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2007

美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無異議通過決議案歡迎台灣高層官員,包括台灣總統,隨時隨地自由訪問美國

舊聞,好消息,我現在才看到。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PASSES RESOLUTION, SUPPORTING VISITS BY TAIWAN’S PRESIDENT TO US ANYTIME, ANYWHERE

In a unprecedented move, and with unanimous consent, 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today passed the House Concurrent Resolution 136 led by Rep. Steve Chabot, calling for the lifting of all restrictions imposed on the visits by the Taiwanese highest-level government officials to the U.S, including the President. It marked the first time 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marked up and passed the resolution after similar resolutions were introduced during the past two Congresses.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both the Chairman and the Ranking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Reps. Tom Lantos and Ileana Ros-Lehtinen co-sponsored the resolution, indicating the importance and the strong level of support the Committee placed on this resolution. The resolution has 33 co-sponsors.

The resolution concludes that: “restrictions on visits by high-level elected and appointed officials of Taiwan to the United States, including the democratically elected president of Taiwan, should be lifted. And the U.S. should allow direct high-level exchanges at the Cabinet level with the Government of Taiwan.” The resolution has 33 co-sponsors.

Today’s effort to support Taiwan in the Congress follows the House passage last week of the amendment halting all government funding used to impose restrictions on exchanges between two governments. Unlike the amendment that touches upon restrictions on various exchanges between the two government, HCR 136 focuses only and mainly on the visits by the Taiwanese President and high-level government officials to the U.S.
FAPA president C.T. Lee, MD states: “The mark up of the resolution today is major landmark in the campaign to lift all restrictions on high-level visits from Taiwan and provides great encouragement to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eople of Taiwan in less than a week. It will lend further credence to the prevalent belief in Congress that Taiwan is a strong U.S. democratic ally and deserves to be treated as one. The time is now that the United States treats Taiwan like the fellow and friendly democracy it is.”

新聞稿聯絡人何燕青           

2007年6月26日

美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無異議通過決議案,

歡迎台灣高層官員,包括台灣總統,隨時隨地自由訪問美國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於今日無異議通過由夏波議員領銜的第136號決議案,呼籲廢除美國政府長期以來加諸於台灣官員訪美的眾多限制。
類似的決議案曾在前兩期的國會由夏波與布朗議員聯手提出,不過,這是外交事務委員會首次通過這項決議案,意義格外重大。此外,三十三位聯署議員中,委員會的正副主席-藍托斯與蘿斯列敦娜兩位重量級議員特地雙雙聯署此決議案,充份展現出外交委員會對這項議題的高度重視與支持。

  決議案表示:「所有加諸於台灣高層官員訪美的限制,包括民選總統都應一併解除;美國應該允許部長級的台美高層政府官員直接交流。」決議案並要求美國政府確切遵守1994年生效的美國「移民與國籍技術修正法」,此法案第221條款強調台灣總統與高層官員應獲准訪開美國。此外,為了強調台美兩國最高層級雙方政府直接對話的重要性與必須性,決議案表示:「台灣海峽是全世界公認的(軍事)衝突點之一,美國政策決策者直接與台灣政府對話是必要的。」

這是美國國會繼上週眾議院通過聯邦撥款法案修正案,要求國務院解除數十年來對台灣的各項台美交流外交禁令後,再次展現對台灣的支持。有別於上週通過的撥款法案修正條款,觸及多項台美雙方互動,今天的第136號決議案專門著重在台灣高層訪美一事。

FAPA會長李青泰表示:「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今日通過第136號議案,對解除台灣高層訪美限制有著突破性的進展,也是美國國會於不到一週內,第二度給予台灣人民與政府最大的鼓勵,證明美國國會廣泛地認同台灣不僅是美國堅定的民主盟友,也該是時候給予民主的台灣應得到的尊重與肯定。」

1 comment:

marcony said...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1。一個中國並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諸公並皆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吾等當然十分讚賞!但請諸公稍稍留意:一個中國並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某些先生正在偷換概念,圖謀詐取他人之國。
之所以“並不”,是因為一個中國裏不但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與各國英豪並肩浴血奮戰抗擊德意日法西斯,最終共同創始了聯合國的那個中華民國。這個中華民國創立於1912年,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在1949年產自中華民國體內。如以國擬人,則是母女關係。
台獨賊陳水扁想鑽這個“並不”的空子搞台獨,圖謀抹殺中華民國,將她改換成“臺灣國”,想以“臺灣國”名義入聯,理應碰壁。陳水扁自取其辱完全是咎由自取。
中國國民黨審時度勢,提出以中華民國名義返聯,則名正言順,眾望所歸,深得兩岸人心。

