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03

我討厭政治

誰能當選總統?

這是一篇很有趣的文章
南方快報《政治修理站》誰能當選總統?╱宋澤萊
書還沒有出,不過我還蠻期待去看的
討厭政治的我,對政治還是十分的關心
所以工作之餘在網路上逛來逛去也是會看看政治新聞
每天開電視看新聞與談話節目,邊罵還是邊看
大選還有4、5個月那麼遠
可是大家已經不斷的在分析、評論
到了一種令人噁心作嘔的程度∼

說實話,以選票出發作分析
真的是讓我眼睛一亮
而且宋澤萊先生話說得真的是很白
綠軍、藍軍哪一仗打得好,哪一仗狗吃屎,他都說囉
(不過說實話我覺得字裡行間他還是比較疼愛綠軍的)

連戰昨天公佈了
四年內不會宣布統一
好,很好,把大家都知道的政治現實講出來了
可是這不算真正的政策吧
那這四年內你打算作些什麼呢?
被中國打壓的時候,你打算作何反應
在國際社會上與各國在政治、經濟上角力時
你有哪些實際具體的政策來提升台灣的地位呢?
對內你對經濟、政治、教育、民生等議題,你有什麼方針嗎?

對阿扁的三年來的表現
我其實是也很不滿意的
總覺得他沒有作為一國領袖的泱泱大氣
該沈住氣的時候不沈住氣
該堅持的時候又不堅持

先不問明年總統誰會當選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不想去投票

制訂新憲法我是支持的
公民投票我也是支持的
屬於這塊土地的人民當然有權為自己發表意見
是不是為了這個理由
明年再投給阿扁一票呢?

ㄟ,現在還不要問我

10.27.2003

我討厭政治

從宋美齡去世談起

這幾天新聞大篇幅的報導了Madame Chiang辭世的消息
對此各派人馬也紛紛的發表了不同的看法
本來我對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反應
不過當公視播出「世紀宋美齡」的節目時
我也是黏在沙發上三個小時
仔細的把這位女性一輩子的經歷複習了一遍

台灣的主要媒體對「蔣夫人」的過世
似乎充滿了「緬懷悼念之情」
我在家裡看新聞時對此事完全嗤之以鼻
因為這位「世紀偉大女性」
儘管在一個男性沙文的政治氛圍中
她仍能夠充分運用她長袖善舞的手腕與女性魅力
周旋於各國領袖之間
對於這一點我是佩服她的

但是她運用這些手腕與魅力的目的
事實上都是為了鞏固自己與家族的權勢
決非為了當時苦難抗戰中的中國人民
更不用說她對台灣人民有什麼貢獻了∼

「蓋棺論定」
如果歷史上男性的政治大壞蛋可以稱為「亂世之奸雄」
我相信歷史給「蔣夫人」的評價將會是「亂世之奸雌」

看看紐約時報的報導吧
看看媒體工作應該怎麼做
看看深入報導應該是怎麼寫的
Yahoo! News - Madame Chiang, 105, Chinese Leader's Widow, Dies

然後呢
今天新聞又說了
阿扁考慮改變訪美行程
如果蔣家願意,他願意在宋美齡的棺木上覆蓋國旗
這下我的火就上來了∼
不懂ㄟ
對一個與台灣淵源如此淺薄的女人
尤其是考量蔣與孔、宋兩家過去如此對台灣巧取豪奪
蔣家有何權利要求覆蓋國旗
尤其現在是台灣國家重新定位出發的時刻
制訂新憲與修改國號國旗的議題吵得正響
阿扁到美國去幫宋美齡蓋國旗
蓋的是哪一國的國旗?

