會執行長 Terri Giles 的來信,大家一起來提關於台灣的問題,想辦法讓他們在加州辯論場上談台灣。不知道要提什麼問題的,也可以投票把台灣的問題推上去。
Dear Taiwan Supporter:

I will be helping out at the last Democratic Primary Debate that is being held in Los Angeles next Thursday (January 31 – 8:00 pm EST) and have learned that questions for both the Democratic and Republican debates are being solicited via the internet. See below for details.

While it may be a long shot I want to encourage everyone to submit a question about Taiwan’s democracy. I think it is important to try and get this issue on the candidate’s radar.

CNN Presidential Debates

• January 30, 8 p.m. ET: The Reagan Library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Debate, Simi Valley, California.

• January 31, 8 p.m. ET: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Primary Debate, Los Angeles, California.

Submit your questions to either party at http://dyn.politico.com/debate/

You can also vote for other people’s questions that you would like answered.

Sample {Category – Foreign Policy (not Iraq)}

· If China attacks Taiwan, what would you do?
· How important is it to American interests and to the friends of America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that a prosperous, democratic and autonomous Taiwan surviv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despite threats from China?
· How would your policy on Taiwan be different from the current or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Best,

Terri Giles

Formosa Foundation

1.25.2008

當 stay at home mom 還要接案寫稿實在是累死人
白天帶小孩煮飯整理家務一天下來
到吃完晚餐就已經虛脫了
還要打起精神繼續敲鍵盤
很想撞牆
老公每天上班那麼晚回家
搞得我好像單親媽媽
我怎麼那麼可憐啊~
脾氣一個不好只好捏老公罵貓

今天寫不完了
文法拼字亂七八糟
明天再繼續拼吧

這個案子最好最後是可以做成
不然我現在是寫來自爽的。。。。(泣)


--
昨天聽到最好笑的笑話,朋友跟老公的對話,為保護隱私,不透露名字並稍加改寫:

公:妳上次去血拼的帳單來了。八千塊。我已經付了。
婆:喔,好。我開支票給你錢。。。還是我可以用身體還錢嗎?當你的性奴隸之類的。
公:那是利息。

1.22.2008

Nah Nah Nah

Mommy will be very pleased if you're saying "ma ma ma" instead.



1.19.2008

Pacific Islanders’ Ancestry Emerges in Genetic Study

Very cool report.


Pacific Islanders’ Ancestry Emerges in Genetic Study


Pacific Islanders’ Ancestry Emerges in Genetic Study

By JOHN NOBLE WILFORD
Published: January 18, 2008

The ancestral relationships of people living in the widely scattered islands of the Pacific Ocean, long a puzzle to anthropologists, may have been solved by a new genetic study, researchers reported Thursday.

In an analysis of the DNA of 1,000 individuals from 41 Pacific populations, an international team of scientists found strong evidence showing that Polynesians and Micronesians in the central and eastern islands had almost no genetic relationship to Melanesians, in the western islands like Papua New Guinea and the Bismarck and Solomons archipelagos.

The researchers also concluded that the genetic data showed that the Polynesians and Micronesians were most closely related to Taiwan Aborigines and East Asians. They said this supported the view that these migrating seafarers originated in Taiwan and coastal China at least 3,500 years ago.

The findings were described in the online journal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Genetics (www.plosgenetics.org) by researchers led by Jonathan S. Friedlaender, professor emeritus of biological anthropology at Temple University. He was assisted in the data analysis by his wife, Françoise R. Friedlaender, an independent researcher. Other participants included scientists in the islands and at the Marshfield Clinic Research Foundation in Marshfield, Wis.

“Our analysis,” the scientists wrote, “indicates the ancestors of Polynesians moved through Melanesia relatively rapidly and only intermixed to a very modest degree with the indigenous populations there.”

Dr. Friedlaender of Temple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the evidence was “substantial” and “solves a number of issues about the migration and settlement of Pacific people.”

In particular, he and other anthropologists not involved in the study said, the genetic research supported the “fast train” hypothesis. Increasing archaeological and linguistic evidence in recent years has suggested that ancestors of Micronesians and Polynesians had moved through Indonesia and Melanesia without having any significant contact there, culturally or genetically.

An alternative argument, the “slow boat” hypothesis, which had some support from male Y chromosome studies, raised the possibility that Polynesians were primarily Melanesians who had ventured on in their outrigger canoes. And a few anthropologists despaired of ever solving the mystery. Theirs was the “entangled bank” hypothesis.

The new genetic research, said Patrick V. Kirch, an anthropolog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who is an authority on Pacific cultures, was “overwhelming biological evidence for a clear population movement out of Southeast Asia and Taiwan to Polynesia.”

Dr. Kirch, who did not participate in the genetic study, said that it reinforced research showing that Polynesian speech patterns were unrelated to Melanesian languages, suggesting — along with discoveries of the distinctive Lapita pottery across the Pacific — links to Taiwan and China, not Melanesia. “The combination of evidence shows we really can read this history,” he said.

As Dr. Friedlaender said, “If it wasn’t exactly an express train, it was pretty fast, and very few passengers climbed aboard or got off along the way.”

