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2003

隨便亂寫

天亮了

書桌前黃色的夜燈逐漸退色
白白的光從半掩的窗簾外透了進來
看來是不打算睡覺了

詹姆士在一旁睡得好甜
很喜歡看他睡覺的樣子
抱著棉被很像孩子一樣
不過他也都會笑我睡覺時候成fetal position
就是蜷起身體像隻蝦子似的
Miki有陣子來台北工作一個禮拜跟我同睡時
也說我睡覺的時候赤??????
(嘻嘻,日文還記得那麼一點點,真了不起∼)

我想有寫blog當日記習慣的人
多半有那麼一點自戀和暴露狂的傾向吧
我自己在寫blog時,很自動的就會有假想的讀者來讀
一邊害怕自己暴露太多的私生活
一邊又禁不住暴露的衝動想把最私密的一切全數reveal

我的文字,是不是比較適合來寫這種零零落落的散文
這種沒有什麼創意可言
寫錯字也會被當作個人風格的手記
不會有人在意你的文體與用詞

那我的童書呢
自以為有一腦袋的創意
卻不知何時能夠付諸實現
我有那一枝能生花的妙筆嗎?
小朋友會喜歡我的故事嗎?

James對我挺有信心的
真是要謝謝他
也或許應該要相信他說的話
畢竟他離童年比我近一些
他的的赤子之心也似乎比我多?!
話說回來,他又常說
You are the child in this relationship.

就當我是好了∼

手酸了
歇歇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