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07

【舊文】中正廟

原發表於媒抗部落格(11/20/2004)

這幾天工作非常的忙碌,趕案子趕到腦細胞不知道死了多少,今天覺得需要休息一下,於是我上網下載了談話節目來看。這一集的謝志偉嗆聲(11/11),談的是李筱峰先生出的新書「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節目中邀請了李筱峰先生,還有一位白色恐怖受難者張常美女士。

我看著節目中呈現的照片,聽著主持人與來賓口中訴說著白色恐怖的種種手段,以及蔣介石這個 228 、白色恐怖元兇的殘忍心性。我的眼眶漸漸溼潤,鼻頭酸,心中一股怒氣也漸漸升起。

我的思緒忽然回到去年,米台目陪我去拿新護照那一天。

我的台灣護照要到期了,我便去外交部申辦新護照。去領護照的那一天,我到窗口領取了護照,看到護照上面燙金加註的 TAIWAN 字樣,很開心,不過我還是轉頭跟米台目說,我好想把上面的 Republic of China 的 China 字樣刮掉喔!

離開外交部,天氣雖然有些熱,但是還蠻舒服的。我跟米台目提議去中正廟走走。我跟米台目說,那個地方,正式的名字是 Chiang Kai-Shek Memorial Hall ,但是我們都叫它 Chung-Cheng Temple。米台目點點頭,不過我知道他其實不太知道為什麼我們叫它 temple。

到了中正廟,固定在兩廳院走廊練習舞蹈的學生團體,音樂如往常一般張揚;稀稀落落的遊客,分散在廣場上。站在廣場上我看著中正廟,一陣微風吹在我的臉上,我看這那些階梯,八百年沒爬上去了,我跟米台目說,「我們上去看看吧!」

氣喘吁吁的終於爬到頂上,我們停下來調節呼吸,蔣介石的超大坐姿銅像映入我跟米台目眼中,米台目立刻轉頭看著我說:「Fxxx! It really is a temple.」(「X!這真的是座廟!」)米台目開始有點激動的問我,「為什麼幫它蓋這麼大一座廟,憑什麼?它殺死了那麼多的人。」

「而且那些人都是台灣的良民、台灣的菁英。」我靜靜的補充道。

米台目說,「我們進去對那個銅像吐口水吧!還是我們丟個炸彈把它炸掉吧?!這實在太離譜了!」我看著米台目,然後我們兩個都笑了出來。

繞過廟門口,我們到後面的階梯坐了下來。我拿出剛剛領到的護照,反覆看著上面的 Republic of China 和 TAIWAN 的字樣,還有內頁底圖印著的黑面琵鷺。那一刻,我的感覺真的非常非常的複雜。

坐在階梯上,我們兩個繼續討論著蔣介石在台灣做過的事情,我們的結論是,「我們應該把中正廟保留,把他改成白色恐怖紀念館。」

Seriously.

--------------------------------
註:「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
一本完整揭露蔣介石秘辛的作品,透過不同的角度呈現蔣介石的面貌。

蔣介石,在威權時代的法西斯造神運動下,他是「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然而,在印證日漸解密的史料之後,他那「一代完人」的形象終究禁不起考驗,而顯得矯飾、唐突。到底,蔣介石是個怎樣的人物?他又為台灣帶來怎樣的影響?是台灣人應該知道,也必須知道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