In the research, scientists examined more than 800 genetic markers known to be useful in distinguishing the ancestry of people. These involved mitochondrial DNA, passed down through females, and the Y chromosomes in males. Previous investigations along these lines had been conducted on a much smaller scale, Dr. Friedlaender said.

The new test results were repeatedly analyzed with a software program recently developed to classify genetic similarities and variations among different populations.

Primary support for the study was provided by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the Wenner-Gren Foundation of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and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Further research to confirm the history of the Pacific diaspora, Dr. Friedlaender said, would require an expansion of genetic tests among people in the Philippines and Indonesia, regions that the migrants presumably passed through after leaving Taiwan more than 3,500 years ago, ultimately reaching as far as Hawaii and Easter Island. The Melanesians, on the other hand, probably arrived on their islands about 35,000 years ago, sometime later than the Aborigines reached Australia.

Years ago, a reporter who visited the Marshall Islands asked an aging Micronesian chief where his people came from long, long ago. “We have always been here,” he replied. Now, if it matters to them, his descendants have been given a more scientific answer.

Making beats with daddy



1.18.2008

thriller

Based on a true story. XD

scene set up:
Little People Farm Toys (barn, farmer, horse, pig, cow, sheep)
Leap Frog Phonics Bus (a bus, 3 frogs)


Act I: SF muni

Daddy: Look it's a bus...
你看,公車
(drive the bus and run over all the farm animals.)
(開著公車撞倒所有農場動物)

Lynn: Aah-ay-ee-aeeyw

Daddy: It must be a sfmuni bus.
那台公車應該是舊金山市公車

Lynn: Aah-nah-nah-ayee-ay


Act II: 'cause the farmer's Taiwanese

Daddy: I am a farmer. I need some wool. Let's kill the sheep.
我是農夫。我需要羊毛。宰了綿羊吧!
(hit the sheep with the farmer)
(拿起農夫攻擊綿羊)

Lynn: Aah-nah-nah-ayee-ay

Daddy: I am a farmer. I am hungry.
(pick up the farmer)
我是農夫,我肚子餓了。
Daddy: Let's kill the cow. Mmmh... steak.
宰了牛吧!嗯~~牛排。
(pick up the farmer and hit the cow)
(拿起農夫攻擊牛)

Lynn: Aah-ay-ee-aeeyw

Daddy: Let's kill the pig. Mmmh... bacon.
宰了豬吧!嗯~~培根。
(pick up the farmer and hit the pig)
(拿起農夫攻擊豬)

Lynn: Aah-nah-nah-ayee-ay

Daddy: Oh and because the farmer's Taiwanese, he kills the frog* and eats it, too.
喔,因為農夫是台灣人,他殺了青蛙,然後把他也吃掉。
(pick up the farmer and attack Leap the frog.)
(拿起農夫攻擊青蛙Leap)

Lynn: Aah-ay-ee-aeeyw

* The first time J spent the weekend at my parents' house in Taiwan, my dad bought frogs from the market that morning (something he hasn't done for a really long time) and we had frog soup for lunch. I of course scooped extra pieces of frogs for J. And apparently this has scarred him for life. lol
*說明:米台目第一次去我家過週末時,我爸那天早上去騎腳踏車時竟然買了青蛙回來(很久沒買了說),那天中午我們就吃青蛙湯。體貼的我當然多幫米台目舀了好幾塊青蛙肉。很顯然吃青蛙的經驗讓米台目「印象深刻」,終生難忘。XD

1.17.2008

便當盒

花了半天時間搬檔案,裝哩哩扣扣軟體,我的二五八便當盒裝好了~



不是最新最快的,但因為只要$二五八,所以讓我跩得跟二五八萬似的~ XD (為什麼是跩得跟「二五八萬」似的?這個數字來源,是麻將嗎?!)

下午一邊餵小孩一邊搬檔案,過程中以iPhoto匯入所有照片,順便回味了從生產到現在的生活記錄,時間過得真快啊!

1.13.2008

嫁出去的女兒不是潑出去的水

三不五十就會聽到有少數台派網友批評海外台灣人的雙重國籍,應該去效忠新的國家,不要對台灣政治議論,或者是說些既然愛台灣為什麼不搬回台灣住,或者打仗就抹油跑掉之類的言論。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很生氣,後來就沒有什麼感覺了,笑罵由人,不會因為被罵就少一塊肉就不愛我的故鄉我的家。不過今天看到選舉結果一肚子鳥氣,又在媒抗上看到有人這樣說,然後雨大跟著回了一篇,想一想就把腦袋裡這一連串「嫁出去的女兒不是潑出去的水」想法好好拿來說一個清楚。

現在是2008年了,雖然科技醫療交通等等以神速在進步,並不一定代表社會也按照一樣速度在進步。如果沒有人時常跳出來提醒大家老舊不合情理觀念也需要更新一下的話,到了2080年我們也還是活在父權封建的陰影之下。兒子女兒都是一個完整個體,都是父母親捧在手心養出來的,誰規定女兒是嫁「出去」而兒子是娶媳婦「進門」。過年不一定要在婆家過,偶爾或輪流在娘家過也是很好。但如果平常都在娘家鬼混,那除夕夜犧牲一下待在婆家過年也是無妨。大家彼此互相體諒一下就是了,也不一定非要違反傳統才叫做進步。這叫做人情也叫做人性。