一個中國,這個概念歷史悠久、情況複雜。籲請諸公撥冗留意,則大陸幸甚、臺灣幸甚、中國幸甚!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2。白馬非馬,中國非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開宗明義第一句:“中國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國家之一。”這就毫無疑義地以憲法的權威自行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是中國,而且,中國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年有啥悠久可言?
中國非國,白馬非馬,其義其理,眾所周知。 中國是個政治地域,而所謂國,則是:(轄區,國號,首都,政府,政制,軍隊,。。。)這種結構:國家結構.
宋洪邁《容齋隨筆》卷五,“周世中國地”則,曰:“成周之世,中國之地最狹,以今地裏考之,吳、越、楚、蜀、閩皆為蠻;淮地為群舒;秦為戎。河北真定、中山之境,乃鮮虞、肥、鼓國。河東之境,有赤狄、甲士、留籲、鐸辰、潞國。洛陽為王城,而有楊拒、泉皋、蠻氏、陸渾、伊雒之戎。京東有萊、牟、介、呂,皆夷也。杞都雍丘,今汴之屬邑,亦用夷禮。邾近於魯,亦曰夷。其中國者,獨晉、衛、齊、魯、宋、鄭、陳、許而已,通不過數十州,蓋於天下特五分之一耳。”
中國在成周之世如此,後世則更幾經變遷:戰國時代七國爭霸;三國時代魏國、蜀國、吳國,三國鼎立;。。。。
可見,如一定要以國的角度來看中國,一眼看去,中國之內,有時只有一個國:單一國家結構;有時有幾個國:幾個國家結構;有時竟有許多個國:許多國家結構。現如今的中國之內,存在著二個國家結構:結構1(臺灣,中華民國,臺北政府,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結構2(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政府,毛澤東思想、無產階級專政,。。。)。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3。中國未必永遠合一,內容未必永遠不變。
明羅貫中《三國演義》第一回,第一句曰:“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極言分合乃中國之常。
如上所述,中國曾經有燕趙韓魏齊楚秦七國並存,也曾經有魏吳蜀三國並存,等等。。。這種在中國之內幾國並存的現象、這種幾國並稱本國屬於中國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並不為短在少。 因此,既不能說中國從來就只有單一一國,不曾存在過多個國家並存的歷史;也不能說中國從來就應該是單一的國家,不應該存在多個國家並存的狀況。
當然,中國也曾經有過秦漢唐宋元明清單一皇朝,以及單一的中華民國。
中國之內任何一國由一國分成多國的過程稱之為分裂,如三姓之分晉;又如中共之分裂中華民國。一個中國內有多國並存時,稱為“天下分治”。一個中國內如若僅有一國,則稱為“四海合一”,當且僅當“四海合一”之時,該僅有之國才可以中國自稱而不致有誤,否則,就是偷換概念:把本國單個國家結構,與尚存在著其他國家結構的整個中國地域,相等同。偷換概念幹什麼?司馬昭之心,路人盡知。說穿了,就是為了詐取他人之國。

中國之內各個國家變遷的歷史表明:一個國家結構,他的首都可以搬遷、轄區可以變化、政府可以更迭、政制可以改革、軍隊歸屬可以改變、。。。,終究仍然不失為國,條件是:這一國國民的堅持。只要這一國家的確存在過,而其國民能夠堅持其存在,則該國就存在.這是不以別人、別的集團、別國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

