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008

台灣:誰是你的母親?

近日發表的兩篇看似無關的文章,同時為台灣的歷史與認同問題投注了新的意義,更加誠實的分析與面對台灣的過去,並進一步為台灣性格提供新的洞見。相對於中國人,台灣人更能以開放的態度擁抱諸多事物,包括民主在內。第一篇文章是關於豐田(現今的花蓮)出土的玉器製品,豐田玉不只出現於台灣,也在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等地發現,顯示蓬勃的海上交易活動可回溯至五千年前。

這篇文章發表於最新一期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文中指出「豐田玉具有獨特的半透明翠綠光澤與黑色斑點,」且「在豐田發現的玉器工廠,年代可溯及西元前三千年。」台灣之外出土的豐田玉,年代最早的是在菲律賓發現,約可回溯至西元前兩千年。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考古學者洪曉純繼續指出:「過去,研究者認為菲律賓的所有玉器都是來自中國或越南。經過我們的分析… 我們發現菲律賓大部分的觀賞用玉器產地都是台灣。」

其他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的考古挖掘研究也發現144件可能來自於古老豐田玉廠的玉器;這顯示在西元前五百年至西元一百年之間,豐田玉也被出口運到東南亞的工廠。

我們已知第一個控制整個台灣的國家是日本,年代是自1895至1945年。這麼說來,島嶼的東半部(豐田所在位址)在此之前從未受任何外來民族統治,不論是來自西方或東方的勢力,包括滿清王朝在內。因此,在上述研究發表之後,問題就立刻出現了:「是誰在西元前三千年開採玉礦並加以雕刻?是誰跟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等地進行貿易?他們又是從哪裡來的?」

首先,台灣的原住民勢必有相當程度的參與。有些原住民善於航海;目前已有相當理論證實紐西蘭的毛利人是台灣原住民的後代。有些原住民必定是貿易商人;且可以肯定的是,許多其他國家的人一定也參與了這段蓬勃的海上貿易時代,並曾造訪台灣。因此這也讓我們對台灣原住民的多樣性與特色揭開不同的視野,有待進一步探索。有些原住民進行馘首;還有其他我稍早已經撰文描述過的,在山中獵野豬的原住民。然而,透過玉器工業的出土,打破了清朝文獻中對原住民的「生番」描述,台灣也絕非是他們眼中的「瘴癘之地」。


我們務必對此作進一步的推敲。很明顯的,此來自台灣的玉器貿易活動,比漢人喜歡吹噓的秦王在西元前211年滅諸侯、一統天下並自封為帝(始皇帝)的年代還要早了好幾千年。台灣原住民航海的年代,比秦始皇的年代還要早得多,在他死後也一直持續。台灣從來就不是他統治疆域的一部份。只是很不幸的,台灣的原住民從來不覺得有必要請宮廷史學家撰寫又改寫歷史以吹噓他們的統治權勢,並以此作為建立世界的基礎;他們也沒有把所有外來民族都視為野蠻人。

台灣,誰才是你的母親?本週發表的第二篇文章指出,台灣大部分的閩客族群都帶有原住民基因。馬偕紀念醫院的輸血醫學研究室主任林媽利所進行的DNA研究,探索非原住民民眾族群的台灣人基因,發現超過85%的人擁有原住民血統。這個研究也發現,目前台灣人口中只有1.5%是純粹的原住民。台灣人長久以來流傳一句俗語─「有唐山公,無唐山媽」,指出大部分的人有原住民的母系祖先以及閩南或客家父系祖先。林媽利的研究佐證了此一說法,研究並進一步顯示,九成以上的閩客族群帶有「越族」血統,與東南亞群島的血統較為接近,而與北方漢人血統較無關係。

DNA 不會說謊。如果你把這些基因研究結果整合起來,配合官方的統計數字指出台灣人口73.5%是閩南人、17.5%是客家人,7.5%是中國人(在1945年之後搬來並以其漢族血統為傲的人)以及1.5%的原住民,你對台灣的族群背景會有全新的看法。且別忘記這7.5%的晚近來台外省族群(不在此研究樣本範圍中)也跟台灣人和原住民通婚。關於台灣人的多元血統根源與DNA研究的進一步資訊,請上網至http://www.taiwandna.com。