女兒嫁出去,絕對不是潑出去的水。我是如此,許多跟我一樣的台灣女兒更是如此。結了婚還搬到國外的我,除了不定期跟公公、婆婆聯絡,報告他們那個寶貝兒子不會報告的生活瑣事之外,更三天兩頭打電話回台灣去跟父母閒聊報告女兒在海外的生活還有孫女的成長進度。一個人負責維繫自己的家,還有婆家娘家之間的關係。

因故搬家移民到國外的台灣人,也不是從此就砍斷與故鄉的連結,反而一邊想辦法融入這個新的社會,一邊心繫太平洋那頭的島嶼上的家。平時有機會跟路人/友人說明台美中之間利害關係,拜託朋友有機會多支持台灣。有機會的話,出錢出力辦各種活動提倡台美文化交流,讓台灣問題更為國際友人瞭解。當然我不是說所有移民的人都是這樣,移民的海台人為台灣做的事情也不只有這樣,但所以也請不要一竿子打翻所有雙重國籍的海外遊子。

有雙重國籍不是罪,反而是雙重責任。就像沒有人會沒事要求你在婆家娘家之間作個選擇一樣,嫁到外國的台灣女兒同時努力要維繫兩個家與兩個國之間的情感與關係。我不懂為什麼有人對海台人返台投票不以為然。海台人自費掏腰包攜家帶眷返鄉投票,那一張機票的錢也是辛辛苦苦省吃儉用攢下來。當然本來也就想要回去探視父母,但為什麼非得挑三月選舉時候回,不也就是一顆懸念祖國台灣的心嗎?!返台投票,也不過是符合人情和人性而已。更不用說,多一個台美人回去,台派就少輸一票/多贏一票,這樣不好嗎?有人說結了婚就不可以跟家人聯絡不可以關心父母親身體健康,家裡種作是否豐收生意是否興隆的嗎?!

ps. 我沒有雙重國籍,但是我要申請美國公民。如果因為這樣誰說我不愛台灣,隨便你們,我也不會因此少一塊肉或少愛一點。

哇哈哈

viva super deval mac mini!!!

老公要買便當盒給我

oh yeah!

很久沒有這麼期待ㄤ回家過 XD

早上看選舉結果後的鳥氣 暫時消除一些

可以賣掉令人暈倒的批西回頭吃蘋果了耶~

numbers

The election result is out. DPP lost, as expected. But it's quite a surprise still, to lose this much.

All votes are not equal:

In the new (flawed) LY election procedure, there are several small pro-KMT districts, which gives the KMT advantage. Hence the result -- KMT gets 53.5% of the votes but obtained 77.22% of the seats, while DPP's 38.17% votes gets them only 16.46% seats.

The DPP actually gained more votes % despite the lower voter turnout (compare to previous LY elections) and against the KMT's heavy ad-campaigning. That is something to think about.



But there's still hope:
Voter turnout is usually higher for presidential elections. Higher turnout usually is better for the green camp. Also worth noting -- despite the non-stop bombarding of blue/red election campaign, the DPP votes% grew (35.72% --> 38.17%). I think Frank Hsieh still has a chance. It depends on how he will play out his campaign in the next 60+ days.

How will Hsieh work with a 2/3 KMT majority LY would be the question.

Historical Data: LY Election
2001 LY 2004 LY 2008 LY
KMTDPPKMTDPPKMTDPP
votes2,949,3713,447,7403,190,0813,471,4295,010,8013,610,106
votes%28.6033.4032.8335.7253.5038.17
seats%30.1039.2034.6639.7777.2216.46
voter
turnout
66.16%59.16%58.50%


Historical Data: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00 P  2004 P 
 KMTPFPDPPKMTDPP
votes2,925,5134,664,9724,977,6976,442,4526,471,970
votes%23.136.8439.349.8950.11
voter
turnout
82.69%  80.28% 

1.11.2008

台灣:誰是你的母親?

近日發表的兩篇看似無關的文章,同時為台灣的歷史與認同問題投注了新的意義,更加誠實的分析與面對台灣的過去,並進一步為台灣性格提供新的洞見。相對於中國人,台灣人更能以開放的態度擁抱諸多事物,包括民主在內。第一篇文章是關於豐田(現今的花蓮)出土的玉器製品,豐田玉不只出現於台灣,也在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等地發現,顯示蓬勃的海上交易活動可回溯至五千年前。

這篇文章發表於最新一期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文中指出「豐田玉具有獨特的半透明翠綠光澤與黑色斑點,」且「在豐田發現的玉器工廠,年代可溯及西元前三千年。」台灣之外出土的豐田玉,年代最早的是在菲律賓發現,約可回溯至西元前兩千年。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考古學者洪曉純繼續指出:「過去,研究者認為菲律賓的所有玉器都是來自中國或越南。經過我們的分析… 我們發現菲律賓大部分的觀賞用玉器產地都是台灣。」

