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2006

任性

趕了一個禮拜的翻譯稿,每天張開眼睛吃過簡便早餐收收信看看有的沒的之後,就是立刻上工翻譯。等趕工一整天下來寫完數十個檔案之後,澡都來不及洗躺到床上就昏昏死死去了。於是這樣過了極為疲累生活卻極為規律的一週。

今天白天終於寫完67個檔案的最後一批,真是阿彌陀佛謝天謝地,立刻打電話通知老公然後洗澡換衣服出門一起去看 Superman Returns -- 再繼續關在這個房間裡面的話我就會因為 cabin fever 而凌虐老公致死吧?!

洗完澡換上我最近鍾愛的全黑 Gothic 裝扮,為了趕在40分鐘內抵達電影院買票等從店裡下班匆匆趕來的老公,我在公車站前左顧右盼的公車就是不來,大概 San Brutal 現在人真的多到有點 brutal,還是那個地方真的是名副其實的 San Brutal 所以公車司機無法脫離殘酷煉獄,嗯,扯太遠。等不到公車我就任性的小手一揮招來了計程車殘殘坐上去,想想這還是凍酸家庭主婦我第一次在三番市因為要去看電影而奢侈的坐上計程車趕路耶。

因為趕完稿子連填飽肚子都來不及還洗了極熱的的熱水澡,買好票見到匆匆趕來的老公時,差點沒暈厥在老公的懷裡。不是因為看到他太感動也絕非有黛玉般的體質,而是血糖太低,於是趕緊上樓去買大杯可樂與大大包爆米花果腹。說到電影院裡面的爆米花與可樂,簡直就是搶錢,兩杯大杯可樂+1包大包爆米花總價米金好像13大洋吧!為了我的血糖值著想,還是殘殘買下去了。

看完超人出得電影院大門,冷風習習吹來,週日晚上的 muni 公車既 bitch 又 brutal,這回換老公任性大手一揮,招來小黑白方格帶我們回家。

兩個人回到家坐下來,他上他的網玩他的鍵盤,我一邊 msn 一邊 skype 跟台灣的親朋好友哈拉五四三了起來,跟爸媽講完話已經十二點。刷了牙陪老公躺到床上卻一點也不想睡覺。我明天不用早起趕稿子了ㄟ,怎不起床補回前些天沒看完的文章呢?於是翻個身又爬下床搖醒睡去的電腦螢幕,逛來逛去又有個朋友出現在 msn 上,姑娘我心情大好,繼續哈拉五四三抱怨炫耀分享了一番。聊得差不多朋友得繼續工作去,我就繼續去逛網路大街,逛著逛著,歐買尬,四點了,清晨四點。很久沒有這麼「早」睡覺了說。難得就讓我在任性這一次,花個半個小時記錄一下這任性的一個夜晚。嗯,我發洩完了,可以去睡覺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