不但中國之分合有變,中國之內容也會有變。有“英武聖主”的開疆闢土,有“蠻夷之邦”附義來歸;有匈奴之遠颺,有蒙古、朝鲜、暹邏、緬甸、安南的進出。由於外國(如日俄)陰謀的割裂,或因中國之內強勢國(如漢國)之壓迫而離開中國的事例,不勝枚舉。
如持“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論者欺人太甚,則中國國民黨人、民國國民、以及大陸10億人民自當認真考慮“中國之大,容不得中華民國”這一現實而決定行止,但民國國是决不容皇民台獨染指。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4。現在的滑稽是:分裂者在喊捉分裂者。
中華民國多災多難,成立以來不斷遭受帝國主義的侵略以及它們所支持的分裂集團之侵害,如“滿州國”、“江西中華蘇維埃國”以及“陝北邊區政府”。七七事變後,日寇皇軍佔領了大半個中國,中國大分裂了。抗日甫勝,日赴共繼,四年之內,這種持續不斷的分裂圖謀與分裂實踐終於有了較為穩定的結果:“四海合一”的單一的中華民國被分裂為大陸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退避臺灣的中華民國。
要是中共宣稱逃到臺灣的是群竊國大盜,我中共才是總理信徒、我中共才是中華民國?如此把水搞混,中華民國這條魚在當時倒也真正難逃厄運.無奈中共不屑,另樹新幟,那中共就難逃分裂之責。
要是中共一鼓作氣,過海滅了中華民國呢?歷史也許就只會誇耀勝利的統一英雄,而忘掉中華民國。然而未滅,又去另謀高就,中共就難辭分裂之咎。
現在的滑稽是:分裂者在喊捉分裂者。
明明是中共分裂了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而今,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卻動輒被中共指為分裂中國,動輒被中共指為進行了分裂活動。此等滑稽,猶如逼母親鑽進女兒肚子裏去的梟女夢囈!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5。民國不是你想推翻就會翻
中共這樣喊,其依據是他們的下述說法:
“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被迫進行了三年多的人民解放戰爭,由於當時的國民黨集團倒行逆施,已為全國各族人民所唾棄,中國人民終於推翻了南京的“中華民國”政府。1949年10月1日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原來中共以為:我把你從南京趕了出去、我宣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民國就應知趣地自我屈膝、自動消失?
被迫啊、倒行逆施啊、唾棄啊、這些用詞以後在别的场所会研究。先要查一查的是:
“推翻了南京的“中華民國”政府”有沒有進而“推翻了臺北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
“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沒有進而“消滅了臺北的“中華民國””?沒有。
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否有全中國民意的背書?沒有!
既然沒有,哪能武斷民國消亡? 哪能意淫自己唯一合法?
自詡無所畏懼的唯物主義者,卻對中華民國的客觀存在故作不見,故作“中華民國理應自我消亡”狀,以為作久了,就能成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就象煞了明明無鬼卻要一本正經無中生有地捉到鬼的道士一樣令人好笑!
視而不見或無中生有,根本皆在“中華霸主,非我莫屬”的霸王心態。
此類霸王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成就者寡,敗落者眾。以近代的一次霸王敗落而論:那毛澤東頗為感激的日本軍閥[1],一贯标榜“东亚共荣王道樂土”,不是曾在1937年12月13日推翻了南京的“中華民國”政府,繼而宣稱了“不再以中華民國政府為政治對手”,以“唾棄”之,又宣称汪偽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嗎?結果又如何呢? “中華民國”真的滅亡了嗎?“中華民國”政府真的垮臺了嗎?汪偽政府真的唯一合法了嗎?日本軍閥在華的武運真的久長了嗎?
如日本軍閥果真如願以償,又何勞毛帥統領的中共在1946年後“被迫進行了三年多的人民解放戰爭”,日赴共繼,再去推翻中華民國啊?可見是推而不翻,即使“佔領了大半個中國”,仍然是“國中有國,蔣、日、我,三國志。”[2]。豈但是推而不翻,最終的事实是众所周知的:日本無條件投降了中美英蘇法戰勝國,中華民國政府收復失地臺灣、中華民國政府凱旋歸複南京、。。。。這段光彩奪目的歷史,諸位先生想必歴歷在目,難以忘懷。