真的是,厚∼∼∼

這裡還有一則很有趣的新聞
不過是簡體的
宋美齡与美國政客的一夜情

好,宋美齡的事情寫到這裡
這兩天在網路上逛來逛去
發現 南方快報 ∼∼ 一個台灣立場的新聞評論網站,與主流媒體報導相抗衡的另一個新聞來源,可以平衡思維
還有 英文新聞 ∼∼所有跟台灣有關的英文新聞報導,粉方便

10.25.2003

隨便亂寫

Hong Kong Trip
香江之行
這禮拜去了香港
來回加起來是三天
實際上真正可活動的時間是只有兩個整天
半夜的飛機去
半夜的飛機回來
可真是把人給累翻
不過為了便宜的機票
也就認了

這次去香港的感覺跟印象
跟前兩次去又稍稍有些不同
忙、亂的程度還是一樣
dim sum 還是一樣的好吃
甜品(龜苓膏、薑汁撞奶,新鮮水果芒果豆腐,mmh~~)
還是一樣的讓我這個不愛吃甜的人都欲罷不能

擁擠的程度感覺比之前去更為嚴重
搭地鐵的時候大家還是一樣不分青紅皂白的擠進擠出
不過這次對香港的多元文化比前次的感受更為深刻
歐洲、印度、東南亞、與香港本地人很自然的融合在一起
來自中國內地的遊客似乎比以前多了不少
也造就了滿街可見「找換人民幣」的 Money Exchange

荷南區 (SOHO -- south of Hollywood) 是新興的國際餐飲美食區
我們是衝著港式飲茶與甜品去香港的
因此沒吃什麼國際美食
倒是在有著舒服沙發的雅痞咖啡館 Pacific Cafe 駐足
喝了杯不怎麼樣的焦糖瑪其朵
歇了歇疲累不堪的雙腿
並且讀完當天的南華早報

兩個人想著來這麼國際化的都市
應該要找家最 hip 的夜店好好享受一下
結果是到了晚上根本腿酸得也沒力氣
也不知道哪一家 pub 值得一訪
好笑的是在機場半夜等飛機回台時
才看到原來香港有本便宜放送的 bc 雜誌
描述香江藝文生活與活動
不僅文字洗鍊鋒利頗有品味
還把所有的夜店電話地址都列上了
真是令人扼腕
要是能夠去喝杯小酒也好啊

10.20.2003

隨便亂寫

Outdoor Concert Seating Etiquette
露天音樂會草地就坐禮節
這個週末連著兩個晚上都去大安森林公園聽2003流浪之歌音樂節
這個音樂節是邀請國內跟世界各地來的樂團齊聚一堂
講流浪與遷徙的旅人心情
因為音樂類型來自世界各地與台灣
感覺很特別很豐富

這兩個晚上在草地上聽音樂的經驗
讓我有一些感想
台灣的人(包括台灣人跟在台灣的外國人)
顯然都需要一點點教育(包括我自己在內)

1. 雖然是戶外音樂會,不表示你可以不尊重其他人不吸二手煙的權力

我先自首,不要罵我喔!這是我們也有犯的錯誤,因為人在公園裡面,沒有想太多的就點了煙,雖然說我們很注意自己準備了煙灰缸(就是喝完的空飲料瓶∼),以免破壞草皮,不過顯然影響到了別人的權益,立刻就被指正了,我們也很乖的就把煙熄去。可是精彩的在後面,過沒多久,旁邊有一群老外朋友們,一位老兄很自在的點起了煙,坐在後面的這位「正義的化身」小姐立刻就開口指正,這老兄只酷酷的回頭說聲:「Oh, sorry.」然後就回過頭繼續抽煙。

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開口幫個忙指正那位仁兄,因為自己也才犯了同樣的錯誤。

對於有抽煙習慣的朋友來說,點根煙享受好音樂是很讚的事情,可是如果旁邊有太多人,尤其還有小朋友的時候,我覺得還是應該忍耐一下,要不就站起來走遠一點,還是可以聽到音樂啊。

2. 雖然是戶外音樂會,不表示你可以大聲喧嘩

這是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雖是戶外音樂會,大部分的聽眾都是在長凳或者是在草地上或坐或站,安安靜靜的聽著音樂會。可是我們身後有一群「死老外」,不斷的高聲談笑,而且音量毫無控制,笑聲十分惱人。許多人都回過頭看(瞪?)談笑的那兩個女生,她們的同伴也出聲說「噓!」不過短暫的安靜也只維持了不到三分鐘。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當時有小小錄音筆可以把那兩個女生的笑聲錄下來,讓大家知道她們有多討人厭。