其他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的考古挖掘研究也發現144件可能來自於古老豐田玉廠的玉器;這顯示在西元前五百年至西元一百年之間,豐田玉也被出口運到東南亞的工廠。

我們已知第一個控制整個台灣的國家是日本,年代是自1895至1945年。這麼說來,島嶼的東半部(豐田所在位址)在此之前從未受任何外來民族統治,不論是來自西方或東方的勢力,包括滿清王朝在內。因此,在上述研究發表之後,問題就立刻出現了:「是誰在西元前三千年開採玉礦並加以雕刻?是誰跟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等地進行貿易?他們又是從哪裡來的?」

首先,台灣的原住民勢必有相當程度的參與。有些原住民善於航海;目前已有相當理論證實紐西蘭的毛利人是台灣原住民的後代。有些原住民必定是貿易商人;且可以肯定的是,許多其他國家的人一定也參與了這段蓬勃的海上貿易時代,並曾造訪台灣。因此這也讓我們對台灣原住民的多樣性與特色揭開不同的視野,有待進一步探索。有些原住民進行馘首;還有其他我稍早已經撰文描述過的,在山中獵野豬的原住民。然而,透過玉器工業的出土,打破了清朝文獻中對原住民的「生番」描述,台灣也絕非是他們眼中的「瘴癘之地」。


我們務必對此作進一步的推敲。很明顯的,此來自台灣的玉器貿易活動,比漢人喜歡吹噓的秦王在西元前211年滅諸侯、一統天下並自封為帝(始皇帝)的年代還要早了好幾千年。台灣原住民航海的年代,比秦始皇的年代還要早得多,在他死後也一直持續。台灣從來就不是他統治疆域的一部份。只是很不幸的,台灣的原住民從來不覺得有必要請宮廷史學家撰寫又改寫歷史以吹噓他們的統治權勢,並以此作為建立世界的基礎;他們也沒有把所有外來民族都視為野蠻人。

台灣,誰才是你的母親?本週發表的第二篇文章指出,台灣大部分的閩客族群都帶有原住民基因。馬偕紀念醫院的輸血醫學研究室主任林媽利所進行的DNA研究,探索非原住民民眾族群的台灣人基因,發現超過85%的人擁有原住民血統。這個研究也發現,目前台灣人口中只有1.5%是純粹的原住民。台灣人長久以來流傳一句俗語─「有唐山公,無唐山媽」,指出大部分的人有原住民的母系祖先以及閩南或客家父系祖先。林媽利的研究佐證了此一說法,研究並進一步顯示,九成以上的閩客族群帶有「越族」血統,與東南亞群島的血統較為接近,而與北方漢人血統較無關係。

DNA 不會說謊。如果你把這些基因研究結果整合起來,配合官方的統計數字指出台灣人口73.5%是閩南人、17.5%是客家人,7.5%是中國人(在1945年之後搬來並以其漢族血統為傲的人)以及1.5%的原住民,你對台灣的族群背景會有全新的看法。且別忘記這7.5%的晚近來台外省族群(不在此研究樣本範圍中)也跟台灣人和原住民通婚。關於台灣人的多元血統根源與DNA研究的進一步資訊,請上網至http://www.taiwandna.com。

為人不應喧賓奪主。但是在台灣,那7.5%的1945年之後才來到的中國人,不但喧賓奪主,還作威作福相當長一段時間。跟著中國人一起來的,是中國皇帝般的心態,擅改歷史並且美化、渲染自己丟掉中國的不堪過往。透過五十年來對媒體和學校教育的箝制,他們灌輸自己的後代和台灣人,使他們相信漢族的優越,盲目信仰地大物博的優點,並誤植台灣歷史為漢人歷史。還好,許多台灣人對此加以抵抗。

究竟這些玉器和DNA的研究和台灣的認同與民主開放有何關係?已經有為數眾多的台灣人具有看穿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宣傳的能力。他們瞭解,真正的台灣人,是那些對自己的島嶼和文化遺產感到驕傲的人。他們並不需要虛偽的宣稱自己是炎黃子孫以滿足空泛的驕傲。台灣人是島嶼民族,長期以來對外來民族司空見慣,也習於和不同文化互動,甚至忍受被諸多外來文化殖民的不幸。

中國人的性格與台灣人不同。真正的台灣人不需要遼闊的土地來肯定自我價值與效能。他們可以因自己的原住民血統、島嶼和島上所有人的成就為傲,那就夠了。反觀大多數的中國人,像高中男孩一樣耽溺於尺寸問題的困擾, 陷入困境 並持續接受宮廷史學家式的撰述與改寫歷史的灌輸。對他們而言,越大表示越好。漢人的自我價值,停留在領土大小和巧取豪奪之上。蒙古帝國被改寫成元朝;滿州帝國被改寫成清朝。只有更大才有可能更好。蒙古和滿州的土地和疆界必須被宣告成為中國人的土地和疆界。所以他們不能讓西藏獲得自由。所以他們必須要控制新疆。所以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努力控制蒙古,且直到建立由他們控制的「自治區」之後才稍歇。所以他們繼續扮演台灣唯一的貪婪鄰居的角色。他們想要宣告福爾摩沙為漢族疆界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令人訝異的是,這種偏頗而片面的「宮廷史學家理論」竟能得到一些西方史學家的輕信。

有誰沒聽過漢族中心的中國人為他們杜撰的想像共同體之舊日榮光而悲嘆,還有他們如何「無法接受祖國分裂的苦果」等感傷的情緒發洩?有誰沒聽過中國為其貪婪作為而輪番上陣的威脅與打壓牢騷?