霸王的武斷與意淫,往往敗落得很慘:臥薪嚐膽,越終滅吳;樂毅複燕,田單複齊;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在中國,這方面的典故太多!諸位想必饒有興趣,知之甚悉.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6。差一點兒成了中華霸主。
如果1950年初不去幫襯金家王朝一統朝鮮的貪欲,而是去打臺灣呢?
當其時也,“一九五零年上半年﹐解放臺灣的工作箭在弦上﹐中共中央軍委在福建集中二野﹑三野近五十萬部隊﹐並且完成民船徵集。此外﹐「二二八」事件的頭號通緝犯謝雪紅在上海組織「臺灣幹部訓練班」﹐計有三千名臺籍幹部﹐准備隨解放軍渡海擔任民政接管工作。至於島內情勢﹐由於「二二八」事件﹐島內人心轉向﹐中共地下黨勢力急速擴張﹐此時已發展到十七個市(區)工委﹑二百零五個支部﹑近十個武裝基地﹐以及省工委直接領導的三個群眾組織﹐准備配合紅色中國的最後一擊。從任何角度來看﹐臺灣的命運似乎已經註定”[3]。
當其時也,美國尚且浸淫在斯迪威斯諾斯沫萊特謝威斯等人的偏面觀點中,以及浸淫在重慶新華日報由毛澤東、周恩來等親自撰寫的社論的民主允諾裏,對蔣介石、國民黨、中華民國這些抗日戰場上的夥伴充滿了蔑視,而對中共、毛周等則充滿著莫名其妙的憧憬期待;
蘇聯則正處在社會主義國家新婚蜜月的荷爾蒙殷勤階段中;
當其時也,中共在百姓心目中猶如天神,這是因為中共:
(1)把滿清腐敗日俄侵略軍閥混戰、尤其是日寇八年的蹂躪以及接踵而來的"解放"戰争、所有罪孽所造成了的中國人民的苦難,全都责怪到國民黨、中華民國頭上,成功地塑造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公敵集團以及一個專門與之作對的大英雄--中共;
(2)用“蔣介石要從峨眉山下山來摘桃子”這種生動形象的傳世名句一筆抹殺國軍將士浴血抗戰的歷史,把真正消極抗日、擴軍自肥、窺測時機、準備內戰的中共打扮成與日寇撕打血拼的唯一大英雄。
(3)"解放"戰争的实质是继承日寇、代理苏俄的代理人战争,中共竭力掩饰它的反动本质,掩饰蘇俄日寇在東北對中共军队的重大裝備,掩蓋了蘇維埃兄弟在军事政治外交各方面对中共的全面合作与幫助,谎称用小米步槍就能打敗“美式裝備武裝到牙齒的”國軍、把自己描繪成義和團式的,顺应天命的,天兵天將。
(4)用假土改騙農民、用假民主騙知識份子、用假公正廉潔騙中國百姓和外國輿論,為了奪權,什麼好話都說、什麼偽裝都穿。
當其時也,如果中共去打臺灣呢?,那麼“一個中國”蠻可能就會真的變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當時沒去打臺灣,卻另謀高就,去幫金家王朝一統朝鮮,為社會主義陣營擴展疆域盡心竭力,想在共產主義陣營露一手,結結實實地與諸位的聯合國軍打了幾仗,結果是兩頭不著,怪誰?到如今每逢一個國家,就要去讚賞人家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累不累?即使是內政問題,也硬生生弄成國際問題。
既然當時沒能以武力消滅中華民國,現在要想依靠台辦官員念念“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順口流般的段子,就可以得到戰場上沒有得到的東西,怕是難為台辦官員他們了:臺灣那兒明明有個中華民國在麼!要不戰而屈人之兵,那本錢也实在化得太少了!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7。2758號文是違反聯合國憲章規定的非法決議
中共分裂了中國,在古寧頭碰壁。又在朝鮮和聯合國軍大大血戰一場。就是這同一個聯合國,卻在1971年大會上把代表中國的代表權--既代表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又代表反對中共的中華民國--獎給了中共:
1971年,聯合國大會第26屆會議,10月25日晚就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二十三國名為“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問題”的提案進行表決。作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這種違反憲章規定與民意的“決議”[4],是為至今廣受非議的聯合國2758號決議[5]。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期、中期,中共在國內殘暴鎮壓“國民黨殘餘軍警憲特”、“地主惡霸”、“胡風反革命集團”、“帝國主義派遣特務”、“资产阶级右派份子”,迫害了數以百萬計的民眾;五十年代末,又以“三面紅旗”等政治運動餓死了數以千萬計的農民;到六十年代中,更發動了舉世罕見的、陷十億人於水深火熱中的“文化大革命”。對此,聯大諸公知悉否?
對國外,中共起初奉行親蘇媚蘇的反美一邊倒政策。史達林死後,毛澤東野心驟起,一心想取代蘇共的社會主義盟主地位,一變而為奉行“反美、反修、反日本軍國主義、反印度印尼反動派、反緬甸的蔣介石、反各國的反動派。。。”這種敵視一切的狂妄政策的好戰份子。何以為證?明證是:通過他的“兩大元帥”公開地宣戰:
一個在人大會堂,公然向世界各國挑戰:“如果美帝國主義決心要把侵略戰爭強加於我們,那就歡迎他們早點來,歡迎他們明天就來。讓印度反動派、英帝國主義者、日本軍國主義者也跟他們一起來吧,讓現代修正主義者也在北面配合他們吧,最後我們還是會勝利的。”[6];
一個在“黨報”--“人民日報”社論《人民戰争勝利萬歲!》上公開揚言:“今天的世界革命,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一種農村包圍城市的形勢。”,“對於今天世界上一切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的革命鬥爭,特別是對於亞洲、非洲、拉丁美洲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革命鬥爭,更是突出地具有普遍的現實意義。”。
簡直是慈禧頒發“12份對外宣戰詔書”的重演!對此,聯大諸公知悉否?
如果聯大諸公不知,那麼諸公哪能糊裏糊塗把中共豢養的阿共領銜提交的提案投付表決?
如果聯大諸公知悉且明瞭中國的情勢,那諸公哪能忍心硬把專制暴君強加到台海兩岸人民的頭上?
可笑!仰天大笑笑得最暢快的就是那個中共江北才子喬冠華了!哈哈哈!哈哈哈!可笑!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8。聯合國,你悔過吧!
應予尊敬的聯大諸公!你們屈服於“社會主義陣營”和流氓國家的壓力,作出了違犯中國台海兩岸人民利益的大錯事:
(1)強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無視中國之內尚存在有中華民國這一事實;強令中華民國不得在聯合國各組織擁有代表。不但對中華民國當前2300萬國民不公,且對大陸10億嚮往民主、嚮往民國的人民不公。完全違背了聯合國立國原則與憲章精神。
(2)當初蔣介石先生及其同僚參與創始聯合國,以中華民國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偉大貢獻[7],眾望所歸地榮任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之一,並入席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公幹。一切順理成章、合理合法,何非法之有?今聯大諸公的一紙2758號決議,不經直接而正式的程式,竟剝奪了聯合國創始國之一、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之一:中華民國的全部正當權益。竟用中共的語言,直斥反法西斯領袖、中國民族英雄蔣介石之名,曰“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粗暴無禮,褻瀆了世界反法西斯領袖、褻瀆了聯合國自身的尊严与原则。
聯大諸公也许爭辯說:不得不正視中共控制大陸的現實,不得不正視大陸在聯大無代表之現實。但何以矯枉過正,跡近獻媚?把曾經導致幾千萬中國大陸人悲慘死亡的集團,這個騎在大陸辛巴德肩上甩之不去的老人,美化為大陸人民的“合法代表”?更有甚者,還要把從來不曾屈服於中共淫威的中華民國,用2758號決議綁著送到中共的床上!
自1927年起至今,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國民一貫堅持不懈地抵制共產主義對中國的赤化,中華民國在臺灣有效地保衛著自己的民主主義信仰。聯大依據的是哪些法規竟可以以2758一紙而剝奪中華民國國民信仰的權利?列寧史達林式的專制集團如何來做民主主義的中華民國的代表?自2758號決議通過之日起,中共如何代表了中華民國的?
聯大2758號決議,是對當時尚存的“社會主義陣營”、新生的亞非拉國際投機政客、以及靠大陸人民勒緊肚子、猛掃倉庫而豢養的阿爾巴尼亞等國的暴民多數專政的屈從。如此不公,因循持續,竟長達36年之久!時至今日,試看當初的“社會主義陣營”何在?當初的國際投機政客如今何在?它們象污泥濁水一樣被歷史長河沖得無影無蹤,但是他們的“傑作”:2758號決議,卻矗立在聯合國大廈,被奉為圭臬!
現在該是糾正這一不公的時候了!否則,聯大諸公將會從這一錯誤的文檔出發,越走越遠,陷入更大的錯誤。
謂予不信?試看潘基文先生,因为引用了錯誤的2758號決議,現今竟然拋棄“臺灣是中國的領土”這一歷來公認的說法,以他聯合國秘書長之身份,說出了:“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這種話。1971年,聯大諸公,企圖用2758號決議綁著從來不曾屈服於中共淫威的中華民國,送到中共的床上!2007年,聯合國又通过秘書長之口,要把從來不曾遭受中共沾汙的寶島臺灣,綁著送到中共的床上! 這種話,挑動台海兩岸立即更改現狀。讓中共也跌破眼鏡,理所當然地立即引起美國國務院的反彈。
由此可見,如不糾正2758號文之錯,聯合國必然在此基础上错上加错!
潘基文先生,你錯了!聯合國,你悔過吧!



