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2006

Rock the Boat

昨晚回信給學長了。對於這一場要求總統下台的請願運動,即使是學長當面把連署聲明放到我面前,我想我還是簽不下去的。

工作來了,要去忙了,或許也是該停止掛在網路上不斷看新聞心驚的時候了。努力作好手上的工作,be productive ,才是像我這樣的平凡人民比較實際可以貢獻的方式。
學長:

很高興你回我的信。讀完你的信,我激動得一直掉淚,台灣的未來,我們都很著急。民進黨內部的問題,我多少有些耳聞,但不知情況這麼糟糕。

我是相信你的品格因此寫信問你,也因為看到媒抗與其他政論網站上對你們的批評,感覺很痛苦。rock the boat 的用意,果然是讓我猜到了,但需要你的證實。證實了我也心安,雖然疑惑並不能完全消除。(譬如紀萬生與錢永祥的發言)

我雖在海外沒停止過關心台灣,最近忙的事情也都是跟提升台灣在這裡的文化交流和 media profile 有關(台灣影展、協助美國這邊要拍與台灣有關影片的人士蒐集資料,point them in the right direction, connect them with the right people 等等)。稍後有時間再跟你說,算是正面的消息,或許可以提振一點士氣。

我了解你的心情,只是公開信的內容確實有些偏頗,簽署聲明的你們,是要因此負責任的。你的聲明我後來看到了,很具體我也比較可以接受。And I hope you have a good follow up plan. 我現在感覺很毛,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

在海外推廣這些台灣形象的事情,最痛苦的也就是國內的政治亂象彷彿扯我們這些草根大使的後腿,總覺得好像我們在「自圓其說」。很煩,很令人心急。

我這裡時間很晚了,混亂的寫下我的想法,先這樣。我相信你也很疲憊了所以也就不吵你。稍後再敘。

3 comments:

Taokara said...

如果是 rock the boat,那是好的?

我在想的只是,台灣民主化有一段時間了,究竟花了多少力氣、又做了多少「制度」上的工作?

沒有好的制度建構,再來怪人性的墮落,毋寧是沒有求那根本的原因...換了誰來做,都難免問題。

cleverCLAIRE said...

大臘臘你說也是對的。制度化的問題很重要。不過我也不知道到底 where to begin and what does it take... 很累ㄋㄟ,我不想再討論這個問題,這種的我不會,給別人傷腦筋去。我要認真去做我的草根工作!

bigburger said...

看看你學長又幹了什麼吧
竟然去和這些人站在一起?
再說什麼都沒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