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07

激流中国 - 2 喉舌與良心

雜事一直來,這幾天都沒有時間繼續看「激流中国」。今天終於有時間看了第二集喉舌與良心,關於中國政府對於媒體報導的管控。



──
這一集當中有段記者採訪被當地政府「關心」的情節,讓我聯想到前天聽到的故事。因此接下來,就是克萊兒講故事時間啦~

這兩日有位導演朋友從台灣來美參展,途經舊金山因青年旅館沒有房間,在我家借宿了一宿。來之前其實我們並不認識,但是住在我家這兩天,因為某些類似的經驗,或者因為都是很有個性的台灣女性,兩人嘰嘰喳喳的跟好朋友一樣聊了兩天。

以下的北京上訪村拍攝驚魂記,是她告訴我的。

參考資料】如果你不知道上訪村是什麼,請參考以下影片和文字報導:
1. 北京上訪村東莊紀實短片,共三集
2. 北京東莊上訪村暗訪紀實
3. 公安封鎖北京東莊上訪村


因為還沒有徵求導演本人同意,所以沒有把她的名字寫出來,故事也只是憑藉我模糊的記憶(因為有小鼓在一旁的干擾,還有故事過於複雜)重述,細節可能有誤。

話說導演到北京去由當地教會友人陪同去拍攝住在上訪村裡的一位老先生。上訪村不好找,一路問路終於問到了,進到那位老先生的家裡。

已經上了年紀身體也不太好的老先生,直揮手說,不要採訪我,看我書就好了,都在書裡。但導演既然來此,就是想為老先生留下影像紀錄,豈有空手離去之理。老先生的太太在一旁鼓勵道:「就說吧你!把你的故事都跟她們說說。」

導演開了機,坐在背對著門口的椅子上,端著攝影機,老先生就開始侃侃而談。陪同的教會友人也拿出錄音筆開始錄音。沒多久,有人敲門。

老先生的孩子向門口走去,繞過導演的椅子背後,但是卻沒有馬上開門。也不知為何,導演感受到一股事情不太對盤的感覺,但此時攝影機仍繼續開機錄影中。突然間感覺到老先生的女兒搖她的椅子。憑著直覺,導演跟教會友人同時一個抓錄音機一個拿錄音筆,衝進房間把器材藏到棉被裡面,然後回到客廳坐下。

開門,進來的是公安。

「聽說有人來採訪您啊?!」公安問老先生。

教會友人開始在一旁解釋,「喔不是採訪,是拜訪。我們是基督徒。來跟他們聊聊。」(反應好快!)

公安繼續問了一些跟基督教信仰有關的問題,要確定他們真的是基督徒。(還好真的是)

然後轉頭問導演,那你呢,你也是嗎?你哪裡人。

教會友人幫忙回答:「她福建來的。」(導演心想:別問我福建哪裡,我答不出來就穿幫了。)

折騰了一會。導演起身去上廁所。

還沒走到廁所門口,老先生的孩子走到她身後,小聲跟她說,等一下妳們先走,器材稍後我想辦法拿給妳們。於是上完廁所後,他們就很有默契的,起身告辭。

走出老先生家不遠,看見一台本田的黑頭車。導演很緊張問了,在上訪村附近有黑頭車不太尋常,是不是跟監的。教會友人說,「不是。要奧迪車才是。全中國都奧迪車。」(導演心想,說不定你們四川是奧迪,北京用的是本田,你怎麼知道。)

走出巷子口,終於上了計程車。教會友人開始哈哈大笑講著剛才大家反應快速又有默契的事情。敏感的導演這時卻注意到,計程車司機的領口白白淨淨的,跟一般北京計程車司機不太一樣。友人們談著剛才在老先生家的經歷,導演心裡卻有點緊張。到了預定地點下車後,才跟友人分享她的疑慮。

不過,即使那人是監聽他們的人,那時也來不及做補救措施了。當下他們決定暫時不要回家,先搭地鐵到一開始集合前往老先生家的地方。之後友人建議說,那到教會去等,消磨一些時間後,再去晚上的一個聚會,總之要在外頭晃久一點不要直接回家。

在教會外面等著等著,又來了一輛黑頭車,這次是奧迪的車了。下來了幾個人,開始在教會後面的球場打起籃球。不過奇怪的是,這四個人穿著西裝。

大家都有點緊張了起來。導演問教會友人,萬一真的被抓了,有什麼「最高指導原則」。朋友說,就是堅持你沒有做錯事情。

接著導演覺得有些冷。朋友便說要出去附近街上幫忙買杯咖啡。結果不到五分鐘,朋友回來了,沒有咖啡,手上卻提了一個裝了大蔥芹菜等的塑膠袋,說,「我拿到『貨』了。我們走吧。」於是一行人離開教會,依照計畫搭了地鐵去參加晚上的聚會,到很晚才各自回到住處。在地鐵上,導演才看到,塑膠袋裡面上頭放的是蔥,底下藏的是他的攝影機和錄音筆。故事說到這裡結束。我邊聽邊身體發冷起「雞母皮」外加頭皮發麻。

話又說回來,導演的教會友人也反應迅速很有經驗的樣子,這種事情想必經常發生。嗯,中國真是個了不起的國家。

3 comments:

bigburger said...

自由之家2007評等:
中國是「不自由國家」
「根據憲法,中國公民享受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和示威的自由。 雖然言論自由在私有領域繼續擴展,言論自由是個政治敏感的題目,因為共產黨嚴厲的限制。 被緊緊控制的媒體不能批評資深領導或他們的政策。新聞內容不遵守黨的支配的新聞工作者被騷擾、開除或下獄。在2006,新加坡海峽時報的記者Ching Cheong、紐約時報的研究員Zhao Yan跟Bijie Daily的記者Li Yuanlong遭到監禁。而且,在2005年,許多被規定要求的出版商被要求不得再版政治正確有疑慮的書籍,該規定並允許沒收禁書;限制大眾接觸到外國 電影及電視節目;鼓勵媒體作自我審查也在2006年實施。某個2006年七月的緊急管理法的草案包含了對中國與外國記者的高額罰款,如果他們報導自然災 害、事故、健康危害和社會混亂的話。新的規定在2006年9月給了新華社,中國的官方通信社,檢查並限制服務中國大陸收視戶的外國新聞電視台內容的權力, 以及對那些新聞台的頻道撤銷執照的權力。這規定引起了新聞自由擁護者跟外國政府的廣泛批評。」

http://blog.roodo.com/gamy543/archives/3581115.html

cleverCLAIRE said...

真的是很厲害的國家!

Tiat said...

中國一定強表現在限制自由上,果然粉逆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