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08

如意算盤 III

太忙了,這篇寫好久。XD

話說那天終於到了 Denver,嫂子來接機,帶著兩個小朋友。一下飛機就感受到華氏90的熱,從早晨到中午溫差三十度,真是了不起。還好在下飛機前我就已經剝掉小孩的外衣,也把自己的 hooded sweater 收起來。上車如入烤箱,小鼓兩頰紅通通,上回來 Denver 也是這樣,不過上次是因為室外溫度太冷,凍的,差真多。

折騰了一上午終於到哥哥家中,安頓梳洗一下,出門吃晚餐。回來後幫小孩洗澡,邊了解哥嫂出門後我該知道的事項。到了八點小孩跟我都沒力,這時候阿嬤出現了 Orz。 不過看到阿嬤還是很高興,東聊西聊一下,小孩不支,我的眼皮也沈重。只好跟阿嬤說,拍寫,明天早上繼續聊,睡覺去。

隔天一早哥嫂出門了,阿嬤載堂姐 E 和堂兄 D 去上學,我們慢慢才摸起床煮咖啡吃早餐。

接下來,才是我真正的(傻傻搞不清楚)如意算盤失敗的開始。

出發前我想這是讓小鼓跟E、D相處,讓阿嬤多看小鼓的好機會。大小孩會照顧小小孩,因此 Auntie 我就只要坐在電腦前好好看稿子,弄飯給他們吃就可以。好啦,我沒那麼天真,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但實際遠比我想得還要,怎麼說呢,精彩。

首先是哥嫂答應E養了一隻狗,是一隻很可愛的 puggle,剛來兩個禮拜,還在新生訓練中。E答應照顧、訓練狗狗是她的責任,十一歲的女孩,確實也做得非常盡責,會定時餵狗,帶她出去大小便,也會適當(溫柔)的 discipline。問題是家裡環境大改變,常見的大人們不在,週末才出現的阿嬤突然天天來而且碎碎念,還有個新來的小小孩老是來打背揉耳朵揪眼皮,還有一個看起來人不錯但是看起來跟狗不太熟的 Auntie(我啦)。於是第二天下午哥嫂剛出門阿嬤也先回她家去工作,狗狗就自己奪籠而出,並且在廚房地毯上大便。@@接下來的幾天,我撿大便,deep-clean 地毯的次數已經數不清,週末還發生 E 跟阿嬤睡在客廳狗狗在旁邊哀號一夜導致阿嬤翻臉跑去地下室睡覺的好事。但是不要誤會可愛的狗狗,她還年輕,是十一歲的女孩跟我這個沒養狗訓練狗經驗的阿姨,不懂得訓練狗狗的要領。不過我每每在清理狗大便洗地毯的同時就想起米台目與哥哥在我行前的對話,兄對弟說,要請你老婆來我家 regulate 我的小孩。結果搞了半天,是我來被狗 regulate。。。一整個 orz 到不行。

然後呢,E 和 D 每天 2:45 就放學到家。大小孩會跟小小孩玩,但是並不懂得16個月大的小孩到底可以玩什麼,要怎樣抱小孩才不會壓到她,玩起來扭打成一團時會不會踢到小小孩。接著, E 有機會跟 Auntie 玩女孩子玩的遊戲,每天想遊戲要跟 Auntie 玩,而八歲堂哥 D 打電動得要 Auntie 跟姐姐看他的神勇。此外,八歲男孩擅長測試新來大人的 boundary,可不可以晚一點睡覺,可不可以多打電動一個小時,可不可以不要吃義大利麵只要吃 peanut butter jelly sandwich 當晚餐(這小鬼可以三餐都只吃三明治),可不可以多吃幾顆糖果或巧克力。

三個小孩三隻狗貓,到了睡前樓下客廳難免就像爆炸過一樣,Auntie 還要負責指揮哄騙大小孩分工合作清理戰場。

我心盤算無妨,白天搞累一點,至少晚上小孩們都八點半就會入睡,我至少有兩、三個小時的工作時間。結果少盤算到阿嬤每天晚上會來這一點,除了幫我看著剛睡著的小鼓讓我好好去沖個熱水澡之外,阿嬤難得看到小媳婦,話匣子一打開嘴巴停不了,我只好一隻眼睛盯螢幕一隻耳朵聽阿嬤,附帶每三句問話回兩句。最後導致精神不濟放棄工作,十點半不到抱著小孩一起上床睡覺去。不過,睡前終於是有一點點自己的時間,一手環住偎在胸旁的小鼓,一手拿著 Fatherland,沈浸在偵探歷史小說的世界三十分鐘後再沈沈睡去。

到了週末,我叫阿嬤在家休息不用每晚開車奔波來哥嫂家睡覺。原以為極少下雨的 Denver 氣候又這樣熱,可以帶小孩去公園野餐奔跑消耗體力,結果又來個人算不如天算,從週五下午開始下雨一路下到週日上午,米台目電話上不可置信,哥嫂看到我拍的窗外大雨一直下影帶直說那不是我家。被迫關在家裡的 Auntie 我與三小鬼三狗貓,從 tea party,game party 到 book party 到當企鵝嬤媽媽孵蛋野外覓食餵鳥寶寶遊戲,玩了好幾輪,family movie night 也多看了好幾部影片。週六下午一度天空看似雨停微陰,趕緊吆喝大小孩穿鞋,幫小小孩著裝準備出門散步,十分鐘後一切就緒,打開家門,大雨直直落。喵的咧~關上門後繼續想別的遊戲。 Orz

總之那個禮拜就這樣熱熱鬧鬧的上場,熱熱鬧鬧的在小鼓的第一次 Chuck-E-Cheese 經驗(The food is super bad, but kids have super fun!)中結束。工作我零零碎碎撿時間做,回來後發現其實也沒那麼糟,還是把能處理的都處理好,還順帶接了兩件翻譯,not too bad at all。

且最最最值得的,是看著堂姊陪小鼓跳舞讀故事玩遊戲,看堂哥過來抱住小鼓臉頰用力香一個,看兩人搶著今天輪到我跟小鼓一起泡澡,看阿嬤不顧我皺眉也一反自己平日叨念媳婦,抱住孫女不肯放她下來自己行走玩耍,還有我難得能跟哥嫂有這麼多時間 hang out 閒聊一起抱怨老媽對北京奧運作假不以為然並同聲咒罵現在的新聞像綜藝,所有失算的如意算盤,都被我拋到九霄雲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