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2008

如意算盤 II

小孩睡午覺,接著講飛機上的阿嬤。

一早為了登機飽受折騰,順利找到位置後,跟旁邊阿嬤互相微笑一下,我就安頓坐下來,把小孩抱在腿上,繼續餵她吃 muffin。阿嬤開口第一句話就問,你剛從中國來的嗎?(這是什麼問題呀?)原來阿嬤剛從北京回來,在舊金山轉機,要回去奧馬哈。她去北京住了一個月,教英文(奧運翻譯人員)。沒多久,她又問我,你是基督教徒嗎?(不是)當基督徒很好,因為很多人容易迷失尤其在米國,且基督徒到哪裡都有兄弟姊妹都是家。我兩眼只好直視窗外,終於她 get the point 停止這個話題。(本人在此呼籲:在飛機上跟不認識的人傳教應該要被明令禁止!)

繼續換話題閒聊一段時間之後,她提到很久沒有看到陽光了(因為北京空氣污染粉嚴重),北京準備奧運的一些情形人權、污染依然很糟等等,還問我如果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我們應該不會想要繼續住台灣吧?!我沒特別回答,只隨意回答希望那一天不會到來。順著這個話題我就閒聊到楊蕙如被中國無理遣返的事情,她點頭稱是表達同情。然後... 阿嬤突然壓低聲音說:「你擔心中國,但是我不擔心。你應該要擔心的是回教徒。他們滲透到美國各地各階層。假裝是你的朋友,可是過兩天就出賣你。不管是(聲音壓得更低)埃及、阿富汗、伊朗或伊拉克的人,他們都很危險。我們在北京的時候,很努力禱告希望鳥巢體育館不要發生爆炸。那些回教徒真的很危險。。。」聽得我頭皮發麻 orz,我的媽呀!我只好又兩眼直視窗外。然後假裝哄小孩睡覺。

一直說她已經飛了十幾個鐘頭應該要想辦法睡一下的阿嬤,話也實在太多了。不一會她又突然轉頭問我,你臉上都擦什麼?(蝦米問題啊?)我說,擦乳液啊?!為什麼這樣問。她解釋說,因為你皮膚亮亮的很好看。我是應該要感覺很 flattered,但是這個問題也太天外飛來一筆了吧?!完全不知道要接什麼話的我,又繼續兩眼直視窗外。還好,從北京到米國的旅途終於讓她不支睡著,小鼓也已經在我懷裡睏去,空姐過來時,我跟他們要了一小罐鮮奶等小鼓睡醒給她喝,我喝了一點果汁以後,終於也可以瞇上眼睛小憩片刻。

【插播時間】前天打電話給ah-lu哈拉幹譙這事,她分享了一個雷同的故事,害我笑好久。ah-lu 某次搭飛機旁邊坐個老太太一直要聊天,還不斷幫空姐找事情做。 ah-lu 一直不給機會跟她聊天,到了快下飛機時,ah-lu 撿起地上鞋子,把腿弓起來踩在椅子上穿鞋,老太太逮到機會跟她說,「你們年輕人才可以這樣穿鞋,我們老了,一定要有足夠的空間才有辦法把鞋子穿上。」ah-lu只轉頭看了看她,點頭,繼續穿鞋。阿嬤有點愣住半晌,問,「Do you speak English?」ah-lu 生平最討厭人家問她這個問題,張大眼睛釘住阿嬤,半晌,點頭。(大眼妹不爽釘住人的眼神是頗嚇人的!)阿嬤再也沒開口,趕緊下飛機。

快要降落的時候小鼓醒來,咕嚕咕嚕的把鮮奶喝光光,結果飛機降落的時候,小鼓大概耳朵不舒服,一直尖叫到飛機停好接好空橋才停止。(待續)

ps. 這篇從中午寫到現在晚上九點四十五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