尤其是我身邊的 James 同學,快要瘋掉。英文不是我的母語,我起碼可以把那個「頻道」關掉,不要去聽她們談笑的內容。James 則不斷的聽到他完全不能忍受的 valley girl 的笑聲。後來我們兩個只好自己「輕聲細語」的暗中計畫使出駭客任務中將時間靜止的手段,然後以忍者般飛快的速度將她們暗殺的陰謀。

可恨的是我也只回頭瞪了她們,而沒有出聲制止。這種公眾道德勇氣,是不是我們都還有待培養?

3. 雖然是戶外音樂會,手機也是應該要關機

我們旁邊就有一位小姐很大聲跟朋友聊了起來

「對啊,我現在大安森林公園聽音樂會。」
(對,所以你應該掛掉電話專心聽。)

「現在這個團是一隊雙胞胎,她們是西班牙那邊來的。」
(不是,她們是Basque來的,萬芳一開始就有介紹)

「音樂很棒說。」
(你沒在聽,你怎麼知道?!)

「對啊,今天晚上蠻涼的,有點冷。」
(會冷就回家嘛!幹嘛來聽音樂會啊?回家聊天比較舒服不是嗎?)

還有另外一種,是跟朋友約好,可是彼此錯過或有一方姍姍來遲。這時你就會聽到:
「喂!喂!我們在草地上啊!」
「比較靠新生南路這邊,對!」
「有一個金字塔形狀的東西有沒有?!對,對,對!」
「那中間有一個棚子,我們就在那個棚子的正後方!」

整個草地上的人都知道他朋友遲到還沒來還找不到地方∼
我們不需要知道吧?

4. 在草地上找位置坐的時候,還是要注意一下 personal space 的問題

這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雞蛋裡挑骨頭,在草地上找座位的時候,為了「卡」一個好的視角,一屁股的在別人的「身旁」就坐下來,不太好吧?!今天晚上,人其實比較少了些,草地上的空位其實還蠻多,可是這個情況就發生了兩、三次,都是一走過來,在James的身邊就坐了下來, James 只好不斷的往我身邊靠。我們坐的是草地最接近舞台的地方,稍微偏右一點點,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舞台。可能因為這樣,大家覺得這裡很讚吧?第一次是媽媽帶小女兒,第二次是兩個年輕人,第三次是一對中年夫妻。不分年齡階層ㄟ∼所以顯然年齡或教育程度不是影響的因素,是普遍的對「戶外」音樂會的草地就坐禮貌還不太習慣的問題。

牢騷發完了。
這裡好像應該補上一句什麼結論,不過,要說的都已經寫在文章裡。
沒想到的,那就是還沒想到囉。
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想法?!

10.13.2003

我討厭政治

在華盛頓郵報網站上面又繼續逛了一下
發現這則新聞
U.N. Official Criticizes Education In China (washingtonpost.com)

大致的內容是說
聯合果的人權調查小組去中國視察
發現中國的教育政策、宗教教育情況十分的糟糕
中國經常辯稱他們在人權上已經做了很多努力
包括提升生活水平,增加教育預算使90%的孩子都能接受九年義務教育,文盲比例已降至5%等等

但是 Katarina Tomasevski 這位 U.N. 的調查員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
不僅教育「水平」很差,孩子沒有權利選擇宗教教育
而且學費費用很高,影響很多孩子的受教權
連烏干達這樣貧窮的國家教育政策都比中國來得好
中國只花了國民總收入的2%作為教育預算
遠遠低於UN所建議的6%
政府只能提供學校經費的53%
其他費用全部要靠民眾自行負擔
這個比例在所有提供義務教育的國家中比起來實在是低得可憐

