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2003

我討厭政治

看最近新聞上面吵翻天的倒底是「民主不應該凌駕專業」還是「專業不應該凌駕民主」覺得十分的頭痛。這件事情好像不應該是這樣子二分法來討論的吧!尤其是看到媒體的斷章取義,更是覺得傷腦筋。今天無意間看到這個新聞:

行政院公布郝龍斌與內閣閣員討論創制複決法對話錄

仔細讀了一下,才發現其實爭執的各方對這個議題都有過考量,媒體呈現出來的斗大標題也只是一長串論述中間的一句話而已,我節錄兩個人的言論中,我覺得有道理的地方(我有附上原來的link喔,可別說我斷章取義):

郝龍斌有這樣說道:

「今天我承認,我也同意我們公投用民眾表達意見方式,能夠深化民主,可是如果從環境的角度來看,我們今天這樣的一個公投,公投的結果最後牽涉到這個結論要不要接受?接受的標準是什麼?如果只是做參考,你不接受的時候,那你不接受的標準又是什麼?我舉最簡單的例子來說,如果今天有十個案子公投,公投完了以後,我們三個接,七個不接受,那民眾要問你,你的標準是什麼?最後是由誰來決定是接受還是不接受?如果是環保署長來決定接受或不接受,那我來說,我就專業來評估,我覺得這對環境的負荷影響太大,所以我們不能接受,這個是獨裁還是民主,所以這中間有很多的問題,不是從只是一個公投或深化民主的角度能夠處理得了的,…」

而游揆錫琨是的回應是這樣說的:

「因此民意固然不應該凌駕專業,同樣的專業也不能夠凌駕民主,精英政治如果過度、狹隘的發展,等於是不信任人民有能力進行判斷,這與民主的理念並不相符。」

其實兩個人講得都蠻有道理的啊!
所以我要說的重點是,這個問題不是透過將訴求點兩極化可以解決的吧?!

No comments: