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2008

"First they came…"

最近常四處啪啪造看朋友拜訪親人,聊天談論生活時事,拜訪親友的沿途有時也會遇見會閒話家常談政治的司機阿伯,偶爾會聽見破口大罵陳前總統的言論,覺得他「死好活該」。我對陳前總統也有我的不滿,我不能為他是否貪污而背書,但是我徹底反對、厭惡現在這個司法制度對他做出的事情。因此每每在聽到對陳前總統目前境遇報以「死好!應該!」言論的時候,我就想起"First they came…" 這首詩。

家中有長輩跟我說,在外面不要談政治,因為你不知道誰在聽。幾時台灣又回到這種生怕遭人監聽的時代了?我想要反駁,卻想起北投分局長因為一首台灣音樂遭強拉下鐵門的事情,還有長輩早年至親無故入獄的白色恐怖回憶,啞口。

但我還是會繼續在公共場合發表我的意見。陳前總統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遭到這種待遇的人。再繼續沈默,或許在很快的未來我們就沒有機會可以說;越多人說,才會越有力量。你不一定要支持陳前總統,但一定要支持讓台灣有一個公平正義社會的言論自由。

"First they cam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irst they came…" is a poem attributed to Pastor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 about the inactivity of German intellectuals following the Nazi rise to power and the purging of their chosen targets, group after group.

12.25.2008

探監記

禮拜一去隔離舍看了貓,做個照片記錄。
Went to visit the evil cat on Monday.

pic. 1 隔離舍管理員週末放假,這貓把貓舍搞成這樣......


pic 2. 咦,我可以出去玩了嗎?


pic 3. 幹嘛連小孩都一起帶來,我好怕。


pic 4. 躲在下面比較安全些


pic 5. 換一格貓舍,換成環保貓砂,管理阿伯人真好


pic 6. 跑給你追,怕死了


pic 7. 一整排的籠子,只有 Niki 住在其中的一格


pic 8. 再度失去自由。

20 months

Eager to Help
搬家期間,挪動物品、箱子、盒子、籃子、傢具的時候,小傢伙都要過來幫忙搬。越幫越忙ㄟ,小鬼。

會幫忙把媽咪的書一本一本從架子上拿下來遞給媽媽,然後說謝謝。有時候會再試圖把書擺回書架上,但大部分時候是丟著就跑了。

會在煮飯時間進來廚房幫忙「調整」瓦斯爐火力,從此之後煮飯時間都把廚房門關上。

A Little Social Being
去公園、賣場很主動找小朋友玩、講話。第一次去公園跟別的小朋友玩球,對方小她兩個月,雖然塊頭比她大,但搶球搶輸小鼓,拍到的所有照片都是小鼓抱著球跑掉。第二次去公園碰到的是一個兇悍的小哥哥,不願意把球借她玩,不僅搶不到球還被兇了一下,立刻奔回媽媽懷抱瞇著眼睛裝哭哭。

很愛講話,雖然咬字不清也(我們了解意思的)字彙不很多,但是拿到電話、手機、遙控、USB線、積木。。。任何東西都可以當作手機來講。跟阿姨講電話也有抑揚頓挫,嘰咕講一堆後,停下來等回應,然後笑一笑繼續講。玩玩具時自言自語,也會對著大人比手畫腳嘰哩咕嚕唧唧咂咂講個不停,講個段落還會停下來等大人反應,再繼續比畫唧咂。阿舅笑說,這小孩是不是大話新聞看太多了啊?!

被其他人兇或是遇到挫敗的事情,瞇眼睛裝哭哭奔過來找媽媽的時候,會偷張開眼睛閃櫃子或其他路障。

跟爸媽一起玩 chu chu train ,三人排成一直線在屋裡面火車快飛。

Handy Hands
會拿鑰匙開門,不是胡亂比劃一下,而是從一串鑰匙裡面找出一把,把鑰匙轉對方向用小手指握好,試著把鑰匙插入鑰匙孔內開、關門。

可以成功的自己穿上小皮鞋,兩隻腳都穿上,有時穿對腳,有時兩腳對調。喜歡穿大人的拖鞋、涼鞋。可以自己扶著扶手順利上下樓梯。穿著超大拖鞋也可以上、下樓梯。最近很努力的在學自己套上小外套。

會自己推洗衣藍、小板凳、紙箱在客廳房間來回走來走去,很吵。

喜歡幫媽媽折衣服,不過越折越亂,還會把折好的一堆整個撒滿床鋪。不過開始有學習把東西歸位的傾向。

Little Problem Solver
吃葡萄會自己在嘴巴裡把籽跟皮分出來,吐掉。第一次吃最近常買的紅地球葡萄(果肉與果皮比其他吃過的品種要硬而結實),試圖一次塞兩顆進嘴巴結果卡住,嚇壞。第二次就學會一次吃一顆,塞進嘴巴時還思考了一下,想出來把葡萄推到前端用門牙咬破再慢慢享受。

穿阿舅的拖鞋上和室地板,第一次只上第一隻腳,第二隻的拖鞋掉下來,很挫敗很生氣。第二次就成功的穿著大拖鞋踩上和室地板。第三次不小心又失敗了,但是不生氣,停下來把鞋子先拿上去,自己再站上去穿好繼續走。

很愛吃水果,不怕酸。葡萄柚、柳丁、橘子,什麼都難不倒她。第一次吃柳丁的時候,吃掉半盤,大約有二個半柳丁的份量。

Little Piglet

每天早上吃很多東西,起床時跟爸媽一起吃早餐,有時爸媽之一晚起,跟著再吃一點。阿妗跟阿舅起床時間較晚,又再搶奪他們的土司與三明治。一個早上吃吃吃不停,因此通常沒有吃午餐的需要,就直接去睡午覺。午覺起來再吃一點點心、水果、喝牛奶。每天的牛奶攝取量很驚人,應該要好好來統計一下總共是喝多少。

開始不吃稀飯,不很確定是不喜歡吃稀飯,比較像是喜新厭舊。看來必須要經常變化主餐菜色。不過麵包、奶製品類她幾乎從不拒絕,還有香蕉。一天可以吃兩根,但為了怕她糖分吃太多,刻意控制在一天一根香蕉的份量,因除了香蕉之外,還會吃到其他的甜的食品。

最近鼓爸每晚睡前都要問的問題是 -- Is she "Obi-Wan Kenobi-ed"? 因為清晨氣溫都很低,而小鼓從不蓋被,一個晚上可以從床墊上翻滾到床墊左側再翻到右側。因此睡前我們都幫她穿上日式和服鋪棉的袍子,鼓爸認為這是 Obi-Wan Kenobi 的裝扮。

Copy Cat
學大人打電腦,拿數位筆點來點去。學媽媽拿筆寫字。從小看到現在的 Pop go the wiggles 的DVD,裡面的動作幾乎背起來,但是模仿得哩哩拉拉。做的最好的是媽媽從網路上看來的 Pat a cake 的動作。學大人穿拖鞋,穿衣服。學跳舞學小跑步。模仿講話發音,但是聲音有時差很多。學爸爸戴耳機刷唱盤。學媽媽拿指甲剪,在自己腳趾頭上比劃。拿購物袋把東西放進去又拿出來又放進去,然後提著屋裡四處走。披上媽媽的毛衣走到門口就揮手說再見。按 portable DVD player 上的按鍵,學大人把畫面按掉又按回來。

12.15.2008

爸媽的菜股



爸媽家的院子,種滿了青菜,最近盛產,多到吃不完,我們笑說最近要改吃素。這是上週五回家拍的照片。一股一股深淺層次不一的綠色蔬菜,不用吃到嘴巴裡,就覺得甜美。

12.07.2008

安定

近日很認真的在把生活調整到有固定的步調與軌道。家,安頓得差不多了,每日作息開始有些秩序與規律,搬入新家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這樣應該算是蠻有成就感的吧?!但心裡頭總很難擺脫那種還沒安定的感覺。

買東西瞎拼買到手軟。每天只要出門,就會東買買、西買買。買完生活雜貨買五金用品,買完柴米油鹽買宵夜零食。可不可以有一個禮拜都關在家裡不要出門好了?!花錢很多是其一,反正跨國搬家一定會花錢,再賺就有。但我更在意的是精神都花在逛、看、挑選、思考規劃決策上,搞得神經僅幫,也少了很多放鬆下來好好陪小孩老公的時間。心理學家研究說越多選擇人越不快樂,這絕對是事實。

其實我心裡對小孩老公有些許歉意,覺得自己的 EQ 怎麼越來越差。這一兩個月以來,因為老公小孩都 depend on me,去哪裡辦什麼文件、買什麼東西,都得要我在場打點張羅,感覺失去很多屬於我自己的時間的時候,我對他們有時候會失去耐性。但終於這一段時間快要渡過了,剛才 J 拉好幾條線之後,說:「 thank god. I'm finally seeing the end of the tunnel.」這就是我們這兩個禮拜以來生活的總結吧。

搬家浮動的感覺,讓人更珍惜穩定生活的安定感。

但總算是慢慢的有塵埃落定的感覺了。可以開始規劃一些休閒活動,開始規劃工作的內容。米台目也快馬加鞭的把機器線材慢慢拆箱組齊,也自己動手焊、裝了一些需要的線,終於他的工作室也可以開張,我也附帶有LP唱盤可以聽唱片了(^^y)。

看他很認真的組裝接線,在工作桌兩頭走來走去的專注模樣,還有 break time 陪小鬼耍寶、讀故事、acting goofy,都是看了很幸福的畫面。希望接下來會更漸入佳境。

11.25.2008

19 months

小鼓剛滿19個月。
Lynn just turned 19 months old.

回來台灣後這二十幾天以來,不斷換環境、認識人,跟阿舅阿妗阿公阿嬤相處,覺得她「成熟」很多。
Been back in TW for about 20 days, she's been exposed to many different environment and ppl, getting to know grandpa, grandma, uncle Jazz and auntie a lot better. During all of this, somehow she's become noticeably mature.

會去幫阿嬤「除草」。
She helps grandma "pulling out the weeds" (or is it the sprout of the newly seeded vegetable?)

昨天學會玩沙子,撒的頭髮衣服都是。洗澡的時候發現紙尿褲內外都有砂。
Figured out how to hold fist-full of dirt and spread it all over herself. Dirt got into to her clothes and inside her diaper. Orz.

逢人就說「嗨~」,不過看得出來跟阿公阿嬤嗨得最起勁。
Says "Hi~~~" to ppl, but gives it an extra kick when she sees grandpa and grandma.

喜歡在後院亂逛,有一小段小水溝旁的路比較窄,竟然會在黑暗中小心翼翼螃蟹走路。
Loves hanging out in the backyard and knows the landscape very well. Walks horizontally along the narrow patch next to the sink in the back, to avoid tripping and falling into the small ditch.

還學會壓院子裡的傳統古井,還好最近古井「漏風」,壓不出水來。
Learned how to work the traditional water pump in the garden. Luckily the pump is leaky ("not engaged"?), so it takes quite a few pumps to get water out.

說話還是很不清楚,但是很愛說。阿公阿嬤都被逗得啼笑皆非。
Speech is still not clear but man does she like to talk! Grandpa and grandma enjoys her "lecture" very much.

照理說這階段要開始 potty training,但是一直換環境,講話又不清楚,很難溝通,等搬到新家安頓妥當再開始。
In theory, we should start potty training. But she's not exactly talking and we've been moving around. Guess it will have to wait till we settle in the new place.

雖然跟阿公阿嬤相處很好,不過如果爸媽出門辦事情太久,會開始屋裡屋外樓上樓下找爸媽。看到爸媽回家進門,就會很高興的撲上來抱住。(Aww... I love you, too, baby.)
Though she enjoys spending time with grandpa and ma, when J and I went out to run errands for too long, she searches upstairs, downstairs, inside the house and out in the yard for us. When she sees us entering the door, she runs happily towards mommy and hold on to her real tight. (Aww... I love you, too, baby.)

最近也開始有越來越明顯的獨佔媽媽行為。想睡覺的時候會來把媽媽「推倒」,自己趴上來抱住。如果爸爸湊過來,就會把爸爸推開。或是看到爸爸抱媽媽的時候,一邊發出抗議聲音,一邊過來把爸爸的手掰開。鼓爸這時就會抗議:「I was here first.」或者很哀怨的說,「mommy's mine, too, you know.」
Thinks mommy's is her property. When she's sleepy, she pushes mommy down and climbs on to rest on her chest. If daddy comes over to hug the both of us, she pushes him away. Sometimes when she sees daddy hugging mommy, she protests and tries to pry daddy's hand away from mommy. J would protest, " I was here first!" or "Mommy's mine, too, you know. "

最近常常大喊的新詞是 dar-yaAA,完全不知道什麼意思,但聽起來很像「打人」。推著小娃在路上走路,推車裡的小孩大喊「打人」,其實是蠻尷尬。
Her newest favorite (and loud) vacab is "dar-yaAA", we have no idea what it means, but it sounds a lot like "Da-Ren" (hitting ppl) in Mandarin. It's kinda embarrassing to have child screaming "hitting ppl" (child abuse!) when you push the stroller around in the streets.

小鼓舅說,那派她去參加和平靜坐最適合了。警察來的時候就由小鼓喊「打人」。
Uncle Jazz says... she's best in the "peaceful sit-in" protest. When the police comes, we will have her shout out "(police) hitting (innocent) civilian." (:P)

很會跑,動作很快。回阿公阿嬤家第三天,就已經從車庫跑出去,害阿嬤差點嚇得腿軟。
Loves to run, and damn she's fast. The third day we're in my folks' house, she already managed to escape from the garage. Grandma nearly had a heart attack.

也常常一轉眼就已經爬上樓梯好幾階。不過現在很會下樓梯了,比較沒有那麼擔心。
Takes here 5 seconds to climb on to the stairs. But she's also very good at ascending down the stairs now... we're not that worried.

媽媽上網的時候,會爬到椅子上站在媽媽背後,拉住領口往下拉。(現在就是)
Climbs on to the chair and stand behind mommy's back whenever she's online, and pulls down mommy's shirt from behind (like now). Baby, mommy still wants to live alright?!


ps. Will be offline for a day or two... we're packing up to move into the new place.

11.24.2008

近況

這陣子東跑西跑的,找房子、辦文件、購物安家。逐漸安頓下來的同時,有好多想法因為忙碌而沒有記錄下來。現在勉強追溯一下。

剛回到家先住在爸媽家幾天,然後就來台中市借住在弟家,一方面方便有網路查資訊與連絡事情,一方面便於一起找要同住的房子。在台中的第一個禮拜,坦白說,有種 culture shock,不是出國太久離家太遠的那種 reverse culture shock,而是真實的 culture shock -- 推著小孩推車在路上走的時候,人行道宛如障礙賽、汽機車駕駛也不因行人推著小娃而讓步。老公問我,這真的不是 reverse culture shock嗎?我說真的不是。從前單身的時候我拉著他的手過馬路在車陣中穿梭,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還笑他 chicken。沒在台灣當過媽的我,這回突然覺得這道路真是 stroller unfriendly。老公提醒我,我們在舊金山居住的 neighborhood 大概是對小孩最友善的,所以感受上的落差自然很大。但不管,以前就會在走斑馬線過馬路的時候用力瞪不肯讓路的汽機車駕駛的我,現在有小孩,我會瞪得更用力。

娘家附近跟台中市大街小巷的亂逛下來,也覺得景氣真差。市區內到處可見拉下鐵門來的店家,租售的招牌,鄉下更是滿電線桿的黃色招牌,賣地賣房。每個禮拜都回娘家,逛一逛就覺得黃色牌子又比上個禮拜多了些,十分觸目驚心。不景氣的同時,卻也覺得東西變貴了,但這可能是我們真是太久沒回來了,物價感受有落差。

來來回回的回娘家,除了帶小鼓回去跟爸媽含飴弄孫享天倫之樂之外,順帶東跑西跑辦小孩與老公文件。結果跑了幾趟下來還是沒辦好。先前都上網查過資料也打過電話到承辦單位詢問,結果,各單位的網頁都沒寫清楚,打電話去問也沒給我完整的答案,非得要人去了才告訴我說你缺這缺那,還有一份小孩在美國的疫苗注射證明寄回去給舊金山辦事處認證,來回烏龍連連,等了兩個多禮拜才終於在上個禮拜五到手。一整個很鳥。

不過昨天回家去,今天跟老公騎著摩托車來回跑了移民署和警察局之後,小孩的定居證總算辦好了,剩下來都是小事。但是得要等收到定居證,入戶口、設籍後四個月才會有健保,明天要自費帶小孩去注射疫苗了。再等下去,一歲半的疫苗還沒打,小孩都兩歲了。老公的文件則得要再等三天,只好慢慢來了。

雖然如此,還是覺得在台灣公務機關臨櫃洽公的經驗,跟米國比起來真是天堂。服務台志工與櫃台人員的態度多半很親切也很有效率,也會提醒我表格填寫疏漏的地方。今天去辦我自己的健保復保,承辦的小姐竟然認出我來,說不是結婚搬去美國了嗎怎麼搬回來,還小聊了一下小孩多大了。(然後我就被告知要入籍四個月才能有健保 orz。)兩個禮拜前老公去做體檢,不僅收費便宜還超有效率。只花了半個小時就跑完全部檢查流程(包括抽血還有在醫院的廁所裡面大便,哈哈!),如果是在米國,可能還在預約的 general practitioner 辦公室裡面等候看診,抽血和糞便檢體,還得預約到一個禮拜十天後。光是這一點,就讓老公大喊搬回來台灣是對的。

過兩天要搬進新家,很期待。網路會斷掉一兩天,不過最近也沒多少時間耽溺網路就是了。呵呵。

11.21.2008

Life So Far

been back in tw for about 3 weeks.

found a place and signed the lease yesterday. we took a walk from my brother's place to the new apartment this afternoon. . . just to check out the neighborhood and the new place. we ended up spending more time window shopping along the way than hanging out in the new apartment. L was happy in the new place. it's spacious and she's got plenty of room to run around.

we have yet to find a pair of slippers for J. he's very difficult to shop for/with. but we managed to find him 2 pairs of shorts on the day the cold front came in. go figure!

L is happy here. she gets to spend time with other ppl, hang out with uncle and auntie, run around in grandpa's backyard and terrorizing the plants grandma spent time taking care of. she also seems to have this special rapport with uncle Jazz. they interact in their own special kind of way, i love watching them play and talk.

i've got bronchitis. been coughing for 3 days. but there's nothing the over-the-counter antibiotics you can get here at any local pharmacy can't cure! ha ha! been drinking lots and lots of hot liquids to help soothe the cough.

L's paperwork is finally here. it got returned to SF and my friend in TECO had to fedex it for us again. it's a drag but it's here. we will go to the immigration office on monday to get both J and L's paperwork sorted out. i'm taking L to the pediatrician right after we get her health insurance in place. she's behind on her vaccine shots and i'd like her to get a flu shot as well

it's been hectic for the past 2 months. but it looks like we're pulling thru. i'm glad.

11.12.2008

[轉]尋找學弟妹──捍衛言論自由

這是兩個台大法律系畢業生寫給在學的學弟妹的信,歡迎引用、轉載。也歡迎以類似的方式,呼籲更多學生聲援野草莓學運。
尋找學弟妹──捍衛言論自由

各位台大法律系的同學們:

  我們是你們的學長姊,離開台大校園已有十幾年了,今天寫這封信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加入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運。

  我們兩人當中,有一個人大學畢業後繼續唸書,現在正在德國攻讀憲法;另一人一出校門就向法律說了再見,目前在台灣從事文化工作。我們兩人當中,在德國的那一個,只能藉由網路上流傳的資訊來關心台灣現況,對於台灣民主所面臨的嚴峻考驗感到焦慮萬分;在台灣的那一個,是這次警察大規模違法執勤的受害人之一,親身體驗了言論自由被剝奪、人身安全受侵害的況味。

  你們在台灣的這一個學姊,在十一月三日下午,被警察強搶表達意見的工具(圖博雪山獅子旗),其間手指關節被拉脫臼,之後遭到非法逮捕,被無故留置在台北市警局保安大隊約兩小時,不但延誤就醫,在後來就醫的過程中,還被警方以「保護」為由持續跟蹤。數日後,她當年的憲法老師李鴻禧教授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把人民要表達意見的表演道具搶走,這是不應該的,至於把女孩的手拉脫臼,這要負起刑事責任,國家沒有被授予這麼大的權力…。」李鴻禧老師不知道他說的那個人,其實正是他的學生(而且還是他的導生),而這早就不是「女孩」的人,雖然早就脫離了法律圈,雖然當年也翹了不少憲法課,卻還是清楚記得,親身經歷過白色恐怖的李鴻禧老師,也曾在課堂上現身說法,講述過沒有自由的生活有多麼可怕。十幾年後,警察在街頭、在媒體的鏡頭和群眾的圍觀下,以赤裸裸的暴力侵犯她的言論自由,她驚覺憲法所保障的價值岌岌可危,深刻體會了老師曾經一再強調過的──自由的可貴。

  你們在德國的那個學長,為同窗好友的遭遇感到很傷心,但台灣民主迅速倒退的事實,帶給他的震撼更為強烈。他曾經慶幸自己成長在解嚴和民主化的時代,他一方面對戒嚴時期記憶猶新,另一方面則在人格養成的關鍵歲月裡,見證了台灣民主開放的歷程。他曾經十分放心地相信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為台灣的民主成就感到驕傲,如今他卻懊悔自己曾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他學憲法,有一天他會以憲法專家的身份回到台灣,但現在他已日夜焦慮,不知道他再踏上故土的那一天,呼吸的是否還是自由的空氣,也不再確定,台灣還能否保有他少年時代堅信不疑的那些價值。

  於是我們寫了這樣的一封信,想要告訴你們,以如今台灣政治對立之尖銳,任何議題和意見都很容易被曲解抹黑,但還在校園裡的你們,年輕、單純、充滿理想和熱情,無涉於政壇和社會上的利益糾葛,比任何人更有可能取信於社會上沉默的多數。今天你們在課堂上學習法律,日後你們當中有些人會成為律師、檢察官、法官、法律學者,或許有一天還會有人成為大法官、成為憲政的守護者。但在那一天來臨之前,這個社會已經需要你們秉持所學而站出來。言論自由不只是你們書中探討的課題,而是每一個人在生活中賴以實現自我的重要權利,你們比任何學系的同學們更清楚這一點。我們在此呼籲學弟妹們,請加入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運。我們不願意你們因為社會人士的加入而被誣衊抹黑,因此不能跟你們並肩而坐,但我們會以別種方式支持你們,以其他的公民運動來響應你們。請你們暫時放下書本,走出教室和圖書館,到代表自由的廣場上,捍衛我們正在失去的自由。

  社會上沉默的多數將會傾聽你們。當所有人都站起來要求言論自由不受侵害,我們才可能真正保有言論自由。

B81301101(八一級台大法學)
B81301345(八一級台大財法)
2008年11月12日‧寫於台灣和德國

11.10.2008

我願意

回來台灣一個多禮拜了,天氣從燠熱到涼爽,老公小孩終於不再汗流浹背,但是電視上的新聞卻一樣令人惱怒。有時會有朋友好意問我,看到台灣的新聞,會不會很後悔搬回台灣。坦白說,有時候這個問題比電視上的新聞還要讓我惱怒。

記得在影展期間趴趴走的期間,有天跟阿傑導演在UW的校園裡要走去放映場地的路上,他問我,我為什麼要舉家搬回台灣?我說,「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讓孩子在台灣的文化下長大,周遭有比較多的親友,假日可以回阿公阿嬤家玩,我喜歡這樣的家庭價值,且我們的家庭份子組成的緣故,可以讓孩子同時接觸到台美兩地的文化。第二個理由,說起來有點濫情......」阿傑立刻就接著回答,「是因為愛台灣」。當時的我,好像正好穿著我自己印的「阮祖嬤係平埔族」的黑色T。

其實在圍城與台灣突然變成警察國家這些事情發生之前,也會有人問類似的問題,「台灣經濟很差,你確定要搬回來嗎?」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坦白說這類問題讓我有點無奈。台灣經濟不好,美國經濟也是在蕭條。但哪裡的經濟環境比較好不是重點,這個問題留給經濟學家去解答,我家庭主婦只管地方好不好住,環境我洗不喜歡,有多少錢就過多少錢的生活,畢竟不管住在哪裡,都是要努力的生活。我們決定搬回來,自然是經過我們的評估,覺得這是比較適合我們定居養小孩的環境啊!

可能有些時候我太嚴肅,對於問題太過認真思考,於是在聽到「你不會後悔嗎?」或是「你確定嗎」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想了很多。有的時候我很想反問,難不成我就抛棄台灣的親朋好友?難道我們對台灣這塊土地這麼沒有信心,對土地上的台灣人這麼沒有信心?難道發問的你認為我這麼容易就放棄這一塊土地?另外一個惱怒的原因,是有種被瞧不起的感覺,難道你覺得我沒有那個 guts 跟惡勢力對抗嗎?問的人其實沒有這些意思,只是我聽起來老是覺得不太順耳。有問過我這個問題的朋友也不要介意,我是自己很會胡思亂想,不要自己對號入座喔!

有幾次跟弟弟弟妹抱怨這件事情,他們也會說,啊亂歸亂,經濟是不景氣,但我們也還都是住在這裡,日子也都還是這樣過,難不成我們都該去跳太平洋喔!

也有的時候會被調侃,你老公被你強迫搬回來了呴?或者很關切的問說,那你先生也願意住台灣嗎?我也不知道這個問題到底是應該要怎樣回答。如果對話的對象對台灣這麼沒有信心,那還有什麼好繼續討論下去的價值呢?還好娘家婆家的親友都很支持,我至少不需要跟家人也進行這種對話。

有時候覺得我以後 kuso 一點比較好,以後再出現這種問題的時候,我的回答會是:
「對,我拿刀架在我老公脖子上,下毒藥威脅他跟我一起搬家回台灣的!!!」
「因為我們在美國混不下去了,所以只好搬回台灣啦!」

再嚴肅回來,馬「您」先生賣台速度這麼快,說我不擔心當然是騙人的。我也不是什麼很偉大的人,只是個力量薄弱的小小家庭主婦兼自由工作者,但至少一家三口遷回台灣,台灣往正向移動的人口就多了三個,我還是很願意的。

11.06.2008

「抗議馬政府向中國人權低標看齊」-台灣公民連署區

我已經連署了,如果妳還沒有,請一起響應。今天我們不發出聲音,明天我們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抗議馬政府向中國人權低標看齊」-台灣公民連署區

2005年第一次連胡會時,人權團體即要求國民黨:「政權可以失落,人權不可以失落。」應該要向中國政府強烈要求釋放政治犯,及改善人權狀況。2008 年,馬政府上台後,強調與中國的對等交流,然而,所謂的「對等」,竟是降低台灣的人權法治標準,來迎合中國。近日,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國民黨政府正是以中國的人權標準,來對待台灣的抗議民眾。

列舉馬政府種種降低人權標準的粗暴作法諸如:
淨空高速公路車道,連媒體隨行車輛,都遭到警察以「逼車」方式強行要求離開;禁止民眾在公共場合舉國旗;禁止民眾在公共場所說「台灣不是中國的」;民眾在圓山附近手持DV拍攝被警方帶走;民眾想要施放印有「黑心」圖樣的氣球被警方制止;民眾騎機車懸掛支持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被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的理由,禁止通行並將人直接從車上架離.........

大法官曾表示:「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因此警察在執行勤務時,不僅有義務對表達意見的人民給予適當保護,更應該協助人民行使表達意見之自由。然而,台灣警察在面對人民行使基本權利時,卻常是橫加阻擋和壓制。特別是這段期間警方密集地超越了勤務執行的界線及比例原則,嚴重妨害了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這些活生生的人權侵犯實例,無疑對台灣政府自我標謗為「民主自由國家」是最大的諷刺。

除了強烈譴責警察執法過當的行為,台灣人權促進會嚴正發起民間社團連署,要求:

一、馬總統應該為其出賣三十年台灣人權法治成果、附和獨裁國家,向全國人民公開道歉。
二、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台。
三、號召成立義務人權律師團,接受民眾舉報人權侵害個案,做為進一步向國家提出集體控訴的基礎。
四、呼籲在第一線執法的警察同仁們,維護憲法價值是每一個執法者的天職,盲目聽從上級的違法違憲指令,將構成犯罪行為。勿淪為箝制人民基本權利的打手。
五、呼籲立法院立即修正「集會遊行法」。

陳雲林滾回中國

陳雲林滾回中國!

[轉]【聲明】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剛剛搬家回來,天氣很熱,看著汗如雨下的老公汗小孩很不捨,看到新聞上台灣人的基本人權遭到踐踏的時候,讓我更加不捨與憤怒。現階段不能做什麼事情,轉貼受傷朋友的聲明,表示致敬、疼惜與對這個快要把台灣變成警察國家的無能政府的抗議。謝謝那瓜和小薰還有 coffee shop,你們很勇敢,很愛你們。

【聲明】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不能去參加明天的記者會,公開聲明在這邊:

手受傷是小事,言論自由受到箝制是大事。今天我國警察可以暴力強盜我手中的旗幟、禁止我以和平、合法的方式表達意見,將我的手指拉到骨折,明天他們就有可能為了搶奪人民財產而動用槍械。

我和同行的網友在現場要求警察告知執法依據,他們拒絕回答。被帶到保安大隊以後,我們要求他們出具書面,也遭到拒絕,使我們連提出書面異議的可能都沒有。

他們說,他們沒有給我們上手銬,所以只是把我們『帶回』,不是逮捕。我沒唸過這一條,請問誰唸過這個定義?『帶回』又是什麼法律名詞?聽不懂,麻煩保警有以教我。

有人短暫拍到強搶我手中雪山獅子旗的警察,雖然影片中看不清楚,但我一定會查清此人,循法律途徑解決。

另外,因為我沒能保護台灣圖博之友會自達蘭沙拉帶來的雪山獅子旗,在此致歉。請台灣圖博之友會向保警索取,並向法王代轉我最深的歉意。

在回家後,我得知馬英九總統在媒體前佯作不知情,還說人民可以帶國旗上街,這完全是睜眼說瞎話。過去我會代替亡母出席馬英九總統的大學同學會,但此後只要馬英九在場,我絕不會再參加,因為,我母親若是在世,必定也恥於和這種人踐踏我國公民人權的總統同席。

也順便問一下與馬英九同班的蘇永欽叔叔和彭鳳至阿姨:你們是法學博士,憲法教授、大法官,請你們秉持法律人的良心告訴我,台大法律系是這樣教我們的嗎?

沒別的好說了,也無庸動怒。法律人就法論法,我跟『人民的褓姆』相約法庭再見。

[轉]圓山飯店 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

2008.11.04 圓山飯店 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
◎陳育青

11月4日上午九點多,我與友人開車前往圓山飯店訪友,途經兩個佈滿警察、拒馬的檢查哨,警察兩度攔車詢問後,就讓我們通過。

我等候住在圓山的朋友回來期間,在飯店內外走走、看看,未受任何干擾,也沒有標示告知此處有什麼特別的限制。當我在飯店大廳等候朋友時,並不知道住在圓山飯店的陳雲林今天有何行程,也無計畫從事抗議行動。約十點半,大批警察、安全人員開始進駐大廳。

大廳走道兩側圍著分隔線,將媒體、遊客分隔在走道之外,有些遊客看到這麼大的場面 ,就拿出相機、錄影機拍攝,現場並無設置任何標語告示哪裡不得通行、或者非媒體不得拍照、錄影。

我是一個紀錄片工作者,有隨身攜帶小型攝影機的習慣,既然來到,就留下來拍攝 。此時發現身邊出現兩、三位身分不明的男子,我走到哪裡,他們都亦步亦趨的跟著我,使我覺得非常不愉快、 有威脅感 。

十點五十七分,陳雲林等一行人走過大廳上車,車隊離開後,警員與安全人員陸續撤離。我走出飯店,隨即有5名以上的警察擋住我的去路,他們要我出示證件,我不同意,警察即欲奪走我的攝影機、並動手關掉錄影鍵、遮住鏡頭、把我往牌樓方向推擠。我要求他們讓我自己走路、但是警察限制我的行動自由,圍成人牆並擋住我,一直把我朝特定方向推擠。

在此同時,警察一再要我出示證件。以下是錄影的對話內容:
警1:「你在管制區裡面出現、又沒有採訪證。」
我:「我不能出現嗎?為什麼需要採訪證?」
警1:「警察不用聽你的,是你要聽警察的!」
我:「為什麼警察不用聽我的?我是中華民國的公民」
警:「警察對你身分的盤查,還要還要有什麼問題?」
我:「我有什麼嫌疑嗎?」
警2:「我們先看身分證啊,你說你是中華民國的國民」
警1:「你要先遵守啊」
我:「我為什麼要先遵守?警察是人民的公僕」
警2:「對,那你先出示身分證,看看你是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好不好?」
我:「那我可不可以看你的證件?」
警2:「看證件,當然可以呀…」
我:「那我也可以懷疑你的身分呀!」
警2:「這麼多人有什麼好懷疑的啊,穿制服還懷疑啊?」
我:「我堂堂正正來到這邊,你憑什麼質疑我?我有做什麼犯法的行為嗎?」
警2:「進入管制區,你要帶證件,我們覺得你有可疑,要看你的證件」
警1:「不管有沒有什麼違法行為, 我們現在要先盤檢你的身分 」

我:「為什麼要看我的證件?憑什麼?法令拿出來!」
警1:「為什麼,都跟你講了! 」
警2:「好啦,小姐,配合一下」
我:「我為什麼要配合你?」
數位警察七嘴八舌,很吵雜、混亂
警:「來,女警察帶上車」
警:「強制強制用強制的」
警:「她不給我們(證件)的話,就帶上車」
警1:「你出示證件嘛!」
我:「你憑什麼盤查我啊?」
警1:「警察本來就可以,依規定可以盤查」
我:「什麼叫警察本來就可以?」
警1:「依照警察法本來就可以」
我:「你背給我聽」
警1:「可以用背的啊….(意思是不懂?沒念過?)你叫法官背法條給你聽你也不會聽啊」
我:「我要法條你背給我聽啊,台灣的人有言論自由、行動自由」
警1:「那你先證明你是台灣人好不好?」
我:「為什麼?有什麼資格叫我出示證件?」
警3:「先帶上車」

然後我就被三個女警以手牽手拉起的人牆,把我推擠往警車的方向,以下是三立電視台拍攝的現場畫面對話:
我:「你們(警察)不要碰我!」
女警:「我們哪有在碰你,我們在牽手好不好?」
我:「你這不是在碰我嗎?離我遠一點。你們有什麼權力?我要過去那邊。」
警察不讓我離開,擋住我的去路
我:「你們有什麼資格阻擋我走路」
女警:「這裡是管制區」
我:「那我有在管制區做什麼違法的行為嗎?違法的是你們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你們要我怎麼樣?打電話報警嗎?(笑)」
警察又再度用人牆推擠我
我:「等一下好不好,不要用推的,你們讓我站一下好不好」
男警:「給她架兩邊、架兩邊」
我:「喂,你看,他們說架兩邊!(對媒體記者說)」

警察還是一直推擠,有一位從背後把我架住推往警車

我:「你讓我用好好走的好不好?」
此時,大批警察湧上,不分男、女警,把我壓得趴在警車後車廂上方
許多媒體圍繞著警車拍攝,但是警察一點都不手軟的,1.壓彎我的頭以便擠入警車。2.推擠我的身體以便擠入警車。3.從警車內強拉我的手臂。4.硬拗我的腳進入警車。

遭受如此暴力的對待,我痛苦的大喊「警察迫害、執法過當!」但還是被塞進車子裡。

警車內,他們仍緊抓我的手臂不放,使我十分疼痛。到圓山派出所前,我告知要等我的律師來處理,律師來之前,我不願意離開我站的地方進入警察局,並且要行使緘默權。警察先是同意我等律師來,後又說:「你可以行使緘默權,但是我可以強制把你帶進去,因為你到現在還沒有出示你的證件嘛。」

隨後,四個警察抓住我的手腳,像「抬豬公」一樣把我抬進警局。
我高喊:「我要在這裡等!」
警察:「在這裡等?在這裡的派出所等啦(語氣不屑)」
我:「為什麼要把我帶到派出所?」
警:「你法律去翻清楚再來跟警察講,警察不會做無理的動作」
我:「你就是做無理的動作」。
抬豬公的過程中,我的手機掉落,警察撿起來後,卻不肯交給我。
我:「請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不然我告你偷竊!」
我不斷高呼:「把我的東西還給我,拿到我的手上!」警察卻置之不理。
我:「警察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你偷竊!」
我被帶到警察局角落,至少有四名警察圍著我。
警:「證件先出示一下」
我:「不要,我要等我的律師過來。」

稍後,我的親友前來,市議員簡余晏也前來關心。圓山派出所因為簡議員的關切,原本限制我行動自由的女警自動讓開,警察也不再要求我出示證件,態度180度轉變,所有過程我皆有存證。

從11點警察在圓山飯店盤查,到12點21分離開圓山派出所,我深切感到公民的權益如何受到公僕藐視、踐踏,公僕又是何等缺乏人權、法律與道德素養。這是一件嚴重侵害人權的事件,期間受到警察粗暴的肢體傷害,有台大醫院驗傷單為證,我認為一切應當公諸視聽。

下午四點半,由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陪同,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國際特赦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團體聯合出席,召開記者會,相關內容可見玉山網路電視台。
http://vivataiwantv.blogspot.com/2008/11/day2-081104.html


在此,我要對警察的不實說法提出異議。

1.警察聲稱圓山飯店為管制區,但在入山口或飯店內,就我所活動的範圍,完全未見未聞公告、指示、提醒。攔查時既然讓我順利通過,即代表我獲得進入警察認定的「管制區」許可。

2.警察聲稱我在管制區採訪,且未佩戴記者證。
第一,現場我所活動的範圍,完全未見未聞公告、指示、提醒哪裡是觀光客不能走的地方,哪裡又可以?現場並未公告觀光客不能拍照、錄影,亦未公告唯有媒體得進出飯店大廳,我並非採訪新聞,更不是記者,如何佩戴記者證?

3.我在圓山飯店停留一個多小時,之前完全沒有警察來「懷疑我的身分」,難道只因為拍攝陳雲林走路就構成「犯罪」、「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事件」?

此外,民視新聞報導我是「冒充記者」、「態度強硬不配合」云云。我必須澄清。1.我本來就不是記者,更沒有「冒充」記者。2.面對警察,我維護自身基本人權有其正當性,為什麼要用如此欠缺民主概念的用語描述我的行為?


整起事件,我的感想是----
大前天有民眾表達言論自由,被警察帶走。
前天有民眾穿著自我主張的衣服上街,被警察帶走。
昨天有民眾手持中華民國國旗,被警察帶走。
今天我拿攝影機拍陳雲林走路,被警察帶走。
那麼明天呢?後天是誰?在哪裡?什麼事?會怎麼樣?人人自危嗎?

現在,警察只要主觀的懷疑你身分,連法條都不告知(還是不懂?)就可以說
「警察不用聽你的,是你要聽警察的!」
「不管有沒有什麼違法行為, 我們現在要先盤檢你的身分 !」
只要「不配合」盤檢就「架走」台灣警察怎會淪落至此?是人民的保姆,還是人民的敵人?

我不禁想起北京奧運時,各種異議迅速被撲天蓋地的公安消音,陳雲林把中國公安那套也當作禮物(或毒物)送給台灣了嗎?民主國家的警察,是保護所有人民的權益;極權國家的公安,才是保護特定人的權益!

你以為什麼都沒做就很安全嗎?你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被公權力欺壓嗎?你以為你不惹事,事就不會惹你嗎?今天早上11點之前,我也是這麼輕鬆的以為。

如果我們再冷漠、再任由國家濫權,再不抵禦警察任意的盤查、要求與暴力,今天他想看你的身分證,用暴力讓你屈服,誰曉得哪天他要對你做什麼,不能得逞?

請參考《警察職權行使法》特別注意第四章「救濟」第二款,如果你認為警察無理,可要求他將你認為不合理之處製作記錄給你。

參考《大法官釋憲535號》

參考《世界人權宣言》

11.05.2008

phone numbers

My dear friends and family,

I lost my phonebook at the airport. If you happened to drop by this blog, please email me your cell phone and landline. I have also just set up my tw cell phone. Please email me for my cell number.

各位親朋好友, 跨國搬家的一片混亂中, 我在機場不慎把電話簿搞丟了, 如果你正巧來逛這個地方看到此貼, 請寫信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 我也已經申請好手機, 寫信來再回給大家囉.

11.04.2008

hectic

been back here in tw for 4 days. things are chaotic still but slowly settling down. spent the past 3 days running around and getting J and L's paperwork done. only had little time to catch the news but it already make me furious. 幹!

11.02.2008

回到台灣了,先住在爸媽家. 要開始陸續看房子找新家.
Back home in TW now. stay with my folks for a while before we find a place.

感覺很不真實.
arrived safely but exhausted. feels surreal.

很熱, 老公小孩都不停的流汗, 可能是有美國基因的關係,哈哈,至少在我們這一家三口中的基因組成中可以這樣推論.
it's still quite hot. J and L are sweating profusely. i feel sorry for them but am sure they will get use to it in time.

right now we're in taichung, my brother's flat (hence the internet connection). heading back to home later this afternoon. will take care of all the paperwork in the next couple of days. hope it won't be too much hassel.

10.29.2008

從 SF-Seattle-Eugene-Vegas 一路跑跑跑完影展回來了,忙碌仍未結束。看著空空有點 echoey 的公寓,心裡突然難過了起來,忙碌未止,心卻有些亂了起來。晚上躺在房裡陪小孩入睡,望著天花板,我的心裡突然一酸,這個房間見證了我的大腹、陣痛與初初問世的小鼓,半夜起來 nursing 時看著的同一個天花板,很快就要變成回憶,有些難過。要邁入新開始,心情很興奮也很複雜。

跑完影展後的身體雖然疲累,但是心情滿溢,很多的感受,不能用文字一一記錄,留在心裡好好體驗。未來的路有些明朗有些未知,但我心裡充滿希望,期待這段時間的醞釀,會有好的果實。感謝一路同行的姊妹、夥伴、朋友,I had a lot of fun. I'm grateful for all those moments. Thank you and love you all.

明天要去 drop off modem,之後就要 off the grid 一段時間,這篇貼完大概要休息一陣子才會再上網。遠離耽溺的事物,是好事情。

10.24.2008

On the road - leaving Seattle

Sitting in a hotel lobby in Seattle. Been on the road for 4 days so far. Things are going well. The TFF has drawn out more audience in UW this year, too. Packed the theater with features films, like what happened in the Bay area. We're happy. A senior proferssor came up to Chung-Wang and me after the screening, told us "For More Sun" was a very touching film. We (Jing-Jie and me) were also recognized by ppl on the street. As we're crossing the street, a student shouted out to us "Great movie!"

Purple Wine bar was great. Also went to Fremont for the sculptures and artists' residence. Bumped into an artist and got invited up to his friend's studio.

Went to a Greek restaurent twice, for the beautiful eyes and smile of this waitress, Celeste. Jing-Jie is especially taken with her. (I've got to get my hands on his girlfriend's phone #, ha ha!) Had a nice chat with Celeste and the Greek owner. Note to self: Need to get a copy of Zorba the Greek.

We're leaving Seattle this afternoon, for Eugene. 5 more days to go.

10.20.2008

Slideshows of TFF

台灣電影節截至目前幾天的現場實況


2008/10/14 @ TECO-SF Conference Room


2008/10/16 @ Fromm Hall, 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


2008/10/18 @ Cubberley Auditorium, Stanford University

雜記

忙翻天 想記點什麼 但是沒腦袋寫文 隨便亂記一下

影展開跑了 今年反應非常熱烈 座無虛席 紀錄片有百餘人 劇情片則是爆滿
昨晚 cubberley auditorium 連走道兩旁都站滿了人
不過QA的時候很想打人
因為阿傑導演講話太詩意了 很難翻譯 手寫到快斷掉 腦細胞死了很多
其他導演就比較體貼 QA 都非常精彩
筆記會留下來 但不知道結束後自己還看不看得懂

紀錄片人數雖比不上劇情片 但是非台灣(或非亞裔)觀眾比較多
問題非常深入而熱烈
炸神明 QA 像是上文化人類學課程
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QA像是特教+社會學
夢想無限QA像美台高等教育比較研討會(好在教授沒來。。。不然我也要翻機械工程嗎?!)

這幾天都還在灣區 所以每天跑跑跑到快要半夜才回家
雖然很累 但是很滿足
除了動腦筋記行程翻譯很累之外
兩頰和腹肌也很酸 這批導演實在太會搞笑
很晚回家又累翻 但是小鼓發現媽媽都會半夜回來
因此會醒來哭哭 然後堅持要媽媽抱抱 或躺在身邊直到她再度睡著
但是只要媽媽稍微起身離開 立刻醒過來抱住媽媽 orz
有天搞到三點才睡覺 隔天我有三場翻譯 真是美好的一天

家裡很像爆炸過 因為陸續整理雜物 賣賣賣送送送丟丟丟
現在快要家徒四壁 感覺非常清爽極簡 I like it

明天要飛西雅圖 偷閒打文 不能再摸魚了 去收東西

10.13.2008

小鼓說話

  • 會講 flower,但聽起來像 va-VAR
  • nana 是 banana
  • 媽媽說 Niao mi,小鼓回答 meow
  • 媽媽說 Kitty,小鼓也是說 meow
  • ta-DA 是dogie,也會學狗叫 hoof hoof hoof
  • 拿東西給別人,會說謝謝,把書拿給爸媽想聽故事的時候,也說謝謝
  • 有 milk 這個字彙,但聽起來很像 奶茶 na-JAR
  • 喜歡聽媽媽唱歌,會跟著做動作,例如 1234(用手指頭點點點), Head and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 (大致上是摸頭,彎腰,然後摸鼻子,其他動作跳過),Itsy Bitsy Spider (食指碰食指,拇指碰拇指,因此 spider 一直都爬不上去)
  • 聽到 Old MacDonald Had a Farm 時,會唱 yee-ya-yee-ya
  • 媽媽說 run run run,小鼓就握拳頭上下揮手臂,坐著就假裝跑步,站著就來回跑跑跑
  • 會講 three ,但是聽起來像 dwee
  • 會講 ball,會說成 bo-bou
  • 想吃東西時,說 ma ma, ma ma,或者牽著媽媽的手指頭,走到廚房,把媽媽丟進去
  • 聽到媽媽說好可愛(愛=eye),指眼睛

10.09.2008

[轉]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

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
◎ 陳幸妤


比起其他更吐血的名嘴,陳立宏在其中我想還可稱之為「清流」,但是他一直以來主張要我休息,不要理會媒體的主張,我卻無法認同,有病的是台灣的媒體,不是我個人,為了躲避一群已經瘋狂,不論是非,每天編故事的新聞媒體,而要一個認真上班的老百姓「休息」就好了,這豈不是是非顛倒、黑白不分,若此論述合理,豈不是可要求所有善良百姓都該休息在家中,以防遇到強盜或是強姦犯?

以往有記者假扮病人的朋友,來我診所用針孔偷拍以得到獨家,也曾多次闖入屬於私人領域的診所、地下停車場只為圍堵我,而因為我的診所位於一樓,媒體的攝影機隔著診所透明的落地窗,在我上班時間八個小時,十幾台攝影機貼著玻璃,無視裡面上班的其他醫生、診所小姐、等候的病人的抗議,連我們進出洗手間的畫面都絲毫不放過,我相信沒有人可以忍受如此的對待吧!如果我該為媒體的失控行徑休息,那更該去好好上課,學習如何做個公正客觀、有涵養的媒體人的該是天天守候在我門外的記者吧?

更別提連我帶小孩去超市買菜都可成大獨家,那是否我連超市都不該去了呢?更別提那天蘋果的記者口口聲聲說會把小孩打馬賽克,結果呢?我的三個兒子去幼稚園也都被跟拍,那是否我也該讓他們休息一陣子,以防媒體看到扁家的人又「抓狂」起來,以往我也曾試過出國躲媒體,結果我發現只有馬唯中在美國,記者會找不到,不論我去東京,記者就在飯店大廳天天堵我,我去洛杉磯,記者在我親戚家門口,整日對著屋內拍,把我兒子嚇到晚上睡不著覺,紐約那次更是瘋狂,記者在高速公路上飛車追逐…。如果我真該休息一陣子,那我才真是會被關在家中直到發瘋,因為這不會是半年一年的問題,而是只要有一天我還活著,就算不上班,只要我出門就是會被跟拍,否則郭台銘的老婆為何多次被記者追到哭?她有做錯什麼?她有上班嗎?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的兒女是可悲,尤其是綠營的政治人物,我九歲時我媽媽政治車禍才出院半年,我爸爸就被抓去關了,當時我每天牽著六歲的弟弟去羅媽媽家吃飯,再端一個盤子把我媽媽的飯拿回家,當時雖然有老師、有同學罵我,不跟我玩,我還是可以名列前茅,我可以有今天的成績,不是任何政治黑牢、政治車禍可以阻撓我的,過去如此,未來也是如此,我不需要陳立宏你的同情,如果你看不慣我的言行,你大可在政論節目上批評,那是你的工作,但是當一個牙醫師也是我的工作。

和我爸同是蓬萊島案的黃天福的女兒在幾年前自殺死了,我至今想到她的遺言「我不能再快樂了」都感到心痛不已,我只在這誠摯的希望,即使日子再不快樂,都要勇敢、tough的活下去。

(作者為牙醫師)

10.08.2008

怕死

雖然還住在美國,但是毒奶精事件並不是沒有影響到我們的生活。

首先,我家小朋友的塑膠餐盤,翻過來底部都有寫 melamine... 喂~

好啦,我搞笑,不過 I just want to point out, that's exactly where the word melamine belongs.

先前還有去大華shopping 買菜的時候,我買了一些即沖即飲的穀物飲料,以備懶怠匆忙或嘴饞之需,例如黑豆抹茶、冰糖杏仁茶、山藥薏仁、啤酒酵母保健穀粉之類的東西。因為當媽媽後很勤勞煮飯照顧小朋友和老公的營養均衡,很少沖泡來喝,因此抽屜裡還剩下不少,只有偶爾小鼓頑皮去開抽屜拿出來玩的時候,我才會想起來我有那些東西。當時在大華採買各種南北雜貨的時候,我當然是嚴格執行不買 Made in China 貨品的原則,因此這些飲品也全部都是台灣製造的產品。毒奶精事件吵翻天,有天小鼓又拿著一包即溶飲料假裝是零食包餵我吃,我順手接過包裝來仔細看了一下,才發現我買的那些各式飲品,都有摻奶精。雖然都是台灣製,為了安全起見,我把那個抽屜裡的飲料全都給扔了。一來反正快要搬家,現在多扔些到搬家時就少煩些。二來,我愛我的腎臟勝過於懶怠匆忙或嘴饞之需。

有天米台目下班回家,跟我說:「親愛的我今天去快可立買午餐。」我盯著電腦心想,不必連午餐吃什麼都要跟我報告,不過去快可立,一定是去買炸棒棒腿和鹹酥雞,也不看看肚子都已經五個月大,還去吃炸雞。。。「我買好午餐和飲料之後,才看到他們櫃台後面的架子上一包又一包的 non-dairy creamer。」這時我轉頭了,說,對呴~~~快可立的奶茶,當然應該是用植物性奶精去泡的。還好這老兄不疾不徐的就說,「我點的是茉莉綠茶。」厚~ㄚ無卡早講咧。。。

毒奶精之後,上禮拜又聽到義大利發現毒鞋子的新聞。米台目有天午餐時間打電話回來,我就迫不及待的告訴他這個大消息。他立刻說,「啊,我的 red chuck!」我開始冷笑,「對啦,你穿很久已經穿破好幾雙連帶我也買一雙的 red chuck,都是中國製造的,我們都得了癌症了!!!」米台目半天沒出聲音(正在脫鞋子起來看製造地),然後突然說,「耶!我這雙是印尼製造的!耶!」我只好回他,「先生,你先前穿到破洞壞掉的四、五雙 red chuck ,全部都是中國製,到現在才不是,你已經癌症末期了啦!」
(註:這純粹是綠豆芝麻夫妻搞笑,義大利發現的毒鞋子是皮鞋,不是布鞋。不過儘管如此,以後還是要想辦法避開MIC的鞋子,雖然我知道可能很困難。)

orz轉寄信之二

收到一封轉寄信,裡面是這樣的一篇文章,文章的最後附上一大表格,內含數十個連結,都是一些關於親子教養的類似心情小故事的文章,我跳過沒附上,沒那精神也不想傷路過讀者的眼睛。我看了主文,就只想要很 mean 的說: loser parent 就養出 loser kid。隨意不用大腦思考轉寄沒營養文章的父母,我看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太厲害的教養哲學。

我不是教養專家,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會教我的小孩要用大腦要有自己的看法。我生養的目的,不是要供應小孩幸福、衣食無虞的生活,而是相反的要教小孩 work for what you want。有付出才會有獲得,食物、玩具、讓他出門看來很酷的 gadgets and gears,不會憑空從天上掉下來。如果到了十八歲我家小孩還在家裡搭伙吃免費午餐擺出一副我們本來就應該提供的態度,我立刻就叫小孩打包滾出去。

但話又說回來,身為父母,竟然寫不出自己小孩有什麼優點,there's something terribly wrong with that picture,也是一些傳統教養觀念造成的。

不過我主要不爽的不是這篇文章裡面的內容(這篇文章其實凸顯出很多傳統的教養觀念迷思,包括我的父母,還有將來我自己可能也會犯類似錯誤),雖然那篇文章仍是讓我胡亂開罵了好幾段,ㄎㄎ。我不爽的是,又來了,又收到這種不經大腦思考不含個人意見的文章,附上一篇很爛的主文,導致大前提就錯誤,還在後面附上的數十個沒頭沒腦的短篇心情小故事連結,這種轉寄信與文章,真的對你的孩子的教養有幫助嗎?

如果你是爸爸、媽媽要看看它..

精采的在最後面
我不要這樣的孩子~~~~~~~

牽掛草莓族 -- 你不會永遠十七歲 文 陳津穗

屬於草莓族的兒子即將退伍,最後一次放假,一進家門就說:「買輛車給我吧!下禮拜,我要開車回部隊領退伍令。」役期近兩年,能安然而退,身為父親,按說該高興才對,沒想到我卻心情低沉,思前想後,久久無法回應他的請求。

記得送他入伍時,耳提面命他注意言行,軍令如山,不得輕忽,他卻不改輕佻地說:「國家靠我去救,一定毀了!」我殷切期待,他經歷軍隊磨練,可能會較成熟穩健,事實上依然故我,不禁長嘆,難道這就是所謂一輩子的牽掛?

上班領薪?三萬幹啥?年年考試?父母撫養?

他回家後,丟下行李就想溜,我輕聲問他:「退伍後有什麼規畫呀?」他成竹在胸答:「K書準備參加十月的考試啊!」他可算得精,以考試之名,申請延後入營,足足玩了三個月;現在,他要故技重施,算算,又有幾個月好混了。

看我陷入沉思,他倒過來勸慰我:「爸,您不用操心,家裡多我一人,也不過加雙筷子而已。」話說得可美啦,事實不是這麼回事。猶記得,我常常張羅好飯菜請他入座,他探身一瞧,轉身走人:「我吃泡麵。」我算了算,桌上大大小小有十道菜,辛苦的老媽還在廚房揮汗如雨,聽兒子要泡麵,氣得差點提菜刀追出來。

當兵期間,他返家一定帶回大包髒衣物,老媽邊洗邊搖頭,我還得不時說「以色列戰士的母親驕傲晾征衣」的故事來安慰她,而兒子那種永遠長不大的心態,教人擔心。

在家,日上三竿,老媽去催駕,兒子說:「人家晚睡,幹嘛要早起?」母親問:「那你能這樣過一輩子嗎?怎麼一點都不急?」只聽他灑脫的笑:「急?急什麼?妳去探聽一下,我們這屆法律系兩班,有幾個人在上班?就算去上班,每月不到三萬元的薪水能幹什麼?」

母親焦慮再問:「那你總要努力準備吧?」他顯得不耐的答:「考試那有這麼簡單,有學長考了十年,還在考呢!」如此不是擺明要父母再養他十年,先預告,請不必沒見識,不要如此大驚小怪嗎?他翻身睡到自然醒,那管母親的長嘆。

手機不新?被偷最好;機車壞了?扔天橋下

聽他口吻,讓我想起他大學四年用手機、換機車的行為。

他讀書學費父母全包,吃住在家,每月另支一萬元零用錢,卻入不敷出,非要去打工,收入全用在無謂的消費上,像手機通話費,至少兩三千元,動輒五六千元。

而且每當新款手機上市開始廣告,他就恨不得趕快丟掉手邊用的;有次在網咖打工,手機被偷,他不但不怪竊賊,還心存感激的說:「真謝謝他偷得好,正想換支新的。」

另一件事是,有天晚上,他搭計程車回家:「爸,幫我付車錢,機車壞了,丟在路邊。」接著,上演除非包計程車接送,否則沒新車、上學免談的戲碼。我與老妻,尋尋覓覓,好不容易找到丟在天橋下的機車,推好遠去送修再騎回家。

老妻一路開罵:「這就是你教的好兒子?」

買鞋虛榮?一定名牌 找他優點?事態嚴重

他的交通違規罰單,更讓郵差送到手軟,違規事由五花八門,例如未戴安全帽、違規停車、闖紅燈……有一次,罰單出現「棄車逃逸,逕行舉發」,如果不是繳納罰款才領回被交警拆走的車牌,我還相信他所說車牌被偷,而且天天催他報警呢!

至於打工,薪資還沒進帳,要怎麼花已計畫好,只要今天領錢,明天鐵定不見人影,散盡錢財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他不是月光族,應該叫日光族才貼切!

他追求時尚名牌更是不在話下,尤以運動鞋非名牌絕不穿,他的理論:「我不是虛榮,你總不願見到你寶貝兒子的腳受傷吧?」所以,父母親買三百九十九元的地攤貨,兒子買價近十倍的旗艦級精品,是理所當然,好像中外古今皆如此,否則怎配當孝順的好父母?

有次與老妻私下檢討,是否該多鼓勵少責難,妻遞給我筆和紙說:「要鼓勵總該找出優點吧?來,給你十分鐘,把你寶貝兒子的好德性列出來看看!」不瞞你說,我用超過妻給的時限好幾倍的時間,竟然寫不出一個字!我猛然驚醒:「事態嚴重!」

兒啊!老爸急於告訴你的一句話是:「你不會永遠只有十七歲!」快點醒過來吧!

【 2004-07-07/聯合報 /E6版 /繽紛】

有時侯咱們辛苦一輩子就是為了給孩子過幸福、衣食無缺的生活....最後卻養了個沒有責任感,不會感恩....甚至還會棄養父母的孩子,這就是咱們應該得到的成果嗎....

若是你還未生子或者孩子還小,請仔細想想你希望孩子的未來會是什麼樣滴~~要是你也不想要下面的孩子,請別忘了要愛他但不要寵壞他....

10.06.2008

China Launches First Willing Manned Mission Into Space


China Launches First Willing Manned Mission Into Space
笑到去嗆到。

ps. 看到很多人在討論神七發射是假的,不過我家的 resident science nerd 說,應該是真的,不過那個 video (貼在下方)還是讓我們笑到翻,原因是那個像極了 Star Wars 的片尾。哎喲,肚子好痛。Be proud! Third World!(有時間的話,可以慢看看,影片有十分鐘長,英文的評論蠻白目的,但中間很無聊,可以等影片 buffer 完成直接把播放頭拉到最後面30秒處觀看即可)

9.30.2008

My Toes Are Out To Get Me!

在 noggin 上聽到這首兒童詩,覺得好可愛,找來貼著做記錄。

My Toes Are Out To Get Me!
By Sarah "Dixie" Feldman

My toes are out to get me!
They really have it in,
I don't know why they hate me so
Those rogues beneath my shins!

They look innocent enough
Angelic, and petite
But those little wily wigglers
Are scheming down there at my feet!

They're up to no good, I tell you
Take Monday, for example:
They made me tie my laces wrong,
And that's only just one sample.

On Tuesday, it was raining
And once again they got the better,
Though my toes stayed dry in galoshes
I just got wetter and wetter!

And what trouble I got in Wednesday!
(I kicked my sister and called her a name.)
Though those footy foes made me do it,
Just guess who got ALL the blame?

On Thursday I broke Mommy's lamp
And boyohboy did she ever scold!
Wonder how Mommy knew I did it?
Those stinkers on my feet tattle-told!

And how Daddy hollered Friday
When I turned back all the clocks.
But I was just acting on instructions
From those little saboteurs in socks!

On Saturday, my archenemies
Had another plot up their sleeve,
Those teeny meanies had me catch cold.
AND they don't "Gesundheit!" when I sneeze!

Now you'd think they'd be good on Sunday,
And just for one day leave me alone.
But my toes made sure I ate beets at dinner;
I tell you, they're bad to the bone!

Yes, all week long they torture me,
Getting me into this jam, or that scrape.
They follow me every place I go —
From one's toes there's NO escape!

So, if it seems like I've done wrong
Sometime when we may meet,
Remember that it's not my fault...
It's those fiends at the end of my feet!

9.28.2008

傷人

收到一封轉寄信。很 orz。我打電話去了,但是我按 1。Thank you, my friend, for bringing this to my attention. Not only I made the phone call and pressed 1, I also sent an email to the governor indicating my PRO position on the bill.

這法案很酷好不好,而且不會有人在幼稚園教同性戀議題的,妳馬幫幫忙。真是 oblivious 到整個讓我 orz 。這位朋友,不要隨便寄這種尖銳議題的行動信給很久沒見面的人,要寄的話,也寫一個好一點的說帖,加上自己的個人意見,說明為何妳覺得這很重要,那我可能還會考慮看看。還有呢,妳身邊有其他很久沒連絡的朋友,有好幾個同志妳知道嗎?希望妳沒有把他們/她們也都放在這封轉寄信的 Bcc 欄位裡面,真的,這種幾乎是 hate mail 的信,會傷朋友的心。

說明1:Harvey Bernard Milk (May 22, 1930 – November 27, 1978) was an American politician who was the first openly gay man to be elected to public office in California, as a member of the San Francisco Board of Supervisors. (from Wikipedia)

說明2:他的傳記故事最近被拍成電影快要上映了,西恩潘主演,導演是 Gus Van Sant。

親愛的朋友:
再次提醒您,您30秒鐘的一通電話可能會改變孩子的未來.
不知您打電話了沒?

---------- Forwarded message ----------
Subject: AB2567 Need Your Immediate Action! 法案 AB 2567 請立刻行動

加州議會眾議院及參議院通過法案 AB 2567,現在正等待州長阿諾做最後的決定,簽署或否決。此法案如果通過成為法律,加州的公立學校將定每年的五月廿二日為特定日,慶祝同性戀政治人物Harvey Milk。Harvey Milk 即將被推崇為像是美國的制憲元勳和馬丁路德一樣的人物,事實上眾所周知他最引以為傲的是他是一位同性戀者!如果您從未聽過這個法案那是因為大多數持自由主義觀點的媒體刻意將它輕描淡寫,讓它能夠通過。

如果這個法案通過成為法律,我們的下一代包括,青年,青少年甚至是幼稚園的孩童都會受到毒害。

請速打電話到州長阿諾的辦公室表達您反對的立場:非常容易!即使您不懂英語! 只要花您30秒的時間!電話號碼:1-916-445-2841

《接著按'1'表示使用英語》

《您會聽到電話錄音選項,請按 '2' 即 'Voice your opinion on legislation'》

《接著電話錄音會問您AB 2567 請按'1'》

《接著電話錄音問您如果支持此法案按1,反對按2後,請按'2'表達您反對的意見》

請把此訊息轉送給其它人。

PLEASE SEND THIS EMAIL TO EVERYBODY AND CALL THE GOVERNOR.

If signed into law, AB 2567 will mean an official day commemorating homosexuality, bisexuality, and tran-sexuality in California government schools. This will harm children as young as kindergarten. Sexual indoctrination will be pushed upon our children.

AB 2567 has passed the California Assembly and the Senate, and it is awaiting Governor Schwarzenegger's signature or veto. This bill will set aside May 22nd as a special day to celebrate the life of homosexual politician, Harvey Milk, in the public schools. Harvey Milk will be honored in the same manner as our Founding Fathers and Martin Luther King, although the only thing he is actually known for is being proud be a homosexual! If you haven't heard about this bill, it is because the liberal media is downplaying this bill so that it will pass.

PLEASE CALL GOVERNOR SCHWARZENEGGER AND MAKE YOU VOICE HEARD. It is all automated and takes only a few minutes. The Number to call is: 1 916-445-2841

《Press 1 for English. 》

《You will hear a recorded message for selection. Press 2 for 'Voice your opinion on legislation. 》

《Then, for AB2567, Press 1.》

《Please press 2 to indicate that you do NOT support AB 2567.》

You can also voice your opinion by going to the following link to email the governor:

http://gov.ca.gov/interact. Please remember to select your subject to be 'Harvey Milk Day: official designation \AB02567.'

Please pass this along to friends and whoever who would oppose this legislation.

Please forward this to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9.23.2008

鵝屎園

天氣不錯,下午小孩睡醒用過餐,帶著孩子出門散步晒太陽減壓。

走進GGP,決定去很久沒進去的植物園,看看是不是還是蓋滿了鵝屎。還沒走到植物園門口,迎面遠來四女人,一黑三中。其中一中筆直朝我走了過來,另三人轉進植物園。朝我過來的女士走到面前四步遠以捲舌腔開口:

「你說國語吧?!」(面無表情)
「你是中國人吧?」(面無表情、搖頭並繼續前進)
我想這樣中女士應該 get the point 了吧?!

「Are you Chinese? 」
「Do you speak Mandarin? 」
「You look Chinese.」

我面無表情回答NO後繼續牽著小孩往前走。還沒走進植物園呢,我已經覺得踩到了鵝屎。

果不其然,走進植物園裡遠遠就見到大草坪的另一頭到處都是鵝在吃草,但這頭草坪還是有人在晒太陽野餐日光浴,我想還是試試看,結果走上草坪不出十呎遠我就開始看到東一條西一塊的鵝屎。走走閃閃找到邊邊一塊比較乾淨的草地,還是坐了下來跟小鼓開始玩球採花。

剛才的一黑三中這時繞完植物園大草坪一圈,很不幸的,又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我不動聲色繼續跟小鼓摘草地上的小野花。四人來到我身後,黑女開口,「你會說國語吧?」(從口音判斷的,有外國腔。但是因為我現在「不會說國語」,當然也聽不懂XD,我動都沒動,對著小鼓說 Pass me the ball, cutie pie. 過了幾秒鐘黑女又開口一次,「你說中文嗎?」我還是沒反應。第三次又問,「Do you speak Mandarin?」我頭連回都不回就沒好口氣的答 NO。一肚子火。

結果這幾個人站在我背後唧唧咂咂好半天,不時的丟出一句,「好可愛!」心想怎麼有這麼不識相的人,為了避免破壞我到公園的好心情,我慢慢牽著小孩往草坪中央走去,然後發現原來我背後那個方向是公廁,她們有人去上廁所,所以在我背後停留半天,然後我在草坪中央發現了更多的鵝屎。無采我這一下午的好天氣好心情。。。Orz

這些人,不管你們是什麼教會、政治組織、慈善機構, whatever。第一,一般人到公園是去 relax,散步、日光浴、跟朋友談天或享受親子時光,不是去接受任何的洗腦、改信任何宗教或被任何組織吸收。第二,路人面無表情毫無反應甚至眉頭微皺的時候,就該識相離開,不要緊緊追問討人厭。第三,這裡是美國,跟路人開口問問題第一句話請用英文試探,不要隨便假設人家的語言 preferences or capabilities。第四,長什麼樣子像哪一種族,是一個很 personal 的問題,也不要在路上隨便問人。第五,當中國人不是件光彩的事情,現在美國老是聽到中國的毒奶粉、毒米,毒玩具跟奧運表演造假、運動員年齡謊報的新聞,請不要隨便問路人是不是中國人或 Chinese,會冒犯到別人,尤其是被中國拿一千多顆飛彈對著、把毒奶粉毒奶精賣到我祖國台灣的恁祖媽我!他馬的!

以後還是走遠一點去 Shakespeare Garden !

9.17.2008

16-17 month (cont'd)

  • 找到 baby shades 太陽眼鏡就拿過來要求爸媽幫她戴,戴上不久又立刻拿下,如此反覆到爸媽快要翻臉。
  • 看到毛線帽也會拿來戴上拿下戴上拿下,一直反覆。戴上毛線帽的時候,是一路拉到蓋住鼻子,搶銀行去。
  • 媽媽堅持唸她當時沒興趣的故事書時,走過來把書奪走,闔上,扔一旁。
  • 今天早上突然開始一直說 hi,算是又增加一個新的單字。
  • 最近常去公園散步,都會帶球去玩,但是玩球踢球跑來跑去的大部分是媽媽,「公主」去公園的目的是吃吃喝喝下午茶,還有爬到推車上坐著乘涼。 orz
  • 堅持要拿著整杯的cheerios 自己吃,撒滿地
  • 愛玩相機,鏡頭多次被破壞沾滿鼓指紋、油漬,幸好是台便宜的過氣數位相機
  • 站在椅子上玩餐桌上的筆、膠帶雜物就很開心,可以玩上半個小時,有時一時困住下不來就哭哭求救,但是狠心的爸媽通常無動於衷,get out one's own mess 的好習慣要從小訓練。XD
  • 昨天洗完澡著好裝正好電話響了,浴缸的水還沒漏完,我先跑出來接電話,結果小鬼去玩水一時失去平衡倒頭栽半個頭浸在水裡,嚇得媽咪心跳差點停止,扔下電話去把小孩拉出來。就這麼一次沒順手把拉門or浴室門關上或我人不在旁邊,才轉個身就發生意外,真是一刻不能輕忽。
  • 看到貓抓地墊除了會食指指貓罵貓外,還會轉頭看媽媽或跑來拉媽媽衣服告狀。
  • 牙齒共長出十二顆:上下排正門齒側門齒共8顆,加左上下右上下臼齒各一顆。
  • 開始給她牙刷自己刷牙大概兩三個月時間,但當然是隨便呼攏兩下,前幾天買了第一階段兒童牙膏(不含氟),小姐竟然張著嘴巴讓奴才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刷了個乾淨,謝公主隆恩。
  • 看 Sesame Street Podcast 刷牙的那一集,學會跟裡面的小朋友一樣,握拳頭做出假裝刷牙的動作,不過小鼓版本的刷牙,看起來比較像在拉小提琴。
  • 愛慕虛榮的程度很驚人,逛大街看到落地玻璃門得要照一下瞧瞧自己可愛模樣,睡醒媽媽從嬰兒床報出來時,兩眼直盯著房間衣櫥落地鏡子拉門裡面的自己,發神經拿媽媽的睡褲當圍巾掛在脖子上,也要跑到落地鏡前擠眉弄眼。
  • 學媽媽甩手、展臂、扭臀做運動
  • 媽媽被鐵頭功打到痛不欲生,尤其是鐵(豬)頭突然後仰砸到恥骨(啊~~~~~)或嘴唇(喔~~~~~)的時候。據說鼓爸的哥哥小時候砸斷了他阿公的鼻樑,難道是他們米家有遺傳。orz

baby shades


媽媽你不要擋住我,讓我專心看雜誌


公園裡亂逛.帶球跑


公園下午茶.餵松鼠吃薯條

9.16.2008

16-17 months

小鼓今天16個月又3週大,進來的發展記錄 --
  • 假裝從媽媽肚臍拿東西吃,還會餵爸爸媽媽吃
  • 拿著湯匙假裝從空罐子裡挖挖挖東西出來餵媽媽
  • 媽媽洗完澡從浴缸站出來時,會遞衣服給媽媽,一邊說謝謝
  • 爬上爬下,家裡的椅子都不能放在桌子、櫃子旁邊
  • 椅子不在桌子旁邊也沒關係,小小 problem-solver 會把椅子推推拖拖拉過來
  • 非常喜歡爬到椅子上玩爸爸的 turntable,小DJ 有模有樣
  • 把馬桶蓋翻下來蓋上,也可以爬上去
  • 獨立,出門散步不愛牽爸媽的手
  • 還是很愛吃,看到任何吃的東西就以期待的眼神看著邊說 mum mum,不給還會拍桌抗議
  • 重新訓練她自己入睡,完全懂得媽媽抱著唱搖籃曲就是睡覺時間到了,躺到嬰兒床裡面等媽媽蓋被,抱著小毯子就自己乖乖入睡
  • 不愛畫圖,拿到蠟筆、色筆只想抓在手上玩,但是會遞色筆給媽媽畫圖,媽媽畫了貓臉,小手指就過來要 pat 貓咪
  • 會用吸管喝飲料,出門散步不再需要帶吸管杯,只要帶根吸管,到轉角雜貨店買瓶果汁就可以
  • 話很多,聽來抑揚頓挫,但是爸媽資質駑鈍聽不懂鼓國的鼓語
  • 會打人發脾氣
  • 聽到 no 就扁嘴哭,打媽媽不准她爬的椅子或箱子
  • 叉子用得不錯,湯匙有待練習
  • 屢屢被貓抓傷,但是哭一哭媽媽抱抱之後不到三分鐘立刻回去耍貓
  • 散步看到狗狗立刻停步或是掉頭
  • 媽媽噘嘴做出親親的聲音時,會湊上小嘴親媽媽
  • 喜歡環住媽媽的脖子,給媽媽大擁抱還邊拍背
  • 會把媽媽推倒在床上後趴到胸膛前,把媽媽當不倒翁推來推去,或者是當作 jungle gym 爬上爬下。
  • 折斷爸爸的眼鏡,以後不知道還會折斷幾隻
  • 有天爬上椅子搆到桌上的打開只抽了一根的香煙包,打開來一根一根拿出來折斷
  • 在浴缸裡泡澡一定要泡到手皮腳皮皺皺,媽媽強迫抱離才肯離開浴缸
  • 愛跳舞,開始會唱歌,但是不成調,只是發出啊或哈的聲音
  • 看到路邊小花必要湊過去摸一摸花朵
  • 可以坐著安靜給媽媽剪指甲,但有時會來搶指甲剪
  • 很愛看書,但必定先拿最早買爸媽念到很煩的那幾本,也會自己認真翻看故事書,小手指著書的圖案念念有詞
  • 看到真狗、電視上的狗、書裡的狗狗圖案都會說 TA ta
  • 看到貓咪抓地墊,會學媽媽用食指指著貓咪罵(大聲叫)
  • 拿起手機、遙控器、梳子、或 USB 線講電話煞有其事
  • 偶爾還是會來廚房開櫃子拿鍋子拿到客廳敲地板吵翻天
  • 拿鼓棒打媽媽,媽媽很痛大叫時,她自己先抱著媽媽哭(是我要痛得掉眼淚才對吧?!)
  • 頭髮越來越長了,但堅持不肯讓媽媽幫她夾髮夾。(從小不喜歡被摸頭)
  • 表情豐富,即使是耍脾氣的時候都很可愛或很好笑,爸媽管教時得要憋笑以免破功
  • 最近愛看 noggin.com (有好聽的音樂),Sesame Street Podcast(有毛毛的玩偶),還有 PBS 上的 Clifford(有大狗和小狗)。會學影片中人物的動作,跳舞、走路或手勢都學。
  • 不常對著媽媽叫 ma ma ,但是被爸爸抱著但比較想要媽媽或者不小心撞到頭的時候就拼命 ma ma ma。
  • 早餐喝鮮奶,跟爸媽一起吃 home fries, bacon and eggs 早餐,中午午睡醒來的午餐和傍晚洗玩澡後晚擦吃稀飯、飯、麵條、水餃、雲吞、不酸不辣湯,看媽媽那天煮什麼。中間會吃優格、cheerios、水果、媽媽的垃圾食物... 當點心。
  • 一時興起就屋內來回跑跑跑高聲叫,或指定媽媽來搔自己癢然後尖叫咯咯笑
  • 逛大街必定停下來想要進去的店面:禮品雜貨店,花店,健康生機快餐店,還有hair-nail salon。。。orz 看到有餐廳擺在門口的長凳也會停下來想要爬上去坐坐。

9.13.2008

speech

productive vocabulary
seh-seh 謝謝 Taiwanese for thank you
TA- ta or DA- da dogie
na na banana
mum mum food, eat, give me food
ma ma mother

receptive vocabulary
lost count already...

Kid "seems to be" a bit slower in the language development department, though she sure "talks" a lot. But counting the words she can say and understand.... not too bad. The only thing that's "not good", is us parents' pride. Ha.

9.12.2008

"Life? Don't talk to me about life! "

今天小鼓爸在 Nick 上面轉到 Yo Gabba Gabba,看得津津有味,我認真看了這隻綠色的 Brobee,突然一直想到 Marvin,哈。



BBC 版 (1981, TV) 的 Marvin


﹦﹦﹦﹦﹦﹦順便分隔線﹦﹦﹦﹦﹦﹦

還有,昨天那個大型強子對撞器 LHC 的電源終於打開了,不過,只是開電源,還沒有任何東西對撞,所以世界末日還沒有來。

9.11.2008

失敗


基本上對一個編輯來說,校稿校到要死的東西,最痛恨送印製版下去的那個片刻找到錯誤。偏偏,這幾乎是定律,錯誤,不管多小,印前校了又校四隻眼睛的倍數乘起來大概數百次的校稿都沒看到,在製版之後就是突然跑出來給你看見。且不管多小,此後你每次看到那本書、海報、手冊,whatever it is,不管有多美多精緻多有質感,你永遠就是看見那個小到不行的錯誤跳出來在你面前嘲笑你,恩,就是這樣,這個作品就這樣失敗了。

那天小鼓爸把雜誌拿回家,看了有點失望。所謂的首本 e-ink 雜誌封面也不過就如此,用 LED 也是可以做得出來,不過影像確實比較銳利這是事實。


不到三分鐘我就說 I'm bored,於是雜誌封面立刻被撕下來拆開。


裡面就長這個樣子。能 hack 的範圍十分有限,難怪 tree huggers 對這個封面浪費資源無法再生利用非常生氣。


最後就成了我家的裝飾藝術,掛牆上隨時提醒我們二十一世紀現在開始。(直到電池掛掉為止囉~)

9.09.2008

me want it

忙到忘記九月要買 Esquire 雜誌了,因為這期是 e-ink 封面。



頗酷的,米台目正要去買一本。

9.08.2008

Yo! Gabba Gabba

某天在網路上亂逛時看到這個,很好笑,立刻成為小鼓爸的最愛,他居然可以立刻說出裡面的音樂是用哪一台 synth 做出來的,不愧過是聽/玩電音長大的小孩。還命令我要找出更多這個節目的內容,給小鼓看。@@


不過裡面的卡通內容風格立刻讓我們想起這個:


根據 Wikipedia,Don Hertzfeldt 的風格到處被抄襲,但本人卻是矢志不做任何商業、廣告作品。

9.04.2008

So pretty

This big event is what I have been busy working on. Thank you Terix and JC, the poster is oh-so-pretty. ^____^

8.31.2008

Feist - 1234

兒童版


大人版


在 Sesame Street Podcast (videocast) 上面發現 Feist 唱 1234,驚艷,她的聲音真好聽,上 youtube 找了出來。

卲族語言入選十大瀕臨絕跡語言

Peter K Austin's top 10 endangered languages

某語言學家的個人觀察,登在 Guardian UK 上,文章有解釋他的評選原則,以下擷取文中對劭族語言的簡介:
4. Thao

Sun Moon Lake of central Taiwan is the home of the Thao language, now spoken by a handful of old people while the remainder of the community speaks Taiwanese Chinese (Minnan). Thao is an Austronesian language related to languages spoken in the Philippines, Indonesia and the Pacific, and represents one of the original communities of the Austronesians before they sailed south and east over 3,000 years ago.

830 Rally Against Ma


From BBC: Tens of 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march through the streets of the capital, Taipei


AFP: Tens of thousands rally against Taiwan's Ma

8.30.2008

如意算盤 III

太忙了,這篇寫好久。XD

話說那天終於到了 Denver,嫂子來接機,帶著兩個小朋友。一下飛機就感受到華氏90的熱,從早晨到中午溫差三十度,真是了不起。還好在下飛機前我就已經剝掉小孩的外衣,也把自己的 hooded sweater 收起來。上車如入烤箱,小鼓兩頰紅通通,上回來 Denver 也是這樣,不過上次是因為室外溫度太冷,凍的,差真多。

折騰了一上午終於到哥哥家中,安頓梳洗一下,出門吃晚餐。回來後幫小孩洗澡,邊了解哥嫂出門後我該知道的事項。到了八點小孩跟我都沒力,這時候阿嬤出現了 Orz。 不過看到阿嬤還是很高興,東聊西聊一下,小孩不支,我的眼皮也沈重。只好跟阿嬤說,拍寫,明天早上繼續聊,睡覺去。

隔天一早哥嫂出門了,阿嬤載堂姐 E 和堂兄 D 去上學,我們慢慢才摸起床煮咖啡吃早餐。

接下來,才是我真正的(傻傻搞不清楚)如意算盤失敗的開始。

出發前我想這是讓小鼓跟E、D相處,讓阿嬤多看小鼓的好機會。大小孩會照顧小小孩,因此 Auntie 我就只要坐在電腦前好好看稿子,弄飯給他們吃就可以。好啦,我沒那麼天真,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但實際遠比我想得還要,怎麼說呢,精彩。

首先是哥嫂答應E養了一隻狗,是一隻很可愛的 puggle,剛來兩個禮拜,還在新生訓練中。E答應照顧、訓練狗狗是她的責任,十一歲的女孩,確實也做得非常盡責,會定時餵狗,帶她出去大小便,也會適當(溫柔)的 discipline。問題是家裡環境大改變,常見的大人們不在,週末才出現的阿嬤突然天天來而且碎碎念,還有個新來的小小孩老是來打背揉耳朵揪眼皮,還有一個看起來人不錯但是看起來跟狗不太熟的 Auntie(我啦)。於是第二天下午哥嫂剛出門阿嬤也先回她家去工作,狗狗就自己奪籠而出,並且在廚房地毯上大便。@@接下來的幾天,我撿大便,deep-clean 地毯的次數已經數不清,週末還發生 E 跟阿嬤睡在客廳狗狗在旁邊哀號一夜導致阿嬤翻臉跑去地下室睡覺的好事。但是不要誤會可愛的狗狗,她還年輕,是十一歲的女孩跟我這個沒養狗訓練狗經驗的阿姨,不懂得訓練狗狗的要領。不過我每每在清理狗大便洗地毯的同時就想起米台目與哥哥在我行前的對話,兄對弟說,要請你老婆來我家 regulate 我的小孩。結果搞了半天,是我來被狗 regulate。。。一整個 orz 到不行。

然後呢,E 和 D 每天 2:45 就放學到家。大小孩會跟小小孩玩,但是並不懂得16個月大的小孩到底可以玩什麼,要怎樣抱小孩才不會壓到她,玩起來扭打成一團時會不會踢到小小孩。接著, E 有機會跟 Auntie 玩女孩子玩的遊戲,每天想遊戲要跟 Auntie 玩,而八歲堂哥 D 打電動得要 Auntie 跟姐姐看他的神勇。此外,八歲男孩擅長測試新來大人的 boundary,可不可以晚一點睡覺,可不可以多打電動一個小時,可不可以不要吃義大利麵只要吃 peanut butter jelly sandwich 當晚餐(這小鬼可以三餐都只吃三明治),可不可以多吃幾顆糖果或巧克力。

三個小孩三隻狗貓,到了睡前樓下客廳難免就像爆炸過一樣,Auntie 還要負責指揮哄騙大小孩分工合作清理戰場。

我心盤算無妨,白天搞累一點,至少晚上小孩們都八點半就會入睡,我至少有兩、三個小時的工作時間。結果少盤算到阿嬤每天晚上會來這一點,除了幫我看著剛睡著的小鼓讓我好好去沖個熱水澡之外,阿嬤難得看到小媳婦,話匣子一打開嘴巴停不了,我只好一隻眼睛盯螢幕一隻耳朵聽阿嬤,附帶每三句問話回兩句。最後導致精神不濟放棄工作,十點半不到抱著小孩一起上床睡覺去。不過,睡前終於是有一點點自己的時間,一手環住偎在胸旁的小鼓,一手拿著 Fatherland,沈浸在偵探歷史小說的世界三十分鐘後再沈沈睡去。

到了週末,我叫阿嬤在家休息不用每晚開車奔波來哥嫂家睡覺。原以為極少下雨的 Denver 氣候又這樣熱,可以帶小孩去公園野餐奔跑消耗體力,結果又來個人算不如天算,從週五下午開始下雨一路下到週日上午,米台目電話上不可置信,哥嫂看到我拍的窗外大雨一直下影帶直說那不是我家。被迫關在家裡的 Auntie 我與三小鬼三狗貓,從 tea party,game party 到 book party 到當企鵝嬤媽媽孵蛋野外覓食餵鳥寶寶遊戲,玩了好幾輪,family movie night 也多看了好幾部影片。週六下午一度天空看似雨停微陰,趕緊吆喝大小孩穿鞋,幫小小孩著裝準備出門散步,十分鐘後一切就緒,打開家門,大雨直直落。喵的咧~關上門後繼續想別的遊戲。 Orz

總之那個禮拜就這樣熱熱鬧鬧的上場,熱熱鬧鬧的在小鼓的第一次 Chuck-E-Cheese 經驗(The food is super bad, but kids have super fun!)中結束。工作我零零碎碎撿時間做,回來後發現其實也沒那麼糟,還是把能處理的都處理好,還順帶接了兩件翻譯,not too bad at all。

且最最最值得的,是看著堂姊陪小鼓跳舞讀故事玩遊戲,看堂哥過來抱住小鼓臉頰用力香一個,看兩人搶著今天輪到我跟小鼓一起泡澡,看阿嬤不顧我皺眉也一反自己平日叨念媳婦,抱住孫女不肯放她下來自己行走玩耍,還有我難得能跟哥嫂有這麼多時間 hang out 閒聊一起抱怨老媽對北京奧運作假不以為然並同聲咒罵現在的新聞像綜藝,所有失算的如意算盤,都被我拋到九霄雲外。

我的家庭真可愛

Kid pooped in the tub yesterday while I was bathing her. orz

Called daddy and he said...

I've been waiting for that one to happen. I am just glad that it happened to you, not me.

8.27.2008

16 months

Baby turned 16 months 2 days ago.

Swamped with work... got no time to write that development notes. Maybe later in 2 weeks when all work is done with.

Weather's been nice. We go out for a walk in the park everyday... she needs the work out and I need the fresh air for my sanity. Discovered this little secluded area in the park called the "Shakespeare Garden". Got grass, big tree (hence shades) and tons of benches. So we've been having picnic and playing ball there. Also discovered that the Academy of Science will open its door on September 27. Will go visit before we leave for TW, for sure.

8.24.2008

深呼吸

在很意外的地方
碰到很熟悉的阻力
無言
深呼吸
繼續潛行前行

8.23.2008

可樂果蠶豆酥與祖國

工作忙翻
真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斷斷續續抽空看 Fatherland(祖國)
真是寫得超棒的一本偵探小說
劇情背景設定是希特勒沒死 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沒輸
成為一個很可怕的極權國家
1964年日耳曼尼亞帝國盛大籌備元首閣下七十五歲生日慶典的同時
發生了一連串命案
追追追的警探與德裔美國記者 緊咬各種線索不放
即將抖出可能動搖第三帝國的祕密
到底是什麼祕密 我只看了一半 真期待

書裡寫第三帝國盛世中種種的法令規定
讀起來,嗯,感覺有點似曾相識
書中描述的Grand Avenue 還有種種情節
感覺把人物場景細節換到北京(對啦,就是那個中軸線 Albert Speer 的名字在小說裡也出現粉多次)
也就差不多了

書看過半了 灰熊期待結局
前幾天心血來潮上網查詢有沒有拍成電影
果然 1994 年 HBO 拍成 TV movie
要去 Netflix 來看 竟然沒有 真是機車
改天去 LeVideo 洽詢看看他們有迷有
Youtube 上倒是找到一些片段
看了一下 trailer 描述記者初到柏林在巴士上面聽取冠冕堂皇簡報
結果下了車連拍個到此一遊紀念照都被糾正說要取得許可
把那換成今日北京奧運場景 恐怕也是蠻貼切的

下午小孩很盧耍脾氣
不過把她搞定去睡覺 拼了一下工作 然後沖了個熱水澡 舒服多了
但一點也不想再碰稿子
今天金門公園有演唱會 廣播頭大團來唱 米台目很想去 可是要上班 很嘔
我不想去人擠人 沒什麼興趣
但是外面路人顯然比往常多也比往常瘋狂
打字的同時 聽到音樂回音 還有遠方路人的尖叫
電車加開很多班次 增加噪音量
更是不想工作
一心只想繼續看小說

如果有可樂果蠶豆酥就好了
好想吃 邊吃邊看偵探小說 再享受不過了
趕緊撐過這段時間
回台灣(這個祖國可愛多了)決定去買一箱吃到爽

ps. 這本書有中文翻譯

﹦﹦﹦隔天睡醒來的補充﹦﹦﹦

昨晚抗拒工作 k小說二三小時
終於快要接近大結局了
已經猜到祕密大概是什麼 有一點失望
因為對於我們所活過認識的這個世界而言 這是常識
不過回想在 Fatherland 書中描述的這個 "what if" 故事裡的世界
那的確是個天大的可怕的祕密
被德國ss武裝親衛隊相關人員撲天蓋地的隱瞞起來
銷毀、隱匿所有檔案、資料
日耳曼尼亞帝國的歷史檔案館裡面放的是 the "right" history
但是有一間層層機密必須要有 security clearance 才能進去的小房間
管理檔案的 historian 跟警探說,
"that's where the "wrong" history goes."
保密的滴水不漏工夫到家
甚至不惜使當年參與的相關重要官員「消失」(書中一開始的命案,只是其一)
(病死、意外、車禍。。。you name it)
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啊

昨天晚上看到這一段 背脊整個發涼
女主角回到柏林去拜訪媽媽以前的朋友 有很多是已經不知去向的猶太人
她依照媽媽給的地址前往時 當然是撲空 她說
They did not just vanish. It's as if they have never existed.

而且我還是要說
如果你跟我說這小說描述設定的背景情事、法規是發生在現代
海峽對岸的那個國家
我也覺得真是十分貼切合情合理不會感到意外

書裡也有出現最近台灣新聞很紅的瑞士銀行喔
書中的瑞士也是中立的 瑞士的銀行因為安全保密滴水不漏
是不同時代的各類人(例如戰時的猶太人,戰後新成為富人階級的德國官員)想盡辦法祕密前往存錢的地方
也是各國情報人員互相監視對方或碰面交換情資的場所
人家寫小說是有做功課 情節與背景設定
是按照本來就存在的史實去加以延伸
延伸的十分合情合理 小說才會這麼膾炙人口
所以說瑞士銀行會主動提供什麼洗錢證據 嗯 再說啦~

8.19.2008

如意算盤 II

小孩睡午覺,接著講飛機上的阿嬤。

一早為了登機飽受折騰,順利找到位置後,跟旁邊阿嬤互相微笑一下,我就安頓坐下來,把小孩抱在腿上,繼續餵她吃 muffin。阿嬤開口第一句話就問,你剛從中國來的嗎?(這是什麼問題呀?)原來阿嬤剛從北京回來,在舊金山轉機,要回去奧馬哈。她去北京住了一個月,教英文(奧運翻譯人員)。沒多久,她又問我,你是基督教徒嗎?(不是)當基督徒很好,因為很多人容易迷失尤其在米國,且基督徒到哪裡都有兄弟姊妹都是家。我兩眼只好直視窗外,終於她 get the point 停止這個話題。(本人在此呼籲:在飛機上跟不認識的人傳教應該要被明令禁止!)

繼續換話題閒聊一段時間之後,她提到很久沒有看到陽光了(因為北京空氣污染粉嚴重),北京準備奧運的一些情形人權、污染依然很糟等等,還問我如果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我們應該不會想要繼續住台灣吧?!我沒特別回答,只隨意回答希望那一天不會到來。順著這個話題我就閒聊到楊蕙如被中國無理遣返的事情,她點頭稱是表達同情。然後... 阿嬤突然壓低聲音說:「你擔心中國,但是我不擔心。你應該要擔心的是回教徒。他們滲透到美國各地各階層。假裝是你的朋友,可是過兩天就出賣你。不管是(聲音壓得更低)埃及、阿富汗、伊朗或伊拉克的人,他們都很危險。我們在北京的時候,很努力禱告希望鳥巢體育館不要發生爆炸。那些回教徒真的很危險。。。」聽得我頭皮發麻 orz,我的媽呀!我只好又兩眼直視窗外。然後假裝哄小孩睡覺。

一直說她已經飛了十幾個鐘頭應該要想辦法睡一下的阿嬤,話也實在太多了。不一會她又突然轉頭問我,你臉上都擦什麼?(蝦米問題啊?)我說,擦乳液啊?!為什麼這樣問。她解釋說,因為你皮膚亮亮的很好看。我是應該要感覺很 flattered,但是這個問題也太天外飛來一筆了吧?!完全不知道要接什麼話的我,又繼續兩眼直視窗外。還好,從北京到米國的旅途終於讓她不支睡著,小鼓也已經在我懷裡睏去,空姐過來時,我跟他們要了一小罐鮮奶等小鼓睡醒給她喝,我喝了一點果汁以後,終於也可以瞇上眼睛小憩片刻。

【插播時間】前天打電話給ah-lu哈拉幹譙這事,她分享了一個雷同的故事,害我笑好久。ah-lu 某次搭飛機旁邊坐個老太太一直要聊天,還不斷幫空姐找事情做。 ah-lu 一直不給機會跟她聊天,到了快下飛機時,ah-lu 撿起地上鞋子,把腿弓起來踩在椅子上穿鞋,老太太逮到機會跟她說,「你們年輕人才可以這樣穿鞋,我們老了,一定要有足夠的空間才有辦法把鞋子穿上。」ah-lu只轉頭看了看她,點頭,繼續穿鞋。阿嬤有點愣住半晌,問,「Do you speak English?」ah-lu 生平最討厭人家問她這個問題,張大眼睛釘住阿嬤,半晌,點頭。(大眼妹不爽釘住人的眼神是頗嚇人的!)阿嬤再也沒開口,趕緊下飛機。

快要降落的時候小鼓醒來,咕嚕咕嚕的把鮮奶喝光光,結果飛機降落的時候,小鼓大概耳朵不舒服,一直尖叫到飛機停好接好空橋才停止。(待續)

ps. 這篇從中午寫到現在晚上九點四十五了。。。

8.17.2008

如意算盤 I

記錄一下這幾日的生活,順便發牢騷。

上個禮拜抱著小孩帶著電腦飛來 Denver 幫米台目的哥哥看家看狗看小孩,打著大小孩可以陪小小孩,大小孩也會自己照顧狗貓的如意算盤,以為可以 get more work done, but boy could I be more wrong!!!

