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2008

以台灣為起點

網聚那天。

坐在公園的樹蔭下,點點的陽光透過枝葉撒落在我們身上,我手裡抱著孩子,眼睛看著坐成一圈的台灣友人們,我的脖子因為前晚睡眠姿勢不良而酸痛,但在那一刻,我覺得很幸福,完全忘記有落枕這回事。這些朋友,有些常見面,有些偶爾才見,也有第一次出現的生面孔。但是來參加網聚的大家都一見如故般的一打開話匣子就停不了。

在公園裡眼中見到的是三番市的異國景色,但口中心中議敘的全都是台灣。回到家後在MSN上又跟才見過面的友人繼續閒談起米國的總統大選以及不同候選人的政策和對台灣的意義。這樣是不是叫做國際化,我是不知道。但是在周遭的異國風景與對照之下,加上過去和異國友人談台灣的經驗,我很清楚自己是誰,是來自哪裡,也了解祖國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困境。

距離回台灣的日子,只剩下一個星期(有我MSN的人都已經發現我從四十幾天就開始倒數了,思鄉的心是如此急切)。

我是在異鄉的台灣女兒,身為人妻人母,我的例行家務、育兒工作佔去白天大部分的時間。只有等孩子每晚七時準時入睡後,我才有時間進行自己的 freelance 譯寫工作還有我常戲稱的「賣台」活動。不是,我可沒有在寫「三番市通訊」通報任何人在這裡的言論舉止,我是在網路上在海外與朋友溝通合作進行「行銷台灣」的工作,經常在思索如何向國際友人推介台灣。

馬先生有一支競選廣告,大家都看過,

我認為以台灣為圓心
大步走出去
我們才能夠參與東亞的繁榮
跨出更大的圓
我們就有信心掌握亞洲興起的機會
壯大台灣 佈局全球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舞台

大腸的人生部落格裡面很大聲的指出來了 --

幹!這是在耍什麼白痴!以台灣為圓心?

這不就是杜正勝部長一直在說的同心圓理論嗎!?

這句話讓我笑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國民黨最喜歡強調他們有國際觀,層層疊疊以漂亮的行銷手法包裝起他們的「國際視野」,看來煞有介事。等我們層層疊疊的剝下華麗的包裝,才發現裡面沒有台灣也沒有世界,只有中國。經濟政策說了半天要的還是中國的市場,到底是兩岸市場還是一中市場,內涵是什麼,一個總統一個副總統候選人跟一個發言人說來說去說不清,我們網聚的朋友們隨便拿一個人出來,言行一致又言之有物,都遠遠勝過這個2266團隊。

我想起第一次舉辦台灣電影節的時候,我們邀請了幾位導演到美西來巡迴參展。在一場跟北加州鄉親餐敘的場合上,我記得跳舞時代的導演簡偉斯說,在台灣她曾經聽到有人批評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不夠國際化,拍來拍去都是台灣自己內部的題材,缺乏國際關懷。簡導演的看法是,台灣還有這麼多被掩蓋的過去沒有人知道,當然要先了解。她說的一點也不錯,當下聽完我很有感觸,立刻舉手發表了我的淺見。我說:所謂的國際觀,要先從了解自己開始。攤開一張世界地圖或拿出地球儀想要了解世界全貌,每個人的本能一定是先看台灣在哪裡,然後才能夠掌握其他各個大陸的國家分別是在哪裡,相對於台灣的地理位置如何。而台灣的問題就在於很多人還是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們不知道二二八之前的台灣長什麼樣子,我們不知道我們的祖媽其實都是平埔族女性,來自中國的父系血緣其實在整個族譜或是血液分析上認真算起來稀薄的可以。我們也不知道台灣原來是世界南島文化的中心、南島語言的起源。不先挖掘、記錄台灣,就無法認識自己,就好像攤開地圖找不到台灣,又從何論國際觀國際視野。

謝長廷先生在【幸福台灣.幸福經濟】書中也指出了國民黨的問題,說他們慌忙著打扮成台灣人,卻意外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台灣人」!所以他們會以身穿汗衫腳穿藍白拖鞋為上街遊行的裝扮,會輕率的把李友邦和蔣渭水的名字與相片高掛在國民黨黨部外牆上。我們從小被黨國教育教導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可是黨國教育不會告訴我們擁有多元文化的優勢,五、六十年來我們被剝奪了認識台灣在族群、血緣、文化上的多樣性,有些人甚至連台灣西岸從北到南的大城市排列順序都弄不清楚。(前幾個禮拜很巧有個來自台灣的電影音樂工作者去米台目店裡買器材,米台目跟他說,我有親戚住沙鹿,那人回答,喔,彰化。@@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

除了文化,台灣還有驚人的創造力與競爭力,我們有現代化的建築、龐大的半導體晶圓代工與液晶顯示器產業;全球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電腦與電子產品跟台灣的公司有重要關連,台灣這個綠色矽島與美國北加州的矽谷像連體嬰一般的相互依賴維生。我們的自行車產值世界第一,蓋出了目前還是世界最高的台北一○一大樓,鑿穿了工程難度名列前茅的雪隧。。。。台灣的競爭力這麼高,身為台灣人,當然要好好的珍惜與感到驕傲。

今天我跟米台目帶著孩子又散步去公園。天氣很好,我們選擇坐在池畔、坐在陽光下。我牽著小鼓的手,看她怯生生的一步步踩在草皮上,聽她看見池塘裡面的水鳥和綠頭鴨開心的笑聲,米台目拿起相機捕捉母女坐在池塘邊的鏡頭。亮眼的光線照在小鼓的臉上,我撥開她被風微微吹到小臉頰旁的髮絲,很幸福的也笑了。金錢上我們並不富有,但是我們堅持要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那樣才是我們想要的幸福,才是我們心目中定義的富有。這樣的有尊嚴有理想的幸福,我在馬先生的政策裡面看不到,卻在謝先生的幸福經濟政策裡面感受得到。

年底我們就要舉家搬回台灣定居。很多人問我,那米台目要做什麼?或者警告我台灣經濟很不好物價飛漲會很辛苦。我都是笑笑說,美國的新聞也每天高喊經濟不好要開始蕭條了,我每個禮拜買菜也都很切身的感受到因為國際原油物料上漲造成的菜價飛升,這種事情家庭主婦會沒有感覺嗎?!不管在台灣在美國,都是要熱情的努力打拼,成功的果實才會甜美。我們還年輕,雖然我真的快四十了又自稱歐巴桑,但這年頭,thirties are the new twenties,我還想要多努力多學習。米台目說過的,我們的根在台灣。趁著年輕搬回去從頭開始,即使辛苦也是對的方向。

我曾經告訴我自己不想要再悲情,不想要再為台灣傷感落淚,但是在網路上看到一集又一集的逆風行腳紀錄片段,我的眼淚還是不爭氣的落下。逆風行腳沒跟上沒有關係,我告訴我自己,因為咬著牙決定搬回台灣,回到我們的起點重新開始,就是我跟米台目這個小家庭的逆風前進的方式。

2 comments:

alann said...

> 有我MSN的人都已經發現我從四十幾天就開始倒數了

我迷有耶 :P

> 年底我們就要舉家搬回台灣定居

歡迎回來~~

cleverCLAIRE said...

msn 請向其他機車團成員索取。(我怎麼有印象你有在我的 msn list 上?)

快了,就快要回家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