為人不應喧賓奪主。但是在台灣,那7.5%的1945年之後才來到的中國人,不但喧賓奪主,還作威作福相當長一段時間。跟著中國人一起來的,是中國皇帝般的心態,擅改歷史並且美化、渲染自己丟掉中國的不堪過往。透過五十年來對媒體和學校教育的箝制,他們灌輸自己的後代和台灣人,使他們相信漢族的優越,盲目信仰地大物博的優點,並誤植台灣歷史為漢人歷史。還好,許多台灣人對此加以抵抗。

究竟這些玉器和DNA的研究和台灣的認同與民主開放有何關係?已經有為數眾多的台灣人具有看穿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宣傳的能力。他們瞭解,真正的台灣人,是那些對自己的島嶼和文化遺產感到驕傲的人。他們並不需要虛偽的宣稱自己是炎黃子孫以滿足空泛的驕傲。台灣人是島嶼民族,長期以來對外來民族司空見慣,也習於和不同文化互動,甚至忍受被諸多外來文化殖民的不幸。

中國人的性格與台灣人不同。真正的台灣人不需要遼闊的土地來肯定自我價值與效能。他們可以因自己的原住民血統、島嶼和島上所有人的成就為傲,那就夠了。反觀大多數的中國人,像高中男孩一樣耽溺於尺寸問題的困擾, 陷入困境 並持續接受宮廷史學家式的撰述與改寫歷史的灌輸。對他們而言,越大表示越好。漢人的自我價值,停留在領土大小和巧取豪奪之上。蒙古帝國被改寫成元朝;滿州帝國被改寫成清朝。只有更大才有可能更好。蒙古和滿州的土地和疆界必須被宣告成為中國人的土地和疆界。所以他們不能讓西藏獲得自由。所以他們必須要控制新疆。所以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努力控制蒙古,且直到建立由他們控制的「自治區」之後才稍歇。所以他們繼續扮演台灣唯一的貪婪鄰居的角色。他們想要宣告福爾摩沙為漢族疆界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令人訝異的是,這種偏頗而片面的「宮廷史學家理論」竟能得到一些西方史學家的輕信。

有誰沒聽過漢族中心的中國人為他們杜撰的想像共同體之舊日榮光而悲嘆,還有他們如何「無法接受祖國分裂的苦果」等感傷的情緒發洩?有誰沒聽過中國為其貪婪作為而輪番上陣的威脅與打壓牢騷?

台灣在過去已經承受和忍耐過類似多愁善感的情緒與政治宣傳。台灣人不斷的的被蔣介石教育要打敗共產黨,反攻大陸去(當然是在他的領導之下)。他們被迫成為在遙遠海岸那頭發生的內戰的一部份。那個內戰,與台灣一點關係都沒有。所有的這一切都只是個延遲台灣民主開放的幌子,要確保蔣政權可以自圓其說並延長他宣稱為「皇帝」的時間,確保蔣可以繼續擔任那個可以將他們帶回「許諾之地」的領導人。而在海峽的對岸,同樣的策略也被用來灌輸和保護一群同流合污的的少數人,進行對中國的箝制。

台灣人,誰才是你的母親,你真正的母親?看看最近的考古學與DNA研究發現,而不要理會國民黨或中國的政治宣傳。看看所有那些在台灣飄揚過的各國國旗。如果有哪一個國家要宣稱台灣是他「神聖國土」一部份,那也應該是日本。日本是第一個統治台灣全島的國家。然而日本和所有其他曾經統治過台灣的成熟國家,並沒有耽迷於此種多愁善感的失去神聖國土的悲嘆之中。他們能夠分辨真正的和想像的共同體之間的差別,且他們沒有中國的貪婪無厭與控制慾念。

台灣勉力奮鬥邁向民主的能力,是透過誠實面對歷史,而非靠美化或獨厚多元歷史中的某一部份。她允許所有公民選出自己的總統。她跳脫了類似國民黨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重寫歷史偏袒特定族群的陷阱。民主是奠基於原則,而非種族。民主是奠基於對自我尊重、對過去誠實、還有眾人的參與。台灣懂得這一點,但中國不懂。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已經成為民主國家,而中國,除非學會這一點,否則不會是。

自由的台灣,對自由的亞洲至關重要。台灣已經面對並坦然接受過去。而現在諷刺的是,一個出生於香港的中國後裔,對他的親中、支持統一立場遮遮掩掩的人,想要告訴台灣人,說她們的母親是在海峽的對岸。誰才是你的母親,台灣?台灣就是是你的母親。切莫忘記,也不要讓任何外來的人否定你。

Claire Hong 譯自Taiwan: Who’s Your Mama?
11/25/2007 By J.F.Keating ph.D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