台灣在過去已經承受和忍耐過類似多愁善感的情緒與政治宣傳。台灣人不斷的的被蔣介石教育要打敗共產黨,反攻大陸去(當然是在他的領導之下)。他們被迫成為在遙遠海岸那頭發生的內戰的一部份。那個內戰,與台灣一點關係都沒有。所有的這一切都只是個延遲台灣民主開放的幌子,要確保蔣政權可以自圓其說並延長他宣稱為「皇帝」的時間,確保蔣可以繼續擔任那個可以將他們帶回「許諾之地」的領導人。而在海峽的對岸,同樣的策略也被用來灌輸和保護一群同流合污的的少數人,進行對中國的箝制。

台灣人,誰才是你的母親,你真正的母親?看看最近的考古學與DNA研究發現,而不要理會國民黨或中國的政治宣傳。看看所有那些在台灣飄揚過的各國國旗。如果有哪一個國家要宣稱台灣是他「神聖國土」一部份,那也應該是日本。日本是第一個統治台灣全島的國家。然而日本和所有其他曾經統治過台灣的成熟國家,並沒有耽迷於此種多愁善感的失去神聖國土的悲嘆之中。他們能夠分辨真正的和想像的共同體之間的差別,且他們沒有中國的貪婪無厭與控制慾念。

台灣勉力奮鬥邁向民主的能力,是透過誠實面對歷史,而非靠美化或獨厚多元歷史中的某一部份。她允許所有公民選出自己的總統。她跳脫了類似國民黨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重寫歷史偏袒特定族群的陷阱。民主是奠基於原則,而非種族。民主是奠基於對自我尊重、對過去誠實、還有眾人的參與。台灣懂得這一點,但中國不懂。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已經成為民主國家,而中國,除非學會這一點,否則不會是。

自由的台灣,對自由的亞洲至關重要。台灣已經面對並坦然接受過去。而現在諷刺的是,一個出生於香港的中國後裔,對他的親中、支持統一立場遮遮掩掩的人,想要告訴台灣人,說她們的母親是在海峽的對岸。誰才是你的母親,台灣?台灣就是是你的母親。切莫忘記,也不要讓任何外來的人否定你。

Claire Hong 譯自Taiwan: Who’s Your Mama?
11/25/2007 By J.F.Keating ph.D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為何台灣迫切需要一個泛綠的立法院:問題之一─正義

by J.F.Keating ph.D

在中國國民黨一黨專政獨裁統治的時代,台灣的統治權掌握在總統的手中。立法院只不過是一只橡皮圖章,每個制訂法律的成員都是一九四七年那個古早時代選出的國民代表。所有代表都只能依照當時的蔣介石總統以及後來的蔣經國總統指示,通過他們的法律。到了在李登輝的時代情況開始轉變,這些尚未凋逝且繼續享有「鐵飯碗」的國代被逼下台。一九九二年後,立法委員必須透過公職選舉產生,並與其他新允許成立的政黨代表一同競選。

一九九六年,台灣發生了另一個重大變化。總統,如同其他的立法委員一樣,必須由人民投票選出,此時台灣政壇的權利天平開始從總統府一端傾斜向立法院。立法院成為台灣的真正權力核心。這就是今天的景象;立法院制訂這塊土地上的法律、控制預算、核准緊急命令,它可以左右行政院的政策、可以修憲,並可仲裁特殊行政區、縣/市以及其他行政單位的自治問題紛爭。台灣人民沒有意識到的是,現在,如果國家出現任何問題,錯並不完全在總統,而是在於立法院。

國民黨及其泛藍聯盟,自蔣家橡皮圖章時代至今一直掌控立法院。他們運用立法權達成個人目的,而非為國家謀福利。因此,不論泛藍媒體如何釋放煙幕杜撰編造目前國家的一切問題都出在總統身上的假象,事實上,立法院才是真正的問題核心。接下來,是一系列探討為何泛藍立院黨團是亂象根源的說明。

第一個問題,是民主台灣的所有政黨沒有公平競爭的環境造成的不 公。一黨專政的黨國殘餘髒垢,造成了一個黨─國民黨─仍然擁有從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國有資產。國民黨自己坦承其黨產總值超過七億五千萬美元。這份聲明中所指黨產還不包括已經流到國民黨領導階層私人口袋中的國有資產。台灣所有的其他政黨,無論藍綠,合計起來的黨產總和,還不到美金一百萬元。

國民黨利用這些黨產達成其自我擴張和政黨目標;他可以打強勢廣告、斥巨資、在宣傳戰上遠遠壓倒其他政黨。甚至在有必要的時候收買任何它想收買的人。此種不公現象,只要國民黨在立法院繼續佔大多數席次,就無法被糾正。國民黨一再阻止台灣人重新取得他們應有的權利。目前,國民黨正呼籲其支持者要抵制討回其不當黨產的公投。只有擺脫甩掉由泛藍主導的立法機關,台灣才能有真正的民主。

