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08

[轉]尋找學弟妹──捍衛言論自由

這是兩個台大法律系畢業生寫給在學的學弟妹的信,歡迎引用、轉載。也歡迎以類似的方式,呼籲更多學生聲援野草莓學運。
尋找學弟妹──捍衛言論自由

各位台大法律系的同學們:

  我們是你們的學長姊,離開台大校園已有十幾年了,今天寫這封信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加入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運。

  我們兩人當中,有一個人大學畢業後繼續唸書,現在正在德國攻讀憲法;另一人一出校門就向法律說了再見,目前在台灣從事文化工作。我們兩人當中,在德國的那一個,只能藉由網路上流傳的資訊來關心台灣現況,對於台灣民主所面臨的嚴峻考驗感到焦慮萬分;在台灣的那一個,是這次警察大規模違法執勤的受害人之一,親身體驗了言論自由被剝奪、人身安全受侵害的況味。

  你們在台灣的這一個學姊,在十一月三日下午,被警察強搶表達意見的工具(圖博雪山獅子旗),其間手指關節被拉脫臼,之後遭到非法逮捕,被無故留置在台北市警局保安大隊約兩小時,不但延誤就醫,在後來就醫的過程中,還被警方以「保護」為由持續跟蹤。數日後,她當年的憲法老師李鴻禧教授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把人民要表達意見的表演道具搶走,這是不應該的,至於把女孩的手拉脫臼,這要負起刑事責任,國家沒有被授予這麼大的權力…。」李鴻禧老師不知道他說的那個人,其實正是他的學生(而且還是他的導生),而這早就不是「女孩」的人,雖然早就脫離了法律圈,雖然當年也翹了不少憲法課,卻還是清楚記得,親身經歷過白色恐怖的李鴻禧老師,也曾在課堂上現身說法,講述過沒有自由的生活有多麼可怕。十幾年後,警察在街頭、在媒體的鏡頭和群眾的圍觀下,以赤裸裸的暴力侵犯她的言論自由,她驚覺憲法所保障的價值岌岌可危,深刻體會了老師曾經一再強調過的──自由的可貴。

  你們在德國的那個學長,為同窗好友的遭遇感到很傷心,但台灣民主迅速倒退的事實,帶給他的震撼更為強烈。他曾經慶幸自己成長在解嚴和民主化的時代,他一方面對戒嚴時期記憶猶新,另一方面則在人格養成的關鍵歲月裡,見證了台灣民主開放的歷程。他曾經十分放心地相信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為台灣的民主成就感到驕傲,如今他卻懊悔自己曾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他學憲法,有一天他會以憲法專家的身份回到台灣,但現在他已日夜焦慮,不知道他再踏上故土的那一天,呼吸的是否還是自由的空氣,也不再確定,台灣還能否保有他少年時代堅信不疑的那些價值。

  於是我們寫了這樣的一封信,想要告訴你們,以如今台灣政治對立之尖銳,任何議題和意見都很容易被曲解抹黑,但還在校園裡的你們,年輕、單純、充滿理想和熱情,無涉於政壇和社會上的利益糾葛,比任何人更有可能取信於社會上沉默的多數。今天你們在課堂上學習法律,日後你們當中有些人會成為律師、檢察官、法官、法律學者,或許有一天還會有人成為大法官、成為憲政的守護者。但在那一天來臨之前,這個社會已經需要你們秉持所學而站出來。言論自由不只是你們書中探討的課題,而是每一個人在生活中賴以實現自我的重要權利,你們比任何學系的同學們更清楚這一點。我們在此呼籲學弟妹們,請加入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運。我們不願意你們因為社會人士的加入而被誣衊抹黑,因此不能跟你們並肩而坐,但我們會以別種方式支持你們,以其他的公民運動來響應你們。請你們暫時放下書本,走出教室和圖書館,到代表自由的廣場上,捍衛我們正在失去的自由。

  社會上沉默的多數將會傾聽你們。當所有人都站起來要求言論自由不受侵害,我們才可能真正保有言論自由。

B81301101(八一級台大法學)
B81301345(八一級台大財法)
2008年11月12日‧寫於台灣和德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