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2006

有朋自遠方來 I


shoes_1
Originally uploaded by claireclaire.
來的,是從沒見過面的美親(荒蕪別坵穡)和家真(波哥大日記)。雖然已經是頂禮拜的事情,不過還是想要記錄一下。

我常去美親那裡看文章聽歌(其實聽歌居多 :P),但美親的文筆常讓我從這裡那裡偷學幾句。因此聽到美親要來米國,就很白目的冒出水面邀美親來吃 burrito 和義大利冰淇淋。但也因為這個白目的舉動,多認識了兩個朋友。

美親跟家真來到我家的那一天,我們沿著 24 街走下去,逛了 Balmy Alley 的壁畫,還拍到巷子裡面電線上面掛的這兩只假鞋。之前在媒抗介紹舊金山壁畫的時候提到過,本來把鞋子丟到電線上,是幫派暗示這裡有賣毒品的意思。後來被識破了,就到處可見。Balmy Alley 看到的這雙假鞋,算是把一個惡作劇的概念當作藝術行動吧,雖然不知道作者是誰,但還是有另一番趣味。也正好是帶兩個遠道而來的朋友去看,雙腳行遠路,這兩隻鞋子可以說是象徵認識這兩個很會跑的朋友吧!

看完 Murals 之後,去吃 burritos 和 quesadilla,然後再繞到 22 街去 La Copa Loca 買冰淇淋,回家繼續聊天。要不是那天晚上美親就要搭機去東岸,我們四個女生(我、阿如、家真和美親)恐怕會聊到三更。

跟美親見面的時間很短,卻覺得一見如故(美親長得真是小巧可愛)。家真後來來我家住了三天才回波哥大,我們兩個嫁給很台灣的老外的家庭主婦(我家的老外有一半台灣血統,她家老外不細看根本就像台灣人),兩個人嘰哩咕嚕聊了三天。聊台灣、聊住在異鄉的生活、聊先生、聊台灣的食衣住行。其他的晚點繼續寫。

7 comments:

Bichhin said...

親愛的克萊兒,真的真的很謝謝妳,還有阿如。對從沒見過面的我們熱情招待,還讓家真住了三天。真的很感動很溫暖。回來就在msn留訊息給妳,但妳的msn太不穩了,好像都沒能傳遞,想一直跟妳說謝謝!謝謝謝謝!

還有呀,去米國前的幾天,不知道為什麼,我長了此生以來最嚴重的痘子,到了米國又因水土不服,皮膚乾裂脫皮得相當嚴重,簡直覺得自己像鬼一樣。而且在美國幾天就胖很多?回台灣才沒一天,皮膚就好很多了。(講這些是要說,妳看到的美親這次有點醜,下次妳回台灣一定要讓我好好招待,到時的美親會是水噹噹的唷。)

後來啊,我去了東岸,幾天後又到洛杉磯,妳知道嗎?真的每站也都是驚奇和收穫,找時間一一寫出來。生命另一個旅程的啟始,又凝聚了一些力量。準備要衝了的感覺~~~

真的很謝謝妳。我也覺得,要不是那天晚上我得搭機去東岸,我們四個女生一定會聊到三更。搞不好到天亮。

嗯,好想像那些壁畫,還有burrito(就是那個墨西哥捲餅潤餅嗎?)和那個會讓人整個溶化的義大利冰淇淋。~~

還有氣質美女的阿如,回台灣也一定要跟我說唷!!!

cleverCLAIRE said...

妳真的很會跑也很勇敢ㄟ,第一次來米國就一個人跑了米國那麼多城市,好厲害!

荳荳這種東西只有當事人會注意到啦,我看到的美親是很可愛的,毋庸置疑∼

我會轉告氣質美女阿如,她聽了應該很爽吧!呵∼

妳沒能多呆幾天是妳的損失喔,我跟家真三天講個沒完,還去逛日本城、吃了很多好吃的東西(稍後貼),最後一天晚上我跟阿如、家真吃了海鮮大餐(因為波哥大吃不到海鮮)。記得有機會還要再來三番市讓我請,明年回台灣我一定去找妳!

cleverCLAIRE said...

漏了說

burrito 就是墨西哥潤餅
quesadilla 是加料的墨西哥的蔥油餅 XD

家真 said...

claire:

真的是很感謝你的熱情招待,
我一回波哥大馬上就『水土不服』,鬧了嚴重的腸胃不適(現在看到哥倫比亞像鳥食味道的米會想抓兔子)
所以躺在床上好幾天囉....真慘
真的很開心在舊金山遇到你們,真的是感受到台灣濃濃的人情味

幫我問候氣質美女阿如,還有你老公。有機會大家可以見個面,較量一下中文能力啦!(不過我看我家笨蛋老公一定輸定)。

cleverCLAIRE said...

希望家真肚子好些了∼

看起來對自家老公語文能力沒信心的不只有我,我怎麼覺得應該是我家的會輸呢。。。

chiacheng said...

我們已經決定要回台灣定居了,應該會在年底吧。尤其身體不舒服,思鄉的情緒更深重了。回來以後居然瘦了三公斤(還好本來很胖還撐的住)。也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就是胃痛的半死,什麼也吃不下。連美親給我的泡麵都引不起一絲食慾。不適讓我變的跟小孩子一樣,跟Gabriel吵著要台灣白米稀飯跟蕃薯。

不過以後還是會經常回哥倫比亞省親,還是很歡迎你們一道來南美參觀參觀。不管在南美、在台灣,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到時候在換我好好招待你們了。
『九五加滿』是我老公最熟的幾句中文其中之一,在台灣他超級愛開車,開到國際駕照都過期了還在開,尤其是特別嗜愛我們的高速公路。那時候還很『欣慰』地覺得嫁了一個開車超級溫柔,遇到塞車耐心無限的男人。來了哥國才發現............原來如此.........
南美混亂的交通,在我的blog可以看到一二。在這裡守規矩可能永遠到不了目的地,難怪他們出了一個有名的F1賽車手。
記得看過某個旅遊作家寫她坐在北歐的某個美得不得了的碼頭上,注視著海洋,突然馬上打包行李飛回台灣的衝動舉動。現在的我抱著胃痛,也很想提著包袱飛回台灣。不管媒體把台灣說的多亂,那裡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讓我覺得可以安身立命之地。

cleverCLAIRE said...

我很可以了解家真的心情,我肚子不舒服的時候,就會出現「固執的台灣胃」,一定要吃台式料理,否則肚子不會跟我善罷甘休。

搬回台灣也好囉,不過你別是耍賴強迫 Gabriel 要搬回去喔,他不是還需要服務幾年嗎?無論如何,只要是兩人共同的決定就好,然後希望 Gabriel 可以順利在台灣找到工作,我們回台灣就多了一對異國夫妻朋友可以去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