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2008

有的沒的

這幾天很sentimental,有一點點感傷,但也不是憂鬱,只是突然回憶起以前的往事。大概是因為打包順便回顧生活,所以突然感性想要的白頭宮女話說當年。

先說個小感觸,大概平常常因小事掉眼淚,所以碰到大事情我反而哭不出來了。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紀,總之這是近來的改變。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自己是個很沒擔當,膽小又自卑的人。以前唸書的時候寫過一篇內歸因與外歸因的期末 essay,老師給了 A,評語是「你有沒有興趣做?」這個評語來自我很崇拜的一位老師(註),當時也不過是個大三學生。期末報告文寫到讓老師問你有沒有興趣做這個研究,算是莫大的光榮。我膽小又沒擔當,暑假一到包袱款款回家去,不敢去找老師。在這之前,我已經因為膽小,在社團學長力邀我出任社長時淚灑社辦。

(註: 這位熱愛電影又很帥氣的老師,畢業一、兩年後就聽到他因為鼻咽癌辭世,很傷心。我突然想起他在沈悶的課堂中有回突然說起007電影並且突然來個轉身拔槍的動作,簡直帥到破表。老師,很想念你,願你在天國安息。)

說沒擔當,憨膽有時又會突然萌生。大四那年發神經去修研究所的課,因為老師願意收,說我當可勝任。老師是從xx院來客座,遷就他的schedule,一週在學校上,一週到xx院。因此我就這樣跟著學長們K每週要消化的成疊論文,然後每隔週搭學長車迢迢的去到xx院上課。傻膽量終究是會付出代價。大四下正逢研究所考季,既要準備考試又要消化每週的期刊論文,搞到憂鬱症胃潰瘍,被同學強迫帶去看內科拿胃藥。最離奇的是當時養的兩隻深藍色(還真憂鬱)兇猛肉食魚(跟飼主一樣具有攻擊性)阿里,一隻離奇失蹤死亡從未發現屍體,另一隻不久也翻肚掛點。我當時大嘆難道憂鬱症與焦慮是會從飼主傳染給寵物魚嗎?扯遠了,最後最後,那一門課,到了快接近期末時,我跟老師說,把我當了吧!小女子無能為力。我還記得老師臉上失望的表情,跟我說這樣GPA會不好看,影響將來申請學校。(我心想我保命要緊,胃痛死了,GPA再美有個屁用。)最後給了五十幾分的樣子,雖然我期末報告沒有交。

說到胃痛,從高中開始我就被老爸笑稱「緊張大師」,大小考試測驗胃都要小痛一下,念研究所的時候,更變本加厲。但最嚴重的一次,是研二那年,要寫論文了,焦慮到清晨四五點胃痛醒來眼角已經帶淚,憋到六點打電話回家給媽,七點不到爸媽已經帶著點滴開車到學校來救我。

話說回來,那篇內歸因與外歸因的期末報告,我就是拿我自己當內歸因的類型當例子,分析這種人在人際關係上的應對方式。內歸因呢,就是什麼都往心裡去,什麼都是我造成的,都是我的錯,因此容易膽小自卑與焦慮自責。

∴ ∴ ∴ ∴ ∴ ∴ ∴ ∴ ∴ ∴ ∴ ∴ ∴ ∴ ∴ ∴ ∴ ∴

打包的過程,順便把過去的帳單銀行 statement 等等一併銷毀。坐在碎紙機前,把一張張的紙餵進碎紙機,感覺像是 shredding our life away,也是一種很有趣的經驗。碎完的一條條的紙張,被小朋友從塑膠袋裡成把成把的抓出來到處撒在地上,把我本來很簡單的文件銷毀工作複雜化。你丟我撿,大概就是這個階段的鼓奴的命運。自從生(降?)級成為鼓奴之後,腦容量減小,已經少有時間與腦細胞可以感傷回憶話當年。寫到這裡,又得去擦一下撒了點點滴滴牛奶的地板,洗洗吸管杯,把稀飯再熬一熬,等小孩睡醒了,奴才又得上工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