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2008

台灣二○○八立法委員選舉:建立更合宜的制度

By Jerome F. Keating Ph.D. 祁夫潤博士

在民主進步黨(DPP)一月十二日的立委選舉慘敗後重組之際, 有幾件事情民進黨人應當了解以對現狀有所洞見。首先,由於選制的不當,造成的失敗比原本預期更為嚴重。選制不良不能做為民進黨的其他錯誤與軟弱的選戰策略的藉口,但卻能提供一個更恰當的剖析。沒有任何選制是完美的,這次立委選舉是第一次採取這個制度,而這個制度很快地已經證明需要更改結構,如果台灣的公民還想要有恰當的代表權的話。

看看投票的結果,民進黨DPP獲得了將近37%的政黨票,但卻只獲得24%的立法院席次,不成比例的損失了13%。而獲得將近51%政黨票的中國國民黨(KMT)卻贏得了將近72%的立院席次,不成比例的多出21%的席次。如果將這兩個民進黨損失和國民黨勝利的不成比例數字放在一起看,新選制造成的不成比例落差是34%的立院席次。民進黨不是唯一蒙受新選制之害的政黨。獨立政黨(其他小黨)(合併計算)在政黨票上增加了11%,卻只在立法院獲得兩席。無黨聯盟則相對贏得最高的成長率,他們只拿到連百分之一都不到的政黨票,卻在立法院取得三席。

將此結果解讀成數字會比較容易了解。化零為整來說,可投票選民的總數大約是一千七百三十萬人,總共有73個選區。如果所有選區的劃分是依照比例平均分配(當然這個選制並不是),平均每23萬7個選民可選出一個代表的立委。區域選舉「贏者全拿」的結果 ,那些在每個贏者全拿區域立委選舉中 為了平衡這些輸掉的無法代表的選票 用政黨票 的比例來彌補,這些是依照每個政黨票(另一張選票)所贏得的政黨票比例決定 選出34席不分區的立委。不分區立委票的重要性,顯現在DPP在不分區立委(14)比區域立委(13)上贏得了更多的席次的不尋常現象上。另外有6個增額原住民立委,由原住民選民投票選出。

席次分配如下-
區域73選區(73席/17,300,000票) 每237,000位選民選出一席
區域及不分區 調整後的立院(113席/17,300,000票) 每153,0970位選民選出一席

這是原本的理想。然而,當投票率低的時候,每個席次代表的選民數產生變化而進一步調整。在這次選舉中,投出大約 9,797,573票,得到了如下的結果。

投票率低(113席/ 9,797,573票)每86,704位選民選出一席

現在我們接著看這個基本沒有矯飾的實際選舉結果以及代表席次的落差,情況會更加清楚。

無黨聯盟(3席/88,527 票) 每29,509位選民選出一席
國民黨(81席/5,010,801 票) 每61,861 位選民選出一席
民進黨(27席/3,610,106 票) 每133,707 位選民選出一席
所有其他政黨(2席/1,091,139 票) 每545,569 位選民選出一席

上列政黨席次中包含6個原住民席次,但這當中也有代表比例落差的問題。

原住民立委(6席/114,212 票) 每19,035 位選民選出一席

此種不公平現象也出現在部份選民人數異常少的選區,整理如下:
連江縣,每2,182位選民選出一席
金門縣,每9,912位選民選出一席
澎湖縣,每19,584位選民選出一席
台東縣,每34,794位選民選出一席

在最理想的境界裡,一月十二日的立委選舉,最理想的代表比例應為每86,704位選民有一席立委代表。

原住民的代表選民比例遠勝過其他人。如果原住民選民夠聰明的話,他們應該成立原住民政黨,或至少組成原住民黨團,讓目前的保證席次可以嘉惠原住民本身,而非其他政黨。其次,無黨聯盟像土匪似的取得了三個席次。國民黨也不成比例的取得了多數,此結果的影響深遠,因為這造成了國民黨佔據立法院三分之二的多數,同時控制並負責法案的任何進度。

民進黨是主要政黨中受害最深的;他們贏得了37%的選票,原本應可取得足夠席次以阻擋國民黨在立法院超過三分之二的多數優勢。此外,其餘的獨立政黨,也遭受了莫大的失敗(每545,569位選民選出一席),只有很少或甚至無人可代表他們的意見。贏得九分之一的選票的他們,至少應該有12席,而非2席。顯然這個立委選舉制度不能容納這些加起來超過百萬票的小型政黨組織,這些分散的團體應該找到共同點,團結起來以便在立院有人可以代表他們的意見。

沒有任何制度是十全十美的,所有制度都可能造成對某個政黨的不成比例席次優勢。好的選制目標應是減少此類落差。因為所有政黨都同意現行選制(無論草率與否),他們不能責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但我們不得不問,為什麼在訂立此制度的時候,沒有人先做簡單的試算。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台灣是個民主而非獨裁國家。儘管這個區域立委贏者全拿的制度不公平,並不代表勝利者可以因此(整碗捧走)拿走整個國家的控制權。勝利者無權叫失敗的一方閉嘴,像其他國家可能發生的情形一樣,例如中國。

選舉結束,我們應該學會什麼教訓?首先,每個政黨都應了解新的選制並了解每個選區的重要性。新選制需要新的戰術與大謀略。其次,草根的社區代表紮根經營是有必要的。新科立委受惠該區選民 對該區選民負責。最後,新的選制已經顯露出需要改進之處。在宣佈勝選的記者會上,國民黨表示儘管代表性失衡,他們將不會濫用三分之二的國會多數權力。不論此項宣示是否純屬造假作秀,我們很快可以檢驗國民黨允諾不會濫權的誠意,只要看看是否他們會改進選制使其代表性更合理,糾正此種失衡與不成比例的代表權現象。有人要下注嗎?要賭賭看嗎?

Claire Hong 譯自Taiwan’s 2008 Legislative Elections: In Search of an Adequate System
By Jerome F. Keating Ph.D. 祁夫潤博士 Jan. 14.2008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1 comment:

alann said...

我先下注,我的看法是認為
老K在這一屆立委任期內絕對不會:
修法更改選制,往更具民意代表性的方向修正

對老K來說,只有權力勢力分配問題
哪有民意問題,民意只是他們操作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