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2007

二二八心情記事

228 2.0

在大家熱烈串連貢獻影片相片文字,製作二二八影片的同時,我在行動上缺席了,但是在我的心裡面,那個傷痛的共同記憶卻好像比往年來得深刻。

我家不是受難家屬,只能算是情節輕微的白色恐怖受難家庭,叔叔當年因為與後來去日本辦台獨雜誌的當兵同袍有書信來往而無故被拘禁四十來天,爸爸和肚子裡懷著我的媽媽焦急四處奔走請託無門,在四十多天後叔叔被平安釋放,好像也沒有受到什麼肉體的虐待,只是在拘留期間被要求讀了很多『三民主義』『國父思想』之類的書。跟發生在其他人家中的苦難煎熬比起來,我家的苦難似乎是微不足道。

2007,二二八六十週年,是丁亥豬年,也是我的豬寶寶要出生的這一年。上一次的丁亥豬年就是 1947 ,二二八大屠殺發生的那一年。我的婆婆,米台目的母親,好巧不巧也就是六十年前的丁亥豬年出生的。在這幾天和婆婆剪布裁製寶寶的小枕頭棉被床單的同時,婆媳倆一個踩裁縫車一個拿針線一邊閒聊,我得知婆婆雖然連小學都沒有畢業,中部小鎮裡的的貧窮村落裡出生的她,村裡也沒有什麼二二八受難家屬,但是嫁給公公定居科羅拉多後,卻認識了許多輾轉因某種程度白色恐怖緣故而離開台灣移居米國的朋友。婆婆邊踩著裁縫車邊淡淡的跟我說,「他們好多人都是從台南高雄那裡來的,都是『gâu-lâng』,不是醫生就是律師,long 是讀冊人。」這些年來,她也買書看書剪報,讀了很多不同的人的故事。

昨天早上,我們聊到豬寶寶出生之後的哺乳養育原則,我順手從書架上抽下一本林奐均寫的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我順口問了婆婆,「她是林義雄的女兒,林義雄你知道吧?!」婆婆點點頭說我知道,「我看到他們家的故事都會剪報剪下來收集。」我想起來前天才在朋友的部落格上又看到林義雄夫人方素敏的這一篇寄不出去的悄悄話,因為肚子裡的有著豬寶寶,重讀方素敏女士的文章,眼淚更是忍不住要落下。在送婆婆去機場搭機之前,應婆婆要求印出來給婆婆帶上飛機看,還交代她要準備好面紙才可以拿出來看。把文章抓下來列印的時候,眼眶又再度溼潤,跟婆婆說著說著我聲音又要哽咽,才趕緊轉變話題。

影片製作串連我沒參加,當年在夜裡哭泣焦急白日連絡奔走的父母親如何渡過那四十天,我也只能想像而不能體會,但是今年我的感覺卻特別深刻。一方面因為是二二八六十週年,另一方面因為看到大家如此熱心製作影片(沒出聲的我一直悄悄的關心著),還有一個原因,是我的豬寶寶就要來到這個人間,我要我的寶寶在未來不必再背負這樣未被平反的歷史傷痛,我要我的寶寶有一個正常健康有活力的台灣,讓她這個 3/4 台灣血統的孩子,可以很驕傲有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在豬寶寶出生倒數 50 日這一天,寶寶,媽媽承諾會在做得到的能力範圍內繼續努力,妳也要幫忙加油為台灣打氣。

觀看二二八一甲子影片 228 2.0: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Try 侯孝賢's "Good Men, Good Women" DVD. It will touch your heart and release the emotion. 侯孝賢 has the great power to depict the sadness under the White Terror peri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