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2007

母難日

想想還是來記一下我的生產過程,做為日後向 Lynn 進行情緒勒索之工具。XD

生產的前兩三天連續『慢性陣痛』,開了四公分我卻沒什麼感覺,還跟媽媽、米台目去植物園散步,去超市大採購。記得是週日的晚上,感覺陣痛開始間隔比較短些有比較痛些了,就打電話去醫院。醫院要我們觀察兩個小時之後如果持續再打電話去。兩小時後如常,我們就跑到醫院產房去檢查了一下。檢查結果,還是四公分,然後我們又被送回家等待更劇烈的陣痛。

已經請了兩天假陪我的米台目決定週一去上班,這一天一切還是照舊,我繼續慢性陣痛,直到 J 下班,吃過晚餐, 持續有陣痛但不是很痛,決定大家都去睡覺明天再說了。梳洗一下還沒躺到床上我就開始一陣又一陣的痛,這回痛得厲害了。我一邊呼吸一邊叫米台目記錄陣痛的間隔、持續時間還有強度。中間去上了一次廁所發現流血了,表示子宮頸應該又開了些。持續了一個小時,已經是夜裡十二點,我們決定再度打電話給醫院。那時我已經開始雙腳發抖。護士跟米台目詢問了一下我的陣痛情形之後,要求我聽電話,接過電話時我正在一波陣痛當中,顫抖著回答護士說,對,已經持續一個小時,很痛很痛。護士問我說「你痛到很想哭嗎?」她沒問還好,一問我立刻抖著聲音哭了出來。把電話交回給米台目,護士說,趕緊打包來醫院吧。

我們把媽媽叫醒,拿好準備好的包包,米台目把車子開到樓下後,上樓來扶著疼到雙腳發抖的我走下樓梯。到了醫院門口,米台目進去推輪椅來推我上樓,我們在 triage 一小段時間做了檢查之後,馬上就被轉到產房待產。

護士來看過、住院醫師來看過、助產士也來看過。然後麻醉師來了。不是我期待的溫柔的 Dr. R,而是一個菜鳥(實在粉年輕)麻醉醫師。囉哩囉唆的把所有的麻醉 options 又解釋一次。我在一次次的陣痛中忍耐客氣的聽完他的說明,然後很直接的說,請給我 epidural (無痛分娩)。然後年輕麻醉醫師就去把傢俬都『傳』好來,我則以坐趴姿勢面對米台目,抓住米台目雙手,準備好打無痛。到底多久才成功呢,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在一陣又一陣的劇痛之間,年輕麻醉醫師總共在我背上打了兩支局部麻醉針和扎了三次的無痛分娩的導管才成功(說是我的脊椎關節太緊還是什麼)。終於打好之後,年輕麻醉醫師跟我說,「你是非常好的病人。而且我通常不會隨便跟病人這樣說的。」(當下我已經痛到不行只希望麻藥趕快生效,但是這話現在回想,真是無限的 KUSO。)

那時已經半夜三點了吧,我跟媽媽和米台目說,大家都去睡覺吧!我身上已經被裝上各種導管和監視器還有靜脈注射,在半麻木半不適的狀態下,我也在昏沈睡去與冒汗醒來的狀態下交替著一直到天亮。

天亮了我們才看到產房外的風景真美。我的房間是 UCSF 產房視野最美的一間,位在小山丘上十五樓的角間,我的窗戶可以俯瞰舊金山市中心、金門大橋、金門公園、一直到整個海灣和對岸的山丘,粉美。

不過這個美景只讓我賞到中午。大約一點左右,護士來檢查我的陣痛間隔和強度,醫生來內診,決定可以開始 push 了。就.在.這.個.時.候.洗窗戶的工人突然就從屋頂吊著台子下來了。。。="= 米台目身手矯健反應快速,立刻一個箭步上前去把百葉窗放下來。(是怕洗窗戶工人尷尬,躺在產檯上的我,基本上,那時已經不在乎誰看到我那副模樣了。)

總之我開始隨著一波波陣痛配合護士和米台目的口令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休息。

陣痛來了。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這樣持續好一會,不同的醫生來了又走,麻醉醫師也來檢查麻藥是否運作正常。幾個不同醫生來摸摸肚子內診說寶寶的姿勢歪一側云云,側躺這邊等一下繼續推。

陣痛又來了。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換邊側躺。

陣痛又來了。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已經看到寶寶的頭了,頭髮好多。加油。吸氣.推.推.推.推。

過了一個多小時了。醫生也進來跟護士一起陪我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然後,第二個 (Dr. C)、第三個醫生(Dr. T)都進來了。討論半天,說,再推下去寶寶會受不了,心跳有點下降,baby in mild distress. baby can't take it. Dr. C 開始以非常急促的語氣跟我解釋必須要進 OR 用 forceps 夾出來,用 forceps 的風險是哪些。萬一 forceps 不行,就要用 C-section,她很快速的解釋風險,我其實有聽沒有懂,只知道要趕快簽同意書進 OR,不然寶寶會受不了。同時護士和其他人也快速的在做其他準備工作要推我進手術室。我打斷所有人跟大家說,讓我先跟我媽媽解釋一下。我忍住自己哽咽的聲音深呼吸一口氣跟媽媽說,要去手術房,不然寶寶會受不了。媽媽閉上眼睛搖搖手說快點去快點去。(媽媽以前待過婦產科,看到我推到力竭的樣子,早就已經看不下去,事後直說,都看到頭了,直接剪會陰寶寶就出來了,怎麼一直還都不剪。)