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9。主持公道,捨美其誰?
(1)美國歷來是中國的好友
《庚子賠款》以來,美國社會的主流,因而美國國會與政府,對中國人民表現出異與列強的遠見、審慎、同情與友愛。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中華民國與美國成了同一戰壕的戰友。看看那支從印度恩帕爾邦殺向緬甸的中國遠征軍,只不過經受美國教官短期訓練、配備了一般性能的美式常規武器,竟一改國軍“九一八”以來不堪一擊的印象,有條不紊地把緬北日寇蕩滌殆盡。人們對未來世界秩序由此而產生如下的信心與憧憬,那會很自然: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合作確保環太平洋地區,乃至世界的持久和平。
(2)好友難免也有怠慢
但是,在國共相爭的關鍵時刻,美國曾經有過浪漫而致命的猶豫:中共是不是會比中國國民黨更好點兒?
我們並非要美國為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失敗負責,中國事務當由中國人自己負責:中華民國以及大陸人自1949年以來數十年的苦難就是對當初責任的償付 ,難道還不夠嗎?
我們只是想說:
A.美國曾經期望的延安聖人在大陸的幾十年統治中,十分殘暴、貪婪、狡詐、好戰。與時俱進的封建專制集團。
B.美國曾經期望的延安聖人在大陸的幾十年統治中,時時劫持裹脅中國大陸民眾,以“美帝國主義”為敵。建交前明;建交後暗。
C.同樣的幾十年裏,美國曾經絕望的“花生米”、“刮民黨”、中華民國,在被逼退守臺灣後,其歷任領導人篤行三民主義。勵精圖治,從實施土地改革起;繼以推動經濟建設,發展文教科技;致力憲政改革,宏揚民主政治,繼續完成既定之“軍政、訓政、憲政”政治路線方針;加強與各平等待我之民族在政經文各方面的交流;改善兩岸關係、增加對大陸投資,協助大陸經濟平穩起飛;種種努力,創造出舉世稱羨的「臺灣經驗」,已充分證明:三民主義真正是最符合中國人民需要與利益的主義;已充分證明:“軍政、訓政、憲政”是一條能將積弱落後的中國,從封建社會引到文明社會的唯一正確的政治路線;已充分證明:這一路線的忠誠執行者蔣總裁中正先生及其後繼者,忍辱負重、矢志不渝,終於訓導民國走向了憲政。他們的堅苦卓絕,證明了:從5000年沉積的封建專制社会走向民主社会的可行道路,仅以200年的阅历往往不能辨識、不能設計。
對斯迪威先生等人,我們永遠記取他對中國抗日的巨大貢獻;忘卻他對中國國情有所不知的一面。
(3)一再而三的怠慢反傷自身
延安時期,中共對民主的保證實在美好、對國民黨的污蔑實在有效,不但迷倒中國人,也迷倒了美國人,因此美國採取了有利於中共的政策(杜魯門甩手不顧政策)。到了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這種迷倒被大陸悲慘的事實所肅清了,卻恰逢美蘇星球大戰對抗劇烈,因此美國又採取了有利於中共的政策(中美複交、坐視中共冒中華民國之名而入聯)。到現在2007年,中共專制的罪惡行徑一貫不變,美蘇對抗也已時過景遷,美國還有什麼需要通過壓抑中華民國才能得到的利益嗎?
蘇俄幫助中共,攻擊美國的盟友中華民國,美國竟袖手旁觀,這不能不說是美國決策人的失策,這既與美國立國精神相悖,又給美國帶來實在的損失。這一失策所帶來的後果是:原本可積極參與美國在亞洲乃至於世界的反恐維和行動,貢獻其力量的抗日勇士中華民國,被逼藏在小偏屋裏象個受虐的小婦人;而中共則霸佔堂屋、日益反美、儼然以丈夫自居,不時指斥無中生有的紅杏出牆或私奔,近來更因飽吸港資台資外資而越來越驕橫。美國政府雖然歷年來對此失策有所補救,如對台關係法,然而隨著民主、共和兩黨的交替,對台政策猶如風中楊柳。各位美國總統的華彩樂段又發揮各異,總顯得美國對台海、對中華民國的政策猶豫不決、支離破碎。中共倒反而抓到了什麼把柄似的,頻頻指責美國違約。
(4)還是美國最友好
1949年以來,世界多國為了貿易利益而對中華民國裝作視而不見,如德之科爾、法之希拉克,64甫過,就帶著龐大工商代表團到中國大陸,出賣他們古老歐洲的良心。我們中國人是數九臘月喝涼水--點點滴滴在心頭。
相比之下,還是美國,對我們中華民族最友好。
這些年來,除了美國,還有誰,曾對中國的領土完整作出過如此堅定的承諾?曾對中華民國的安全作出過如此本質的衛護?美國寜肯犧牲可觀的貿易利益,也要對大陸人權杖義直言、也要對對中華民國的安全承擔起義務。1949年以來,一貫如此,這就是民主美國,這是十億中華人民眼見心明的。[8]
但是這並不夠!
911後,業已改變的世界情勢、業已改變的中國情勢,對美國及各文明國家提出了新的要求。
從朝戰、越戰直到近來熊光楷、朱成虎所泄之密、中共反衛星的發射成功,。。。這一系列事實,反復扣擊我們的神經:一個被專制政治劫持裹脅的中國大陸直面美國第三次作戰,是中美人民異床同做的惡夢;一個因美國不當的台海政策而受欺淩的中華民國,始終是中美人民良心深處的共同沉痛。
為此,我們謹向美國提出如下建言:
為美國在東亞乃至全世界的安全與利益計,應終結當前保守的台海政策,提升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推動全中國的民主進程。
[全文完]
