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2008

Grandpa's Taiwan memorabilia

這禮拜一、二又去小鼓的米國阿公家,阿公拿了這個好物給我們看,趕緊拿相機拍了下來。



有人猜得到這是什麼來歷的話,我趴下來親你的膝蓋(對不起,腳趾頭太髒了我不敢親。。。)

故事晚點再來補,先去顧小孩。

﹦﹦﹦﹦數小時候的睡前說故事時間分隔線﹦﹦﹦﹦﹦

小孩睡了工作也告一段落,晚餐煮好也吃完了,還沒有呈現昏迷狀態。來說故事。

連續三個禮拜小鼓爸一放假我們就往阿公家跑,因為阿公這陣子比較不忙,也正好去治療小鼓的黏皮糖症頭(separation anxiety)。第一次去阿公家的時候,就被阿公笑說是 velcro baby,像魔鬼氈一樣黏媽咪黏得緊緊緊。不過三個禮拜的特訓下來,果然有些成效,小鼓有比較不黏人些了,知道媽媽消失之後還是會再回來。(不過,阿公啊,停好車把 baby jail 跟雜物放好就被踢出門,還被要求要出去好好享受難得的獨處時光,好像沒有 have fun 就不行,壓力蠻大的耶!@@)

言歸正傳。小鼓的米國阿公,當年(197x)是在清泉崗機場修理飛機的(也駐紮過越南跟泰國)。照片裡的兩塊 patch,是一個駐清泉崗美軍中士在基地裡面舉辦的 motorcycle race,是很小型的比賽,因此參加的人大概沒幾個。所以我才會說,猜得到來歷的話,我趴下來親你膝蓋。(對,再說一次腳趾頭很髒我不敢親。XD)

所以左邊那塊橘色的,是台中到鵝鑾鼻,來回四百公里的賽車紀念。右邊那塊,是台中-台北-花蓮-台中繞一圈,總長也是400公里。這兩塊 patch 應該是他們自己去找裁縫車的,大概也沒有幾塊,因為參加人數並不多。

阿公說,因為當時駐台的美軍擁有的身分特殊,有些特定美軍駐紮的營區,沒有特殊的 security clearance 是不能進去的,還有特定美軍招待所奉命必須要接待任何途經當地的美國大兵。鵝鑾鼻賽車那一趟,因為他們有足夠的 clearance,台灣四處走透透的結果,見識了很多台灣美景。鵝鑾鼻那一場比賽,他們也因此進了一個平常根本很少人去的招待所,我查了一下,我猜阿公說的,是鵝鑾鼻燈塔附近雷達站旁的聯勤招待所。(看這裡)他們一到,立刻讓招待所的人忙了起來,好好的伺候他們一頓大餐。這幾個美國大兵,還真是卯 tioh a~

從花蓮到台北的那一段,阿公說,正好有一個颱風掃過,有一段濱海的公路斷掉(不是蘇花段),路整個不見了,所以他們是有驚無險的「越野」騎/開過前面大卡車壓出來的石子路。

另一個趣事是其中一趟比賽的回程,阿公當時負責開車押後確保大家都平安回到營區,因為其中一位騎士摔車,所以坐到他車上,阿公飛速趕路要回營區,結果被警察攔了下來。因為阿公車子的擋風玻璃上貼了一個有紅色十字形狀的貼紙(某種跟紅十字會或醫院通通沒有關係的貼紙),結果警察一看是美軍加上紅十字貼紙,還有車子後座的受傷大兵,不僅沒有開罰單,還以警用摩托車喔咿喔咿幫他開道,一路護送回營區。(明明是一群少年荒唐的美國大兵。。。XD)

那天阿公還開了 google map 的衛星圖,指著清泉崗的地圖,告訴我們當時飛機停在哪裡,維修廠房跟宿舍在哪個位置,還有大雅路上現在已經消失的米台目出生的醫院,真是很有趣的往事。有機會還要去阿公那裡挖寶,希望阿公可以把當年在台灣的照片找出來,跟媳婦孫女說當年。

Yes, dad, as you can tell, this post is about your patches. And NO, I am not bad-mouthing my father-in-law. :P Love you.

According to this , that place in Oluanpi you guys stayed at during the race is still closed. They are planning on transfer the management to Ken-ting National Park and to be open to the public later.

4 comments:

浮雲 said...

綠色的那個是太魯閣
橘紅色的那個拼不出來 :p

cleverCLAIRE said...

另外那個是鵝鑾鼻。^_^

故事晚點沒睡著的話再補。

Tiat said...

拿去ebay拍拍看,搞不好到時候是大鼻子來下標~XD

cleverCLAIRE said...

阿公這個應該是非賣品啦。。。不過大鼻子真是ebay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