Claire Hong 譯自Why Taiwan Desperately Needs a Green Legislative Yuan: Problem One—Justice
Jan.02,2008 by J.F.Keating ph.D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繼續閱讀:為何台灣迫切需要一個泛綠的立法院:問題之二--搞破壞活動

1.07.2008

投票

這次立委選舉與公投,我沒得投,不過票要怎麼投,看起來很有學問,點以下連結過去有很好資料可以參考。

Nakao:關於立委選舉與公投【補】

漢堡:公投之不可不讀

漢堡:請投下反對票

1.06.2008

Family Talk

Uncle J sent a farm toy for Lynn before Christmas.

Christmas Day, we let Lynn tear open the package.

Couple days after Christmas, one morning, daddy's cooking breakfast while mommy playing with baby.

Mommy (pick up the horse): Neigh...

Daddy's busy cooking.

Mommy (pick up the pig): Oink. Oink.

Daddy: That's right. Mommy is a pig.

Mommy (pick up the cow): Moo. Moo.

Daddy: That's right. Mommy is also a cow.

北京上訪村消失

China cracks down on dissent ahead of Olympics

China: Petitioner village demolished ahead of Games

北京上訪村消失 歷史永在訪民心中

【大紀元1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馮長樂採訪報導) 12月17日清晨隨著北京南站開陽路附近鏟車的轟鳴,最後一座訪民大雜院坍塌。有著20多年歷史的北京上訪村從此消失。訪民表示:即使時過境遷,上訪村歷史永存他們記憶中。

據當地民眾反映:今天清晨十多輛警車和搬家公司的封閉式 卡車、救護車一輛,救火車開到北京南站開陽路口上訪村最後一片村落,實行強執拆遷。為了防止訪民發生抵抗,警察配備鋼盔,防彈服,政府如臨大敵。大批警 察、保安、搬遷人員驅趕訪民,把訪民的家什搬上車拉走。幾個小時下來,片甲不留。最後十幾個60多歲的老弱訪民仍然沒有離開。

面對上訪村的強制拆遷,來自河北的上訪民眾陳連清告訴記者:今天一大早他們被通知必須馬上搬離,拆遷即將開始。不得已他跟家人立即動手搬東西。

他說:作為訪民我們經濟條件不好,進北京為父親鳴冤沒錢,只得住在每天5塊錢的大雜院裏。就是這樣,政府都不讓我們安身,還要把這裡拆除,把我們攆到馬路上。北京現在天寒地凍,我們怎麼辦?難道政府就這樣要我們露宿街頭?

訪民表示:政府多次圍剿上訪村,燒房子、砸玻璃、拆房子,都沒有讓訪民屈服,你拆我再蓋,拿個塑膠布一圍,破油氈一擋就是家啦。你抓我就跑,遊擊戰。以前在南站周邊很多這樣的家。現在政府拆遷後,就把所拆地區用磚頭砌成矮墻圍住,不許訪民進入。

他 說:今天27日,上訪村正式從南站地區消失。但是,有理由相信,在明日,一個新的上訪村必將出現在北京某個角落。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只要中共執政一 天,訪民就不會休息一天。上訪村將與中共獨裁同存亡。北京上訪村作爲中共暴政獨裁歷史見證,紀錄了全國無數訪民血淚辛酸歷程,永存訪民心中。


12月17日清晨十多輛警車和搬家公司的封閉式卡車停在北京上訪村南站。強行拆遷。


強制搬出屋內用品和家具一片狼藉。


警車助陣。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北京上訪村消失 歷史永在訪民心中(1)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北京上訪村消失 歷史永在訪民心中(2)

1.05.2008

PMS

2007 走了 2008 來了
神經病的我 整整的鬱卒過了一個跨了一年的一個禮拜

腦袋裡一直想過去這一年發生的事情
懷孕末期、生產、帶小孩
電影節協助策劃選片執行還去鹽湖城參加文化節
翻譯撰稿工作也一直有進行
部落格文章啪啦啪啦的看起來也蠻多產
雖然記的不過是些腦袋裡閃過的牢騷、念頭和生活點滴而已
說起來是不錯的一年
可是這幾天腦袋裡回想起的 盡是負面事件
年頭朋友的兒子舉槍自盡 我到過了大半年才知道
聽到消息的時候愣住然後整整哭了三天
年尾二姑丈走了 雖然年歲到了身體病痛那麼多還是走的好免受病痛
可是從小看著我們長大的二姑丈 還來不及看到小鼓就走了 很難過
最疼我我也最疼她的二姑媽不知道怎麼撐
三月回台灣一定帶小孩去看她 可是很怕看到她的時候會抱著老人家大哭
老爸說二姑有憂鬱症 聽了很心疼
兒子年紀輕輕就放棄生命的朋友 應該也很不好過
想到這些我的憂鬱症也快要復發
大家從耶誕節祝賀到新年快樂
我卻快樂不起來

