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2006

到底誰畸形?

Morning 媽媽在媒抗的貼文,讓我又想起了戴老師的二三事。這是Morning 媽媽的貼文:
這次的倒扁行動,處處有著忽略法治,挑戰憲政的影子,彷彿要將台灣初發芽的民主體制拉回中華文化人治專制的體系裡。過氣政客變節的戲碼,充斥著幕後主使人是誰的猜測。

剛剛發現一個部落格,稍微拜了一下估狗大神,赫然發現中國參與倒扁行動的直接證據。

http://www.wretch.cc/blog/bb9143 這是中原大學心理系副教授戴浙即將出版的新書。
克萊兒註;書名叫做陳水扁畸形人格剖析。
http://bbs2.tiexue.net/post_1422753_1.html 這是他在中國共產黨的職銜。

http://news.pchome.com.tw/politics/tvbs/20060902/index-20060902093427393113.html 這是他參加倒扁活動的報導。


再看一則舊聞:
人物列傳/?曾被囚半人半獸 啞童周子飛 活出一片天
2002/03/24 00:00
 本報綜合報導

一位名叫周子飛的男孩,曾經被養父囚禁在二坪大的小房間內長達6年,16年前,被外界發現時他是個半人半獸,不會說話的啞童,而現在周子飛不但已經走出過去的陰霾,甚至還在投注站賣起公益彩券。

十六年前,周子飛被親姐姐賣給老榮民當養子,被囚禁在一個小房間內,吃的是餿水,面對的是和外界斷絕的冰冷牆壁,這樣的處境長達六年,周子飛被人發現時,是個失去語言統合能力,半人半獸的啞童。

長期無法和人類世界接觸,周子飛的行為幾乎像是野獸,後來在教育單位的幫助下,周子飛被一位大學教授收養,終於能夠上課學說話,即便如此,周子飛還是很難克服言語障礙,說出來的隻字片語,不能表達心中想法,終究和世界脫了節,而現在的周子飛,因緣際會之下趕上樂透彩的熱潮,在雜貨店?和人合夥開投注站,偶爾才露面賣彩券,怎麼和人溝通相處對他來說,還是門艱深的功課。

鄰居們對他的評價是不予置評,但是那段不堪回首的故事,卻沒有人了解,一個在囚室內活下來的男孩,曾有過無限的低潮無奈,接下來,他只能以一顆勇敢的心,去面對曾經遺忘他的世界。

新聞來源:人物列傳/?曾被囚半人半獸 啞童周子飛 活出一片天
其他相關連結:
樂透20期/?周子飛擺脫童年陰影 賣彩券維生
被囚閉六年的兒童

領養周子飛的,就是中原心理系的戴浙副教授。很不幸的,我上過戴浙的課。一直到我的前一屆學長、學姊們在修戴浙的發展心理學課程時,都要與周子飛進行互動做學期報告。我這一屆並沒有,之後我也不清楚是否有。因此我對周子飛的印象,僅限於偶然在系館內見到戴老師帶著周子飛進出,還有放學時間看見戴浙騎腳踏車載他的兒子,而周子飛跟在腳踏車後面跑,一家三口一起回家的景象(我總是問,為什麼不能三個人一起走?為什麼總是周子飛在後面跑?)。那個時候我心理就一直有著疑問:為什麼不是送周子飛去進行專業的語言與行為治療,反而是由戴浙收養之後,當作實驗室的觀察對象做觀察互動報告。

至於戴浙副教授的上課方式,更是讓我非常的有意見。幸而我對發展心理學非常熱衷,沒有因為他的教學方式而使我對發展心理學失去興趣。戴浙患有小兒痲痹(忘記是哪一隻腳),進教室的第一件事情,坐下來,然後把那小兒痲痹的那一隻腳抬起來擺在另一張椅子上。然後叫大家打開原文課本某一章,從第一個字開始「唸」,剛開始慢慢一個字一個字唸,然後變成 blah blah blah 亂唸,或者叫同學接著唸。唸個幾頁之後,停下來,說,課本回家自己看就可以了。然後開始天南地北拿近日時事出來,以發展心理學相關或實在沒啥相關的角度開始評論。記得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陣子有所謂「嬰靈」的新聞(流產或墮胎的孩子的靈魂隨著母親不散之類的),戴浙也據此在課堂上滔滔不絕的評論了好幾堂課。至於到底評論了什麼,我當時大概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了,已經不復記憶。

這些年來他的教學和研究風格有沒有什麼長進我不清楚,但是從斷續在報章上看見他宣揚共產黨理念以及參選立委等的新聞看來,我想是不會有太多的進步。

作為教授他的教學很差勁,他的研究道德可議,做副教授這麼多年(我就讀時他就已經是副教授,到今日十多年過去了職位仍然未變),也不見有任何因收養周子飛這樣一個發展心理學家夢寐以求個案而產生出什麼太偉大的著作,說不定還因此誤了周子飛可能的治療機會,戴浙出書評論陳水扁總統的人格畸形,我倒想反問,到底是誰畸形?

5 comments:

小薰 said...

看來這答案很清楚了...

cleverCLAIRE said...

沒錯啊!

中原心理系還出了另一號「了不起」的人物 -- 李勝峰。了不起吧?!XD

蕭艸梅 said...

克萊兒您好
文章藉我連結喔!謝謝
因為這裡不知如何「引用」

cleverCLAIRE said...

艸莓大好:
請用請用。
引用那個我也搞不清此,所以就請隨意吧∼

Joyce said...

哈哈哈!!
想起以前大學同學罵人:"亂戴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