等等

唉∼
中國人還真是說謊不打草稿呢

我討厭政治

華盛頓郵報專訪陳水扁總統
這就是最近讓大家吵翻天的新聞
到今天才有時間瞧一下
10月10日的專訪
Interview With Taiwanese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washingtonpost.com)
10月7日的新聞
Taiwanese Leader Condemns Beijing, 'One China' Policy (washingtonpost.com)

也算影評

巴爾札克與小裁縫
前兩天怠惰沒心情認真工作的時候,看了巴爾札克與小裁縫
劇情大致上是這樣(我偷懶,從網站上面貼過來)

「發生在七十年代中國四川的故事:兩個少年好友,擅長說故事的羅明(陳坤飾)和會拉小提琴的馬劍鈴(劉燁飾),因家庭背景屬反動份子,被送到偏遠山區鳳凰山接受再教育。村長看中了他們聰敏過人,閒時派他們到城中看革命樣板電影取經,好使他們能將故事的教育性灌輸給知識貧乏的群眾。有一天在這個困著他們的村落裡,他們遇見了青春洋溢、美麗卻沒有文化的小裁縫(周迅飾),她的美麗可人令他們情不自禁。
兩人年少氣盛,未被山區的貧瘠挫折,反而活出熱情,忙裡還以破舊小提琴為樂。年輕而滿腹理想的兩人都深深為小裁縫著迷,艱難的生活中他們不斷以熱情豐富生活姿態,以冒險來苦中作樂。他們遇上了被稱為「人民公敵」的四眼先生,他暗暗收藏了大批叛道的書籍─包括福拜樓、托爾斯泰,雨果及巴爾札克等文學小說,他們生活中惟一的樂趣便是偷看箱子裡的禁書─巴爾札克。

兩人開始同時追求美麗的小裁縫,並以剛開啟了他們的心靈的歐洲文學大師作品,企圖打動她的芳心,而小裁縫也從他們偷看的禁書─巴爾札克小說集中窺見了開啟心靈的曙光。她慢慢受到羅明的感染,並且像他一樣,愛上了巴爾札克,因為在作品裡頭,她看見了女性的獨立氣質與精神,在不知不覺裡,她的心窗被悄悄的打開,她渴望能飛出封閉的空間,經驗前所未見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把他們給迷惑、佔領甚至征服了,尤其沈醉在關於女人、關於愛情、關於性愛的神祕世界裡…


畫面的感覺跟劇情的鋪陳,在前半段很讚
被下放到農村裡的知青與霸道隊長的互動
從沒看過小提琴的村民第一次聽到小提琴聲音的新鮮
依照日出日落安排工作時間的農隊生活如何受到一只小鬧鐘的改變
兩個知青跟村民們講電影的那一段非常可愛
小裁縫跟羅明、馬劍鈴之間的愛情
還有用縫紉機改裝成的磨牙機,超好笑的
很令我意外的是古典音樂跟中國山村的秀麗風景搭配得真好
後面突然切到現代的時候,整個flow就斷掉了∼
好像一首很幽雅寧靜的古典音樂小品突然變奏成了現代流行音樂
覺得很可惜

隨便亂寫

今天(well,已經是昨天)晚上花了幾個鐘頭做了另外一個blog
把所知道的英文教學與編輯工具放上去
還沒完全做好,有很多link還沒上去,得花時間整理
另外覺得有點挫敗的是花時間針對網站做了一點整理跟簡介
放上去卻發現篇幅過長
造成使用不甚方便,無法一目了然
終究可能要遭到刪除的命運

如果知道怎麼樣可以在blog上面做分頁就好了
也很想知道貼上去的文章除了按照日期時間歸檔之外
其他的歸檔方式要怎麼做
(新手上路、有待磨練)

James 還在跟about us的動畫奮鬥
已經一個禮拜了
看他做得十分辛苦十分挫敗
我也覺得挺沮喪
不過他從完全不會那些軟體
到做出那麼「酷」的作品
真得是 you gotta give it to him!
只有他自己不覺得
通常都是如此吧
花很多時間做一個project
到了一定的時間點
不管多愛,多半會有種看了就想吐的感覺

記得昱泉的 Jeff 因為與「小米英語歷險記」奮鬥許久
後來聽到「小米粥」都覺得害怕
哈哈

言歸正傳,我倒是趁此週末趕了不少外包case的進度
真好!