先插播記錄一下,從SFO啟程飛來 Denver 的路上就有很多精彩狀況,以致於我飛到 Denver 的那個下午,抵達時間是 early afternoon,卻感覺兩手臂快要斷掉,這一日真是說不出來的長。

因為已經把車賣掉,所以我們那天提早出門,坐 muni 轉 BART,很久沒有搭 BART,速度有一點慢,不過到了機場時間倒也還算充裕。慢慢在 UA 的櫃台前排隊去電腦自動 check-in,從包包裡面隨手抽出來小孩的護照,插入機器內,結果螢幕上跑出來的名字竟然是「克林特.米台目,你要去洛杉磯。Yes? No?」喂,我女兒叫做「小鼓.米台目」好嗎?!怎麼會是什麼克林特先生?!選 No 後退出來,改以訂機位時的一長串密碼輸入,跑出來我的名字,很高興的印出了我的登機證,看一看沒有別的選項,應該OK了,就把米台目趕去坐車回家,母女倆自己排隊安檢,想說早一點進去等登機比較保險。

排了好半天終於到我們了,TSA 的官員要看小孩登機證,我說 check-in 電腦沒有印給我,於是就被踢回UA櫃台。我看了樂樂長的隊伍,又去電腦終端機前試了一次,輸入訂位號碼依然只有我的登機證,輸入小孩護照,還是「克林特.米台目你要去洛杉磯嗎?!」這裡排隊那裡排隊的結果,到此時已經剩下半個多小時就要起飛,我簡直快要哭出來。情急之下,跑到隊伍的最前面拜託隊伍裡的人讓我插隊,快要哽咽的聲音跟手裡的小娃還蠻有效的,大家很同情的說,櫃台叫下一個的時候,你先。輪到我人工 check-in 拿好登機證,也沒時間跟小姐抱怨說為什麼機器說我的小孩叫做克林特,就趕快跑回去繼續排安檢的隊伍。

這次有兩張登機證,順利的過關準備過X光機,很不幸的排我前面是兩位看來是初次到美國的留學生(隨身行李上綁著象印飯鍋,或許是台灣來的),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把行李與衣服、口袋雜物、鞋子放進塑膠盆,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我的起飛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偏偏排在兩位慢郎中後面,真是急死人。好不容易過了安檢,繼續抱著小孩往前衝,安檢到登機門的路,從來沒有這麼長過。小鼓折騰了一早上,又餓又睏,我眼淚真是快要掉下來。到了登機門前,還好,才陸續在登機。旁邊有家小店賣果汁麵包飲料,趕緊買了個 muffin隨手剝給小孩吃,一邊排隊。

手臂快要斷掉的我,接受旁邊乘客的建議上前問地勤小姐是否 pre-board 小孩子,竟然被拒絕,還說我擋到其他乘客的路。ㄊㄇㄉ勒。終於上得飛機,又碰到一位老兄慢條斯理的在想辦法把牠的行李放到上方櫃子,長長的乘客隊伍,被牠擋了整整五分鐘,我憋了一早上的怒氣終於忍不住爆發,隔著好幾個乘客,我對這位仁兄大叫,「hey, let us thru first!」排我前面的小姐轉頭對我做出 rolling her eyes 的表情,以口型感謝我出口罵人伸張正義。

anyway,終於找到位子坐了下來,結果旁邊的乘客,是一位剛從中國回來的保守基督徒阿嬤。。。這一段再寫下去,這篇抱怨文真是越來越長了。(待續)

帶小孩去公園玩耍回來後補充:忘記說重點,那天早上去搭飛機計畫的如意算盤,是提早去機場從容 check-in 之後跟老公小孩吃早餐之後,再放老公自己回家去 home alone 一個禮拜。結果不僅沒吃到早餐,還兩臂痠麻空腹上飛機。。。 (嘆)

8.16.2008

[轉]阿扁該做的是

阿扁該做的是
昨天吃著好不容易買到的蓮霧,配電視上洪秀柱的慷慨激昂,猛然聽到一句話讓我一時想不通。
那句話是:「由於兩千萬美金金額太大,瑞士聯邦檢察署已經著手調查,並查封帳戶。」

耶,什麼時候開始,瑞士的銀行會嫌客戶存進去的錢太多啦?

瑞士的銀行多年來靠著絕對替顧客保密而賺錢,幾年前為了拉法葉的事所擺出的不合作態度還讓台灣踢到很多鐵板,怎麼這下子突然這麼有正義感,主動公開銀行客戶的活動了阿?米國的猶太人多年來為了討回當年被迫害的猶太人所存在瑞士的銀行的錢,已經跟他們鬥了很久了都沒有成功。怎麼瑞士一加入聯合國就轉了性,客戶的活動跟資料都不用繼續保密了阿?
......


請按連結連到morning媽媽家去看文。

[轉]幹!!同樣的把戲你們是要被玩幾次才爽?

這幾天在米台目哥哥家幫忙看家看小孩看狗貓,三個小孩三隻狗貓,加上腦袋裡滿天飛的工作,以致於過了兩天我才知道台灣阿扁錢總統開記者會的大新聞。還搞不太清楚狀況,不過看了漢堡的分析覺得十分有道理。轉貼連結如下,或直接點本文標題。

幹!!同樣的把戲你們是要被玩幾次才爽?

我聽到新聞時很驚訝,雖沒有到氣憤搥胸頓足詛咒他全家的地步,但也沒有漢堡那麼理性還可以分析來龍去脈,不過,不要一下子就相信媒體的報導這一點智慧我還有,所以就繼續看事件的發展吧。

8.08.2008

世界末日

人壓力很大的時候,精神有時會變得不太正常。為了不讓自己發瘋,趁小孩睡午覺的時候,慢條斯理的煮了一碗好吃的米粉湯,邊吃邊看文,結果,發現明天是世界末日。嗯,沒必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啦。放輕鬆。哈哈哈哈哈!

不過,話說據稱倒數24小時就要爆炸的這東西,真的蠻美的~

好吧,我也 nerdy 一下,其實並不會爆炸而且又很美的這個東西,叫做大型強子對撞器(Large Hadron Collider,LHC),是要用來找 THE FORCE 的(Star Wars 粉絲耳朵有沒有突然豎起來),有興趣的人繼續看這裡(要看最後面那個影片喔,我笑得差點被米粉湯嗆到)。

不過,又話說顯然世界並不會因此真的末日,所以我的工作壓力還是在,事情還是要做完,那意思就是,我還是發瘋好了。

失眠

最近工作壓力指數破表,前兩天老公休假在家,經常看到我緊皺的眉頭後伸手過來要把它壓平。昨天晚上9點送小孩上床,處理了點雜事之後,想說去躺一下,結果不用說當然是直接昏睡過去,到了12點才醒過來。爬起來刷過牙之後躺回床上想說就繼續睡覺到天亮吧,沒想到,壓力這東西果然厲害,自從生完小孩後不曾失眠的我竟然,竟然,竟然睡不著覺。可是大腦細胞當時已經都昏死的差不多了,爬回電腦前隨意點了幾下,根本連眼睛看到的是中文還是英文都搞不清楚了,當然也就放棄把打開的word檔又給關了起來。摸進廁所去尿尿,隨手撿起地上的馮內果來翻,單字都看到了但是組合起來不知道什麼意思,一泡尿尿完了還是坐在馬桶上盯著那些變形的英文字好半天,然後決定放棄。回到床上躺了10分鐘,還是睡不著,真痛苦,又摸回電腦前,打開便利貼軟體開始想下禮拜出門打包要帶的東西,一項一項的列下來,工作檔案關起來了,把想到可以補充的內容也先記在便利貼上。做完這些事情後。剛才還沒昏死的腦細胞,現在也都結束生命了,又回床上去躺。還是睡不著。唉,痛苦啊!翻來翻去決定爬起來哈一根煙紓壓,實在太悶了,今年工作特多,雖然提早開始作業但是狀況也好像比較多,好煩啊!一邊吐煙一邊吸進三番市的冷空氣,煙哈完了身體冷了頭也暈了,爬回溫暖的被窩,就睡著了。

8.05.2008

The PRC’s ‘triumph of the will’

scary. 北京奧運的建築師, Albert Speer,是希特勒鍾愛的首席建築師 Albert Speer的兒子(父子同名)。老 Alber Speer就是當年為柏林奧運一手打造柏林的人。

The PRC’s ‘triumph of the will’
......

Indeed, by choosing Albert Speer, the son of Hitler’s favorite architect and the designer of the 1936 Berlin Olympics, to design the master plan for the Beijing Games, China’s government has itself alluded to the radical politicization of aesthetics that was a hallmark of 20th-century totalitarianism.

......

Totalitarian regimes — the Nazis, the Soviets in 1980 and now the Chinese — desire to host the Olympics as a way to signal to the world their superiority. China believes that it has found its own model to develop and modernize, and its rulers regard the Games in the same way as the Nazis and Soviet leader Leonid Brezhnev did, as a means of “selling” their model to a global audience.

Obviously, the Chinese were politically tone-deaf in choosing an architect whose name carried such dark historical connotations. The name of Speer itself probably did not matter to the officials who chose him. They sought to stage an Olympics that made manifest their image of themselves, and Speer, looking back to his father’s mastery of the architecture of power, delivered the goods.

......

As the Olympic torch relay — itself a creation of the Nazis, first employed in the Berlin Games — makes its way down Speer’s avenue of power, the world will once again be made to witness a triumph of the totalitarian will.

發現一些文章:
納粹建築師的兒子—阿爾伯特.施佩爾
帝國體育場 - 權力和威嚴的象徵
父親為希特勒蓋房子,兒子為中國人蓋房子

不過我要說句公道話,這北京中軸線不是 Speer 來了才有的啦!

老 Albert Speer 的柏林中軸線




北京传统城市布局

8.03.2008

foam sheets


用 foam sheets 剪好的各色硬幣。可以拿來練習投幣,顏色分類,還有教數數。蠻好玩的。小豬撲滿是阿嬤從台灣帶來的。


各種顏色的 foam sheets 是生產之前就買來準備要剪各種圖案貼牆壁給小鼓看的,之前剪了不少可愛動物貼在嬰兒床旁,現在已經被小鼓撕光光。還有兩張動物面具,也已經被破壞。照片裡牆上是我用 foam sheets 做的各色pin wheel,中間是用 paper fastener 固定。照片是六月的時候拍的。後來因為膠布不黏掉下來很多次,我懶得再貼,就變成小鼓的玩具,現在已經被壓扁扁了。。。

還有兩三包 foam sheets,打算剪成各種形狀,讓小鼓做形狀分類。也許再剪幾隻動物,讓她練習跟家裡的農場動物小玩偶做配對。

8.01.2008

代價

其實我不是愛漂亮的人,尤其有了小孩之後,更是拉遢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如果沒有要出門,從來不梳理頭髮,有時睡醒東忙西忙到了中午才去刷牙(口腔保健衛道人士請不要留言罵我,我知道我錯了!XD),大部分的時候也連洗臉都忘記。生完小孩之後想把頭髮再度留長,不過蓄髮需要耐性,而我的耐性只夠用來應付小孩和老公,因此前陣子心一橫就剪了個短短短。刷牙習慣雖然沒有一起床就刷,但每天一定會固定刷 2- 3 次牙,至於這張臉,只要不要乾或油到受不了,也只有晚上洗完澡時會好好愛她一下。

以前還有工作有自己的收入的時候,很愛花錢買皮膚保養品,銀子大把大把的花下去,寧可好好把皮膚照顧好,決不會把前花在昂貴的化妝品上。因為深知自己膚質不算好,所以化再多的妝也沒用,而且天生會冒汗容易出油,化妝簡直折磨自己,從來我就都只上一點粉底隔離霜,上個口紅就算了。不過,話說雖然花大筆銀子買 skin care,常常也忘記用,坐實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的說法。

Anyway,隨著年紀增長,慢慢發現臉上雀斑越來越深,以前不明顯的斑點也慢慢變得 visible。生活很忙碌,雖然偶爾會注意到這種小事,但也不是太在意。反正都已經結婚找到長期飯票了,who am I trying to impress? (這好像也是米台目變肥之後常用來擋我碎碎念的理由。XD)

前陣子在網路上亂逛時發現了一個 Kevyn Aucoin 的遮暇粉底產品,小小一罐要價 45 米金,看到部落格上某美妝教主的使用心得,突然心裡的小小愛美細胞也跟著活了過來,就殘殘給她敗下去,網路購物買牙膏維他命什麼的時候,「順手」敗了一罐。結果包裹寄來的那一天,UPS 送貨人員按電鈴後,我請他把包裹先放在樓下,我稍後下去拿。(搬來這裡住了快兩年了,都是這樣處理包裹的,沒有遭過任何意外。)一個小時之後,帶著小孩下樓準備去轉角商店買牛奶順便把包裹拿進來,結果,結果,林老師卡好 ,包裹不見了。45元一罐ㄟ,就這樣不翼而飛,還有我的深海魚油維他命牙膏,幹。在樓下貼了遺失啟事幹譙兩天之後,我終於死心。米台目說這叫做 city tax,偶爾遭小偷遺失點小東西,是 city-living 的代價,我們住了四年,「只」丟這一點小東西,很便宜。。。

過了幾天,米台目賣掉一些二手器材,得到一小筆額外收入,在我哀求之下(牙要刷,維他命與深海魚油也是要吃,我的臉也想要美美,拜託拜託),就重新買了一罐(耶!),拿到手的那一天(UPS guy 一按電鈴立刻奔下樓),簡直開心到不行,臉都沒洗立刻打開來試用一下,果然值得!遮暇效果真是超好且效果超自然(好吧我講得有點誇張,但真的很不錯),連不愛我化妝的ㄤ看了都說很美,這 90 元(心還是在淌血)花總算有代價。也不忘說服老公,真的很值得,這款遮暇粉底只要一點點就可以推滿全臉,尤其混一點乳液用的話看起來就是天生好膚質(你不希望老婆美美的出門去嗎?!),90元一點都不貴,真的真的啦!(奇怪,搖身一變成了美妝專櫃小姐嗎?!XD)

話說回來頭髮,剪短短後,就繼續維持短短,我雖不勤勞顧臉,對頭髮可是寶貝得很,一頭長髮時還買 Kiehls 的馬用洗髮精(是的,馬用洗髮精,超讚!)照顧得又黑又亮,從懷孕之後就全剪掉(哀),現在就變成帥氣短髮,或者是鳥窩亂髮,depending on what time of the day,也不在乎什麼髮質不髮質(再哀!)總之這就是擁有鼓爸鼓兒甜蜜負擔所付出的代價。但是,即使早晨醒來口氣「清新」、臉蛋T字油膩兩頰乾燥、一頭亂髮東翹西倒,老公照樣說 honey you look like a rock star,女兒依然用雙手勾住你脖子很用力的愛你,這樣的代價,很值得!

不過話說米台目因他工作賣力店裡賞賜 gift card 一張,內據稱有白花花米金二百五十大洋,差不多是又要叫他付出一點代價的時候了。。。。。XD

7.30.2008

15 months check up

Went to Lynn's 15 months check up this afternoon.

height = 30.5 inches (77.5 cm)
weight = 20 lb (9.05 kg)
head = 47.2 centimeters

Length = between percentile 25 and 50
Weight = between percentile 5 and 10
Head Circumference = between percentile 75 and 90

Teeth: bruising is normal (not common, but yes it does happen), the molar will cut thru eventually, and sometimes might bleed, but she will most likely just swallow it.

Oral hygiene: Lynn would use a brush in her mouth now. So Dr. Santa Claus suggest that we say "let me help you" when she's playing with the brush, usually kids will let you. Will give that a try later.

height and weight: growing at a steady rate since birth, will probably turn out to be a small/medium person. Other than that, she seems to be perfectly healthy and happy.

language development: also on the normal track. tho not speaking yet, (i reported), understands a lot of words, more than 20 vocab (in English, mandarin, and Taiwanese). Dr. Santa Clause said that is very good and we are to continue speaking to her in Taiwanese at home. And once we move back to TW, (yes we broke the big news today,) keep speaking to her in English, tune in to English radio and television to create that environment.

Dr. asked if she is walking (I said she's running), climbing (oh yeah), dancing (ALL the time), copying whatever mom's doing (yap!).

Asked what kind of fruits we gave her: banana, grapes, cherries, peach, and avocado (oh, right, it's a vegetable... :P) and if she's feeding herself (yes, not very successfully with a fork.) He suggested that we start letting her spoon-feed herself and it will probably take 2-3 weeks for her to get it. (I can't wait!)

What else....?! Will add later if I remember anything. (or not.)