進手術房只能有米台目陪同,所以媽媽就留在產房等候。

推進手術房,所有工作人員七手八腳準備。在手術房我也終於看到了很溫柔的 Dr. R 來幫我做麻醉。醫護人員每做一個動作都會跟我解釋正在做什麼,因此同一時間都有不同的人在跟我說話,我一下根本不知道要聽誰要看哪裡。等了半天,米台目遲遲還不被准許進來,我開始覺得有些慌張了,眼淚終於要從眼角掉下來。我伸手擦眼淚,Dr. R在我耳邊很溫柔的跟我說,不要擔心,you are in very good hands. 這時他幫我加的藥物已經生效,我的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半天,米台目終於進來了。

然後就是開始繼續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下半身麻的要命,根本沒感覺,還是要繼續

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很好很好,you're a good pusher.

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只差一點點了。

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只差一點點了。再一次。

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再一次就可以。

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我已經真的推到虛脫,開始想要放棄。「不行了,我真的沒力氣了。」

只要再一次就可以。Good girl.

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吸氣.推.推.推.推。

這整個過程大概半個小時不到吧。寶寶終於出來了。

寶寶出來了。一片寂靜。醫護人員的聲音動作繼續進行著,可是我卻覺得一片寂靜。沒有寶寶的哭聲,怎麼回事?!

半晌,終於從角落裡傳來兩聲哭聲,我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又過了一會,米台目抱著寶寶過來放到我的胸前,他哽咽著聲音說,Honey you did a great job. Baby's so cute. 寶寶張著眼睛靜靜的看著我,看著周遭的一切。我親了親寶寶的額頭,跟寶寶說「嗨。你好安靜好可愛。媽媽好愛你。」轉頭我跟米台目說,「我好愛你。」

之後米台目跟著寶寶去 Nursery 幫寶寶洗澡以及做其他檢查,我繼續躺在產台上做後續其他處理。

事後,米台目跟我說,從頭到尾他站在我旁邊握著我的手一起吸氣吐氣用力推推推的同時,看著他們拿出各式各樣的工具(夾、剪)做那些事情,他簡直頭皮發麻緊張到了極點。寶寶被抱到 Nursery 去清洗時,還從頭髮上梳下我的肉來。。。@@(媽呀我聽了也頭皮發麻,雖然當時我什麼都沒看到。)所以關於要不要生第二個小孩的問題,要等他從那個 trauma 恢復之後再說。(不是等真正經歷過那些可怕經驗的我恢復喔!)

一邊縫合 Dr. C 一邊跟我說明她在做的事情,然後 Dr. W 站在我身旁握著我的手跟我說, you did great! you were wonderful. And J is remarkable. I thought he's about to have a baby, too. 雖然很好笑,卻是對 J 很好的讚美。

寶寶出生後,貼心的護士立刻回產房通知媽媽,語言不通的兩人,比手畫腳的,護士舉起兩隻大拇指表示順利,媽媽則有點爆笑的以雙手手掌指了跨下問是否是自然產還是剖腹。聽到孫女平安生產,傳統的台灣媽媽忍不住哭了也伸出手臂 hug 護士。看到米台目抱著小孩回產房,也急著問女兒是否安好。米台目也是舉兩隻大拇指表示平安。媽媽這才放心。雖然事後看到我虛脫的臉和泛黃黑的眼眶仍是十分心疼。

記錄自己的『母難』,也了解自己母親生養自己的辛苦與任勞任怨,所以也要謝謝媽媽這麼辛苦的養育多年,即使嫁到米國這麼遠的地方,也是老遠飛來幫女兒做月內。撕裂和剪開的傷口到今天(第20天了)還是稍微有些紅腫刺痛,但是已經恢復很多。用力推擠擠出來的兩大顆『戰利品』也已經『縮水』很多。所以我的母難日 trauma 大概可以說告一段落,而養育寶寶的另外一種甜蜜的磨難才正開始。

※ ※ ※ ※ ※ ※

祝福天下母親 母親節快樂!

5 comments:

大腸 said...

值得紀念的一天......

小薰 said...

「就.在.這.個.時.候.洗窗戶的工人突然就從屋頂吊著台子下來了。。。="= 」
人生中總是會有這種讓人很冏rz的突發事件:P

雖然之前就聽過看過生產過程(夾啊剪的),不過聽克姐敘述自己的經驗,還是覺得很辛苦很恐怖啊...這不得不為日後用為向Lynn進行EB的好工具XD

祝母親節快樂^_^

小愛 said...

好感動. 也好驚險吶!
母親節快樂~ =D

cleverCLAIRE said...

to 大腸:
的確是很值得紀念(也很想忘記)的一天。

to 小薰:
其實突發事件不只一次。因為房間很大又是角間,有兩面牆幾乎整面都是玻璃窗,洗窗戶的工人總共吊著下來三次。。。三次我都是雙腳對著窗戶開開躺在產台上面。。。真的是很冏rz...

to 小愛:
先前招待不周,歡迎小愛常來坐。4/24的金牛座女生個性不知有何特色,有空來分享一下。^____^

Tiat said...

嗯嗯,母親節從此感覺不一樣了...

(對洗窗工人的感覺也從此不一樣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