10.09.2003

也算影評/隨便亂寫

昨晚去租了「秋天裡的春光」 (Autumn Spring)
捷克的電影,得過很多國際大獎
可能因為太過於期待一部得獎作品,加上朋友告訴我說看完有多麼的感動
期待過高的結果,看完時候反而有一點錯愕
(這就是看一部電影之前不應該先看影評的最好教訓∼)

不過說實話
我還是有小小的感動
這是個略帶幽默的溫馨小故事
會心一笑當中有一些些的感傷
當老太太從外面回家看到老先生站在窗戶邊那個茫然看著窗外的表情
當最後老太太決定陪老先生一起假扮歸國藝術大師去看那個豪宅的時候
我的眼淚真的差點要掉下來
那種吵了幾十年每天鬥嘴卻仍然相愛的真實情感
在這一刻徹底的透過鏡頭展現出來

今天剛好很巧的發生了一件事情
因為 James 總是在我很煩躁的時候黏著我
(到底是要來逗我開心,還是他就是很煩?目前尚不可考)
我總是開玩笑的說,走開啦,煩死了,我很討厭你ㄟ
我也會開玩笑的問 James 愛不愛我,如果愛我,你應該不要來惹我
這個對話總是不斷的在我們之間,像每天都要吃飯一樣的發生著

今天,我們兩個忽然很認真的討論起「愛」這個字
James 說他不知道他愛不愛我
因為他不知道愛這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因為有太多的商業包裝、電影、文學幫大眾界定好了所謂的「愛」的意思
所以他真的不知道
我忽然也就認真了起來
我問他說「Do you think you love me? you know, whatever definition you might have?」
他說:「I really don't know!」
我突然一時也接不上
其實照這樣說來,我也回答不出我愛不愛他的問題
然後為了避免被問倒
我說:「Wrong answer! You should have just fake it and say you love me anyway...」
他便接著說:「Yes, honey, I love you....」
然後我說:「Too late. You don't even know how to fake an answer.」
然後我們的 bickering 繼續

我討厭政治

民主還是專業?

今天我們家那個堂弟從澎湖休假回來
看到我10/02講民主跟專業的那篇文章
告訴我說就那幾天,三立新聞台有辦一個call in投票
問的問題是:你認為專業比較重要,還是民主比較重要?
「民調」的結果是:專業比較重要
這就有趣了
所以「民意」說「專業」重要
但是為什麼「專業」比較重要呢,因為「民意」這樣認為
我們在把這個誇張的延伸一下
假設我是一個民調專家
那我說,依據我的「專業」判斷,這個「民意」調查的結果,根本就無效
厚∼我頭都昏了
那到底什麼比較重要啊
當然這個荒謬的例子,若要認真分析,是有很多邏輯上的漏洞的
這也正凸顯了我先前所說的
這件事情,不是這樣子孰輕孰重就可以解決的啦!

10.08.2003

編輯真命苦

Finally I'll be able to see the end of this copyediting job from hell.
Everything has to, and it will, end tonight (this morning).
During the period of time I have suffered
from insomnia, back pain and headache,
not to mention the manic-depressive syndromes I have manifested.
At several points I have asked James to grab a knife and just kill me.
I felt nauseous. I had to lie down…. etc.

However the job can still be done better…
if only I get to be the real translator rather than just a ghost one,
with a big fat pay check, ha ha!
Sigh ~

Now it's time to adjust my lifestyles back how it's supposed to be.
Need to pay extra attention to all other projects I have neglected.
Need to get back to my drawing practice: pencils and sketch paper.
Need to buy a board and perhaps an easel in not-so-distant future.

10.05.2003

編輯真命苦

最近接了一個翻譯潤稿的工作
把姑娘我折磨到不成人樣
原來的譯者把一本英語教學巨作拆一拆,大概是交給研究生翻譯吧
然後混亂交稿了事
還要求要以付版稅的方式支付稿酬
(不過他沒搞清楚這樣一本書到底可以賣出幾本,收版稅到底值不值得,呵!)