2008 開工
msn 上朋友聊工作鳥事聊憂鬱症
我的ㄤ同時回家也談公司鳥事
我耳朵聽老公 嘴巴回覆老公的抱怨
兩隻眼睛盯著螢幕一邊雙手打字回朋友
一開年就這麼鳥到底是怎樣

小孩越來越黏
我每天的 daily routine 還是一點點不能失誤
昨晚累到翻 把小孩送上床後自己也睡死還打呼
又一次想要抱怨我的不自由
想著想著就鐵青一張臉
niki跟夏天打架嚇到小孩 趁著吼貓把一些氣出在貓身上
看到ㄤ開始從他的廚房碗盤唸到浴室水龍頭 從車子唸到回收垃圾
唸到自己都覺得透出冰冷劍光
但是銳利與冰霜在看到小孩的笑臉之後又全部融化

A又打電話來罵B王八蛋 聽了很沒力
我很愛你們 不要這樣讓我夾在中間

我有問ㄤ有沒有感覺老婆的PMS 他笑說 沒有啊我腰不酸肚子也不痛 orz
但是隔天出門上班前他對著小鬼說
behave and don't piss off mommy
she takes it out on daddy
嗯,我想他嘴裡沒說 其實有感覺
ㄤ你真是最愛我的人 明明很衰被念一大堆 還可以逗老婆開心 真的很愛你

以為餵母奶可以不受週期之擾
不過,嗯,是的 在寶寶滿七個月後 週期就已經回來
好好一個除舊佈新的跨年 就這樣被 PMS 摧殘
總而言之 這又是一篇貼了可能會後悔無聊牢騷文
不過既然都已經寫好 就當作垃圾倒出去了

===繼續===
X 寫完貼完去喝香菇雞湯 邊喝邊哭
很想二姑 想到一整個無法收拾 眼睛快要腫起來了
等一下ㄤ回家大概會嚇死 以為出了什麼事
我想是聽到消息的時候我沒有哭
累積到現在才一次發洩
再這樣下去真的會憂鬱
想說明天來推小孩去公園散步運動曬太陽
看了氣象預報竟然連三天雨天
X 氣死人
本來今天要拍陽台上的蕃茄
因為下大雨拍不成就已經很X
現在更X

1.03.2008

八個月



Days go by fast. Lynn is already 8 months and 1 week old.

這個月發生了些什麼大事呢?

頭髮太長,小鼓爸媽合作幫小鼓剪了一個狗啃的馬桶蓋髮型。但是因為小臉蛋實在太可愛了,頭髮雖然剪得不怎麼樣,還是 uber cute!(這位媽媽,有人這樣誇自己女兒的嗎?)

爬行速度超快,一下子就可以啪啪啪的從房間爬到客廳再爬回房間。

站著的時候,雖然還沒有很穩,開始想要放手,但最多只能維持1-2秒鐘。



可以扶著床沿或椅子站立移動,哪裡危險就往哪裡去。想辦法開抽屜,拉電線。把媽媽的檔案從資料櫃裡整個抽出來,或是把家真阿姨寄來的日製魚肉口味小丸子點心灑一地。

愛爬愛站立,但也常跌倒不小心撞到頭。跌倒的時候不太哭,大概因為媽媽通常沒什麼反應,慢條斯理走過來摸摸頭看沒大礙就又走開了。只有一次撞到門板 corner 腫了一丸,好幾天才消腫,但撞到的當下也只哭了幾聲就好了。去打流感疫苗時連唉一下都沒,小鼓真勇敢。不過我跟小鼓爸已經開玩笑說,小鼓大概已經從未來的諾貝爾獎得主撞到只有高中學歷了。XD

什麼東西都放進嘴巴裡。電線、媽媽的手、爸爸的鞋帶、貓咪的食物。已經很多次爬到貓食盆旁邊,一出手就是拿貓食起來塞到嘴裡,不然就是把整個食盆抓起來,打翻整盆貓食。

喜歡照鏡子,親鏡子裡面的自己。

身高大約 26 吋,體重大約15磅。

很會吃,但還是沒長什麼肉。吃的東西有美國的台灣的日本製的 finger foods,媽媽精心烹製的寶寶食品,包括新鮮水果、稀飯配雞肉鬆、芋頭鹹稀飯、米國式雞肉蔬菜濃湯+麵條、青豆(peas)皇帝豆(lima beans),菠菜稀飯等。愛吃的還有爸媽盤子裡面的食物,什麼都嚐一點。從平常的家常台菜、義大利餐印度餐,到感恩節和耶誕節大餐,除了太生的和太甜的食物,通通吃過。小鼓很幸運,爸媽都沒有過敏體質,吃了這麼多東西都沒有問題。



開始會想辦法從高腳椅裡面爬出來。

牙齒有兩小顆(下排),很利,咬媽媽很痛。還是很會流口水,一直以為要長上排牙齒了,不過一個月又過去了還是啥也沒有。喜歡咬湯匙咬媽媽咬玩具咬自己的手,咬完自己手指後再把沾滿口水的指頭塞到媽媽的嘴巴或者耳朵裡面,媽媽喊 ew 就咯咯咯笑。

喜歡一邊玩一邊『啊啊啊啊~~』的做發聲練習,聲音非常宏亮。也會尖叫,很愛笑。

很獨立,可以自己一個人爬來爬去探索或玩玩具半天,不需要大人跟著。但是開始會黏媽媽,尤其是爸爸在家或是偶爾有叔叔阿姨來玩的時候,黏到媽媽快要發飆。會在大人吃飯或講話的時候,聚精會神看大人的嘴巴,可能是在學習吃的方法還是講話的方法。媽媽如果轉過頭去,還會想辦法伸長自己脖子探過來看清楚。

嗯,哩哩扣扣就先記到這。

媽媽繼續努力不要發飆,做更好吃的食物,小鼓也要繼續努力長高、長肉肉、長智慧。

"Auto" feeding press machine

Only in China!