7.25.2008

15 months old

Lynn is 15 months old.
繼續隨手記錄發展近況。

use her phonics bus as boom box。按下按鍵,音樂出來,提著巴士邊扭屁股。愛跳舞,什麼音樂都能跳,沒音樂也跳。拿起書本來自己翻看煞有介事,有時還會自己「唸書」。

throws tantrum。耍脾氣的機率越來越高,不斷測試爸媽限度,裝哭,瞇眼睛擠眼淚,但是演技很差,擠不出眼淚,還會張開眼睛偷瞄爸媽的表情。昨晚還趴在地上畫圈圈(日本漫畫的情景完全是真的),然後微微抬頭偷瞄媽媽的臉。被媽媽說 'no' 的時候,先扁嘴,眼睛看媽媽,淚水盈眶,然後探看媽媽表情還是很嚴厲的話,開始哭出聲,掉眼淚,然後邊放聲哭邊瞇著眼睛擠眼淚。(還是小時候的演技比較好)。聽到媽媽用中文連名帶姓叫她名字的時候,knows that she is in trouble。still incredibly adorable but is becoming a little devil at the same time.

still not talking,雖然「話很多」。愛尖叫,媽媽很擔心家裡的玻璃。

會自己開電視,坐下來,盯著看。會在爸媽看電視的時候,移動到電視機前,把電源關掉。@@

跑來跑去、敲敲打打、開抽屜開門開櫃子乒乒乓乓敲鍋蓋,很吵。雖然很煩,但是你都知道她在做什麼。半天沒聽到她聲音的時候奔出廚房一看,通常會得到「意外的驚喜」,例如用工具箱或小馬桶墊著爬上去拿到爸爸的工具(安全美工刀,長長尖尖的 philips 頭螺絲起子),或是正準備把小手伸進去攪和馬桶裡的水。有天鼓爸早上醒來,發現小鼓正拿著安全美工刀對準媽媽的頭。(請播放 Psycho 主題音樂,謝謝。)也會拿鼓棒打媽媽的頭 orz,媽媽翻臉的時候就裝可愛露出諂媚表情。

喜歡玩爸媽的肚皮與肚臍(有金礦可挖嗎?!)

背起小包包,就跟媽媽說掰掰。站在衣櫃裡面,跟媽媽說掰掰,很開心的把門關上。開關衣櫃拉門的技術越來越好,只有第一次被夾到手,之後就懂得在門快要關上的那一刻把手抽回來。

很缺玩伴但是媽媽最近很忙沒空陪她,因此也很會盧。媽媽在電腦前坐下不到十分鐘,一定來拉手指頭,牽著媽媽在屋裡轉一圈,找點新鮮東西玩,媽媽再趁機逃跑回電腦前。

看到家真阿姨的建議,剪了硬紙板充當硬幣給小鼓練習存錢,一開始用整個手掌抓住紙錢幣往洞裡塞(當然失敗),經媽媽示範立刻就學會(媽媽感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現在三不五時就抱著小豬練習投錢,技術越來越好。(不過小豬撲滿如果轉個方向,投幣口與小孩垂直的話,她就不會投了。。。繼續練習。)

會在爸媽刷牙的時候,拿著自己的小牙刷在嘴裡亂刷亂攪一通。不過要好好清理牙齒的話,還是靠媽媽用擰乾的紗布暴力刷。洗澡很開心,洗頭就哭。偶爾換爸爸幫她洗澡,鼓爸會在幫她洗頭尖叫的時候跟著一起尖叫,她就不哭了,下次鼓媽也該試試看。(鄰居會不會去報警?)

喜歡在爸爸棒賽的時候進去廁所 hang out (很臭捏),然後看爸爸洗澡。媽媽樂得在無人干擾情況下吸地板。如果沒進去聞爸爸的臭賽,看到趴在地上吸地板的媽媽,就會巴過來搶吸塵器或者是拉媽媽的褲子。(鼓爸說,小鬼,把媽媽褲子拉掉是我的工作。@@)

會自己脫鞋、襪,嘗試自己穿襪子鞋子,嘗試自己脫外套衣服。把外套打開,自己會把手深進袖孔。喜歡把外套拉鍊拉下來。

越來越晚睡覺,也比較晚起一些,不過一但睡著就很沈。已經不會在半夜起來 party,除非是被樓上、窗外突然的聲音驚醒或做惡夢(很少發聲了)。大約是晚上八九點睡,早上六七點起,午睡時間也越來越晚,大概都要過中午十二點才睡,可以睡上2-3小時。 媽媽其實應該利用這時間午睡,可是最近事情好多。@@

最後貼兩張照片:


new favorite place, the toy bin


toilet seat = step stool

7.22.2008

三腳馬

在舊金山市立圖書館裡館藏的鄭清文的作品,我大概都看完了。他的文筆讀起來,真是平淡儉約甚至無味,但就是忍不住一本一本借出來看,在字裡行間見到台灣庶民的面容。剛才聽了7/21的頭家來開講節目裡面謝志偉教授提到【三腳馬】,想起這一篇介紹,轉貼。

輕描淡寫小人物 鄭清文書寫一甲子
2008/03/16 【丁文玲專訪】

 七十六歲的鄭清文,提筆寫作六十年來,創作將近五百部短篇小說,多產的程度堪稱當代中文世界短篇小說之王。近日,他的二女兒鄭谷苑,為這位擅寫社會角落眾生相的低調父親,記錄屬於他自己的生命軌跡,出版《走出峽地─鄭清文的人生故事》,向來寡言木訥、隱身沉潛小說裡的鄭清文,總算出現比較鮮明清楚的輪廓。

 鄭清文的小說,習用輕描淡寫的筆調,觸及平凡小人物的真實生命,他的經典代表作、一九七九年發表的〈三腳馬〉,講述日據時代一個台灣的鄉下小男孩,因為鼻樑長有醒目的白斑,受人揶揄,造成他孤獨、自卑的扭曲性格。這小男孩力爭上游,長大後卻走錯方向,好不容易考上日據時代警察職務的他,為了發洩與報復,竟然選擇向日本統治者告密,陷害曾欺負他的同胞。直到戰後日本人離開,察覺自己罪孽深重,於是躲入山中終日雕刻,刀下出現一隻又一隻表情愧疚的「三腳馬」,彷彿想無言謝罪。

 被日本殖民時期的台灣,這樣的人物時有所聞,當時台灣民眾私下怒稱作威作福的日本警察為「四腳仔」,也就是走狗之意,而那些助紂為虐的台灣人,則是比四腳仔還可怕的「三腳仔」。鄭清文巧妙引用典故,寫下這篇無奈且點出當時百姓荒謬處境的小說,不僅轟動國內,也讓國際文壇為之驚艷。

 奉行海明威「冰山理論」 愛短篇創作

 為什麼鍾愛短篇創作?鄭清文回答,打從愛上文學時,他便奉行海明威的「冰山理論」:「文學作品該像冰山一樣,只讓八分之一的體積浮出海面,將其他八分之七,隱藏在海面之下。若想看到冰山的全貌,讀者就必須自己潛入水中。」

 藉由短篇小說創作,鄭清文默默實踐著文學理想,也替市井庶民,留下大量速寫。例如〈三腳馬〉裡,主角之妻在日本政府撤離後,被鎮民責求替夫謝罪,必須出錢演戲酬神、跪在廟上向眾人表示歉意,甚至要準備香菸,讓村民無限制取吸。演戲與跪罰或許目前台灣鄉間仍有類似習俗,但「請吃菸」贖罪失傳已久,鄭清文透過小說紀錄下來。

 鄭清文透露,他小說裡的人物,都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徒,或許庸庸碌碌,有些殘缺,但還是可以看出人性光輝與希望,「即使是販夫走卒的悲喜,也有可觀可歎之處。」因為「善惡絕非二元對立,就跟挖地基蓋房子一樣,底下的越深,上面的越高。很多大善,往往建立在對於罪惡反省與理解的透徹。」

 一路走來,鄭清文的人生相當平穩,造就他細水涓滴、清淡彷彿白描速寫的文學筆法。十年前才從華南銀行退休,被外界形容成「拘謹、含蓄、典型銀行員」,鄭清文於民國四十七年在林海音主編的「聯合報副刊」發表處女作〈寂寞的心〉之後,踏入文壇,也開始與其他前輩作家有了來往:「當時,吳濁流的《台灣文藝》雜誌社離我工作地點很近,大我廿幾歲的吳濁流因為看我投稿的小說作品,對我這個年輕人感到好奇,忽然跑來找我,讓我受寵若驚。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十年前從銀行退休 個性拘謹低調

 鄭清文透露,他與吳濁流之後多年,一直保持著深厚的文學友誼。鄭清文以「林先生」尊稱林海音,此外,他對齊邦媛將《三腳馬》短篇小說集交由旅美學者王德威,兩人合力引薦給美國哥倫比亞出版社出版英文版本,因此在國際文壇打開知名度,表示深深感謝。文壇皆知,鄭清文素以「本土」意識濃厚聞名,但一談到前述幾位政治立場可能與他迥異的文友與作家前輩,鄭清文是充滿尊敬與感激心情的。

 民國五十一年,鄭清文以〈我的傑作〉獲《文星雜誌》的文學獎,內容探討藝術的荒謬與極限,故事主人翁─「我」深信藝術至上,為了要完成「井邊裸女」一圖,他哄騙自己的童養媳阿治當他的模特兒,這幅所謂的「傑作」得了獎,卻被感到受辱的父親塗上牛糞,阿治也因受嘲笑自殺而死。

 作家葉石濤、彭瑞金等人曾說,讀鄭清文的小說,常有一種想要問「為什麼」的衝動。「不為什麼,人生就是一連串的荒謬與悲劇。契可夫也曾說,做為一個作家,如果你想要講一件重重的事情,就輕輕的提它吧!悲劇很重,但其實也很輕。」鄭清文表示,人生的過程,難免面臨悲劇,但是他相信生命就像小說,終筆之際,曙光必然會出現,救贖曾有的罪惡與苦難。

7.21.2008

Ma on CNN

Link courtesy of yinju.

http://edition.cnn.com/video/#/video/international/2008/07/19/ta.2.ma.ying.jeou.cnn?iref=videosearch

I haven't actually have time to watch it yet...

Bruised Gum

Being parents, there are all kinds of situations to be dealt with and decisions to be made. It's a job that requires research on books and internet sites, phone calls to the doctor or my mom, and discussions between the two of us. Though we've only got as far as the 15 months mark that is coming up next week.... to be honest, I think we've had a smooth ride so far. (Knock on wood. :p) Anyway, here's one that's on our plate right now.

Found bruised flesh on Lynn's top right gum last week... where a molar is supposed to be. (Left top molar is already out.) We figured the molar is coming out and she probably hit or bit it during playing or eating.

I check her mouth about every other day or once every 3 days... after 10 days I found the bruised mark is still there, and it got darker. I got worried and was wondering if it's time to make an appointment with a pediatric dentist.

(Our pediatrician told us it's not necessary to take her to a pediatric dentist until she's 2... even though the pediatric dentists will most certainly tell you that you should bring your child in for her/his first dental visit once the first tooth erupted.)

I spent her nap time yesterday afternoon researching on pediatric dental clinics in the city by the bay. This morning, I thought, maybe I should google "bruised gum + teething" to see what's the deal. K.... good thing I did. (Didn't find much "professional" advice, but rather information/experience posted by blogging mothers. Hooray for them/us!)

Apparently it is normal for teething toddlers to have bruised gum before a molar comes out. It's probably nothing to worry about. But if you still feel concerned, make an appointment with a pediatric dentist... it wouldn't hurt to let the child get used to the dentist and (other people's) hands in her mouth early. (Oh yeah? maybe that's where my mom did wrong. Ha.)

During the search, I also found... yes, it's normal for molars to come before canines. I was wondering about that.

I called dada at work and discussed the situation, here's what we decided --

Hold off making the appointment... since it's normal and she doesn't seem to be bothered by it. Wait another week or so to see if that molar erupts. If not, or (knock on wood) if she seems to be hurting, make an appointment with a dentist -or- she has her 15 months health check up in 10 days... we'll bring it up at the visit with Dr. Santa Claus.

7.19.2008

照片亂亂記

工作不忙的時候呢人也發懶,部落格懶得整理,但是工作一來就接二連三,連偶爾拜託翻譯看稿的朋友們,也會在這種時候一起出現,也算是莫名其妙的莫非定律嗎?!工作越忙,人也突然越有效率,但同時也越想要從工作中轉移一下注意,來貼照片胡言亂語一下。XD

這是蟠桃,英文叫做 saturn peach, saucer peach, donut peach, 或是 UFO peach。我記得台灣賣頗貴,最近在生鮮店架上看到,賣一磅 99 cent ,真便宜。我想應該是加州 central valley 很適合種植桃李,離產地近所以就賣得很便宜,只是有點訝異,竟然比 yellow peaches, white peaches, nectarines 等等還要便宜。而且鮮甜多汁,好好吃。

結帳的時候,跟韓國裔老闆娘聊了一下,她說在南韓,哈蜜瓜是裝在特別設計的木頭盒子裡面,擺在百貨公司裡面,一顆要價美金百元... 真是搶錢!檸檬在南韓也是很貴,因為氣候不宜種植,需要進口。

前兩天吃了心臟病特餐,隔天起床後就覺得胸口有點悶(米台目害命謀財詐領保險金的計謀快要實現了嗎?!XD),且前夜的漢堡大餐飽到隔天早餐都吃不完。於是這兩天中午乖乖的拌了沙拉來吃,雖然這幾天三番市氣候有點涼爽,不過這沙拉吃起來還是蠻舒服的。我放了 lettuce, arugula 和番茄,拌 creamy caesar 醬,很爽口。

回台灣後要去買 arugula 的種籽回家給爸媽在院子裡種種看,不僅拌沙拉可口,連炒肉絲,加在麵湯裡,或是烤披薩時放幾片,都很好吃。


早餐 omelette

這幾個月來米台目的工作 schedule 都是很固定的晚班,雖然很晚下班,不過早晨陪我跟小孩的時間卻相對很長,可能比正常上下班的父親陪孩子的時間還長,所以我雖然因此必須等到很晚才跟他一起吃晚餐,卻毫無怨言。因為早晨都在家,所以都是米台目下廚煮早餐,最近都吃美式蛋餅,小鼓也很愛吃。酪梨也是最近餐桌上的常客。

小鼓吃通心麵

上上禮拜烤全雞,把容易拆卸的雞肉切下來吃掉之後,剩下的雞骨頭與剩餘的肉全部丟進大鍋子裡熬雞湯,熬好雞湯之後,鼓爸還很工夫,細心挑出從骨頭上掉下來的雞肉,並且過濾掉各種 herbs,剩下很清爽的雞高湯,拿來煮通心麵。小鼓一口接一口。

我有時候在想,小鼓會不會覺得家裡負責煮飯的是鼓爸。因為早晨她精神特好東跑西跑的時候都會看到鼓爸在煮早餐。我趁她中午午睡時間時張羅自己的午餐,還有時間的話,就切切洗洗準備晚餐材料。等到我正式煮晚餐的時間,小鼓都已經上床睡覺了。嗯,我看小鼓大概認定家裡負責煮飯的是把拔。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呵呵。

搞笑鼓

很愛照鏡子,背起小袋袋,拿媽媽睡褲當圍巾,或是找到什麼帽子往頭上一戴,接著一定是馬上跑進房間照鏡子,擠眉弄眼。。。

7.18.2008

honey, you pick

最近發現 TLC 上的一個新的節目,叫做 Jon and Kate plus 8,是一對夫妻照顧8個小孩(一對雙胞胎和六胞胎@@)的 reality show。每次無意間轉到,就一定會看到完,看這一對夫妻與8個小孩滿地跑的各種狀況,如何處理,夫妻之間的互動等等,非常有意思。有時候 J 上網上到一半,也會被正在上演的情節吸引,評論個幾句。雙胞胎7歲,六胞胎目前3歲半(左右),可以想像那個混亂的狀況,還有,節目片頭有帶到 Kate 懷六胞胎時的那個肚子,OMG。

Anyway,有一天晚上我又在看這個節目,主題是 discipline ,節目中剪接了一連串8個小孩輪流 throw tantrum 的鏡頭,我邊看邊說八個小孩八個個性,真是一大挑戰啊,J 從旁邊走過去就說:If it's us, we'd give half of them up for adoption. Honey, you pick!

TLC 有貼一些片段到 youtube.com 上,但是不能 embed videos ,只好貼連結連過去看。

六胞胎第一次看牙:
http://youtube.com/watch?v=iqMX1FBJHyo
生日派對:
http://youtube.com/watch?v=2AAbCFZumUw
Potty Traini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h6KkVRYmx8
Kids Misbehavi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bqxFJxUvpw

右下方 panel 有 related videos, 慢慢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