--------------------------------------------------
[1]毛澤東:“日本軍閥過去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裏,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對中國人民來說已沒有其他出路了,所以才覺悟起來開始武裝鬥爭,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軍閥。”--會見日本社會党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的談話全文(1961/1/24)。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合作編輯的《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1994年。
[2]毛澤東:“一些同志認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占地,才愛國。否則便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中有國,蔣、日、我,三國志。”--廬山會議發言。出處同[1]。
[3]徐宗懋:“蔣經國20年前決定臺灣解嚴﹐扭轉乾坤沖擊大陸”DWNEWS.COM--2007年7月20日0:39:56(京港臺時間)--多維新聞網
[4]蔣中正:“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
[5]聯合國2758號決議(1971年10月25日) 全文:
“聯合國大會,回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 考慮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組織根據憲章所必須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5個常任理事會之一,
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和聯合國表決結果:大會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結果,通過了提案。根據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大會議事規則,這項提案通過以後立即成為聯合國大會的正式決議。
[6]1965年9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陳毅,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東大廳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上的講話:“中國人民在反對帝國主義的戰鬥中,願意作出一切必要的犧牲!今天美國是否要同中國進行大戰,這要由美國總統和五角大樓來決定。對於美帝國主義,我們不存任何幻想。為了反對美國侵略,我們一切都準備好了。如果美帝國主義決心要把侵略戰爭強加於我們,那就歡迎他們早點來,歡迎他們明天就來。讓印度反動派、英帝國主義者、日本軍國主義者也跟他們一起來吧,讓現代修正主義者也在北面配合他們吧,最後我們還是會勝利的。偉大的蘇聯人民和蘇聯共產黨不會准許他們的領導作出這樣罪惡的決定。究竟是美帝國主義滅亡,還是全世界人民滅亡?肯定是美帝國主義滅亡,全世界人民大翻身。中國有一句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
[7]美國總統羅斯福:“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坍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師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調到其他方面來作戰?他們可以馬上打到澳洲,打下印度——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把這些地方打下來。他們可以一直沖向中東┅┅和德國配合起來,舉行一個大規模的夾擊,在近東會師,把俄國完全隔離起來,吞併埃及,切斷通過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線”。《羅斯福見聞秘錄》1949年版,第49頁
美國總統羅斯福曾高度讚揚中國抗日戰爭,他指出:“在亞洲,中華民族進行的另一場偉大防禦戰爭則在拖住日本人”。《羅斯福選集》1982年版,第261頁
[8]一九七二年二月,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中美雙方在上海發表了聯合公報。公報稱:“美國方面聲明:美國認識到,在臺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