Click here to watch the video if it doesn't show up.

I wonder if the cheap stock pot I have at home is made this way, too.

Hope no one was hurt during the process.

New Year's Resolution

Loose 10 pounds (+20 for J)

Get the uck-fay outta here~

1.01.2008

Ma's integrity

Within 24 hours, Ma first said that he will vote the referendum and changed his mind the next day. Under the current referendum law of Taiwan, much effort would be required for a referendum issue be printed on the ballot. But in the Ma/pan-blue campaign, everything is fake and a joke. How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 can "uphold the deep-blue value" while "appealing to the middle and pan-blue supporters"(the opposite ends of the political spectrum in Taiwan) is beyond me.

News below has been relayed from VivaTaiwan TV:馬英九騙票術,葛永光在美國洩底

節譯文中部分重點(隨便翻翻,隨便看看。)
葛永光

照片來源

葛永光:馬英九爭取泛綠但堅持深藍價值
中央通訊社
更新日期:2007/12/31 10:02

(中央社記者林芥佑華盛頓三十日專電)國立台灣大學教授葛永光今天在華府對泛藍支持者演說時強調,
馬英九必須爭取中間選民以及泛綠的支持者,但他認為,馬英九心中的價值與血液絕對是深藍,要捍衛中華民國。

Washington DC, December 30, 2007) - During a speech to a pan-blue supports in Washington, D. C, NTU professor Ger Yeong-kuang said today that Ma Ying-jeou must appeal to "middle voters" and pan-green supporters. But Ge Yong-Guang believes that in Ma's heart, his core value and blood are definitely blue and that he will safeguard the Republic of China.

國 民黨推薦的行政院公投審議委員會委員葛永光表示,民進黨政府為了推動「入聯公投」,無視各項法律,但公投未來將引發中國的嚴重關切更傷害美國與台灣的關 係,他呼籲所有泛藍選民不要讓民進黨的入聯公投過關,甚至連國民黨的「返聯公投」也不要理會,總統大選時根本不要領任何一張公投票。

大華府地區馬蕭競選後援會今天在馬里蘭州蓋城新財神餐廳舉行造勢餐會,近日抵紐約與僑界聚會的葛永光也專程來到華府出席今天餐會並發表演說。

他分析當前台灣總統與立委大選選情,指藍綠基本盤已經接近五五波,雖然藍營仍約略大於綠營,但馬英九仍必須拉大差距,以防選戰最後出現無法預料的劇變,因此馬英九必須走出來,吸引中間選民並吸引淺綠支持者認同。

他強調這次出國前有機會與馬英九見面,
了解馬英九雖然因為選舉必須說一些泛綠陣營關心的議題,但絕不會疏遠基本支持者。他說,民進黨的路線就是台獨,馬英九則是捍衛中華民國,馬英九絕對不會悖離深藍的價值。

Ger had the opportunity to meet with Ma before leaving Taipei. His understanding is that Ma Ying-jeou, though forced to express his opinions on certain issues that are of concern to the pan-green group, will not alienate himself from his supporters. Ger explains, the path DPP have chosen is independence, but Ma will stick to safeguarding ROC. Ma will not deviate form the values the blue-camp upholds.

對於民進黨的選戰策略,葛永光說,就是公投綁大選來動員、將選戰導引成意識形態的藍綠對決以及選戰最後關頭的怪招。

認為,北京對於台灣公投絕對會嚴重關切,且陳水扁總統利用公投議題來綁住下一任總統的政策,公投若過關即使馬英九當選也會受到公投的制約,加上美國強力反對入聯公投,美台關係更因此惡化,因此他呼籲,根本不要領公投票,連國民黨的返聯公投票也不要領取,讓兩個公投都失敗。

He (Ger) believes that Beijing will definitely express serious concern towards Taiwan's referendum. And Chen Shui-Bian is using the referendum to confine the next president's policy-making power. Should the referendum passes, Ger said, Ma will also be forced to follow. In the mean time, the US strongly opposes the UN referendum, worsening the US-TW relationship. Thus he called upon supporters to boycott the referendums, including the KMT's own "Return to UN" referendum, and let both referendum fail.

現場民眾也紛紛發表意見,希望馬英九要展現更強硬的領導特質,也有人強調目前民調只能參考,馬英九必須拉大領先差距,讓台灣人民感動,這樣就不需要擔心選舉有怪招。

餐會下午結束,上百位出席民眾並高呼口號盼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萬歲。961230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