這本書不僅名詞前後不一
專有名詞胡亂翻譯一通
有時候把作者的原意完全搞混
把支持的研究論證說成是反駁的論點
要不然就是胡亂翻譯一通,完全不知道在胡扯些什麼
我如果是原作者,看到譯本一定當場昏厥

可是對我這個幾乎成為 ghost translator 的人
問題也就出在這裡了
要「潤稿」潤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幾乎等於重譯
可是主編說了
一來沒這預算重譯
二來與原譯者已經簽了約
我「潤」得再好,名利等「好康的」也都是原譯者得去
主編都替我覺得不值得

勉為其難的,我一邊讀著慘不忍睹的翻譯
一邊忍住嘔吐的衝動
繼續的「潤」下去

10.04.2003

隨便亂寫

今天的天氣真是十分的秋天
氣溫只有23度左右還下雨

跟詹姆士同學出去拍照
要放在網站上面的 about us 頁面用的
我說那網站應該是 about James
不過他堅持我以後會是畫插圖的人
而且將來客戶都是我要去接洽
所以還是 about us
也好吧

然後就回到家裡繼續工作
(不過其實我一邊在敷臉除粉刺,女人哪∼)

所以郝龍斌終於下台了
記者圍在辦公室裡面看著郝龍斌「衣著輕便」的去收拾辦公室
集集鄉今天倒是不聲不響的辦了公投反對焚化爐的興建
Good for them!

weblog 到目前為止還蠻好玩的
只是到底要把照片放在哪裡,實在令人傷腦筋
可以放上照片還是比較好玩一些

10.02.2003

我討厭政治

看最近新聞上面吵翻天的倒底是「民主不應該凌駕專業」還是「專業不應該凌駕民主」覺得十分的頭痛。這件事情好像不應該是這樣子二分法來討論的吧!尤其是看到媒體的斷章取義,更是覺得傷腦筋。今天無意間看到這個新聞:

行政院公布郝龍斌與內閣閣員討論創制複決法對話錄

仔細讀了一下,才發現其實爭執的各方對這個議題都有過考量,媒體呈現出來的斗大標題也只是一長串論述中間的一句話而已,我節錄兩個人的言論中,我覺得有道理的地方(我有附上原來的link喔,可別說我斷章取義):

郝龍斌有這樣說道:

「今天我承認,我也同意我們公投用民眾表達意見方式,能夠深化民主,可是如果從環境的角度來看,我們今天這樣的一個公投,公投的結果最後牽涉到這個結論要不要接受?接受的標準是什麼?如果只是做參考,你不接受的時候,那你不接受的標準又是什麼?我舉最簡單的例子來說,如果今天有十個案子公投,公投完了以後,我們三個接,七個不接受,那民眾要問你,你的標準是什麼?最後是由誰來決定是接受還是不接受?如果是環保署長來決定接受或不接受,那我來說,我就專業來評估,我覺得這對環境的負荷影響太大,所以我們不能接受,這個是獨裁還是民主,所以這中間有很多的問題,不是從只是一個公投或深化民主的角度能夠處理得了的,…」

而游揆錫琨是的回應是這樣說的:

「因此民意固然不應該凌駕專業,同樣的專業也不能夠凌駕民主,精英政治如果過度、狹隘的發展,等於是不信任人民有能力進行判斷,這與民主的理念並不相符。」

其實兩個人講得都蠻有道理的啊!
所以我要說的重點是,這個問題不是透過將訴求點兩極化可以解決的吧?!

隨便亂寫

三點半了還是睡不著,怎辦呢?
洗個熱水澡又醒了過來
可卻也是沒精神工作
唉呦∼∼

設計工作室的網站終於上線了
101-design.com
詹姆士同學下了粉多功夫∼
我只是在旁邊出一張嘴

這個只能算是網站的 α 版吧
未來還會更好的,別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