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008

[轉]從安靜的抵制出發.......

從安靜的抵制出發.......

外資一窩蜂地往中國跑不外乎因為廉價勞工和對中國未來廣大的消費市場興起的期待 (商人的美夢,幾十年前不就說如果中國人手一罐可口可樂就可以勝過眾多小市場的總合了嗎? )。據說台商在大陸的投資佔外資的名列前矛,但能夠提供廉價勞工的國家和地區不是只有中國,台商之所以對中國趨之若鶩大概就是除了前述一般外資的原因之 外,地緣,語言,和文化相近種種的考慮 (再加上那些大牌企業的政商掛勾策略) 吧~~

雖然聽說前陣子已經有些外資開始移出中國往越南等地發展,但那只是投資者因為自己在中國不健康的投資環境發展得不順利所做的考量,出發點是自私的。如果能夠讓他們和更多的投資者知道各國的消費者在拒買中國製品,會加速並促進更多投資者移出中國。這樣一來不僅可以制衡中國的驕勢,也可以幫助其它開發中國家的發展。

安靜的抵制是好的,比上街頭大聲疾呼逼迫政府不和中國做生意還好。因為這樣的活動一旦掀上了政客的檯面,就會變成中國反過來威脅其它國家在很多事情上和它 妥協,到時候說不定這些國家反被迫進口更多的中國產品。但單純的消費者拒買中國製品既不勞動到政府,也不給中國有機會去向誰示威。只是這樣子我們就要勤快 點,用綿密不著痕跡的方式來把理念散播出去來鼓勵更多人響應。

從很多年前我就已經開始盡可能減少買中國產品,最近再積極些。我現在逛街時只要有機會 (製造自然的機會) 就對商家說我不買中國製品並解釋原因。除了西藏鎮壓事件,有機會還會幫他們回憶一下天安門事件。遇到有些商家會很濫情地說 “可是中國勞工是無辜的他們也需要生活….”,我就會跟他們說中國政府拿成千上萬的飛彈對 準我的國家和很多世界重要都市,我不想幫他們拼經濟賺更多錢插更多飛彈來威脅我們 。(特別提到其它世界重要都市好幫助他們感同身受,不然飛彈只瞄準台灣只能博取同情,不會激發同船共命的效果。 不過這件訊息我是多年前從報上得知的,若能翻找出白紙黑字證明中國真的也拿飛彈瞄準 Washington D.C. 給他們看會更好,尤其是愛國心很強但對美國以外的世界知道得很少的美國人會受不了的)。遇到不太忙並且蠻喜歡聊天的對向我還會跟他們說台灣的慈善團體如何 到中國幫他們賑災,然後再回頭強調一下中國政府卻恩將仇報拿飛彈對準台灣,以及九二一時對台灣的卑鄙對待)。

因為幾個月以前加拿大的 CBC 電視新聞播報過各國的奧運代表隊在憂心北京的食物,在想破頭要如何解決自己的選手們在奧運的伙食需要,這也變成我可以使用的 reference (拿 CBC 當背書),跟人聊天時可以不著痕跡地把話題帶到那上面,增進大家對黑心商品的危機意識,感嘆一下我們畢竟非中國人不是在那樣的環境長大的,體質上不能和已經習慣了那樣的飲食和物資的中國人相比。

國與國之間貿易的最大宗其實是那些數量少金額高的高科技產品和服務,而不是民生物資。但是身為小市民我們可以做的還是不少。雖說只是民生物資,可也佔了 GDP 不少的百分比。(拜託,光是 1% GDP 就有多少億的數字了。) 安靜的抵制可以是很大的力量的。從現在到奧運還有幾個月,只要西藏事件不要很快被大家遺忘,或者是在奧運期間中國讓大家不太高興 (從一年前中國政府就開始有計畫地在驅逐外國宣教士或把他們關起來了,它真的很怕在奧運期間被外國宣教士們當眾向世界發聲指控它如何迫害基督徒的事。)

但我也承認,如我部落格中說過的,不得已時我可以接受中國製品,我盡力在做。我的目地不是要對中國勞工趕盡殺絕,我只是希望盡可能的讓中國政府不 能利用被他們自己都不善待的社會下層的人來耀武揚威。我希望中國人開始照顧中國人,而不是在政商高位者過著豪奢的生活,卻坐視自己底下的人受苦等待外面的 人幫他們救援;也希望黑心商品不但不要再走出中國領土,連中國人都不要使用黑心商品。我是一個動了心念就會衡量是否合理並付諸行動的人。光是拒買是不夠的,我還要溫柔清楚地向對方說明為甚麼我要抵制而不是只嗆聲我不買中國產品就走出店家。習慣上我喜歡選逛街人潮稀少的時候出去散步,正好這種時候更有人願意和我聊天。

除了抵制商業產品以外,去年春天我在街頭抗議過紅十字會。家附近的街上常有紅十字會的年輕志工在募款,有一次把我攔住問我願不願出錢贊助紅十字會。我說我 寧願把錢交由我熟悉的教會或宣教士來處理,也不願意直接把錢拿給紅十字會,因為國際紅十字會重重地傷了我的心,讓我對它沒有信心。他很驚訝會有人對這樣有 名望的國際救難組織這麼生氣,問我為甚麼。我告訴他國際紅十字會在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時因為中國政府的威脅而不敢光明正大地去幫助台灣。我問他,國際紅 十字會是慈善團體還是政治團體? 它有必要怕中國政府嗎? 那年輕人覺得很不能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直說要回去好好做一些歷史資料的研究。

我常覺得,外面其實有很多好人,只是他們不知道別人遭遇到甚麼困難所以沒有伸手援助,就像我們也常不知道別人的苦也沒有支援過他們。這世界須要溝通,我們開始這樣做吧!

小時候的我本性極度害羞,在台北讀書時差點因為害羞不敢到外頭吃三餐差點把自己餓死 (住處沒廚房)。但我偏有個實話實說的個性,累積到今天這個年紀總算讓我能和陌生人侃侃而談。這個 campaign,我能做到的,相信其他人會做得比我更好。


--------------------------------------------------------------------------------


ps. 有中國人在場時我不多說,以免我一個小個子遇到壞人太激動送他兩隻熊貓眼回家。


-------------------------------------------------------------------------------


沒在美國的大都市謀生過我不清楚在美國的華人的生活方式。在加拿大只要是住在 Toronto,Vancouver,and Montreal 等大都市的華人幾乎完全都是過家鄉的生活,買菜只上華人超市,外食也只上華人餐館。這是可以體諒的,不是人人可以像我一樣天天吃西式或日式料理也不膩,畢 竟我一直都離家就學離這些城市遠遠的,已經習慣了。只是因為如此在這方面要控制中國產品的進口就很難了。我們就從做得到的方面去努力吧!

原文出處/北風的家/媒抗部落格
http://www.socialforce.tw/blog/Q/118177.html

2 comments:

捲 said...

「...在台北讀書時差點因為害羞不敢到外頭吃三餐差點把自己餓死...」

真的假的啊...?是害羞什麼啊???

cleverCLAIRE said...

呵,我也不諸到,我去問問本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